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:同归于尽,唯一能爬起来的人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望着山上,芙萝拉突然怔住了,为什么!连最后的快乐都不留给她?

    她不想失去,哪怕只救下我也好,可她又能做些什么?

    狙击枪本能抬起,那一刻,芙萝拉的心情犹豫极了,她可以扭头就跑的,但……

    “陈萧!”芙萝拉惨然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是不是很傻?”女人猛地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芙萝拉明白的,这一枪,等于葬送了自己,可她就是无法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变成怪物。

    因为女人都很傻,因为女人太感性。

    芙萝拉的枪法很准,连郑锋都说过,哪怕是职业杀手,也找不出几个比芙萝拉更精通狙击的人了,何况变异体毫无防备,它的注意力全部在我和艾伦李的身上。

    几小时前,它就曾被芙萝拉一枪击碎了眼珠,这次竟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枪响,变异体的右眼再次粉碎,更有砰的第二声枪响,直朝它的左眼!

    “陈萧,跑啊!”芙萝拉声嘶力竭的尖叫着,可她做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跑,别管我们了,你打不赢它的!”我声音已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芙萝拉没有听我的,许是那最后一搏的勇气,她接连两枪居然都奇准无比,虽然变异体在第一枪后,就已经有所警觉,已经开始躲闪,但!

    是老天保佑么?芙萝拉竟算准了它躲闪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两颗子弹,全部命中,变异体的双眼竟同时粉碎,痛的仰天嘶吼。

    它可以再生的,但却需要时间,机会?

    芙萝拉惊喜异常的扑入场中,想要救了我再逃,至于艾伦李,她恐怕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可女人怎也想不到的,变异体发狂了!

    一个普通人如果发了狂,顶多是胡乱开枪扫射,如果没有枪,那就只能乱挥几下王八拳了,可变异体呢?它同样在挥舞,却是那两把宛如流水般的长刀。

    山顶上,就仿佛有一股刀刃风暴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变异体的双手长刀很奇特,拼命的挥舞,却仿佛没有任何的威力,那刀光斩在地上,地面纹丝未动,那刀光斩中巨石,竟仿佛液体般从石头两侧流淌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那刀光如果斩中了人的身体,郑锋的头颅就是最好证明!

    为何会这样?谁也不明白,我和艾伦李只是拼命闪避着那刀光,躺倒在地不断翻滚,但芙萝拉是站着的,她正飞奔向我……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我本能嘶吼,却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我无法形容自己看到的是什么,漫天满地都是鲜血,那刀光碰触到了芙萝拉的双腿,嗖得切断,甚至切碎,女人本能摔倒,那刀光又扫中了她的腰!

    “陈萧!”女人痴痴的望着我,最后一声呼喊,紧接着,那刀光就扫中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变异体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只是单纯在发狂,毕竟双目被毁太痛苦。

    可我比它更痛,我张开了双手,想要抱住扑过来的芙萝拉,却只是……

    头颅,只有头颅。

    我躺在地上嘴巴长得大大的,抱着那头颅,抚摸着那小脸,我甚至摸到了她小脸上的泪痕,混杂着鲜血滴落。

    身体呢?全碎了,竟完完全全的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心好冷,没有任何的温度,周围很静,我什么都听不到,仿佛整个世界突然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身侧不远处,地上有一把手枪,是克鲁科夫之前掉落的沙漠之鹰,我突然不顾一切的爬了过去,想要捡起来,发泄心中那难以形容的悲愤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艾伦李滚了过来,一把按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我们拼不赢的!”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,但反正是死,我宁愿轰轰烈烈的战死,也比躺在这任由怪物宰割要来的痛快,但我突然发现艾伦李的眼神不对。

    “陈萧,你想不想给芙萝拉报仇?想不想弄死它?”艾伦李望着我道。

    他在笑,笑的极其狰狞扭曲,那笑声像哭,又像是某种野兽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用你的命去换,抱着它一起死,如何?”

    我笑了,这才是最好的结局,和无法战胜的怪物同归于尽,再没有比这更爽快的了。

    我用力点头,听着艾伦李的诉说,又接过了他塞来的一支针筒。

    我将芙萝拉的头放在一旁,又挤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芙萝拉,卡卡鲁,等着我!”

    许久,刀刃风暴才逐渐停止,那变异体终于反应了过来,它不该杀死我们,而是应该感染改造我们的身体,将我们变成怪物。

    当它再次抬头,双眼已再生完成,虽然还有些昏暗,但已能够看到我们在哪了。

    一声咆吼,尾巴直朝我们卷来,那尾刺上寒光闪闪。

    艾伦李没有动,眯眼笑着,我则咬牙一把推开了他,然后张开双臂反迎了上去,任由那尾巴箍住了我的脖子,拎起,任由那尾刺扎进了我的胸膛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了,有液体正强行注入我的身体,我的血管,更迅速侵蚀着我的浑身细胞,那感觉太痛苦,怪不得强如凯特都为之崩溃,但!

