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:战场,放逐再开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哇!”扑进我怀里,小阮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这傻丫头真心不错,我在金属种领地逃亡了多久,她就在领地的边缘徘徊了多久,宁死也不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“喏,这是我刚刚捕猎的巨型虫内核,陈萧你快点吃了恢复伤势吧。”小阮眼泪汪汪道:“以后我再不偷懒,再不让你独自捕猎了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一笑,想拍拍她的小脑袋以示安慰,却……

    两只胳膊全部被斩断,其中一只还断了两次,一条腿也齐膝而断,我根本是跳着回来的。

    哎,这一战真凄惨,如果没有晴,我死一百次都不为过,可她却因此死了!

    虽然,我觉得晴并没有遗憾,早在她深爱的那个陈萧死去时,她就想结束自己的怪物生涯了,只需要一个契机而已。

    而我,只是捡到了宝,见证了那份刻骨铭心,见证了晴最后一刻的璀璨。

    同时,改变了我对变异体的某些态度,甚至,明白了变异体真正的强大实力,更有,晴最后送给我的那些礼物。

    仔细算算,我都不知道自己捡到了多少宝贝,就特么跟连续中三次彩票似得。

    “哇!”小阮又哭了,当她听到晴的故事以后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很想哭,但来到放逐世界后,我流的眼泪太多,早已干涸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晴送给我两团金色玩意,就是你说的沸金属能量核心吧,要分你一个么?”

    小阮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她不要,因为晴是送给我的,她其实不太认识晴,但仅仅是听完了故事,女孩就将晴封为了自己的毕生偶像。

    “小阮以后也要像她一样,一辈子都刻骨铭心的去爱一个人。”女孩涩声道,虽然此刻的她,还不太懂爱情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默默点头,我吃下了小阮给的那两颗红色内核,再生立刻开启,速度肉眼可见。

    无论受了多重的伤,只要有怪物内核补充能量,只要别像晴那样被击碎了自身的内核,恢复再生都非常容易,啧,变异体真是种神奇的生物。

    艾伦李曾说,变异体可能是被某些人刻意制造出来的,暂不去想制造的原因,单凭这份能力,那家伙一定超级了不起吧?

    (猜猜是谁制造的?)

    另外小阮告诉我,这两团沸金属能量核心要立刻使用,因为这东西是和生命力紧密相联的,晴已经死了,如果不马上寻找另一个生命做寄托,就会很快消散掉。

    所以,这其实不能算是晴送给我的礼物,变异体在死亡时,都会把沸金属核心挖出来留给同类,所以,晴真正留给我的遗物,是那枚古朴的戒指。

    箫,晴,love!

    “沸金属在装备时会非常的痛苦,陈萧你要忍住哦!”小阮突然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嗯,要怎么……?”

    我话音未落,噗,小阮已将手刺进了我的肩膀,伤势尚未痊愈,这一下的剧痛简直让我发疯,不仅是肩膀被刺穿,更是连肩胛骨都裂开了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小阮又将一团金色直接塞进了骨缝里,我愕然瞪着她,使用的方法竟是……

    痛,骨骼内部的剧痛,我仰天而倒,在地上发了狂的翻滚,惨嚎。

    “忍着啊,还有另一只胳膊。”小阮又道。

    我已无法回答了,早知道这么痛,我就别急着使用了,该死,感觉骨头都要成粉末了,被金属强行挤入,摩擦骨骼,甚至骨髓!

    嗬嗬的嘶吼着,我逐渐连翻滚的力量都失去了,就像个虾米般蜷缩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阮连忙抱住了我,又苦着小脸开始解释原因。

    将沸金属硬生生的塞进骨骼里,是为了通过变异的力量,迫使金属和骨骼同化,甚至和骨骼附近的肌肉一起同化,最终将我的双臂完完全全的金属化。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,这是人类可能承受的事么?我白眼一翻就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可怜见,我被金属种砍断了四肢中的三肢,都没痛晕过去,却因为同化沸金属而……可想而知那痛苦都多恐怖了。

    小阮紧紧的搂着我,安慰着我,其实她真心是个好女孩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才认识一天,并没有多少感情可言,不,应该说没有爱情可言,而是友情。

    孤独中的两人,哪怕初遇,也是很容易擦出友情火花的。

    当我再次醒来,已过了不知道多久,天似乎黑了,又亮了。

    “我昏迷了很久么?”我茫然问道,小阮的回答是一天一夜!

    “陈萧你才刚刚接受沸金属,还没有完全同化,所以这几天内都不要使用哦,之后我再教你怎么操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太会的,只是看别的变异体这么弄过,哎,其实我好想要一个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得到。”小阮闷闷道。

    擦,那我刚才说要送她一个,为何不答应?帮我减轻一半的痛苦也好嘛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我已有了沸金属,虽然得到的方式有点郁闷,但之后,我对抗金属种就不再吃亏了,和小阮联手的话,再杀个落单的也并非不可能吧?

    挣扎起身,我放眼望去,似乎身处山洞,我表情僵了僵,不会是变异体的巢穴吧?

    “对不起嘛,你痛的昏迷了,我实在不能让你待在荒野中,就带你来这了,但你不用担心的,山洞里没有变异体,就我们俩。”小阮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?它们去哪了?”我愕然反问。

    “和金属种开战了呀,实力强的全部都去了,实力弱的都避到更下层山洞去了。”

    开战?这么快?靠!

