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:疯掉了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幽暗天堂并不知道自己体内有炸弹,罗宁只是在出发前,曾告诉他们这里有怪物,有病毒,所以得在体内植入一些解药和抗体,然而!

    幽暗天堂只剩下两人还能站着,看着那些没咽气的同伴一个个化为火云,其中一人恨得发了狂,不顾一切的扑向罗宁,可他尚未扑到就……

    轰!那最后的灿烂,尸骸连渣都没有剩下,鲜血直接蒸发成雾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哟,这些放逐者是绝不可以回去的。”罗宁冷笑道。

    他的后招有很多,每一名幽暗天堂的雇佣兵体内都有微型炸弹,引爆的方式还不止一种,遥控器只是其中之一,另一个是……

    只要罗宁的心脏停止跳动,那九人体内的炸弹就会全部爆炸,那威力足以毁掉整座临时基地,甚至空间之门,那火云足以延伸出去数十米远。

    所以他是绝不会死,也绝不能死的!

    这次进入放逐世界,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极为重要,无论是罗宁还是科技局的其他高层,都必须保证万无一失,只是,这行为太过残酷了。

    火云中,曹轩退了出去,再也无法追击,王行健更是被烧得惨叫连连,他不顾一切的想凭借防御力冲过火云,干掉罗宁,可他连对方的身影在哪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漫天满地都是火光,都是那疯狂的爆炸。

    火光中,不止是他们和那些黑衣人,还有个之前就倒下的安以琳,火云刚刚出现,女人就吓傻了,她没有防御力,她更无法逃离!

    但一只手,突然抓住了女人的衣领,倒着扔了出去,女人在空中几乎泪崩,本能想要道谢,那一句陈萧……谢!

    但安以琳不明白,为何我唯独救了她?因为她最需要援救?因为曹轩和王行健一定能照顾好自己?其实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在救她前,我傻呆呆的站在那,救完她后,我依旧傻呆呆的站在那,看了看自己的手,我做过什么?我似乎连思考都没有,某些举动就是本能。

    更有!安以琳突然感觉不对劲,某人的出手太快,时间也太准,火云刚刚出现在场中,她就已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曹轩够快了,可就连他也被烧焦了头发,但安以琳……女人毫发未伤,她只感觉火云扑面而来,接着就急速远去,连碰都没碰到她一下。

    比曹轩更快?不,那动作不算快,只是发动的时机,竟是在罗宁引爆炸弹之前!

    似乎,我知道罗宁会引爆炸弹,但却,我连思考都没有,此刻的我根本就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一切,都只出自于某种匪夷所思的本能……

    火云中,罗宁退了回去,他本就距离空间之门很近,几步就迈了过去,曹轩和王行健恨得狂吼,却再也无法阻止他。

    最后一刻,罗宁按下了门侧的某些装置,那门上的水色波纹立刻收缩,紧接着,他就狞笑着迈出了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门要关了,除了他,谁也走不掉了!

    可就在那最后一刻,就是那最后一步,罗宁突然感觉脚脖子一阵剧痛,似乎有什么东西刺中了他的脚踝。

    这同样的匪夷所思,如果罗宁没有迈出那一步,是不会被刺中的,但某人似乎知道他会迈步,甚至知道他会往何处落脚。

    罗宁本能扭头,表情僵在了脸上,他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“陈萧!你敢对我出手?你就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火光中,我依旧傻站在那,望着自己的手,我出手了么?我竟不知道!

    只是那一刻,我的表情很奇怪,眼睛早已漆黑到深邃,更有那脸部肌肉的扭曲,似乎正在对罗宁笑,那眼睛弯成了月芽,那嘴角勾起的弧度极为夸张。

    那诡异的笑,罗宁一生都没有忘记,他不懂我为何要笑,还笑的这么扭曲。

    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懂,我笑了么?我并不想笑的,而且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只能做出这一个表情,又或者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曹轩看到了我的表情,眼珠子瞪得老大,那惊呼声几近呻吟。

    “哈,这表情我太喜欢了,这表情我太熟悉了!”

