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:内讧,那可悲的嘶吼声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在我们这个团队中,真正能称之为战斗力的共有四个人。

    郑锋,凯特,卡卡鲁,克鲁科夫。

    其中郑锋是当之无愧的最强,克鲁科夫曾想试试自己和郑锋的实力差,结果,他连十秒都没撑过就被撂倒了,郑锋还没用武器。

    杀手本就是最最隐秘且恐怖的职业,何况排名前十,是整个世界的排名第十!

    除此之外的三人,实力应该说差不多,但如果非要细分的话,凯特最强,他是职业军人,卡卡鲁和他差不多,是类似雇佣兵的职业,克鲁科夫较次。

    毕竟黑手党和真正的战斗职业是不能比的,哪怕克鲁科夫是个身高两米的俄罗斯壮汉。

    可如今,排在前面的几个家伙全都……郑锋未归,凯特惨死,卡卡鲁重伤昏迷。

    如今的团队中,克鲁科夫最强,可他丝毫不觉得庆幸,反而很恐惧。

    一个人如果有一群实力很强的同伴可以依靠,那他做什么都不会怕,但只剩自己……

    连比自己强的三个家伙都两死一重伤,自己还能撑得下去么?不能!

    虽然还有几个同伴,但战斗力根本不足,芙萝拉再强也只是个女人,艾伦李身手虽不错,但始终只是个医生,至于我,克鲁科夫完全无视。

    没有力量,没有胆量,还受了重伤需要照顾,克鲁科夫感觉我就是个拖后腿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,克鲁科夫崩溃了,他不是发狂,而是被恐惧彻底压垮了!

    之前对变异体的那场战斗,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噩梦,己方无论怎么拼,都被那怪物纯虐,一点胜机都没有,一点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彻底完了,我们全都会死的,所以……”克鲁科夫狞笑。

    “能活几天是几天吧,我不想再对抗那些恐怖怪物了,我要再去找个山洞,小一点的,千万不能再是某只怪物的巢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将两头都堵住,躲在里面再也不出来,哪怕像个乌龟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剩很多食物和武器,那些家伙死了也好,人越少食物就越多,如果只剩我一个人的话,十个箱子至少够我撑上好几个月的!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能只剩我自己,那样就算活着也没有乐趣,至少还得有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芙萝拉,克鲁科夫在狞笑,他早就垂涎这英国妹纸的美色了,如果能在最后几个月里,带着她一起藏身山洞,哈!

    无聊了,就拿来发泄,发泄够了就休息,玩死了甚至还能当作最后的食物!

    克鲁科夫真的疯了,又或者他本就是这样的人,他早就说自己吃过人肉。

    芙萝拉咬牙看着壮汉,眼中却没有胆怯,只有鄙夷。

    “你真可悲……”

    是的,克鲁科夫很可悲,看似凶恶,实则已彻底颓废,连希望和勇气都失去了,他不敢再面对怪物,却欺凌比自己更弱小的同伴,还是偷袭!

    女人眼中的鄙夷,让克鲁科夫愈发疯狂,他突然加大了力量,那手如铁钳般紧扣芙萝拉的脖子,窒息感和眩晕感,女人在半空中手刨脚蹬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快放开她!”我大吼着举起了枪。

    没用的,克鲁科夫理都不理我,只是将枪口对准了芙萝拉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该放下枪的是你,陈萧!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中,最最可怜的就是你,没犯过罪,没杀过人,却沦落到了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杀你,只有你这小子,我是真不忍心下死手,所以快滚吧。”

    克鲁科夫看不起我,剩下的几个人,他顶多对艾伦李有些忌惮,所以先一枪击倒。

    虽然我和他手中都有枪,但他的是沙漠之鹰,我却是一把可怜的小鹰,女性专用。

    甚至我连小鹰都握不住,右手颤抖的仿佛不属于自己,因为他手中还有人质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可怜的小子,算了,我可以再给你几天的食物和水,只要你放下手中的枪!”克鲁科夫狞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答应他,别相信他……”

