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:萧和晴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荒野中,少女哭了,她就站在变异体和金属种的领地边缘,左右徘徊。

    进?她赢不了金属种,而且在敌对势力的领地中,金属种恐怕会出现更多。

    退?她放不下我,这个终于找到的同伴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,救救我未来老公!”少女傻乎乎的哭喊着。

    少女的背后,站着几只刚刚赶到的变异体,却谁也没有动,它们只是听到了那声尖啸,以为同伴遇险,它们救援同伴只是生存本能,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了,小阮好容易才找到一个同伴,绝不能失去的!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了,只有他才能真正的陪着小阮,只有他才能和我说话聊天解闷!”

    没有用的,变异体不是人,它们听不懂人类的语言,无论小阮说什么,它们都像个傻子似得站在那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小阮咬牙,突然不顾一切的冲向金属种领地,哪怕只有她一个,也一定要救出我。

    她不懂我刚才为何那么傻,为了保全她,独自引开怪物,更不懂我为何宁死都不向变异体求援,其实她很喜欢变异体的。

    然而,少女被几个身影拦住了,是那些变异体,它们不懂少女在做什么,只是本能告诉它们,决不允许同伴独自踏入金属种的领地。

    本能,又是本能,只有本能,这些可悲的怪物!

    “让我过去啊!”少女崩溃似得咆吼道,没有谁理她。

    至此,少女可能才真正明白了,我之前对她说的话,那句变异体绝不是同伴。

    “陈萧你知道么?其实我有几个变异体的同伴特要好呢,它们总是给我找吃的,总感觉它们就像我的爸妈爷奶一样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被少女视为爸妈爷奶的变异体,就在其中,可看着她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不,那都不能算眼神,只有迷茫,就仿佛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“陈萧说的没错,你们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小阮的同伴,只有陈萧才是!”

    “陈萧说的没错,我们应该去组建自己的势力,真正属于人类的势力,而不是依靠你们这些怪物。”少女涩声道,但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只剩自己的话,她还有信心组建起一股放逐者的势力么?确实,她比我强大,但年纪太小了,就像个孩子,思维单纯到啥也不懂。

    做女王?那只是个笑话罢了……

    痴痴看着那金属种的领地,想着可能遇难,再也无法相见的我,少女崩溃了,我们相遇才仅仅一天啊,我们还有好多话没有向对方说。

    可突然!那些变异体中的一个,迈步走向了她。

    “陈萧?”那变异体竟发出了一声迷茫的询问。

    小阮震惊了,她跟着变异体很久,却从不知道它们可以说话!

    哪怕有些变异体是人类被感染变化的,比如艾伦李,但只要彻底变异,它们就再也没有思维了,只剩下可悲的病毒本能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陈萧么?你怎么会说话的!”小阮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只变异体没有回答她,只是顺着少女之前指的方向张望,口中不断的呢喃。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萧!!!!”

    那是一声咆吼,似乎想要唤醒自己曾经的记忆,那眼神陡然变得炽热起来。

    身形如电,那变异体冲进了金属种的领地,其余变异体企图阻拦,可惜,它太快了,它霎时间就抛开了所有同伴,那背影在荒野中风驰电掣。

    “喂,你等等啊,我也去!”小阮尖叫道,可她却甩不开那些变异体,气的跺脚骂街。

    因为她只有三星,而之前那个变异体却有……七颗星!

    这并不是小阮见过最强的变异体,但已算非常了不起了,这种实力无论是在变异体的族群中,还是在整个放逐世界,都绝对的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但小阮不明白的是,那变异体为何懂得说出陈萧这两个字?还有那陡然炽热的眼神,又说明了什么?它认识我?它是谁?

    荒野中,我躺在地上不动了,金属种太强大,也太残忍,就像小阮说的那样,这种怪物似乎不允许人类生存在这世上,遇到必杀之!

    为何?它们和人类有仇么?我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已站不起来了,倒在血泊中,连双腿都被斩断了,心中的绝望感完全压垮了我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怪物!”我呸了口吐沫,这是我能做的最后发泄。

    一道璀璨的光华闪过,咔,左臂齐肘而断,我痛的连惨嚎都发不出,连哭都哭不出,这畜生竟想将我砍成人棍?

    变异后的我可以再生,但可惜没有力量了,我躺在地上瑟瑟发抖,终于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切,就这样结束了吧……

    可那突然传来的呼喊声,干涩,似乎不太懂得如何说话,却又愤怒,似乎对伤害我的金属种恨之入骨,那声音由远及近,刹那间到了我身侧。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

    我愣住了,本能睁开眼,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金属种的长刀斩下了,一个身影正不顾一切的拦向它,双手长刀不断的扭曲着,那两种沸金属武器的相撞,那四射的火花,那咯吱吱扭曲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

    它扭头看了我一眼,似乎在坚定勇气,它陡然发出一声怪物的咆吼,竟将那金属种撞的朝后跌去,它的力量好强,速度更快,一击得手后又猛地抓向了那金属种的脖子。

    金属种的全身都是沸金属,变异体却只有双臂是沸金属,但已足够!

