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:突围,能量炮,暂别的决定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双腿满是鲜血,我痛的几近晕厥,在陷入沙子中的一瞬间,我就又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核心操控沙子?不,其实沙墙和沸金属,都是用同一种核心,只是使用的方法不同。

    用核心操控沸金属,再用沸金属的液体流入沙子里,由液体操控沙子!

    所以,金属种才会从沙子里流出来,所以,沙子才能凝结成墙壁形状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我们一进入城市就被发现了,那些沙墙就是由一只只金属种构成的。

    真了不起,这种诡异的外星科技,完全将我们困死在了这座菊花般的城市中。

    “逃,快想办法逃!”我呼呼的喘息着,一口口发疯般吞噬着内核。

    仅仅依靠八星的话,很难冲出去,它极强,但思维毕竟太弱,至于曹轩和王行健,他们也拥有沸金属武器了,但面对那无数只金属种的围攻……

    二十颗,三十颗,那身体仿佛蒸汽机的状态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四十颗,甚至五十颗!我发了狂的嘶吼着,手臂逐渐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我无法将手臂凝结成枪支,但仅仅模拟火炮形状还是可以的,那内核力量在体内不断膨胀挤压,那手就仿佛炮口,直指身后扑来的无数金属种

    “想办法引导体内的力量!”那是曹轩的提示。

    “陈萧你级别比我们高,所以你应该能感觉到,那内核力量就像液体在血管中流淌,抓住那感觉,引流然后释放!”那是王行健的指导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,但想要做到究竟有多难?毕竟我从未接触过所谓力量,我只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反观王行健,我已无法形容这家伙有多禽兽了。

    在他来到这世界之前,沸金属的使用仅限于冷兵器劈砍,无论是变异体还是金属种,都只会用这种方式战斗,但他来了之后!

    获得沸金属的第一时间,王行健就将手臂凝结成了管状物,没有锋利的刀刃,就一根淡金色管子,在攻击时……

    那一道淡金色的璀璨,没有轰鸣声,没有砰砰声,反而是一种奇怪的嗡声,就像风,就像气流,那威力并不强,毕竟王行健至此才刚刚二星。

    瞬间轰碎对手?不可能,但那金属种的胸口,依旧浮现出一个巨大窟窿,倒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内核能量炮!这就是他想教我使用的技巧,虽然他仅一击就身形摇晃,似乎消耗非常大,立刻就吞了颗内核补充力量。

    王行健无法像我这样无限吞噬内核,但他却用这种方法,吞一颗消耗一颗,永远不会撑暴自己,永远不会让a病毒过盛,同时,他几乎每攻击一次,就等于提升一次力量的上限。

    这家伙,厉害的简直难以形容!

    至于我……

    八星抱住了我,在场中左冲右突,可它冲不出去,当那些金属种围聚的仿佛海潮,当那些沙墙越来越高,足有百米,它连跃起来滑翔都困难无比了。

    甚至那些沙墙还咯吱吱的朝内弯曲,企图彻底淹没我们,我看的目呲欲裂,口中不断的吞噬,已经第五十颗内核了,只要能释放出能量炮……!

    来之前,为了稳妥起见,我让八星足足捕猎了百多只丧尸兽的内核带在身上,此刻刚好用上,体内的能量已充斥到沸腾状态,我只感觉身体竟由内而外的开始燃烧,发烫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咆吼声响起,我颤抖着举起双臂,一只手前伸指向那些沙墙,一只手朝后对准那些扑来的金属种。

    “放出去啊!”王行健喝道,可他竟……

    声音发不出来,仿佛那一刻的世界陷入了死寂,不!应该说完全被一股嗡嗡声所笼罩了,从我双手的炮口中释放,那就像两股飓风,就像两场龙卷风暴。

    左手,轰得一股风暴爆发,那风暴竟仿佛巨龙在咆吼,在场中翻滚盘旋,那些刚刚延伸到百米高度的沙墙,在一瞬间粉碎,虽然沸金属对沙子无效,但!

    操控沙墙的那些金属种,内核在一瞬间崩碎,连流淌出来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右手,风暴同样发动了,我刻意指向了那外星生物的位置,那一刻,它明显惊慌,拼命指挥着无数金属种挡在了自己身前,甚至收拢触手将自己裹成了一个球。

    今天,是我第一次遇到它,但它看向我的眼神,就像我们很熟悉似得,那眼神中还带着深深的惧怕感,似乎我曾用同样的招数攻击它,并且重创它!

