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:在绝望中求生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我并不怕曹轩报复,因为我说的全都是实话,连一句谎言都没有。

    哥是个实诚人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曹轩做出这个决定很艰难,这家伙尚未出手就已浑身是伤,因为那些变异体发现他没有被感染,立刻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和变异体都是怪物,但用我的血感染,你至少还能保持人类的思维,如果被变异体感染的话,你就连思维都得被病毒吞噬,变成彻头彻尾的怪物了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句话,逼得曹轩最终将针筒刺进了胸膛,恨得仰天嘶吼。

    我也恨,不得不被感染,不得不被放逐,不得不和如海如潮的怪物做生死搏杀!

    哥的人生,真特么苦逼不解释!

    但同时我又有些小激动,终于又多了一名同伴,终于能再次和同伴联手抗敌,肩并肩的拼杀,背靠背的搏斗。

    这些事,曾经身为普通人的我,根本不可能经历。

    曾经做过最刺激的事,就是和几个哥们在寝室里打lol团战,边打边吆喝,边打边骂街,某种无法形容的爽快。

    但那一刻的我,根本想不到自己这一生,能够经历一场真真正正的团战。

    在鲜血中迈步,在生死中拼搏,在绝望中杀出生路!

    “谢谢!”我朝曹轩笑了笑,杀手茫然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不是谢他最终相信了,而是谢他,也谢王行健,给了我一次毕生难忘的经历。

    两只金属种扑来,我和王行健咬牙挡住了其中一只,不约而同将另一只留给了杀手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一点都不担心曹轩,这家伙的战斗素质太变态,哪怕才刚刚感染一星不星,我也坚信他不会输给怪物。

    果然,曹轩消失了,场中只剩下虚影,围着那金属种不断的转圈,又陡然袭向后背。

    金属种想躲,哪怕曹轩用的只是一把匕首,但躲避攻击是生物本能,但它只要一躲……

    追影,曹轩的绝杀!

    我发现曹轩的战斗很奇怪,他就是希望敌人躲避,逼迫敌人躲避,然后用追影牢牢锁住敌人的死角,敌人如果不躲,他反而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。

    场中,那一道淡金色四处乱窜,但身后却影随形,仿佛曹轩就是它的影子!

    人要如何变成别人的影子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人绝对躲不开自己的影子,那金属种怪叫连连,感觉都快被逼疯了。

    可它一疯,曹轩的攻击就发动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家伙,战斗的技巧是一绝,在战斗中逼疯对手的意志,也是一绝。”

    这是王行健对曹轩的评价,我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那一道幽暗的刀光,仿佛虚影般的刀光,猛切金属种的脖颈,虽然金属种根本不怕匕首,但!曹轩的左手紧随其后,压在匕首的背面,切进了金属种的脖子。

    除了沸金属和人的身体外,任何攻击对金属种都无效,就像切进了液体中,刀光消失液体就会恢复如初,这特性简直无解!

    然而谁也想不到的,曹轩就是借用了这个特性,他竟一眼就看出了金属种的弱点。

    刀刃在前,切开液体,手掌在后,阻止液体的恢复,那一道幽暗闪过之后,金属种的身体和脑袋竟分了家,竟被曹轩切掉了头颅!

    一记侧踹,金属种的身躯踉跄后退,而头颅,已被曹轩拎在了手中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金属种是液体,金属种是很难杀死的,哪怕头颅被砍掉都没用,除非像晴之前那样,用疯狂的刀刃风暴将金属种彻底撕碎,同时毁掉它们的能量核心。

    可曹轩根本不需要杀死金属种,他突然做了件让我们目瞪口呆的事,拎着金属种的脑袋,这货扭头就跑!

    下一幕,搞笑的让我们难以置信,那金属种的无头身躯张牙舞爪,反追曹轩去了……

    曹轩速度很快,曹轩会杀手潜行,曹轩的虚影在场中一阵乱窜,几秒就甩掉了那只金属种的无头身躯,然后他又做了一件让我们崩溃的事。

    匕首,在地上挖了个坑,他把金属种的脑袋埋了进去!

    这货究竟是怎么想到的?思维之奇葩,战斗方式之诡异,我和王行健都懵了,那金属种的无头身躯更懵了,它的头被埋了?它的身体怎么办?

    曹轩管它去死,吹着口哨又去找第二只金属种了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,山坡上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坑,里面埋着很多莫名其妙的脑袋……

    可惜,这只是一场小插曲,短暂的搞笑之后,紧随其后的就是绝望。

    金属种攻上山坡了,越来越多的敌人,压迫感简直让我们发狂,哪怕变异体正拼命死守,可那逐渐收缩的阵型。

    八星和艾伦李始终没回来,它们已解决掉了那几只偷袭巢穴的金属种,但很快,又有几只金属种扑了过去,并不死战,只是引诱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战斗,八星和艾伦李就像被骨头勾引的宠物狗般,疲于奔命,因为变异体那可怜的思维和智慧……

    山坡上,我看着这一幕,恨得牙根都痒痒,如果我能帮他们思考就好了,但无论我怎么大声呼喊,艾伦李都毫无回应,可惜,这家伙身为人类时那么聪明!

