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:信与不信,变异体的双胞胎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两个同伴,已完全超出了我的期望值,而且这两个同伴的素质之高!

    王行健的职业是雇佣兵,和卡卡鲁类似?实力很可能更强一些,毕竟他在金属种的围攻中连逃数次,至于曹轩,我看着他的表情只有震惊。

    我并不知道职业杀手no1代表着什么,我只知道,这家伙身手强的就像怪物,比郑锋都强了数倍不止,而且当我提起郑锋后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那吊车尾的白痴?”曹轩诧异道。

    郑锋是吊车尾,郑锋还是白痴,我无言以对,郑锋曾是我们团队最最牛掰不解释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虽然也是杀手排行榜的前十名,但经常被人挤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出现一些较强的新手,郑锋那家伙就得掉到no11,然后可怜兮兮的等前十有人挂掉了,再重新挤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出道那会,一个月就把他挤下去了,那白痴还不服,找我干了一架,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曹轩干笑着不说话了,可想而知,郑锋被揍得有多惨,那会曹轩才刚出道。

    但他俩的国籍我却猜错了,本以为运气好的连续遇到俩中国人,却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雇佣兵,帮哪国打仗就用哪国的身份。”王行健如是说,他现在的国籍在非洲。

    “我是职业杀手,拿美国的绿卡比较容易混。”曹轩如是说,我郁闷挠头,完全弄不懂这些职业犯罪者的生活方式,我只是个可怜兮兮没出过国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同时,我又飞快解释着此刻的情况,包括囚犯被放逐,包括这世界满是怪物,包括金属种和变异体的敌对,当然还有很多细节我暂时来不及解释。

    王行健的表情阴晴不定,反应还算正常,曹轩却猛地瞪圆了眼珠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我们被放逐到了异世界?只有囚犯才会被放逐?”

    是的,一般的放逐者团队都是十个人,除了一个rh熊猫血的成员外,其余全部都是囚犯,而曹轩和王行健都不是熊猫血,也就是说,某个倒霉的感染源死在了混战中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曹轩突然跺脚骂街,我们满脸茫然的望着他,咋了?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的,曹轩是个很倒霉的家伙,他……不是囚犯!

    “老子只是接到了任务,潜入监狱刺杀组织的叛徒啊,却没想到!”

    “靠了,早知道老子死也不接这任务了,才区区的一千万酬金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还打算干掉目标以后就越狱呢,洞都挖好了,却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蹲在地上,曹轩郁闷的直挠头,我和小阮却险些笑喷,好吧,我们不该笑的,但这货的经历太奇葩,也太可乐了。

    这再次证明了一句话,不作死就不会死啊!

    “好了,先说正事吧。”我打断了曹轩的抱怨。

    所谓正事,是我们必须立刻感染他们,用我们的a+b+c病毒,对此曹轩的表情猛变,本能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感染?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。”曹轩冷冷道:“我可没打算变成你们这样的怪物。”

    我和小阮都自觉是人类,但在曹轩和王行健的眼中,我们的双腿已扭曲变异成s型了,我的手骨上还散发着沸金属光晕。

    甚至那些变异体,也都是长着双手双脚的人形,却是恐怖到不能再恐怖的怪物了,什么c病毒克制b病毒,谁能证明?那只是艾伦李的单方面说法罢了。

    “搞不好,我们被感染后,就会变成和它们一样的怪物,甚至,连你们俩都会变也说不定,只是时间未到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有,谁知道这些是不是你俩的阴谋,谁知道这些怪物是不是你俩制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才刚来到这世界,还什么都没弄明白就被感染病毒,是不是太可笑了?”

    我无言以对,我知道曹轩说的没错,换成是我也会怀疑,但……

    小阮在发抖,满脸委屈,她单纯到根本不懂阴谋,也单纯到无法面对质疑,她和我不顾一切的冲进战场,用命去拼,一心一意的只想多救一名同伴,可对方却不信任我们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此刻的战局太紧张,金属种很可能会攻上来,到时候我们全部都得死,感染,只是获得一个和变异体联手的机会,多一份自保的能力,多一些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不感染的话,立刻就得死,其余八名放逐者就是例子。

    可我咬着唇,望着曹轩那阴冷的质疑目光,心中本能浮现出一股烦躁感。

    “随你,不愿感染就算了,我只是给你一个选择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好像在沙漠里快要渴死的人,救援队给了你水,你却怀疑水是否有毒。”

    我边说边从怀中摸出个小盒子,那里面有针筒,自从艾伦李说出我是c病毒的感染源后,这盒子我就从不离身了。

    连续抽了两针筒血,我却并没有强迫,只是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死还是活,信还是不信,你们自己选择吧。”我咬牙道。

    之前,那不顾一切冲进战场的执念,我并没有当作恩情,也不指望任何人的报答,但,我也不喜欢被人质疑和践踏那份心意。

    扭回头,我搂着小阮走向战场,接下来,如果曹轩和王行健不接受的话,我们就只会为自己的生存而拼杀了,再不会管他们。

    望着我的背影,王行健的眼神很复杂,突然,他抓向了针筒。

    “陈萧,我信你!”

