第二章:和死神做伴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一座小山,山崖下,我抱着手提箱龟缩在角落。

    我不敢离开这,毕竟浓烟中时不时就会出现怪物,可我又不敢太过靠近他们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竟每一个都让我感觉异常危险。

    除了芙萝拉和那名东方男子外,还有个魁梧的白人,一个消瘦的黑人,一个似乎是俄罗斯籍的大胡子,和一个看不出国籍的混血男子。

    那东方男的眼神最阴冷,那白人的眼神则最凶暴,我根本不敢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那黑人似乎很孤僻,不和任何人交谈,只是坐在距离我们很远的一块岩石上。

    那大胡子是最奇特的,他正盯着一具腐烂的怪物尸骸,那眼神让我感觉,他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吃掉那怪物!?

    唯一稍显正常的,就是那名混血男子,看起来很英俊,而且带着眼镜似乎很和蔼,偶尔和我对视时,他还会露出善意的微笑,可他正在做的事却……

    拎着把匕首,他正在解剖一只怪物,挖出内脏,又剔出骨骼,眼中还闪烁着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,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咳。”东方男突然开口道:“不管这里是哪,不管我们是怎么来的,现在大家遇上了,就先介绍下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“但先说好,既然同坐一条船,就绝不许撒谎和隐瞒,否则这自我介绍就毫无意义了。”说着,他瞄了一眼芙萝拉道:“女士优先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芙萝拉点头:“我叫芙萝拉,英国人,职业是一名警察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,她之前表现的身手矫健又性格沉稳,原来是警察,可……我刚还说想要报警,却发现警察就在身边,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英国警察?”东方男眯眼:“真巧,我和英国警察还有些渊源呢,因为我有个外号叫死灵切割者,来自香港。”

    这外号似乎很牛掰的样子,可我听不懂,芙萝拉也听不懂,点了点头就没再多问,但!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要撒谎,不要隐瞒!”东方男的语气陡然阴冷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如果你是英国警察的话,没理由不知道真正的死灵切割者是个美国人!”

    “他是三年前崛起的著名连环杀人犯,但在两年前又突然失踪,黑道传闻他偷渡去了英国,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英国警方异常紧张,上至高官下至警校学员,人手一份死灵切割者的档案资料,直到去年才知道,其实他根本没有离开过美国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如果你是警察的话,也没有理由不认识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叫郑锋,国际职业杀手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芙萝拉的表情就僵硬了,至于我,早在听到职业杀手一词后,就整个人懵在了那里,我怎也想不到的,自己会和这样的家伙遇上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撒谎!”许久,芙萝拉才咬牙反驳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的职业确实是警察,但在五年前,我杀了人,之后一直被囚禁在监狱里,所以我真正的身份应该是,前警察,现囚犯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郑锋微笑:“所以我才说不要撒谎嘛,这么一介绍的话,或许我们聚在一起的原因就容易解释了,因为我和你一样,以前是职业杀手,现在是……死囚。”

    说着,郑锋又望了望其他人道:“你们的情况也一样?”

    “凯特,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少校,酒后杀了人,四个,现在是死囚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那名魁梧白人。

    “克鲁科夫,前俄罗斯黑手党头目,现在也是死囚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那名大胡子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郑锋又瞄了瞄那名混血眼镜男,眼镜男反望了他一眼,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认识我么?刚才还说了我的外号,死灵切割者!”

    “艾伦李,中美混血,曾经的职业是外科医生,现在的身份同样是囚犯,就像你说的,我是美国著名的连环杀人犯,杀过……我忘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郑锋瞪大了眼睛,又噗哧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轻松了下来,虽然依旧不知道这里是哪,但某些谜题似乎已解开,既然大家的身份都是死囚,那么被送来这里的原因难道是?

    某种放逐!某种刑罚!

