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:真空刀刃风暴,变异体之王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所谓的人海战术,听起来很壮观,但说白了就是用命去填坑。

    仅仅几秒钟,我已数不清有多少金属种被那股刀刃风暴扯碎了生命。

    有些根本尚未靠近,却……嗡嗡嗡,风暴似乎仍在提升频率,我陡然发现,那风暴周围的空气已不再是撕裂,而是消失!

    于是,吸力诞生了,我不知道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,竟能在身体周围制造真空状态,将那些金属种强行吸到自己身边,然后!

    吸过来一个,消失一个,依旧真空,再吸再消失,这根本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杀戮循环。

    八星的变异体,实力和七星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就像有一道鸿沟!

    不迈过那道鸿沟,已经很强了,但迈过那道鸿沟,就会强的惊天动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之前,我还担心艾伦李的安危,毕竟他只有一星,和那个双胞胎在一起的话,应该帮不上啥忙,反而会形成拖累吧?

    不,我想错了。

    那个八星的家伙,几乎用风暴完全裹住了艾伦李,护着他,绝不会伤到分毫,而艾伦李也并不是在打酱油,同样挥舞着双手长刀。

    他弄到沸金属了?应该是八星帮他搞定的,感觉八星就像哥哥,艾伦李就像弟弟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一会,突然明白他们联手的原因了,那八星制造的刀刃风暴并不能做到完全密不透风,而艾伦李,哪怕他挥出的刀光很弱,却恰好弥补了所有空隙。

    其实没有艾伦李,这真空刀刃风暴是无法形成的,并不仅仅是实力问题,而是一个人的感官始终有缺陷,视觉听觉嗅觉触觉,都无法完全照顾到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但两个人就截然不同了,彼此辅助彼此弥补。

    我又看了一会,突然发现这股真空刀刃风暴,关键并不在八星,而是艾伦李,换成任何人进入那风暴之中,都无法和八星配合的天衣无缝!

    因为两个不同的家伙,思维毕竟有差异,就算变异体思维很弱,战斗本能也会有差异。

    可艾伦李和那个八星,就仿佛在共用一个大脑,仿佛彼此的心灵紧紧相连!

    一个制造出风暴,另一个堵死风暴中的所有空隙,这才是真正的强大,无论力量还是技巧,全部登上巅峰般的强大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幕,我眼神竟有些痴了,只因为艾伦李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是这世上最了不起的家伙!”我声音颤抖道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那怪物?”声音从背后响起,是王行健。

    我有些愕然,其实刚刚感染后,是必须休息一段时间才能站起来的,就像我曾经的经历,至少睡了两小时才踉跄起身,可王行健……

    铁血雇佣兵!我只能想到这几个字,哪怕他痛的浑身发抖,依旧咬牙站在了我身后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怪物,他是这世上最最了不起的变态。”我微笑点头道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放逐世界,包括那八星,和艾伦李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,但我突然觉得,艾伦李被放逐简直就是天意。

    他总说我是团队中的王,但其实,他才是吧?

    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只是连那些放逐他的黑衣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又或者,他本身并没有特殊的地方,只有和那八星待在一起的时候,才能成为真正的王,变异体之王!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,我就想为他们喝彩,为了艾伦李,这个我来到放逐世界后,第一个朋友而喝彩,许是那声音太过兴奋太过高亢,陡然间!

    山坡上,几乎所有的变异体都发出咆哮,为了场中那无可匹敌的王。

    反观金属种,颓势立现,哪怕它们依旧在用人海战术,死死压制着山坡上的变异体,但它们却无法逾越甚至无法靠近那股真空刀刃风暴。

    天空中,竟浮现出一抹淡金,那已不知道是有多少金属种被斩杀,漫天的淡金色血雨,已完全改变了天空,甚至大地的颜色。

    守得住!只要那八星和艾伦李联手,我们就绝对能守得住!

    可惜我这个想法刚刚浮现,场中,那真空刀刃风暴陡然一颤,突然朝远方席卷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去哪?力量耗尽了?想要逃?”王行健愕然道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“快看巢穴!”小阮的尖叫声响起,我本能扭头,看到一些金属种急速朝远处扑了过去,那是变异体的巢穴,那是之前我们待过的小山洞,那是……偷袭?

    我不知道巢穴究竟有什么重要的,只发现八星和艾伦李突然像着了魔般往那边冲,包括山坡上所有的变异体,都仿佛发了狂一般,对着巢穴方向发出了咆吼。

    王行健刚刚还在问我,变异体为何要守护我们的出生点,我的答案是……不知道!

    现在,我又多了个不知道,难道变异体想守护的地点还不止一个?

    出生点必须守住,巢穴也必须守住,缺一不可,但那巢穴里啥也没有吧?

