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:秒速思维,本能反应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我突然扭头就走,去哪?去做什么?

    是本能在下达指令,告诉我战斗还没结束,那群被王行健和曹轩引来的丧尸兽潮水。

    我回来了,米勒他们还没回来,米勒他们的实力很弱,却要对抗那么多的丧尸兽?

    幸好,有一些变异体救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活着?陈萧,今天的所有事都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那是徐博的怒骂声,他最讨厌我,但他说的倒也没错,因为我,小阮被抓了,因为我,罗宁阴谋得逞了,因为我,他们还差点遇难,米勒和布莱德都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站在那,我面无表情的垂着头,大脑思维依旧当机中。

    曹轩说我是思考太快了,但我却觉得自己是不敢再思考,否则会疯掉,会想死。

    救了那些同伴后,又听完了整件事,曹轩也闷头无语,其实他和王行健是故意离开我,希望我多经历一些,成长一些,别再那么单纯那么傻了。

    可连他都没有想到,最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家是觉得,整件事都怪陈萧?”王行健眯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徐博毫不犹豫,米勒和布莱德没有开口,但同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行健有点恼火,曹轩也皱了皱眉,他们和我最熟也最了解,他们知道我处在那种情况下,一定会选择相信,甚至所有人,处于那种情况下都会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当人们生存在地狱中,有人跑来说,他可以带你上天堂,任何人都会选择相信,不是不怀疑,而是不敢怀疑,不能怀疑,否则将永远的留在地狱。

    哪怕是谎言,哪怕是阴谋,但有多少人能在诱惑面前维持本心?

    徐博说的很理直气壮,但曹轩却冷笑不已,他敢保证换成是徐博,做出来的事会更可悲,搞不好会把所有同伴都出卖,然后再被罗宁杀掉灭口。

    有些事,确实错了,但有些错,完全就是人类本性。

    但某人并没有反驳,只是抱着头蹲在了地上,曹轩一眼就看出了我在做啥,迈步走来,又一脚踹在了我的后背上,那背骨的扭曲变形,那鲜血咳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“够了么?”曹轩扭头问道,徐博不答。

    砰的又是一脚,更有那沸金属匕首直接刺入了后心,我痛的浑身发抖,却毫不反抗,脸上依旧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“够了么?”曹轩再问,徐博还是不答。

    那天,曹轩揍了我足足十分钟,断骨二十四处,刀伤十一处,那天的最后,曹轩狞笑着舔了舔匕首上的鲜血,如果徐博还说不够,下一击就不是对我而是对他了!

    曹轩最懂得窥视人心,他一眼就能看出徐博的想法,这货是想干脆弄死我拉倒的,这货是想……如果只剩下一个感染源?

    徐博就是感染源,但他从不告诉大家,这样的家伙很恶心,但曹轩并没有直接干掉,毕竟同伴只剩下十多名,以后再不会出现放逐者了。

    然而,如果必须要在我和徐博中选择一个的话,曹轩绝不会选他!

    哪怕我做错了事,但曹轩和王行健始终记得,当初被放逐时,当他们陷入金属种和变异体的重重围困,十人战死八人的可悲场面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任何人都不敢冲进战场救人,只有我敢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们还是陌生人,但却抱着一种救不了就一起死的想法!

    甚至面对曹轩的质疑,我都没有怪过他,还很快就成为了亲密无间的伙伴。

    曹轩知道,我这次完全做错了,我对这批新来的放逐者可能不够好,所以他们也不太喜欢我,任由我被揍,任由我受伤,那几人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对别人好并不是天经地义的,在曹轩这种职业杀手看来,无缘无故对人好的才是傻缺,这年头没点利益谁愿意管别人?

    说的好听点,大家都是同伴,要彼此依靠才能生存,但说的难听点,这里所有人在一个月前都不认识,全特么是陌生人,老子凭什么对陌生人好?

    如果共过患难还好说,就像我和曹轩王行健,就像我和艾伦李芙萝拉,但徐博算个鸟?他只是新人,最后一批来的,根本就毫无建树,如果没人管他,这家伙根本就活不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,救了他还不够?还特么必须对他好,对他负责?

    对一些天性善良的人来说,或许这是应该的,但对曹轩这种职业杀手来说,简直谬论!

    他甚至都开始考虑,要不要把徐博当作一个奴隶来对待?谁特么让你是新来的!

    大家都是囚犯,大家都心知肚明,在监狱里新来的家伙就该被暴菊,就该被欺负,谁特么敢有怨言?直接拖去厕所揍死拉倒,监狱风云没看过么?

    不仅曹轩这么想,王行健也一样,甚至还有另一个出乎大家意料的人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安以琳尖叫道,挣扎着爬过来挡在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今天如果没有我,她就死了,而且还死了两次,哪怕,我曾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态度,但她依旧觉得我当时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她勾引了我,我拒绝了,这有错?

    “你们说陈萧做错了,那你们做的比他好?”安以琳满脸嘲讽。

    “米勒,布莱德,你们上次是怎么对我说的?说大家都是囚犯,说大家都憋了很久,所以我必须在同伴中选择一个,哪怕不喜欢,哪怕讨厌!”

    “否则,你们就要轮流玩我,只因为我是唯一的女人,对么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选择了陈萧,不可否认我是想巴结他,但他却拒绝了我!”

