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:突围,破碎……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我们没有能成功脱困,都怪我!

    抱着一个人的话,跃起的高度和滑翔的距离都很有限,我们最终只能降落在一个小山坡上,山下,金属种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怎么办?我已经没主意了,我很不甘心死在这,但……

    “你自己逃吧。”我苦涩的望着晴道。

    我对变异体依旧没好感,但唯有晴,我不希望她死掉,不是因为崇拜她的实力,而是因为她和另一个陈萧,那份刻骨铭心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出事了,另一个陈萧会很伤心吧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快点逃吧,别管我了,我真不是那个人。”我将戒指递还给晴道。

    晴没有接,也没有答,只是死瞪着山下那些金属种,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愤怒咆吼,警告那些怪物绝不许靠近我,伤害我。

    但晴已经很累了,我明显从她眼中看出了疲惫,她再次抱着我跃起,高度却根本不够,滑翔的距离也极短。

    而且,金属种是可以在空中拦截的,虽然这些怪物的动作和晴相比,迟缓的不是一点半点,却可以将同伴抛上天空……

    甚至是,几只金属种同时将其中的一只抛起,足有数百米高度!

    无奈之下,晴只得落回山坡上。

    我发现了,金属种并不等同于其他怪物,它们有智慧,而且不低!

    从它们利用人类外表杀光小阮的同伴,到它们包围晴的时候,我竟能从中看出一些战术思维,围困战?车轮战?消耗战?

    金属种越来越多,晴已明显守不住这小山坡了,眼中的焦急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

    那眼神在说,我逃?她断后?我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,伤势至今无法再生,我站都站不起来,能逃得掉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山坡下,金属种再一次攻了上来,数量居然有十多只!

    我并不知道变异体的数量有多少,但绝不如金属种多,同时个别变异体的实力远超金属种,这两方势力能平分秋色的原因大概是……人海战术?

    我猜对了,但此刻的我依旧想不到,这个所谓的海,究竟是有多可怕,但我应该很快就能看到了,小阮说过,两方即将开战!

    看着山坡下扑来的金属种,晴的表情很僵硬,又猛一咬牙,似乎在坚定某种决心。

    晴背起了我,不顾我的挣扎,强行将我束缚在了后背上,甚至用扭曲的骨骼锁住了我,我有些哭笑不得,这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突然,晴如电般朝那些金属种迎了过去,不守了?这是要强攻?打算突围?

    双手长刀再一次扭曲,还咯吱吱的浮现出了锯齿,那力量波动更狂暴了,陡然斩下,气浪呈十字形直冲出去,竟仿佛在替我们开路!

    这特娘的是龟波气功么?我完全懵了,眼看着最前方两只金属种被瞬间撕裂,晴借着空隙直冲山下,一时间竟势无可挡。

    太快了,我连眼睛都睁不开,只听到耳畔嗖嗖嗖的风声,还有那金属的切割声,那液体飞溅到脸上的感觉,是液态金属?还是晴的鲜血黏液?

    我强行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眼前却满是鲜红混杂着淡金,我怔怔的看着,那背负着我拼命冲杀的晴,心中的感觉好奇特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被女人这样护着,明显是很丢脸的,但作为一个人类,被变异体这样护着,我还能恨得起来么?

    或许,今天这件事将让我对变异体最终改观,毕竟我根本不知道,它们中有多少是人类所变,又有多少像晴这样,为了情感不惜生命。

    突然,晴的速度变慢了,脚下还一阵踉跄,伤的太重了?我本能就想询问,却又不敢打扰她,我本能想看看是谁伤了她,但放眼望去,四周满是围堵的金属种。

    晴依旧在拼命,我陡然感觉到,她的身体开始滚烫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,是力量还是生命?我惊得本能想要阻止她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是他,求求你放下我吧,我不值得你拼到这样!”

    声音,被厮杀声淹没了,晴似乎听不到,也听不懂,只是不顾一切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十米,二十米!我发现她其中一把金属长刀变短了,三十米,四十米!我发现她奔跑中的身形已佝偻,还明显歪着。

    心中一阵酸楚,我再不多说,紧紧的抱着她,她能感觉到么?我想要温暖她的心愿。

    突然间,晴脸上浮现出了兴奋,是眼前的金属种变少了,她终于要冲出去了?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那是她最后一次呼喊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晴的身躯歪了下去,脸上带着愕然,我本能朝下看,她的右足竟!