    风暴轰射了出去,结果?我看不到了,那身躯几乎撕裂的疼痛感,那脑海中无法克制的眩晕感,我直接软倒在了八星的怀中。

    王行健的那一击,仅仅一颗内核就摇摇欲坠了,我这一击,通过无限吞噬的外挂,足足叠加了五十颗内核的能量,身躯怎可能承受?

    风暴发出去了,我却被那后坐力直接震晕,甚至震得浑身血管爆裂,鲜血犹如喷泉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我做到了,前方的沙墙倒塌,后方的金属种瞬间被轰碎数只,那外星生物一退再退,依旧被轰碎了几只触手,痛的惨嚎连连。

    那声音真诡异,就像火车和轮船上的汽笛!

    “借机,大家一起逃……”那是我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八星的双足扭曲了,呈弹簧状,但在跃起的最后一刻,它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它始终想干掉那外星生物,虽然不可能了,它又记得我晕过去之前说过,大家一起逃。

    所以,它扭头看了看曹轩和王行健。

    但谁也想不到的,曹轩和王行健已经逃了,但方向却和我截然相反!

    我是想往回冲,冲回变异体的领地,他们却是想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哦,其实陈萧和那个变异体,刚好可以为我们吸引敌人的注意力。”曹轩干笑道,王行健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决定好和我一起走了?”曹轩又道,王行健的表情很挣扎,但依旧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要走?他们不想回变异体领地了?想冲出去,前往更深更远的世界?

    我不明白,这些家伙究竟在想什么……

    但其实,今天在潜入这金属种的城市之前,他们就有过约定了。

    “兵哥,你觉得陈萧怎么样?”曹轩曾这么问过王行健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,聪明,思维敏捷,有担当,肯负责,对同伴也很好。”王行健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,对于他这种普通人来说,陈萧算是非常不错了,但可惜,他还是太小,太普通了。”曹轩深深叹息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走了,暂时性的,我不想再跟着陈萧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说我不和他做同伴了,想要抛弃他,而仅仅是暂时的,我想凭自己的本事,走的更远,走的更深入,对这个未知的放逐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发现?陈萧很胆小,他太怕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怕自己死,而是怕我们死,我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,但他做事太犹豫不决,其实我们早就可以活捉金属种,早就可以潜入金属种城市,但他一而再的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在害怕我们走向死路!”那一刻,曹轩的表情很郁闷。

    那一刻,王行健则望着天空,沉思许久才答道:“我知道他经历过什么!”

    我和王行健关系相对较好,所以我将很多事都告诉了他,比如……

    “陈萧曾遇到过一个很厉害的杀手,他很依赖他,但那杀手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萧曾遇到过一个很善良的黑人,对他很好,但那黑人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萧曾遇到过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他很爱她,但那女人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萧还遇到过一个很牛掰的医生,他很崇拜他,但那医生……变异后忘记陈萧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陈萧会害怕,是理所当然的。”王行健如是说。

    其实不止这样,其实我害怕的事还有更多,比如凯特在变异前逼迫我杀掉他,比如克鲁科夫在崩溃后发了狂的伤害同伴,我害怕的事情太多太多了,更有晴!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这样,陈萧才把自己给封印了!”曹轩一语即中。

    “他想待在变异体的领地,他觉得变异体可以保护我们大家,他甚至想建造一座房子,哈,这是标准的屌丝宅男心理,只要能躲在自己的小屋里,外面哪怕世界末日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又中了!

    “另外,陈萧很依赖我们……”曹轩又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他很有主见,思维又快,逻辑又合理,很多我们费尽艰辛才能想到并找到的秘密,他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关键!”

    “但他依旧很依赖我们,哪怕他知道的比我们多几倍,实力也更强一些!”

    “他甚至依赖小阮那个啥也不懂的傻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孩子的通病,总是依赖身边人,感觉没有小伙伴就根本活不下去,所以,陈萧依赖的并不是我们本身,而是那份伙伴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他怕我们死,怕团队崩溃,怕这放逐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,所以,他明明有很多事都想到了,却总是不敢去做,总是想要稳妥再稳妥。”

    全中!