    “机会,就一次!”艾伦李大吼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我将手中针筒刺入了变异体的尾巴。

    在改造我们时,变异体总是非常专注,哪怕被攻击都不愿意放开,而且就算它闪避的速度极快,也只能闪开其他人的攻击,闪不开我的。

    用身体做诱饵,在它感染我的时候,一针刺下,这就是艾伦李同归于尽的策略!

    针剂注入,变异体愣住了,它并不知道这针剂是什么,只是双腿突然中邪般颤抖起来,连尾巴都垂了下来,连身体都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我做到了,长吁了一口气,我想笑,剧痛感却瞬间将我淹没,那是浑身细胞都在变异的痛苦,很快,我就会像凯特那样,变成怪物,或是在彻底变异之前就死去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,交给你了!”我倒在地上大吼。

    “哈,好的,我绝不会让你的牺牲白费!”艾伦李狂笑,竟趴着扑向了变异体。

    变异体动不了,它只觉得眩晕,眼前的画面突然变缓又急速扭曲,变异体张开大嘴拼命的喘息,却连意识甚至大脑都……那针筒里装的是,神经毒素!

    神经毒素并不致命,但只要你是生物就无法对抗,包括大象,包括鲸鱼,一点点就能让它们失去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神经毒素并不是麻药,只是侵入神经后,能在最短时间里切断大脑和身体的神经联系,哪怕依旧清醒,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这种毒是生物的最大克星。

    变异体倒下了,无论它有多强,当大脑无法操控身体,它还能逞什么凶?发什么狂?

    老实说,我真佩服艾伦李这变态,哪怕这货是用我做诱饵的,但他想出的这个战术,简直无敌,虽然除了我之外,再没有第二个傻瓜会用。

    然而,艾伦李开心的太早,他做梦都想不到的,能瞬间毒倒鲸鱼的毒素,在变异体面前竟……它依旧能做出最后的反抗。

    噗,它将尾巴从我的体内抽出,它现在只能做出这些细微的动作,但已足够了!

    眼前寒光一闪,艾伦李连反应都来不及,胸口就传来了刺痛,他愕然低头,瞳孔收缩。

    一击而已,变异体再也发不出第二击,但就是这一击……

    液体注入身体,艾伦李也被感染了,他也要变成怪物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同归于尽,可悲的令人难以置信,这座山上的我们,整整十个人的团队,最终连一个都活不下来么?

    艾伦李倒在地上,他本就伤重,这下更是再也站不起,但!

    “其实,这样也好……”艾伦李桀桀的怪笑着。

    早在治疗凯特时他就明白了,自己治不好凯特的最大原因是,他不懂变异体是如何感染的,又是如何改造我们身体的。

    或许,唯有亲身体验,他才能明白这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只剩他自己,熬不下去的,被不被感染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不如在死前,尽情研究这些怪物的秘密,哈!用自己的身体做研究,这简直是任何一名科学家都不敢,唯有他这变态能做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咬着牙,艾伦李爬向了自己的装备箱,注射麻醉剂,延缓变异的时间,注射肾上腺素,维持大脑的清醒,又将各种稀奇古怪的药物齐齐塞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艾伦李也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,他只能赌一把,那些药吞完后,他就一头栽倒,呼呼的喘息着,对抗着自身的变异,然而……

    谁去给变异体最后一击?就算艾伦李赌赢了,如果杀不掉这怪物,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场中,突然陷入了僵局,只看艾伦李和变异体谁能够先爬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天终于黑了,又过了一小时,两小时,艾伦李越来越焦急,变异体的眼珠也骨碌碌不断转动,可他们谁也想不到的,第一个爬起来的人是……

    一个黑影突然鲤鱼打挺站起,扫视着场中,第一时间扑向了地上的手枪,又顺手摸了把匕首,摇摇晃晃的朝变异体走去。

    枪,直接塞进了变异体的口中,砰砰砰,子弹直轰进了变异体的头颅,甚至大脑!

    还不算完,那匕首又猛地切在了变异体的脖颈上,黑影仿佛疯了,一刀接着一刀的狂砍乱劈,足足数十刀,变异体的头颅才终于被砍断,但依旧没有停!

    场中,当刀光终于消失,那变异体已彻底变成了一滩碎肉,黑影这才站起身,脚步踉跄的走到了艾伦李身边。

    “陈萧?你怎么会没事?”艾伦李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我……不知道。

    或许,就像艾伦李说的那样,我是这场放逐中,最最特殊的那个。

    我是十人团队中,整个棋盘中,唯一的王!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