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:王行健和曹轩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我救了王行健,但我却找不到回去的路了,战斗已白热化,四面八方到处是变异体和金属种在厮杀,不,应该说变异体正被金属种团团包围中。

    唯一的退路,是变异体之前死守的那座小山坡,我咬了咬牙,背着王行健疾步奔去。

    王行健伤的好重,但他真心了不起,其实我早就看到他了,却……

    战场中,他是第一个打开装备箱拿出武器的人,战场中,他至少被金属种夹攻过三次,还有次险些被变异体的尾巴刺中。

    好几次,我只看了他一眼就扭头了,以为他死了。

    可我真想不到,他竟能连滚带爬的撑到最后,还主动扑过来找到了我,这家伙的毅力和战斗力都无法想象,在尸骸中乱窜,不顾一切的想冲出条活路。

    运气真好,我救了个非常了不起的同伴,还是个中国人,说的是标准普通话。

    但怎么活下去始终是问题,我救了他,却可能连我自己都被埋葬在战场中,周围的金属种太多了,我连一只都难以对抗。

    刀光,从身背后闪现,我不顾一切的前冲,右臂又本能扭向身后。

    我也有沸金属武器,虽然才刚刚获得,尚未完全同化,小阮曾警告我不要乱用,但!

    去特么的吧,痛就痛吧,总比死掉要好,总比失去最后一个同伴要好。

    我还不太懂得沸金属的使用方法,只是本能想鼓起手臂上的肌肉,可突然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我声嘶力竭的狂吼,那是金属在和骨骼摩擦,甚至和骨髓摩擦,和我手臂里的每一条神经线,每一颗细胞彼此摩擦。

    无法想象的剧痛,我险些晕死过去,咔的咬破了嘴唇。

    那只手臂,已颤抖的仿佛不属于我,但最终,我宁死也不垂下,硬是拦向了刀光。

    咔,刀光击中手臂,许是还没有完全同化的缘故,那刀光竟切入了肌肉,卡在了手骨中,剧痛感再增添一倍,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濒死关头,我左腿不顾一切的回踹,终于让那金属种退了半步,那长刀从我的手骨上拔出去,发出了咯吱吱的金属摩擦声。

    仅仅是听着,王行健就替我疼得慌,又痴痴的看着我,再一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多谢,这恩情我一定报答。”

    我管他报答不报答,但却,这家伙似乎性格很不错,我强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周围,有变异体靠近,王行健本能就想举枪,却被我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枪没用的,扔了吧,而且这些怪物不是敌人。”我苦笑摇头道。

    我也弄不清变异体到底是不是敌人了,我只知道,现在我们必须联手才能活下去,借着那些变异体的掩护,我踉跄后退,终于退上了山坡。

    扭回头,我仅仅望了一眼山下,就被那恐怖的战斗场面惊呆了,金属种宛如潮水般的一波又一波往山上涌,变异体拼死守护,那不断跃起的身影,那发狂般反击的双手长刀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仿佛回到了古代,回到了最最残酷最最血淋淋的冷兵器战场,是赤壁,是官渡,是刀光剑影,是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几只金属种,不,我几乎每一眼望过去,都至少有几十只上百只的金属种在发动狂攻,以身躯组成的淡金色金属墙,直接往山坡上撞!

    我又看到了几只变异体,同样以身躯拦截,那双手长刀卷起的气浪,在场中疯狂肆掠,几乎每一刀的劈出,都有金属种被斩成液体四散。

    可惜太多了,那些变异体仅仅斩了七八刀,就被完全围住了,甚至被淹没了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一只变异体被斩断双足摔倒在地,又看到无数只金属种仿佛叠罗汉般扑在了它身上,没有任何的战斗技巧,纯粹是以血换血。

    当那些金属种爬起来,地面上,已满是鲜红的黏液,混杂着淡金色液体,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恶心玩意,我根本分不出其中有多少金属种和变异体的残骸。

    “小阮!”我站在山坡上大吼,她没事吧?我已找不到她在哪了,她虽然傻乎乎的,但和变异体相处最久,一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吧?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该做什么?”王行健问我道。

    苦笑摇头,我也不知道,只是凭着一股气势冲入了战场,本着能救一个是一个,全都救不了就陪着大家一起死的心态,但救完以后呢?

