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:宁死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小阮只说金属种的身躯是由沸金属构成,液体的金属,却没有说它们可以随意改变外貌,甚至模拟人类的模样,为了诱敌?

    小阮只说自己有很多同伴死在金属种手中,却没有说清当时的情况。

    小阮那一批的团队比我们运气好,放逐前期并没有遇到成群的丧尸兽,直到第三天,才被巨型昆虫干掉了两个人,还剩八个。

    可那些人却在第四天死绝。

    被一只模拟成人类外貌的金属种潜入团队,小阮她们还在惊愕这人的来历,还在好奇研究这人为何长得和其中一名团员一模一样,结果!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那残酷到极致的杀戮开启了,只有小阮侥幸逃脱,被一些刚巧出现的变异体给救了。

    是这丫头太笨?忘了解释清楚,还是我太蠢?忘了仔细询问……

    我和小阮遇到的时间还太短,她有好多事都来不及说,比如她的腿是如何扭曲成s型的,所以,我现在依旧没什么战斗常识。

    刀光瞬间到了脖颈,我几乎是豁出命去躲的,身躯后仰,脚下猛蹬地面!

    我硬生生朝后移了半寸,可惜,颈部依旧浮现出一道血痕,逐渐扩散,血噗的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捂着脖子,我踉跄后退,那金属种眼中浮现一抹冷冽,下一击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我惊呆了,它的手刚刚还是长刀,此刻却又突然伸长变成了矛型,我本能扑倒翻滚,长矛从背脊上划过,嗤的第二道伤痕。

    没完,依旧没完,矛型又瞬间扭曲成战斧形态,胳膊都不往回收,直接自上而下的劈砍,太快了,那攻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。

    我眼珠子都红了,我才刚刚懂得如何生存,才刚刚想要变强,才刚刚构思未来大计。

    我不能死,我绝不能什么都没做,就莫名其妙的死在这!

    许是之前吞下了内核,那终于补充的能量,我双臂撑地,猛地朝侧面弹出老远,轰,战斧劈空落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我绝不能再给它连攻的机会,起身的瞬间,我就急速朝它身后绕去,模拟着小阮的战斗动作,砰的一记侧踹。

    我记得小阮曾说过,只有沸金属或是我们的身体,才可以碰触到金属种,我还没有沸金属武器,就只能用脚,用拳头,用最最直接的肉搏!

    可我想不到的是……

    砰的一声响,我踹中了,惨叫的却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那金属种突然浑身颤抖,液态的身体在扭曲,无数根钢刺从身周凝结了出来,霎时间变得就像只刺猬,我整只右脚踹在了刺猬背上,被捅出数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惨叫声中,我倒下了,虽然立刻朝远处翻滚,但心中的绝望感……

    我打不赢它的,虽不知道它和变异体孰强孰弱,但此刻仅仅一星的我,实在太弱了。

    唯一能做的,我爬起就跑,踉跄着步伐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山坡上,小阮在打哈欠,她没有睡太久,始终在担心某个被视为了未来老公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回来嘛,要去找找陈萧么?”小阮揉着眼睛走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“小阮!”与此同时,我正在声嘶力竭的呼喊着。

    太丢脸了,我居然求救于一个未满十五岁的小丫头,而且,我都没有想过小阮是否能对抗金属种?她有三星,但她同样没有沸金属武器。

    身后,那金属种的追击速度极快,其实它们的身躯并不太灵活,毕竟是金属,那咯吱吱的奔跑动作还有些僵硬,但液态身躯太恐怖了,可以随意模拟出任何形态。

    身后,那金属种已不再是人形了,反而生出了四条腿,那形态竟然是半人马?

    变异体也可以扭曲身躯改变形态,我和小阮也可以,但和金属种比起来……

    我已不知道该怎么逃了,危急中,那崩溃的心情下,突然!

    咯吱咯吱,是我的腿骨在不断泣鸣,因为那高速奔跑带来的压力,终于,它开启了第一次变异,膝盖骨陡然朝前延伸,脚踝骨又开始朝后长,脚掌变大变长。,我的双腿第一次变成s!没有小阮的指导,而是自己在绝境中获得了成长。

    速度在刹那间提升一倍,我嗖得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一刻,一道刀光从身背后斩落,我堪堪避开,虽然依旧被切出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我牙关紧咬,感觉着背脊都快要裂开的剧痛,我身上已不知道被它砍出了多少道裂痕,那高速逃亡中,一道长长的血线在荒野中延伸出去。型的双腿太快了,我几乎每一步都比之前迈得更大更远,几分钟时间,我就奔出几公里距离,感觉自己就像一辆冲向终点的赛车,终点是……小阮!