    我曾从头走到尾,除了山洞还是山洞,甚至小阮在里面住了一个多月,啥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山洞是空的,山洞里连家具都没有,为什么要守?

    甚至那里面,本就有一些实力较弱的变异体守着,八星为何还要赶回去?

    我无法理解的事情又多了一件,同时,我已来不及思考其中的关键了,因为就在八星冲出战场的瞬间,轰,天似乎崩塌了!

    那是金属种的潮水陡然加倍了攻击频率,仿佛疯了一般,想借着八星不在的空档,占领整座山坡,杀尽山坡上所有的变异体。

    “这些金属怪物,是在诱敌!是故意要将最强的敌人引走!”王行健嘶吼道。

    他是雇佣兵,他对这些战略思维太了解,如果真想攻击巢穴的话,最起码得分兵一半吧?可偷袭那方向的金属种只有寥寥十几只。

    “重兵攻打山坡,假意偷袭巢穴,怪物竟也这么聪明?”王行健愕然道。

    是的,金属种很聪明,更狡猾到变态,反观变异体的单纯……

    我们没时间发牢骚了,金属种的潮水正疯狂往山坡上涌,距离老远我们就感觉到了那股扑面而来的压力,小阮紧张的抱着我,王行健也狂擦冷汗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两人同时问我,但我哪里知道?

    “死守,不管怎么说,帮变异体守住这山坡,我们才能活下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我就扑向了战场,我知道自己的实力还很弱,但生死关头……

    力量,再一次融入手臂之中,我想启动双手长刀,可剧痛,瞬间就充斥了手臂,那沸金属和骨髓的摩擦,我痛的仰天嘶吼,脚步踉跄。

    迎面,有两只金属种扑了过来,小阮发疯般拦下了其中一只,但面对着另一只,我感觉自己连手臂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王行健冲了上去,抬枪就射,还挥舞着一把军刺,可这些武器对金属种是毫无用处的,他只能挥拳砸,抬脚踹,但他才刚刚感染,实力一星都不星……

    “退开,让我来!”我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,长出来啊!”我嘶吼道。

    双臂,高举过头,那一股濒死的压力,那一刻心中的强烈期盼!

    手臂,咯吱吱的扭曲了,我痛的眼前发黑,连手臂变成了什么形状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但那一声咆哮,同时有两道淡金色光晕浮现,呈十字形狂斩向敌人。

    我做到了,甭管是刀枪剑戟斧岳钩叉,我终归是将手臂凝结成了武器,虽然……

    很久之后,王行健才告诉我,我第一次凝结出的这两把武器,啥也不是,丑暴了!

    金属种同样举起了双手长刀在格挡,我的力量不如它,导致我手中的武器威力也不如它,但还有王行健,身手敏捷的绕到敌人身边,猛一记侧踹!

    砰,金属种表情僵了僵,它知道王行健的实力很渣,它根本看不起这刚刚感染还一星不星的雇佣兵,但它想不到自己的腰肢竟被踹到扭曲,险些连身形都无法维持。

    “蓄力,有空教你!”王行健朝我笑道。

    蓄力,将所有力量集中在一点爆发,就像用钢针去刺穿一面宽厚的盾牌,这是王行健在做雇佣兵时,在无数次弹尽粮绝后的肉搏战中,所磨砺出来的专属技能。

    蓄力,仅仅一次侧踹,那金属种的腰部就仿佛崩塌了,我借势猛一咬牙,沸金属双臂不顾一切的朝下斩去,压去,砸去!

    轰,那金属种的双肩竟被我砸塌了,火花乱溅,那金属种不由自主的朝后倒去。

    王行健又到了,又一次蓄力侧踹,那金属种竟被踹的腾空,又像断线风筝般朝山下飞去。

    那一击,是我和王行健第一次联手,那一击之后,我们双掌互击,哈哈傻笑。

    虽然我双臂痛的咬牙切齿,虽然王行健被我的沸金属手掌险些拍折了手腕……

    然而,我们笑的太早了,我们费尽艰辛才联手击退了一只,还没能杀死,而山下又有多少金属种正扑上来,几千?几万?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冷兵器战争是怎样的了,就是你只要松懈一秒,就会被那潮水撕成碎片,践踏成肉泥,就是你每一秒都要豁出命去拼,还要持续几小时,甚至可能是几天几夜!

    精神高度集中的拼杀几天几夜,这种战斗已不能说残酷,而是折磨,甚至绝望了。

    可我们为了活下去……

    面前,又有两只金属种扑了上来,我和王行健微微色变,小阮还无法战胜之前的对手,根本帮不了我们,一对一,我们不可能赢吧?

    不,是三对二!

    “小子,如果最终发现你骗了我,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。”

    是曹轩,带着那刚刚感染后的愤怒心情,手中的匕首气势如虹!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