    我们回不去变异体的巢穴了,我们只能和变异体一起死守这山坡。

    “不如,你先告诉我们,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有声音自我身侧响起,我怔了怔,王行健也怔了怔,不是我俩在说话。

    本能扭头,我看到了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蹲在身边,又一个同伴?我惊喜连连。

    可他是怎么逃出来的?怎么跟上我们的?我竟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男子很奇怪,哪怕身处血淋淋的战场,哪怕身上满是鲜血,依旧……他拎着把匕首,在修指甲,脸上还洋溢着一抹灿烂的微笑。

    喂喂,他知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情况,还修指甲?而且他笑个屁啊,笑的我都想揍他,却又突然发现,那笑容中有几分难以言喻的阴冷。

    这阴冷我很熟悉,郑锋!曾和他一模一样,总是在笑,却又笑的让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你是职业杀手?”我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咦?你认识我?”男子诧异。

    果然,这家伙和郑锋同行,我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终于,我们又多了两个同伴,而且两个人的实力似乎都很强。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有声音传来,是小阮回来了,少女的小脸都哭花了,因为她连一个同伴都没救到,至今仍握着那南亚男子断掉的手臂。

    十个人,瞬间惨死了八个,这次的放逐比我们那次更加惨烈了数倍。

    可看到我的刹那,小阮又瞪圆了眼珠子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“陈萧你救了俩?真好,小阮终于又多了两个同伴!”

    不,我只救了王行健,至于某杀手……

    当时,我抱起王行健扭头就跑,却不知道某个鬼魂般的身影正紧随其后,甚至,连我身边的那些变异体,似乎都没发现某个鬼魂正游走在战场中。

    是职业杀手的某种潜行技巧?不仅如此!

    山坡上,除了我们外还有不少变异体,我正背着王行健,所以变异体再不会靠近他,可杀手呢?对于变异体来说,他是无主的。

    发现杀手的刹那,一只变异体就扑向了他,尾尖直刺胸膛。

    杀手的表情僵了僵,阴冷更深一分,突然开始左右摇晃身躯,下一刻,我们齐齐惊呆。

    杀手消失了,虽然凭我此刻的视力,他并不能做到完全消失,但那宛如鬼魂般的动作,在我面前就仿佛虚影一般,那变异体的尾刺竟落空了,更有!

    虚影陡然加速,杀手竟想反攻,直朝那变异体的身后跃去,他似乎还没有取出装备箱里的枪,手中只有一把匕首,但那道寒光……直切变异体的咽喉!

    本能躲避,变异体的速度比人类不知道快了多少倍,何况那变异体是四星的,可谁也想不到的是,变异体竟没能躲开!

    变异体往左侧闪,杀手猛地蹬地,身形如电般奋起直追,那虚影在场中竟弯出了一道弧线,包括那匕首的寒光都在弯曲呈弧线。

    嗤,变异体的脖颈上浮现出一道血痕,虽然只是浅浅的一道。

    我和小阮完全愣住,普通人竟能斩伤变异体?还不是像郑锋那样偷袭,而是正面交手?

    “啧!”杀手似乎还不满意,满脸郁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些怪物可真强啊,我这招追影,可是从未失过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被我锁定的目标,不管逃的速度有多快……”

    追影,我记住了这两字,这是技巧还是某种招数?强的简直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同时,那变异体还想再次攻击杀手,但小阮快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不许感染他,他已经是我的人了!”

    傻丫头一把抱住了杀手,又像护食似得,死死瞪着那变异体。

    此刻的战场依旧鲜血淋漓,紧张万分,但看着小阮,我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,她就像个傻乎乎的开心果,总是那么可爱,那么呆萌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话,就别离开我和小阮,另外,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扭头问杀手道。

    “唔,我叫曹轩。”

    曹轩,这名字我从未听过,小阮也不知道,但王行健陡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曹轩?国际杀手排行榜的,no1曹轩!?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