    “咦?”寂静的荒野中,小阮终于听到了我的呼喊声,茫然张望。

    突然,她的表情变了,因为看到了远处那一团淡淡的光晕。

    太熟悉了,那金属种身上的光,在漆黑的夜晚就像灯泡似得,小阮眼珠子陡然变红。

    少女已被这些家伙杀掉了七名同伴,刚刚才又找到一个,却……

    “不许伤害陈萧!”

    那一声愤怒的嘶吼,对我来说就仿佛天籁一般,那急速援救的小身影,我连忙张开双臂扑了过去,可就在那一刻!

    嗤,剧痛从身背后浮现,一股凉意却从小腹位置穿了出来,我僵住了。

    背后的金属种,那双臂竟合拢在一起,延伸出去两米多长,矛型整个贯穿了我。

    甚至那矛型,就这样在我的体内开始扭曲,企图变成刀刃的形状,企图将我由内而外的砍成两半,我不要命的狂吼着,s型双足猛蹬地面!

    终于,我再次冲出了数米,终于,我摆脱了那矛型双臂,可小腹上的血洞几乎瞬间吞噬了我的全部力量,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倒下的同时,我看到小阮含着眼泪扑上去了,她可以战胜敌人么?

    小阮的速度比我更快,但战斗模式却同出一辙,身形急速侧移,同样的一记侧踹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真心太快太快了,金属种刚想要变成刺猬,她就再一次消失,身形忽左忽右的漂移着,找了处金属种尚未生出尖刺的部位,见缝插针!

    砰,那金属种一连踉跄了数步,半人马的身躯险些摔倒,表情陡然浮现一抹狰狞。

    小阮也在退,退到身侧一把扶起我道:“陈萧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别管,先对付它!”我声嘶力竭道,表情却突然一僵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,小阮的右腿在发抖,小脚背上一抹鲜红。

    肉搏对金属种是有效的,但人类和金属肉搏?真心是在找羞辱,小阮那一脚准确命中,可金属种的反击……

    三星,在放逐世界始终只有中下等的水准,少女第一击就受伤了,我的心开始下沉。

    “我恐怕赢不了它,正常情况下,大约要四星左右的变异体,并且要拥有沸金属的武器,才能硬撼一只金属种。”少女擦着冷汗道,我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跑吧,去求救,这里已经很接近变异体领地了,很快就会有同伴赶来。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唇没有回答,可悲,我刚刚还说不依靠任何怪物,却立刻就要指望变异体的救援?而且,我已跑不动了,让她背着我?想也知道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小阮那么娇小,背着我就像一只喵咪背着只大熊似得,还怎么逃?

    “不用,我还有力量,我跟着你就好,往哪逃?”我挣扎着站了起来,尽量不让她看出自己那不断颤抖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右边,距离变异体的巢穴最近。”小阮咬牙道:“你真能撑得住么?”

    “嗯,快跑吧,我就跟在你身后!”我望着再次想要扑来的金属种。

    小阮是个傻丫头,那一抹灿烂的微笑,然后拔腿就跑,最后还不忘拉了我一下,虽然我用力甩开了她的小手,我太蠢了,我不该回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“陈萧,快跟上!”小阮还在呼喊我的名字,我答应了一声,脚下却……

    我迈出了步伐,朝着相反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陈萧,你别怕,只要随便来两个变异体,虐死它就跟闹着玩一样,而且还有我们俩呢,绝不会输的!”

    “陈萧,你伤的很重么?没事,我们可以再生,只要你多吃点,再多睡会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陈萧,你怎么不回答我?”少女突然顿住了步伐,扭头望了望。

    身背后,什么都没有,傻丫头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开始尖啸,声音刺耳且传出数公里远,她是在求援,也是在询问我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听到了,却没有回答……

    荒野中,我踉跄的朝前奔跑,速度已慢了不止一倍,身后的金属种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拖累小阮,我不该回来找她的,我不想死,但更不能拖着她一起死。

    当我们朝两个不同的方向奔跑,金属种曾犹豫过应该追谁,然而,我朝它竖了竖中指,发出了等同于自己作死的挑衅。

    感染源,始终要剩一个的,否则下一批放逐者就没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虽然小阮难得遇到同伴,失去后应该会很难过吧?但下一批放逐者来了以后,她还会有更多更多同伴的。

    到那时,她也应该更强了,哈,或许她真可以做那些放逐者的女王。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芙萝拉,我是不是很蠢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宁死也不想,和那些杀掉你的怪物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,梦到你死在我眼前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奔跑中,我涩声自语。

    我可能是这世上最蠢的人,但就是因为这样,芙萝拉才会喜欢我的吧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