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:目标,金属种背后的秘密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荒野中,一只金属种正四处溜达着。

    金属种会本能巡视自己的领地,不允许任何变异体踏入,但说来奇怪,它们只戒备变异体,对那些丧尸兽或巨型虫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反之也一样,哪怕金属种走到丧尸兽和巨型虫的身边,这些怪物也不会攻击它们,因为它们是金属?所以吃不下去?

    可金属种不攻击其他怪物的原因……我有些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,这些怪物就是金属种制造的?a病毒的制造者就是金属种?”

    曹轩一语道出了关键,我目瞪口呆,因为曹轩的精明,也因为这答案的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迈步,曹轩朝那只金属种走了过去,当然覆盖着浑身的冰块。

    经过上一战,金属种的数量已明显减少,偌大的荒野上就这么零星一只,虽然我不知道它们如何能在一月左右就繁衍出极多的同伴,开启下一战,但!此刻是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五米,曹轩突然前冲,又陡然后退,那金属种明显吃了一惊,刀光立刻暴起,可惜。

    皱着眉,金属种似乎在怀疑自己的感觉出错了,为何没有砍到对手?

    五米,金属种对周围空气的震颤感觉,只能延伸到五米范围,再远,它们就必须用热能感应判断对手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就是用这个方法,曹轩不断的进入五米范围,又不断的急速后退,竟引着那金属种慢慢朝我们靠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!”王行健在我耳边低声道,我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关键不在我,而在八星,这家伙正跟着我们。

    其实它现在并不需要出手,可那金属种刚刚靠近,它就紧张的不断想要扑起,我连忙死死按着它,还不够近,再等一等!

    小阮说,八星似乎很忙碌,作为变异体之王,它好像要负责整个种族的安全问题,还有很多生存发展的问题,所以经常忙的见不着人。

    但此刻,那些问题却交给了双子星的艾伦李,它们似乎并不需要彼此沟通,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它们可以联手抗敌,也可以分工合作。

    真是方便啊,如果哪天,我也能遇到一只双子星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金属种已越来越近,我按着蠢蠢欲动的八星,又急速扭曲着沸金属手臂,一块岩石的后面,那斩马刀已超过了三米长度。

    成败与否在此一击,突然,曹轩动了!

    身上的冰块全部抛弃,那一刻的曹轩就像个火球般,立刻暴露在了金属种的热能感应下,完全是出自本能,金属种不顾一切的扑向了他。

    曹轩在后退,他比金属种灵活,但绝对速度的话,一星的他并不强于金属种,只能……

    “出手!”曹轩猛地一声嘶吼,我动了,王行健也动了。

    全身覆盖着冰块,王行健急速跃到了那只金属种的身后,五米范围,抬脚就踹。

    金属种根本来不及反应,距离太短,出手也太快,它被踹的一阵踉跄,方向直朝我。

    嗡!那是一道璀璨的刀光,从岩石的后面炸开,那液体从岩石两侧流淌了过去,又在金属种身前瞬间凝结成斩马刀形态,咔的一声劈中。

    完全无视攻击速度,完全无视战斗技巧,我将全部精力都灌注在了这一击的威力上,其他问题全部交给曹轩和王行健搞定,这就是配合!

    这一刀,几乎摧枯拉朽,这一刀,从金属种的腰部劈入,咔的粉碎,又从后背惯出,那完全被一分为二的身躯。

    曹轩再一次动了,对着那金属种被斩断的下半身,一通猛踹,王行健如法炮制,竟逼得那下半身往后一连踉跄了七八米,至于上半身!

    咔咔咔,我双臂的斩马刀急速扭曲,再一次改变形态,人手的形态,一把抓住了那只金属种的脖子,倒拖!

    “行了,跑!”我大吼道,曹轩和王行健立刻扭头跟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战术,我们很难活捉一只形态完整的金属种,但如果只有上半身,连跑都跑不了,连挣扎都艰难的话……

    至于那下半身嘛,我放开了对八星的压制,它扑上去了,刀刃风暴启动,瞬间斩碎。

    拎着那半只金属种,我们在荒野中发足狂奔,因为这家伙的求救信号已经发出去了。

    但没关系,只要我们跑得足够快,再加上八星的断后,只要在金属种援军赶来前,退回到变异体的领地就行!