    “你呢?你依赖同伴么?”曹轩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王行健摇了摇头,他需要同伴,但绝不依赖同伴,他曾在非洲丛林里独自活了一个月,和野兽为伍,和秃鹫一起吃动物的腐尸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依赖同伴,哈,我可是no1的职业杀手,有资格做我同伴的家伙,全世界都没有几个。”曹轩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和陈萧待在一起,会阻碍我在这放逐世界的发挥,和我待在一起,陈萧也很难成长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陈萧这小子,如果晚几年被放逐,绝对是个领袖级人物,只可惜他太小,大学还没毕业,从未踏足过社会,连真正的生存究竟是什么都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我们,别依赖我们,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磨练,哪怕他会因此遭受打击,但!一旦人类遭受的打击过大了,就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会成长?”王行健好奇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,会疯掉的。”曹轩干笑,王行健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其实疯掉也没什么不好,你和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都是个疯子,你在战场中不疯?我在杀人时不疯?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放逐世界,不疯一点是根本活不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此,曹轩选择了和我相反的方向,而对于此,王行健原本很挣扎,毕竟他答应过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,他很担心离开我后……

    “怕毛,有八星在,还有那无限吞噬内核的外挂,陈萧很安全,危险的反而是我们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哪怕大部分金属种都扑向了我和八星,但曹轩和王行健的面前,依旧围堵着不少,杀出条血路?这将是一场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但王行健还是选择了这条路,并非他不担心我了,也并非他更想和曹轩结伴,而是!

    “看看这是什么。”王行健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东西,丢给了曹轩,那是他之前在沙墙中,在淹没的沙土中发现的,那小东西很脏,只剩下半个了,但依旧能一眼看出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毛绒玩具?哈喽kitty?”曹轩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嗯,一个毛绒玩具,怎会出现在这?不可能是那些黑衣人丢来的,也不可能是放逐者带来的,那些黑衣人不会好心到,送我们一个玩具解闷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毛绒玩具,是放逐世界本就拥有的,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“冲出去,看看这世界究竟是哪,看看金属种的领地外面,还有些什么!”

    就因为这句话,王行健和曹轩发了狂的突围,冲向了他们心中的那个真相。

    在这场突围战中,王行健不知道受了多重的伤,双腿全断了,右手的能量炮完全粉碎,那一次次不断的喷发,震碎!

    “撑着点。”曹轩背起了他,舔舐着匕首上的淡金色液体,眼中满是凶狠和暴虐。

    撑下去,就能看到外面的世界,不要躲藏在变异体的领地了,那领地小的就像个巴掌,就像个龟壳,待在龟壳里的我们,是永远无法明白真相的。

    然而答案,竟完全出乎曹轩的预料,小阮曾告诉我们,变异体的领地很小,外面全部都是金属种的领地,可……

    金属种的领地居然也很小,仅仅是一个环形,围困着变异体的领地,再往外?什么也没有了,没有金属种,也没有变异体,除了荒野还是荒野。

    曹轩和王行健终于冲出去了,虽然最后一段路,他们几乎是在爬行。

    外面究竟有什么?我不知道,但他们终于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别动!”王行健突然嘶吼。

    曹轩吓了一跳,迈出的脚步竟不敢落下,金鸡独立般站在那,说不出的搞笑。

    王行健挣扎着爬过去,一巴掌拍开了他的脚,那脚下,有一朵正在含苞待放的小花。

    植物!这是我们在放逐世界第一次寻找到植物!

    捧着那朵小花,王行健愕然瞪视着曹轩,两人又突然发了狂的朝荒野中冲去,越来越远,越来越深入,哪怕脚步踉跄,哪怕浑身是血,也始终没有停下步伐。

    可突然,曹轩的身体僵住了,王行健猝不及防,一头撞在了他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曹轩指着远处瑟瑟发抖着,王行健本能望去,同样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路,水泥路!

    路面坑坑洼洼,仿佛被核弹肆掠过似得,路旁还有个半截掩埋在沙土中的广告牌,王行健扑上去了,那一刻,他的双手之颤抖。

    广告牌被挖了出来,沙土被擦去,那依稀能辨的字迹是!

    “沪杭高速,限速三十公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距离杭州十五公里,请慢行……”

    这里不是外星球,这里是地球,这里也不是放逐世界,这里就是我们的世界!

    但为什么?我们的世界会变成这样,世界末日了?

    不,世界末日不可能一天造就,艾伦李曾研究过自己的身体,我们从被黑衣人绑架到被放逐,中间昏迷的时间极为短暂。

    那么短的时间,世界不可能说毁灭就毁灭的,说末日就末日的!

    所以,或许我们应该换个角度考虑问题。

    当我们被放逐时,究竟跨越了多少时间的……距离?

    不仅仅是时间,也不仅仅是距离。

    而是时间的距离!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