    那句话,让我的心陡然一颤,一抹感激,我扭回头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王行健也在笑,他发誓会报答我的救命之恩,如果连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,还谈什么报答?曹轩却再次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其实怀疑,只是人类的本能罢了。

    人类已勾心斗角了几千年,连普通人的生活中都充满了谎言和欺骗,有些人为了区区一丁点小利益就去践踏别人的信任,何况生命?何况感染成怪物?

    曹轩还是个职业杀手,他最了解这世界的黑暗面,怎可能轻易相信?

    “要不你先注射,我看看反应再说,如果他俩是骗子,我就杀了他俩为你报仇!”曹轩咬牙道,王行健扭头望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那一眼,充满鄙夷,那一刻,曹轩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帮我报仇,我王行健这辈子没什么大本事,只有看人是最准的!”

    “那个陈萧,还有那个小阮,眼睛里干净的几乎没有杂质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行健就将针筒刺进了胸口,毫不犹豫的注射。

    剧痛是本能反应,无论是a还是b或是c,总体来说都属于病毒,所以王行健痛的满地打滚,但他始终强撑着没有嚷出一声,看着我的眼神也始终带着信任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,我曾问过王行健,在他痛到快要死的时候,有没有怀疑过我?

    “我当时的想法是,无所谓,没有你帮我挡那一刀的话,我已经死了,如果你真是骗我的,那我就当把命还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这句话,我们做了一辈子的兄弟!

    山坡上,曹轩还在犹豫是否该信任,我和小阮已不想管他了,只是望着山下的战场。

    好激烈,好残酷,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生命在流逝,金属种的攻击太凶猛,变异体在数量极少的情况下,只能一退再退,逐渐退上了山坡。

    “其实每一次战争,变异体都很吃亏的,太少了,所以每一次战争,变异体都会折损很多同伴,我刚来的时候,它们好像还有三百多名,此刻却只剩一两百了。”

    小阮在苦笑,我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一些实力很强的七星或八星级变异体,这场战争是几乎没有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,晴就是七星,可以独自对抗数只金属种,但我依旧想不通变异体要怎么赢,因为就算是晴,对抗超过两位数的金属种,也只会……

    难道八星,强的逆天?

    “快看,八星那家伙就在那边!”小阮突然惊呼道。

    我连忙看了过去,瞳孔陡然收缩,我根本看不出那是一个身影,只感觉方圆数米内,成片成片的刀光,就仿佛有一股风暴在战场中席卷,而且比晴的刀刃风暴炽热了数倍!

    金属种几乎无法靠近那风暴,只要踏入一定范围,就会齐齐被切成碎片。

    那动作之快,那力量之强,无数的气浪在漫天翻滚,那根本就不是变异体吧?那就像一个操控着双手长刀,却能劈砍出冲击波的人形炮台!

    “咦?怎么不止一个?”小阮再一次惊呼,我怔了怔,目光死死盯着那股刀刃风暴,似乎真有两个身影,我揉了揉眼睛,将视力延伸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“还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变异体哎!”小阮傻笑:“就好像双胞胎一样。”

    小阮的级别比我高,看的也比我远,而且她对变异体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在我眼中,几乎所有的变异体都一模一样,但她硬是能看出区别来,比如高矮胖瘦,甚至骨骼扭曲后的形状也有不同,可双胞胎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也不是完全一样,一个是八星,另一个却只有一星,好奇怪它俩为何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一星的那个手臂上,好像还有一道伤痕,十字形伤痕!”小阮诧异道。

    变异体身上是不会有伤痕的,因为再生太容易,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我陡然惊呼,不顾一切的想要靠近,想要看的更清楚些。

    十字形的伤痕,是艾伦李?他竟和最强的变异体待在一起?

    而且,他和那个最强的八星变异体,竟长得一模一样,宛如双胞胎……

    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