    我想去观战,之前我曾想过绝不出手,任由两方混战到死的,但因为晴的关系,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在关键时刻帮变异体一把,虽然……我未必有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小阮说,三星以下的全都去避难了,如果我参战的话,将是全场最渣的存在,汗!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必须要去看看的,多了解下这个世界的格局也好。”我扭头朝洞外走去。

    我这个决定太对了,不去看一眼的话,我根本就不知道会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走出洞外我就傻眼了,放眼望去,几乎整片荒野都变成了淡金色,那是由多少金属种组成的?似乎比那些丧尸兽的海潮还要更多!

    “变异体呢?怎么没发现?”我茫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喏,都在那边。”小阮指着一座小山坡道,我连忙扭头,再次傻眼。

    好少!少的可怜!

    我早就知道变异体的数量不如金属种多,但我怎也想不到的,那一群满头黑烟的家伙,数量撑死一两百,再反观金属种,我根本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哪怕,某些实力很强的变异体,比如晴那样七星级别的,可以对抗数只金属种的联手,但差距也不该大到这种程度吧?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所有的变异体都会来参战么?就这么点?”我惊呼道,小阮傻傻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呀,变异体就这么多,因为变异体的领地就那么点大呀,以这里为圆心,方圆十多公里的范围吧,除此之外就全是金属种的领地了。”

    第三次,我傻眼了,只有方圆十几公里的领地?

    等等!放逐世界有多大?靠,就算只有月球那么小,就算比月球更小,方圆几十公里的领地也太小太小了吧?几乎等于全世界都被金属种占了,变异体只是守着一个小孤岛而已。

    这也能算是两方势力的制衡?我感觉金属种一战就能把变异体全部灭掉吧!

    “是呀,其实每次变异体都会折损很多同伴,只是堪堪守住罢了。”

    守住个屁咧,我敢打赌它们今天就得死绝!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知道它们在守啥,我感觉,有时候打不过就可以逃走嘛,毕竟变异体比金属种速度快很多的,但它们却傻乎乎的就知道死守这片领地。”小阮撇嘴道。

    单纯死守?我皱眉看了看四周,又看了看那即将开战的中心地点,突然……

    “小阮,那里是不是我们的出生点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出生点?”傻丫头茫然反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新手村,不不,就是我们被放逐时出现的地方,每一批放逐者都会从那个地方出现!你看它们死守的,是不是那里?”

    我的声音有些颤抖,我似乎又捕捉到了什么关键。

    “好像真是那里哎,它们为何要守着我们的出生点呢?它们知道那里有放逐者要过来么?可它们那么笨……”小阮茫然道。

    是的,变异体很笨,没有思维,它们死守的原因绝不会因为我们,那又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我看了看那里的天空,又看了看那里的大地,难道是……某种门?

    可那里空空荡荡的,明显啥也没有的样子,我甚至不知道放逐者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就得到答案了,可这答案悲惨的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就在那无数只金属种越来越靠近战场时,就在那一两百只变异体齐齐的发出嘶吼震慑敌方时,突然,战场中心位置,出现了一团团的金色光晕。

    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本能感觉不好!

    睁大了眼睛,我死死盯着那些金色光晕,几秒钟后,寒意从我脚下一直延伸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那些光晕散去了,场中,浮现出十个身影。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的金属种和变异体都怔住了,再不管对方,齐齐将目光瞪向了那些身影。

    放逐,又一次开启了,但为何要在此刻?

    在两方混战的前夕,在金属种大军和变异体势力的正中间,在大战一触即发的前一秒!

    我手足冰冷,我眼眶通红,那些黑衣人是怎么送他们来的?那些黑衣人知道这边即将开战的事么?又或者仅仅是巧合?

    但不管因为什么,这些家伙都……死定了!

    “奇怪,我怎么了?这里是哪?”有声音从场中浮现,有个身影从地上站了起来,还是个女人,她茫然扭头望了望周围,顿时吓得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怪物?为何有这么多怪物?”女人都懵了,吓得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可她往哪跑?所有的金属种和变异体,几乎在同一时间,发狂般朝她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快了,太仓促了,那女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,甚至,那女人连身边的装备箱都没发现,连里面有武器都不知道,死神的爪牙就已笼罩向她。

    那女人还极为的可悲,因为……

    从这一批放逐者刚刚出现,有几只不怀好意的金属种就开始扭曲身形,变成了人类模样,于是,那女人看到了它们,于是,那女人本能将它们当作了人类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,求你们,不管是谁,救……”女人不顾一切的朝那些金属种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怜,女人的这番话尚未说完,眼前就浮现出了璀璨的刀光,无数道刀光。

    更有一只金属种,将身形扭曲变成了刺猬,又一把抱住了她!

    刹那间,女人就被无数根尖刺贯穿了身体,她只是个普通人,她此刻还连一丝一毫的力量都没有,生命顷刻流逝。

    那些金属种还怕她不死,还举起了手中的沸金属长刀,碎尸!

    满地的鲜血,几乎都被砍成了肉沫,小阮哇的一声就吐了。

    那女人致死,眼珠子都瞪得大大的,她根本就不明白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心中简直在滴血,我想救那些放逐者,他们都将是我未来的同伴。

    可……怎么救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