    愤怒的咆吼声中,它竟将金属种拎了起来,又猛地惯倒在地。

    那就像一盆水被泼在了地上,液体四散,却又急速的凝结,可它并没有给对方机会。

    刀光乍起,我根本看不清它的动作,太快了,太强了,就好像一股刀刃风暴在场中席卷,刹那间,金属种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液体究竟应该怎么杀死?我不知道,只是发现那刀光不断的斩下后,金属种的挣扎越来越无力,越来越萎靡……

    咔!那是什么东西在崩碎的声音,金属种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,发出了一声非人咆哮,似乎想要做最后的挣扎,反击?

    不,它不是在反击,而是手臂凝结成矛,猛地刺向了不远处躺倒在地的我。

    我怔住了,不懂这些金属种的怪物,为何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顾,也要杀死身为人类的我。

    而我更不懂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陈萧!”

    那干涩的呼喊声中,身躯陡然挡在了我面前,双手长刀想要格挡,却来不及。

    噗的一蓬血花,身躯被贯穿了,那鲜红黏液喷了我满身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

    它痴痴的望着我,眼中竟有温柔浮现,它是谁?

    这真讽刺,我刚刚还说自己死也不求助变异体,它却不顾一切的救援我,用它的命!

    双手长刀猛地反斩了出去,那金属种体内的某种物质终于粉碎了,哗啦一声,身躯竟散开了,地上满是淡金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它没有管,只是看着我,它甚至张开双臂抱住了我,为了不伤到我,它还刻意将双手长刀扭曲,隐藏了刀刃。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它,心脏砰砰砰乱跳,因为恐惧。

    它长得太可怕了,那骷髅头般的模样,那头顶上的浓密黑烟,还有那双眼睛……

    变异体的眼睛漆黑一片,最是渗人,但此刻,那双眼睛里却浮现出了浑浊的液体,滴答滴答的落下,似乎是泪?它竟在哭?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

    这已是它不知道多少次在呼喊我的名字了,我根本不懂得回应,它为何认识我?它为何要救我?最最关键的是,它究竟是谁?

    看到它的第一时间,我曾以为是艾伦李,那变态始终没忘记我们的友情么?但!

    我错了,它手上并没有十字形伤痕,而且艾伦李才刚刚变异,不可能达到七星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我本能问道。

    我也是傻了,竟对一个没有思维的怪物发问?可我想不到它竟回答了。

    不是语言,因为它不会说,只是动作,它抬起左手朝我扬了扬,我瞳孔收缩。

    那是只骨骼嶙嶙的手,而且扭曲变形,可无名指上却带着一款戒指,很奇特的戒指。

    变异后,手骨会变得粗大,所以那戒指也扭曲了,指环完全卡进了指骨中。

    这戒指……我不认识,我连看都没有看到过,只发现式样古朴,很容易辨认。

    它为何给我看这个?我愈发的茫然了。

    可能,它曾经也是放逐者,而且被放逐前还是我的熟人?不,我没有坐过牢的朋友,也没有哪些非常熟悉,却又突然消失不见的朋友。

    甚至我都没有什么特别要好,哪怕被感染变成了怪物,都能死不忘记我名字的朋友。

    所以,我僵在那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它似乎着急了,拼命凝聚着思维,哪怕变异,哪怕被病毒侵蚀,都深深藏在脑海中,那份宁死也不愿忘却的记忆。

    它突然做了一件事,咔的拧断了无名指,将那枚戒指给取了下来,塞进了我的手中。

    我不懂,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然而,我似乎忘记了,它也没有想到,我们正身处金属种的领地!

    不远处,沙沙声陡然大作,数个黑影出现,浑身都散发着淡淡的光晕,它突然紧张了起来,扭回头,双手长刀再次凝结,愤怒的瞪视着那些金属种。

    足足有六个,每一个的表情都狰狞可怖,而且这一次,金属种没有再变成我的模样了,只是些奇形怪状,我根本看不出种类的怪物模样。

    脑袋很大,手足也不止一对,就像章鱼似得,又或者像……外星人?et?

    一对六,哪怕它的实力有七颗星,这也是一场不可能打赢的战斗吧?

    可它丝毫没有胆怯,口中,又一次呢喃着我的名字,陈萧……

    刀光突然暴涨,它不顾一切的扑向了那些金属种,鲜血开始弥漫,是它的血。

    今天,注定会让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全部崩溃,我发誓不和变异体为伍了,我发誓死也不依靠变异体的力量,可眼前这只变异体,却正在为了我不顾一切的拼命。

    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原因,我本能翻看那枚古朴的戒指,眼神突然凝固。

    在戒指的内环上,烙印着一行小字。

    萧……晴……love……

    原来,它叫晴?

    可问题是,我根本就不认识名字带晴字的人!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