    虽然,八星并不能完全理解我们的战术,它还想扑上来斩碎这金属种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“别杀,这东西我还有用。”我本能呵斥道,八星怔了怔,眼中满是迷茫,却真的垂下了双手长刀,这家伙竟然真听我的,甚至比晴更加的……

    远处的荒野中,出现了一道道淡金色光晕,援军赶到了,虽然数量明显不如上一战之前,但依旧非常可观,八星望了望我,我用力点头,八星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就像你的宠物似得……”曹轩面露古怪道。

    我没时间回答他,我正拎着那金属种拼命挣扎的上半身,它本能想凝结出武器形态,可刚刚凝结我就一拳轰了过去,它还想凝结成刺猬形态,但!

    我不管,哪怕被它刺得浑身血洞,我也要把它活捉带走。

    咯吱吱,几乎每一秒,几乎每跑出一步,我的手都因为金属种的挣扎而扭曲变形,那就像两把钢锯在不断的撕扯彼此,就像两台齿轮机在互相撞击。

    手中,那火星疯狂四射,我咬牙苦撑,一步步的奔向领地边缘。

    终于,我冲了出去,哪怕只有一线距离,咬牙,我猛地将那金属种的上半身惯倒在了地上,呼呼喘息。

    “砍它,一点点的砍,揍它,一寸寸身躯的慢慢揍,别急着杀掉。”

    曹轩和王行健立刻扑上,我紧随其后将双手凝结成刀,那一道道在场中不断浮现的刀光剑影,说实话,我们很残忍,比碎尸万段都残忍,这完全就是一种酷刑的折磨。

    然而渐渐的,我表情严肃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它没有痛感神经!”

    当我们砍向金属种的身体时,它并不恐惧,甚至没有生物最基本的躲闪挣扎,只有当我们砍向它胸口的能量核心时,它才惧怕的发出怪叫。

    那不是痛感,而是死亡预感,它并不觉得痛,也不怕任何人伤害它,只是单纯不愿被毁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生命体该有的反应,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这家伙,应该没有生命,应该不是生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,是人为制造的,制造者是人?还是另一种怪物?”

    那一刻,我们齐齐扭头望向了身后,那金属种的领地中,我们看的不是那些和八星苦战的金属种,而是那遥远的方向,那座金属种的城市。

    “陈萧,我想去看看,你就陪我潜入一次吧!有八星在的话,我们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,就算被发现也有机会逃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陈萧,如果不找到答案,我吃都吃不好,睡都睡不着!”曹轩抱头呻吟道。

    是啊,我也会吃不好睡不着的,我只要一想到金属种背后还有操控者,心中就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爬似得。

    那些操控者,才是a病毒的制造者吧,造出了a病毒,变异了整个放逐世界的生物,又造出了金属种,扩张自己的势力,企图雄霸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那些操控者,和放逐我们的黑衣人有关么?

    “如果那些操控者就是放逐我们的黑衣人,那我可以肯定,这放逐世界就是个科技实验场,那些家伙想通过我们制造出最强的生化兵器!”曹轩如是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的话……”王行健皱眉补充道:“那我们就真的身在外星球了。”

    真好,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精明,一个比一个会分析,所以,我们不去挖掘秘密还等待什么?我怕死,我怕团灭,但我更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!

    咔,斩马刀直接没入了那只半身金属种的胸口,能量内核被瞬间挖出,我无视了那金属种最后的惨嚎,反正它没有生命,只是具机械,只是堆垃圾。

    “让小阮先同化沸金属,王行健和曹轩,你俩跟着我再去活捉几只!”

    我们扑向了八星所在的战场。

    “小阮同化完就立刻回去,这次的行动,你就不要跟着我们了!”

    终归要留下种子的,小阮毕竟是感染源,又是我们中唯一的女性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