    “如果换成是你们呢?哈,我安以琳不是什么好女人,我这辈子勾引过很多男人,有哪个不是先玩了再说?只有陈萧拒绝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说陈萧有多好,但至少,比你们这些下半身思考问题的人渣要好,他不喜欢我就不碰我,还让小阮护着我,不用再去选你们这些人渣。”

    “他确实犯了错,还害了小阮,但他再错都比你们正直。”

    “在斥责别人之前,是不是先该摸着良心问问,自己做的比他好么?”

    安以琳的话,场中没有一个人能反驳,连曹轩都红着脸低下了头,其实刚看到这女人的时候,连他都想过如何占有,至于米勒和布莱德他们,更是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安以琳知道我不喜欢她,还为此质问过我,但她更清楚一件事。

    如果这批放逐者不是新人,如果他们没有遇到我和小阮,不管这世界有没有怪物,她安以琳的结局都绝不会好。

    把一群男性囚犯和一个女性囚犯关在一起,那女人的下场好得了?

    我们之前还有两百多批放逐者,那些团队中有多少女人?又有多少不是被怪物给吃掉,而是被自己人活活给玩死的?参考下克鲁科夫吧,那家伙在临死前想要做什么!

    “所以,我不想再说陈萧犯了多少错,我只想说,遇到他可能是我在放逐世界,唯一的幸运。”安以琳眼眶通红道。

    所以,没人再说话了?于是,这件事解决了?

    我不知道,甩了甩那完全当机的脑袋,挣扎着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陈萧过来聊聊我们以后该怎么做。”王行健拍了拍我肩膀道。

    他有很多事想和我说,比如这里是地球,比如世界末日,还有他和曹轩研究出来的那些事,我早就觉得,如果我不走的话,该想出一套实力的锻炼系统了,可他们已经搞定了?

    放逐者的实力从三星开始划分系统,力量型,防御型,敏捷型,或许还有其他我们尚未得知的类型,同时,放逐者的大脑思维也会变异,当经历一些契机后。

    感觉我们被放逐到这世界后,感觉我们被病毒感染后,就好像开始了某种玄幻斗气的修炼,只是没有内功心法,完全需要我们自己去摸索。

    其实还有一件事需要商量,王行健扭头望了望场中,那颓然跪坐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九个黑衣人,幽暗天堂的九大雇佣兵,此刻仅剩一个,是罗宁忘了引爆他体内的炸弹?但不管怎么说,这家伙以后都是我们的同伴了,没有选择权!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曹轩眯眼问道,其实他想把九个全都留下的,可惜……

    黑衣人没有回答,团灭后的恐惧感,兄弟们全被炸成碎片的悲愤感,他依旧无法清醒,然而,王行健却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他是幽暗天堂排名no7的家伙,楚云升,外号夜枭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喜欢这名字,更喜欢这外号,以后大家要嗨嗨皮皮的相处哦。”曹轩怪笑道,楚云升哭笑不得,他至今没反应过来,这结局究竟算什么?

    然而,我却没有和他们商量,甚至没有去问曹轩和王行健,那些所谓实力系统,那些所谓的世界末日,我只是痴痴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,还没有完呢。”我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还没完?”曹轩茫然,场中确实还剩下一些丧尸兽,都是他们引来的,此刻正被一些五六星的变异体狂砍乱劈,但很快就能杀光的,丧尸兽的实力算个毛?

    不,不是丧尸兽,而是金属种!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看远方,不知为何,我就是知道金属种会出现,那份本能,那份预知。

    “敌人就快来了,准备迎战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金属种?”曹轩突然明白了,金属种的兵力应该已补充完全!

    同时,曹轩又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,额角满是冷汗,他今天吸引丧尸兽潮水的行为,很可能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确实,丧尸兽群给金属种制造了一些混乱,但丧尸兽群的最终目的地,始终是变异体领地,掩护着曹轩和王行健逃回来,然而!

    如果金属种借着丧尸兽群引发的这场混乱,突然发动猛攻?

    我们甚至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,包括变异体都会猝不及防……

    “幸好,你这家伙猜到了,因为本能?”曹轩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,扭头就走,我去找八星了,因为脑海中又出现了下一个指令。

    那天,金属种果然来了,远处那淡金色的潮水,那天,所有人聚集到了之前的小山坡上,严阵以待,却又怕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变异体的数量已不足以支撑这一战,放逐者的这批新人还不够强大,根本派不上用场。

    “陈萧呢?跑哪去了?问问他现在应该怎么办,要不要逃?”曹轩大吼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他,没有人知道我在哪,找到八星后,我就带着它消失在了荒野中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又自己逃了吧?哼,他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。”徐博冷冷道,曹轩和王行健狠狠瞪了这货一眼,却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,也不知道我去哪了,甚至连跟在我身后的八星,表情都满是茫然,它想回去迎击金属种的进攻,却被我死死拽着。

    带着八星,我绕过了金属种潮水,带着八星,我来到了荒野中,一处距离战场并不很远,一眼就可以观望战局的小山上,山后有一处峡谷,我毫不犹豫的跃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峡谷中连个丧尸兽都没有,我却手刨脚蹬的开始挖掘,那坑越来越大,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八星始终傻呆呆的望着我,不知道我想做啥,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啥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突然,那地面龟裂了,几只触手伸了出来,那五彩斑斓的触手,那上面还镶嵌着无数只眼睛,每一颗都宛如宝石,每一颗都愕然瞪视着我,似乎想要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你是怎么想到的?我每一场战争都会躲在一旁观察战局?”

    我也不明白,但我就是知道它在这,那秒速思维,那本能反应!

    那漆黑到深邃的瞳孔,那双眼弯成月芽,那嘴角勾起的诡异弧度。

    这个表情,某只外星生物怕了一辈子……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