    那是从沙土中忽然伸出的一把沸金属长刀,竟是只金属种藏在了地里,这种怪物还会偷袭?这种怪物简直……卑鄙无耻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该死!”我气的发了狂,终于出现的希望,竟被这一刀硬生生的砍断,晴的表情已绝望了,扭回头苦涩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撑下去啊!”我咆吼道,不是为了我自己,只是想让她能够活着。

    许是那一刻的愤怒极其强烈,我抓狂了,我濒临枯竭的能量再一次汇聚,某种和晴几乎一模一样的燃烧,是勇气?是生命?

    断掉的手臂处,一阵咯吱吱的声音浮现,高速再生!

    哪怕只是骨头,我根本不够能量再生出肌肉,但已够了,我猛地抓向那把斩断晴右腿的沸金属长刀。

    沸金属,是专门克制生命体的,在抓住的刹那,我就感觉到指骨再一次被切断,一根根的断,可那愤怒感愈发的高涨,我不顾一切的嘶吼着,竟将那只金属种从地底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咔咔咔,刚刚再生的右手,又一次断裂失去了,我毫不在意,我表情狰狞的将半截断臂,猛地轰进了那只金属种的胸膛。

    从未有过的,我发狂成这样,哪怕是芙萝拉死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恨那只该死的金属种,更恨我自己,为何弱的根本帮不上晴?我甚至恨晴为何这么傻,我明明就不是那个陈萧,但……

    表情突然僵硬,我似乎想到了什么,那个陈萧,是人类还是变异体?

    如果是人类的话,此刻这世界,只有我和小阮两个人了,如果是变异体的话,一定会和晴在一起的,哪怕变成怪物,她和他都绝不会分开。

    所以,那个陈萧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痴痴的望着晴,我突然懂了,她可能只是在给自己找一个结束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挚爱死去,那份感情已然结束了,可她忘不掉,舍弃不了,她无法面对没有爱人的世界,所以当她听到陈萧二字,才会不顾一切的来找我。

    我是不是那个陈萧,重要么?

    不,她只是想回忆起那份爱,最后一次的回忆,然后……死去!

    我从背后紧紧抱住了晴,在她的脖子上深深一吻,哪怕那脖子只是骨骼。

    晴笑了,她感觉到了,我唇上的颤抖,她完全回忆起了,那份刻骨铭心,她突然再一次发足狂奔,哪怕右腿已断,只是再生出了细细的一小截。

    那踉跄的步伐中,晴已闭上了眼睛,她已无法再战斗,已无法再看清眼前的敌人,她只能不顾一切的奔跑,带着我逃离,同时,奔向她身在天堂的爱人。

    那天,我们再没有对彼此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天,我们最终还是冲出了金属种的领地,虽然,那结局实在令人难以接受……

    晴的身体破碎了,我痴痴的望着她,却流不出眼泪。

    她在前面为我挡住了多少刀光?那完全消失的胸骨,那支离破碎的内脏,甚至内核!

    我瞳孔陡然收缩,内核碎了,七颗内核竟全都破碎了,那鲜红且浑浊的液体正从胸口流出,滴答滴答的溅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无法理解,这样的结局算什么?她是为我而死的,可我认识她还不到一小时!

    我更无法理解,她突然做出的动作。

    最后一刻,晴双臂环抱,双手同时刺进了肩胛骨,那是两团璀璨的金色光晕,似乎是金属,又似乎是液体,捧着递到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没有接,晴却已经倒下了,软软的倒在我怀中,最后一刻的她,似乎再不是丑陋的怪物,只是睡梦香甜的天使,梦中的她,找到另一个陈萧了么?

    足足十分钟,我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抱着她。

    那两团金色光晕,我最终收下了,那代表着我的记忆中,将永远烙印下一个字,晴!

    包括那枚古朴戒指,我也踹进了怀中,哪怕那上面的箫和晴,并不是我。

    那天的最后,我痴痴的仰望天空,多希望,我以后也能遇到一个像晴这样的女人,拥有一份刻骨铭心,永远也无法忘记的爱情。

    甚至我希望,晴并没有认错,她要找的陈萧就是我!

    我猜对了么?

    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