    沙哑声传来,是艾伦李,他还没死?可惜连站都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答应克鲁科夫,可我根本不知该怎么做,只是握着枪傻傻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有人知道该怎么做,那是个黑影,悄然无息朝克鲁科夫的背后爬去,哪怕伤的很重。

    他不是杀手,但潜行偷袭的技巧同样不弱,因为他出生非洲,每日与猛兽做伴。

    那动作灵巧的仿佛猴子,更宛如蓄势待发的猎豹。

    他连变异体都曾经偷袭过,虽然没有成功,他连巨型虫都曾经爬到背上过,连郑锋都看不出他是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伤的太重,几乎每一个动作,唇角都溢出鲜血,他被变异体踹的连胸骨都变形了。

    是卡卡鲁!克鲁科夫失算了,他根本没料到黑人会突然苏醒。

    卡卡鲁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看着克鲁科夫,又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那一刻,黑人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,接着,他就朝克鲁科夫的背后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他伤的太重,脚下突然踉跄,克鲁科夫终于听到了背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本能扭头,壮汉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,子弹砰的射进了卡卡鲁的胸口。

    黑人僵了僵,看着胸口那逐渐盛开的血花,可他依旧没有停下,反而一把抱住了克鲁科夫持枪的那只手,任由枪口顶在了胸膛上。

    砰砰砰!几乎每一声枪响,卡卡鲁的身子都猛地一颤,鲜血从背后喷出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声嘶力竭的大吼,发狂般扑上,可惜来不及的。

    我同样开枪了,轰在了克鲁科夫的后背上,芙萝拉也拼命了,女人在半空中猛地荡起,双手死死箍住克鲁科夫的胳膊,双足还缠在了他的肩膀上,用力扭动。

    咔嚓,壮汉的一只胳膊竟然被女人扭得脱了臼。

    可我们无论怎么拼,都无法阻止那些子弹轰进卡卡鲁的身体,黑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,口中的鲜血宛如喷泉。

    黑人始终没有倒下,我不知道是为什么,更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。

    黑人想伸手扣住对方的脖子,可惜,克鲁科夫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上,身形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黑人软了下去,但依旧没松手,整个人缠在了克鲁科夫的手臂上,甚至一口咬住了其手腕,强行夺下了手枪。

    砰砰砰的声音依旧响着,却不是枪声,而是克鲁科夫发狂般猛踹卡卡鲁的小腹。

    我看的目呲欲裂,小鹰手枪连喷火舌,但我的枪法太烂了。

    四颗子弹,有两颗射空,另两颗也没有射中要害,只是……

    大腿上砰的浮现出一个窟窿,克鲁科夫仰天摔倒,至此,卡卡鲁才随着他一同倒下,至此,才终于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脸上那一抹灿烂,始终没有消失,面色却在一瞬间枯萎了下去。

    克鲁科夫没有手枪了,虽然我也射光了子弹,但还有芙萝拉,还有艾伦李。

    “接着!”一声沙哑,一把手枪被艾伦李直抛向场中,芙萝拉身手矫健的接住。

    克鲁科夫表情连变,我的枪法差,但芙萝拉的枪法不要太准,壮汉挣扎想跑,可枪声在他背后不断的响起,壮汉满地打滚,可子弹竟追着他不断的轰射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那可悲的嘶吼声中,克鲁科夫竟不顾一切的从山坡上翻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用,他逃不掉,芙萝拉恨疯了他,又从地上抄起了一把枪,咬牙追下了山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狙击枪。

    克鲁科夫不可能逃掉,芙萝拉的枪法太准了,甚至壮汉滚下山坡后,表情突然变了变。

    山下,那是几只表情狰狞的丧尸兽,被枪声引来,被克鲁科夫的嘶吼声引来。

    滚下山坡的他,刚巧落在那些丧尸兽的身边。

    克鲁科夫没有枪了,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能就这么死,我还想再多活几天!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,是一张张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