    他们不在,重担就全部压在了其余实力不强的变异体身上,哪怕其中还有几只六星七星的家伙,但那股无可匹敌的真空刀刃风暴,再也无法重现。

    那天的战斗,绝望的让人崩溃,战斗开始之初,战场上大约有两百只变异体,但很快,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了。

    一只只被金属种潮水像叠罗汉一般的压着,一只只被撕扯砍碎成肉泥。

    那天,我感觉时间过的特别漫长,当曹轩埋掉第七个金属种的脑袋后,当我和王行健联手击退第十一个金属种后……

    “还要拼多久?”两人异口同声的问我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,这座山坡的颜色本是灰暗中泛黄,但此刻,脚下已一片血红,几乎每一步,我们都践踏在鲜血和碎肉中。

    曹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他的实力很强,但似乎并不习惯持久战。

    王行健的子弹早就打光了,军刺也磨断了,至于我……望着自己的沸金属手臂,我不知道那还是不是手臂,又或者是两块被磨成渣的废铜烂铁。

    振奋人心的喊杀声,从逐渐萎靡,到消失不见,山坡上竟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寂静,哪怕战斗仍旧在继续,但谁也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。

    强如王行健都跪坐在了地上,体力耗尽,绝望的瞪视着天空,他经历过很多次生死之战,却从未有过如此的艰难。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小阮踉跄着步伐走来,从地上拾起了两颗红色珠子递给我,是内核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山坡上有很多内核,每隔一段距离,就成堆成堆的摆放着,小阮说,这是变异体的某种生存习性,它们在捕猎时总喜欢多储备一些,然后……

    因为每一次和金属种开战,都旷日持久,在绝望中求生的,如果没有内核的能量支持,变异体再强也支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接过内核,我默默的吞入口中,感觉着能量在复苏,但身体的疲惫呢?那昏昏欲睡和逐渐崩溃的意志力呢?

    没办法,我们只能继续撑下去,活下去,哪怕再多一分一秒也好。

    王行健说,这座山坡就像地狱中的修罗斗场,那永远不会结束的厮杀……

    幸好,每攻打几波,金属种就会暂时退却,重新组织攻势,我们也就能借机休息一会了。

    刚刚坐下,我就感觉到了那疲惫感如海如潮,更仿佛山崩地裂般压垮了我,小阮就趴在我身边,小身子蜷缩在我怀里。

    我想安慰她几句,再多撑一会,或许我们就有活路了,可我连手指都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有活路么?其实这一刻,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了。

    山坡上,到处都是尸骸,不,应该说是那些精疲力竭,如尸骸般一动不动的变异体。

    “它们为何要拼到这一步?”王行健本能问我,我茫然摇头。

    我们拼,是为了活下去,但变异体明明有突围的实力,只要聚集起来,就能像一把尖刀般刺穿金属种的阵型,只要它们愿意舍弃这山坡,但可惜,没有一只变异体这么做。

    在绝望中拼搏,在绝望中死去,我痴痴的看着它们,表情迷惘。

    山下,金属种那咯吱吱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,山坡上,一个个仿佛行尸走肉的身影本能站起,举起双手长刀。

    其实每一次金属种退却,我都觉得变异体死光了,但每一次金属种再次攻上来,那些身影就会义无反顾的阻拦上去,一个个,一只只,就像孱弱的水滴,逐渐汇聚成河。

    哪怕那漆黑且闪亮的眸子,已变得灰暗无比,哪怕那满脸的血污,那崩碎的骨骼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拼得动么?”我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拼不动了,老子已经死了,别特么和死尸说话!”

    那是曹轩的吆喝声,我和王行健咧嘴微笑,只是笑容那么苦。

    是啊,我也觉得自己死了,但那尸骸依旧如机械般站了起来,迎向了一只张牙舞爪的金属种,其实我倒宁愿自己死了,那样就终于可以休息了。

    天空中,突然浮现出一丝光亮,是曙光?

    不,只是天亮了。

    可我连天何时黑的都不知道,不知不觉间,竟已一天一夜了?

    我愕然瞪视着天空,又苦笑着俯瞰大地,一天一夜啊,我已数不清自己拼斗了多少敌人,我只是默默数着自己吞下的内核数量,第一百一十八颗了!

    一星的我,吞三颗就会撑死,却已吞了一百一十八颗,那不断的恢复,又不断的消耗。

    胸口,浮现出了第二颗星星的图案,虽然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绝望仍旧在继续,生路始终没能杀出。

    “我想家了,我想爸妈爷奶了。”小阮泣声道。

    我默默点头,紧紧搂着她,迈步踏入了战场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