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:我想回家,只想回家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有些话,曹轩不仅对王行健说过,也对我说过。

    “陈萧,我感觉你没有竭尽全力去探索这放逐世界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是的,因为我不想失去同伴,所以我尽量的避开危险,很少愿意以身犯险的去探索,同时,我的最大心愿绝非探索放逐世界,而是活着,找机会回家……

    我承认,我天真单纯甚至有些傻,我至今无法接受自己从一个普通的大学生,沦为了怪物般的放逐者,我舍不得爸妈,我舍不得自己世界的一切。

    我想回家,哪怕一辈子过着普通人的生活都好,哪怕穷,哪怕苦,至少要比待在这放逐世界,随时会没命要好!

    我依赖曹轩和王行健,我喜欢芙萝拉和卡卡鲁,我崇拜艾伦李,但这并不代表我完全接受了他们的身份,从骨子里,我始终觉得自己和他们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我不是囚犯,我不该被放逐,让我回去吧,求求你们……

    我变成怪物了,但我可以一辈子不伤害他人,我可以发誓,永远不再使用内核的能量!

    他们不信?可以去问问我曾经的同学和老师,我陈萧究竟是个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我只是个人畜无害的屌丝宅男,曾经连杀只鸡都不敢,又怎会去伤害人?

    只要让我回去,我就封印掉曾经来过放逐世界的这段记忆,只要让我回家……

    所以,这一批新的放逐者,就是我全部的希望,哪怕死,我都要完完整整的保住他们。

    两只变异体分左右企图绕过小阮,我毫不犹豫的拦了上去,咯吱吱,双手长刀在扭曲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伤害你们,但,决不允许再靠近他们了!”我咬牙嘶吼道。

    变异体听不懂我的话,但很幸运,我正背着八星,它是变异体之王。

    八星同样听不懂我的话,但当我扭回头,用那满是坚持又满是哀求的眼神望着它时……

    我感觉,八星可能有那么一点点思维,比其他的变异体要多,是因为它曾经很聪明?还是因为它的级别最高,思维逐渐恢复中?

    随便吧,总之,它发出了一声咆吼,那些变异体本能后退。

    我长吁了一口气,接下来,就是这些放逐者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扭回头,我尚未开口就直接一记劈砍,示威!

    沸金属长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气浪,甚至能量的波纹,那些放逐者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想活,还是想死!”我冷冷的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我从未如此冷酷甚至凶神恶煞过,那怕是面对曹轩和王行健,我也只说明情况,由他们自己选择是否被感染,但想通这些人是我所有的希望后……

    对不起,他们必须被我感染,没有选择权!

    “你是人类?”一名白人壮汉望着我,说的是英语,我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鬼的人类啊,看看他的腿!”又一名放逐者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别听他废话,也别信那小丫头,快点开枪干掉他们啊,他们和这些怪物铁定是一伙的,只是外貌不同罢了,你没看他还背着个怪物嘛!”

    真是愚蠢,我咧嘴笑了笑,虽然曾经的我,很理解这份愚蠢,因为我刚来时也和他们一样,甚至那会如果我们不蠢,芙萝拉就不会死了。

    但今天,我懒得去理解他们的想法,直接抓向那名白人壮汉手中的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,他开枪了,我身子一阵摇晃,却依旧在笑。

    咔嚓,那人的手腕被我整个掰断,痛的仰天嘶吼,枪已到了我手中。

    “开枪?杀我?你们这群蠢货是在做梦么?”我把玩着手枪,突然对准了自己的胸口,又猛地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子弹贯穿了胸膛,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,可我仅仅吞噬了一颗丧尸兽的内核,那血洞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生,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甚至那子弹还被收紧的肌肉给强行挤压了出来,十名放逐者齐齐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想活,还是想死,我不会再问第三遍了!”