    但等等,我还没自我介绍,我早已茫然到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杀过人啊,连鸡都没有杀过,也没犯过法,我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叫陈萧,只是个很普通的大学生,来这之前我本打算去图书馆复习的,却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骨碌爬了起来,语气悲愤,几近嘶吼,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,许久许久,都没有人可以回答我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,每一个都罪孽深重,不仅死囚,说是死神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郑锋是个杀手,职业杀手排行榜前十名的家伙,杀过的人多不胜数,根本无法计算。

    他唯一能告诉我们的是,他杀人的收费通常是一百至五百万,而他的银行存款有四亿!

    凯特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少校,按理说他不该是个囚犯,可他却在一次酒后,干掉了几个找他麻烦的小混混,四个混混当场毙命,三个混混变成了终生残废或植物人。

    克鲁科夫是俄罗斯黑手党,这货杀人的数量或许不如郑锋,但手段极其残忍,碎尸,活埋,几乎我能想到的他全都做过。

    “我还吃过人肉!”克鲁科夫咧嘴笑道,我吓得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还有艾伦李,医生通常都妙手仁心,就算有些缺陷也顶多是贪财或者好色,可艾伦李……他甚至都不能算是医生。

    艾伦李做外科医生的唯一原因是,他喜欢解剖,喜欢研究尸体,喜欢挖出内脏!

    艾伦李的外号叫死灵切割者,这货第一次杀人是,他想要看看一名身患特殊心脏病的家伙,心室内壁会扭曲到何种程度,所以他就站在手术台前,等着那名病人活生生的疼死!

    “你快点去死吧,然后,你的心脏就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他甚至笑着对那病人如此说,用一种满是期盼的表情。

    自那次之后,艾伦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,医院的尸体不够,他就去制造尸体,最后甚至辞去了医生的工作,转行做了连环变态杀人犯。

    郑锋杀人是为了利益,克鲁科夫杀人是为了权力,凯特则是因为那凶悍的性格和酒精刺激,可艾伦李……他就是个疯子,他喜欢甚至享受杀戮和解剖的过程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黑人,我们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家伙,因为他根本不搭理我们,只是阴恻恻的望着,听着郑锋和艾伦李的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他好像不会说话,胸口有枪眼,声带受损?”艾伦李摸着下巴道,看那眼神,他似乎想把那黑人也解剖了检查下声带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别靠近他,他杀的人应该不比我们少,凭他的身手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职业应该是雇佣兵。”郑锋如是说。

    杀手……雇佣兵……黑手党……变态杀人狂……

    我不懂为什么,自己会和这些家伙待在一起?

    我本能望向芙萝拉,她是警察,就算她也杀过人,就算她也是囚犯,但应该是失手或者误杀吧?她绝对不是穷凶极恶的家伙吧?

    毕竟,她那么漂亮,连凯特和克鲁科夫都对她露出了色迷迷的目光。

    可惜,我想错了!

    “你们最好别这么看着我,如果你们知道我进监狱的原因……”芙萝拉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自己的老公,因为他红杏出墙上了我妹妹,强行,而且我妹妹未成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切了他下面那东西,之后又切了他两百三十多刀!”

    “他当时还没死哦,只是我实在找不到地方下刀了。”

    凯特和克鲁科夫本能后退,连艾伦李都眯眼望了望芙萝拉,这曾经的女警,如今的疯狂杀人犯,一个能在老公身上连切两百多刀的女人!

    芙萝拉说,当她停手时,那滩碎肉已看不出是她老公了,居然还没死?

    芙萝拉说,当警察赶到时,她正在煮开水……

    芙萝拉没有告诉我们为何要煮开水,只是说到这的时候,那美艳的小脸上露出了遗憾的表情,同时,她还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谁也不明白,这样的女人为何曾是警察,感觉她比艾伦李更适合死灵切割者的称号。

    而我,陈萧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昨天,我在去图书馆的路上被一辆黑色轿车挡住了去路,醒来后,我就发现自己置身于这个满是浓烟和火炎,还充斥着怪物的世界,身边聚集着一群仿佛死神的家伙。

    为什么?我……不明白!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