    杀手疯了?不,他只是想起了自己年少时的情景,那是杀手集团曾经的特训,将二十个少年丢进竞技场,只允许一个人活着走出来。

    最终,走出来的就是曹轩,最终,他脸上挂着的笑容,和我此刻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疯一点才好,疯一点才有趣,哈,我看好你哟!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应该感觉到了吧?自己开始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我真是好奇啊,你究竟是什么类型的呢?”

    火云逐渐消散,罗宁最终还是退了出去,一头栽了出去,那莫名其妙的出手,并没有杀死他,又或者我本就没想要杀他。

    空间之门关闭了,我依旧站在那痴痴的看着,小阮回不来了,我也回不去了,那一刻的心……好奇怪,完全没有感觉,大脑当机中。

    空间之门的另一侧,是一座巨大的基地,罗宁刚刚出现就一头栽倒,呼呼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几名身穿制服的科技局部下连忙扶起了他,却表情齐齐一僵。

    “罗宁先生你的脚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罗宁本能低头,他感觉脚踝上可能中了枪,又或是一把匕首,可他怎也想不到的,那印入眼帘的竟然是……针筒?

    那一刻的罗宁茫然,又本能颤抖,惊愕,更是手足无措,针筒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“难道罗宁先生你,被注射了病毒?”几名部下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罗宁连话都说不出来,他回去了,他最终完成了任务,他劫持了小阮又阻止了放逐者的回归,还顺手干掉了那些幽暗天堂的家伙,省下了一大笔赏金。

    可他竟被感染了?

    “快救救我,我不能被感染的!”罗宁几乎疯掉。

    罗宁突然想要扭头冲回放逐世界,可门已被他亲手关上了。

    感染意味着什么?罗宁不知道,他已无法思考,任由那些黑衣人将他按倒在地,塞进了一个隔离箱中。

    “陈萧!!”那一声宛如厉鬼般的咆吼……

    门关上了,那最后一幕,门上的水色波纹很奇特,在不断的收缩后,又仿佛呈现雾状蒸发了,那被炸烂的基地废墟中,那放逐世界的荒野中,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王行健长叹一声,他曾想不顾一切的冲回去,可惜慢了一步,至于曹轩,因为那爆炸的阻隔,他直到罗宁消失才看清场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反正回去以后也是麻烦,连食物都没有。”曹轩撇嘴道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我们就得永远留在放逐世界了,科技局不会再来,至少短时间内不会,放逐者也不会再来了,我们……仿佛与世隔绝,仿佛被丢在了地狱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呀。”曹轩突然坏坏一笑,因为,他知道某些秘密。

    刚见到罗宁时,王行健曾恨得咬牙切齿,这些科技局的家伙根本不知道放逐世界的真相,不知道自己的世界以后会面临什么,只懂得勾心斗角阴谋陷害。

    他们真是代表着世界政府么?鬼知道,也可能只是一些科技集团,或是跨国大公司,他们是真想发展人类的科技么?还是仅仅从那科技发展中,获得巨大的利益?

    王行健曾想把那秘密说出来的,警告下这些愚蠢的家伙,可曹轩一把捂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“别说,什么都别告诉他们,任由他们去死!”曹轩狞笑道,这货太坏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未来,这里经历的一切,地球上都得重演一次,这里是2028年的地球,发生了世界末日,地球上同样会有末日,但科技局的那些白痴们……

    “这场末日,应该只有我们这些被感染过病毒和解药的家伙才能活着,普通人全部得死!可他们将我们视为怪物?剥夺了我们身为人类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很好,那就任由他们去死吧!”

    曹轩这货,就是唯恐天下不乱,就是个报复社会的愤青,王行健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其实王行健关心的是,小阮被抓走了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其实王行健更关心的是,他扭头望了望依旧傻站在场中的我。

    “陈萧现在是什么情况,疯了?傻了?”