    “被我感染,你们就会变得和我一样,被那些怪物感染,你们就会变得和它们一样,这选择很容易做的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们没有其他的选择,因为不被感染就立刻会死,与其让你们被其他怪物杀死吃掉,不如我现在就干掉你们!”我咬牙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手枪已对准了他们,那些放逐者惊得本能抬枪,可惜,谁也不敢扣动扳机,他们能看得出,子弹对我几乎无效,也能看得出,我的沸金属长刀可以轻易干掉他们。

    啪嗒,一个针筒丢在了地上,装着我刚刚抽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咔嚓,手枪对准了那名白人壮汉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给你三秒钟做选择!”我表情阴冷道。

    怒火,几乎充斥了他的整张脸,还有不甘,白人壮汉仰天嘶吼,但……

    别怪我,我现在的心情很烦躁,曹轩和王行健走了,小阮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丫头,我又一次背负了所有的责任,而他们则背负了我回家的希望。

    别怪我,只要注射进去,只要痛一痛,大家就会知道我没有恶意了。

    三秒到了,白人壮汉瑟瑟发抖的捡起了针筒,我满意点头,扭头走向了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砰,一颗子弹射在了我身上,还有一把匕首急速切向了我的脖颈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,枪伤迅速再生,至于那匕首,除非他的实力比曹轩更强,否则绝对杀不掉我。

    匕首刚刚切入就被颈骨卡住了,那人愕然瞪视着我,我撇了撇嘴,反手直接将针筒刺进了他的脖子,病毒注入,那人痛的满地打滚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在哭,是个黄种人,还是个挺漂亮的女人,她看着我的眼神满是哀求,可我依旧举起了针筒,她几乎崩溃,突然摸出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!

    咔,她的手骨碎了,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,针筒紧随其后的刺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刚才说谎了,你们连死掉的权力都没有!”我语气阴冷道,那女人愕然瞪视着我,软软倒下。

    “停下!”一声尖叫从身后响起,小阮一把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陈萧你这是怎么了?今天的你好奇怪,至少先对他们说明情况啊!”

    是啊,我也觉得自己好奇怪,凶神恶煞到仿佛不是陈萧了,完全不顾他们的感受。

    因为曹轩和王行健的离开,让我打击很大?

    因为那些变异体虎视眈眈,就算我不感染他们,变异体也会感染?

    不,一切都是借口,我单纯只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我想回家,那个念头刚刚浮现,我就再也无法克制心中的欲望了,我什么都不想管了,只想回家,什么外星怪物,什么放逐者,和我有个屁的关系?

    在这里,我每一天都在经历生死,巨型虫的杀戮,金属种的进攻,还有之前侦查金属种的城市,几乎每一次我都拼到濒死。

    我不是杀手也不是雇佣兵,我一点都不享受那些恐怖的战斗,我只想普普通通平平静静的生活,玩玩网游,看看电影,找几个哥们吹牛打屁,对漂亮妹纸的背影吹吹口哨啥的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退回去!”小阮怒吼。

    “我来解释情况,我来感染他们,陈萧你帮我拦住那些变异体就好。”少女愤怒道。

    第一次,小阮对我的态度极其恶劣,就像只炸了毛的小猫咪。

    因为,我太过份了?

    或许是吧,但我真的什么都不想管了,只想着如何回去,只想着如何把这些经历告诉爸妈,扑到他们怀中诉苦,然后永远忘记这些天来的经历。

    至今,我来到放逐世界还不满二十天,这二十天,就当作我人生中的一场噩梦吧。

    那天,小阮一把推开了我,耐心解释着整件事,那些放逐者并不完全相信,但看到之前感染的两人最终站起来后……

    “陈萧也是为了你们好,只是今天他的心情很糟,态度有些差。”少女替我辩解道。

    其实小阮不用这么做的,只要能回家,我和这些家伙就再无瓜葛,他们继续坐牢,我继续嗨嗨皮皮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是小阮,如果能够回去的话,她也会继续坐牢吧?

    那天,小阮最终感染了所有放逐者,完完整整的十个人,因为我又使了个坏,悄悄放了只变异体过去,突然袭击!

    当那变异体的尾刺轰向他们,当其中一名放逐者的脖子距离尾刺只有三公分,当我一把抓住那尾刺,那些放逐者吓得几乎崩溃,再不犹豫,一把抓向了小阮递给他们的针筒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满意的笑了笑,感觉自己有点坏坏的。

    可小阮却双眉紧皱。

    “陈萧,你今天真不对劲,你以前一直是最关心同伴的,但现在……好像他们不是你未来的同伴,只是你的部下,甚至是工具!”

    是啊,他们只是我想要回家的工具,不是同伴。

    当然,这想法我并没有告诉小阮。

    只要噩梦苏醒,噩梦中的一切我都会忘记,包括事,也包括人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