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:大难不死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死贫道不如死道友是么?

    反正我只是个没有战斗力的废物,所以牺牲了也无所谓是么?

    相比我而言,凯特很强大,所以他活下来的话,绝对比我有用很多是么?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剧痛感传来,分不清是心中还是身体上的,那钢鞭般的触角刺穿了我的肩胛,又将我整个拎了起来,半空中的我在颤抖,在抽搐,口中喷涌的是鲜血,眼中滴落的是眼泪?

    我听到了芙萝拉的尖叫,只有她才关心我,我又听到了黑人的愤怒咆哮,原来他能够发出声音,只可惜,我已无法回应他们。

    意识在瞬间被痛楚淹没,我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,自己为何沦落到这一步,被放逐,和一群囚徒做伴,堕入一个完全陌生且无法想象的诡异世界,到处都是恐怖的怪物,到处都是浓烟与火炎。

    我很怕,从第一只怪物出现时,我就已经崩溃了,我放声大哭又呕吐连连,那没出息的德行连我自己都看不过去,但似乎,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吧?

    我怕怪物,甚至怕身边的那些同伴,他们各个都手染鲜血杀人无数,而且性格不是疯狂残忍就是扭曲变态,就连长相漂亮可爱的芙萝拉,其实我都很怕她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想回家,但我可能永远也回不去了,我连如何来这里的都不知道,连这里是哪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不想死,我想活下去,可这对我来说究竟有多难?

    我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普通大学生,除了上学什么也不会,唯一的优点好像是……记忆力还凑合,很会背书,所以学习成绩一直很不错。

    再来?我dota打的也还凑合,可以完虐班上那群手残党的屌丝,可这有什么用!?

    之前我一直觉得,做人普通点也好,不需要太出色的能力,只要别做社会的蛀虫,不需要很有钱,只要能养活自己外加孝顺父母,不需要长得很帅,反正总会有女人愿意嫁给我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当我被放逐到这个陌生的世界,当我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做到……

    我没有力量,所以连同伴都看不起我,想要抛弃我,我唯有拼了命的站起,去证明自己,去鼓足勇气面对那些恐惧。

    我不能拖大家的后腿,不能哭泣,不能软弱,哪怕再害怕都要坚持,发挥自己的作用!

    可惜,在那剧痛感袭来的瞬间,我就知道自己失败了……

    眼泪,再也无法克制,我哭喊着想要活下去的愿望,我这辈子太可悲,还什么都没有经历过,我不甘心就此死掉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踏入社会,去赚取第一份薪水,去经营属于自己的未来。

    我从未尝过爱情的滋味,我从未拥有过喜欢的妹纸,甚至连初吻也……

    我都二十岁了,真特么丢脸!

    我哭喊着爸爸和妈妈,他们知道我在哪么?知道儿子就要死掉了么?他们会伤心么?

    我爸爸是个很普通的建筑工人,一辈子兢兢业业吃苦耐劳,只为赚取我的生活费和学费。

    我妈妈是个很简单的家庭妇女,这一生唯一的愿望,就是看着我健健康康的成长,学有所成,去找份还不错的工作,再娶个老婆生个孩子。

    可我对不起他们,我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意识越来越昏沉,连疼痛都快感觉不到了,我只是觉得……很冷。

    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?好奇怪,只可惜每个人都只能经历一次。

    当生命耗尽,坠入那寒冷的地狱深渊,再也无法爬出,再也无法苏醒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子,撑着点!”

    咦?有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是谁?我还没死么?

    一阵刺痛感袭来,是注射?一股液体在血液中流动,是药剂?

    昏沉中,我睁开眼想看看,却仅仅只能眨动,我张开嘴想问问情况,那颤抖的嘴唇却只能发出两个字:“救……我……!”

    我真没出息,我太惧怕死亡,我又一次哭了,眼泪流淌在脸颊上,热热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轻笑声响起:“别忘了我是谁,有我在这,你没那么容易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,我挺希望你赶紧挂掉的,然后任由我解剖。”

    是艾伦李?我本能打了个哆嗦,其实在这些同伴中,我最怕的人就是他,总感觉他的眼神能够透视,直盯着我的内脏。

    但他应该不会骗我,只要有他在,只要我能撑下去,只要我有对抗死神的勇气。

    我不想死,我绝对绝对绝对不能死!

    这句话,我足足在脑海中呼喊了两百八十七遍,终于,我勉强动了动眼皮。

    有光浮现,我激动的发抖,有一抹淡金色从眼前划过,是发梢,有一张疲倦却满是期盼的小脸印入眼帘,是芙萝拉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醒了?”女人笑了,我却又一次哭了。

    没死,还活着,真好……

    “多睡一会吧,真没想到你能撑过来。”

    是的,我也想不到自己能撑过来,那伤势的严重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左肩胛完全碎了,左胸被洞穿,伤口距离心脏只有几厘米!

    芙萝拉说,这种伤势就算最强壮的军人也很难撑过来,可我这不起眼的小家伙,求生的意志力竟然能超越军人?

    当然,这主要是因为艾伦李,是他救了我,用一针肾上腺素激活了我所剩不多的生命,而且这家伙的外科医术非常惊人。

    默默点头,但我最好奇的其实是,怎么获救的?

    “是克鲁科夫,他的身体真强壮,被怪物撞飞也只是断了两根肋骨,他的装备箱里有一门单兵榴弹枪,配合我的狙击,炸断了那怪物的一根触角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郑锋,他在那怪物的肚皮下,沾了两颗定时爆炸的手雷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卡卡鲁,是他拼了命把你背在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卡卡鲁是那黑人么?名字萌萌的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,昏沉感依旧很强烈,让我很难想象当时的战斗画面。

    但芙萝拉告诉我,此刻已没有危险了,虽然最终没能杀掉那只巨型蚂蚁怪物,但大家已重创了它,然后背着我逃到了几公里外的一座小山下,一处山洞里。

    那巨型蚂蚁真恐怖,被炸断了触角,被炸烂了气孔,被炸碎了腹部,依旧能发了狂的挣扎反扑,只不过我先前的努力没白费,当各种感觉不断的降低后,它已很难再追袭我们了。

    仅剩的一根触角,连维持平衡行走都困难,何况是寻找猎物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真凶险,这世界比我们想象中更加恐怖,陈萧你再睡会吧,快点养好伤。”芙萝拉如是说,又俯身抱起了我,让我靠在她膝盖上睡的舒服点。

    第一次,我和妹纸如此接近,嗅着那扑鼻而来的芳香,哪怕我刚刚才经历过生死煎熬,却依旧无法克制的心猿意马起来。

    芙萝拉很漂亮,虽然我更喜欢娇弱的东方妹纸,但她在西方妹纸中,绝对算是娇小可人的,娃娃脸?萝莉型?哪怕她年纪应该比我大很多。

    能够和这样的漂亮妹纸亲密相处,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,感受着芙萝拉身躯的柔软和温暖,我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一阵吵杂却打断了我的享受,是洞穴外面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外面……怎么了?”我艰难询问,芙萝拉皱眉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睡着就好,是艾伦李和凯特在争吵。”

    我想不到的,艾伦李和凯特翻脸了,因为我?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黑人卡卡鲁也加入了,虽然他无法说话,只是拎着枪,另一只手的拳头咯吱吱作响,死死的瞪着凯特。

    但其实,我并不恨凯特……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