    曹轩也无法回答,反正他曾经出现过这种状态后,整整一个月都没和人说话。

    吃饭,睡觉,杀人,无论做什么,似乎都不会思考,只凭本能。

    从那次以后,曹轩就变得很牛掰了,他对人的心理把握极准,就仿佛本能在脑海中告诉他,对方在想什么,对方想说什么!

    当然,那时的曹轩,依旧是普通人范畴,可当他进入放逐世界,当他感染病毒后!

    那份本能被扩大了无限倍,之前的曹轩,想要窥视人心需要观察很久,之后的曹轩,仅需一瞬就能窥探到对方所有的心理活动。

    可我并不会窥探人心,我似乎什么都不会,我只会瞎琢磨,还经常挖坑把自己埋了,还连累同伴,还伤害父母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的我,拒绝思考,大脑几乎处于完全当机的状态,无论是之前救安以琳,还是之后感染罗宁,我似乎从未思考过,纯粹凭本能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,我们变异的不仅是身体,还有大脑!”曹轩突然附在王行健耳边道。

    “变异体的思维被剥夺了,但我们没有,身体变强了,甚至连思维能力也变强了,我现在凭微表情判断对手的想法,只需要一秒,陈萧似乎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觉得自己是打击过大,无法思考了?不!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明白,那并非不思考,而是思考的速率无限提升了,因为脑细胞的变异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他,思考一件事需要几分钟甚至几小时,现在的他,思考一件事往往只需要一瞬间,快的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思考过这个问题,快的就仿佛本能!”

    “因为本能,所以更迅速了,说是预知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本能,所以更准确了,只会思考我们该做什么,绝不会胡思乱想,而陈萧最大的问题就是,他总喜欢胡思乱想,最后钻牛角尖,还经常挖坑把自己埋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只凭本能,抛弃那些胡思乱想的得失心,对他只好不坏!”

    曹轩似乎说对了,在罗宁逃走的那一刻,我脑海中似乎真有一个发自本能的声音在呼喊,在下达指令,哪怕我茫然无措,它也会告诉我应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能放他走,这家伙是人渣,连自己的部下都能当作炮灰,今天用你的父母威胁你,明天还是一样,今天绑架了小阮,又逼你砍手砍脚,明天就会逼你杀光所有的同伴!”

    “不能听他的,否则,他会用父母威胁你一辈子,任由他操控,任由他当作傀儡!”

    于是,那针筒射了出去,直接命中罗宁的脚踝。

    甚至在爆炸开启时,脑海中同样出现过某种本能指令。

    “安以琳动不了,不救她必死无疑,至于曹轩和王行健,他们可以保护自己的!”

    于是,那手抓住了女人的衣领,倒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甚至在罗宁操控爆炸前,脑海中依旧出现过某些本能指令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一定有后招,否则他不敢来这放逐世界的,这家伙想拼命了,想同归于尽了,立刻准备好应对!”

    于是,我救安以琳的时机,比曹轩的反应都快,比罗宁按下按钮时更早。

    感觉那就是预知,又或者说,那是一连串思索和判断得出的结果,只是太快了,快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思考过,快的就像用一台超级电脑在运算。

    比如我们用迅雷下载软件,如果1m带宽,那速度简直让人恶心,但如果1000m的带宽呢?点了下载键,软件已经下完,快的让我们茫然不解,那软件究竟下载了没有?

    曹轩说的没错,放逐者不仅身体变异,就连大脑思维也变异了,彻底不像人类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种变异和身体的变异不同,并不是循序渐进的,而是需要一个契机突然开启!

    而这个契机就是……

    曹轩说,当人类遭受的打击过大,就会疯掉了!

    变异的结果也各有不同,曹轩是窥视人心的能力加强,而我则是秒速思考,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“那我为什么没疯掉?”王行健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曹轩干笑,答案可能有两个,第一,或许是王行健还没有遇到那个契机,第二,或许是王行健……太笨了!

    那一刻,某人气的跺脚骂街。

    至于我脸上的扭曲表情,或许就是疯掉的证明,至于我眼中的漆黑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就连我都不知道了。”曹轩喃喃道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