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:十大奇葩新人,终于开启的未来信息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触手,缠住了一具丧尸兽的尸骸,黏液包裹了上去,急速消融,急速吸收。

    就连那丧尸兽的内核,都被吸收进了它的身体,那触手上似乎有一个吸盘,或是一张嘴,含着那内核不断的咀嚼着,用黏液覆盖了上去,甚至注入了一些自己的鲜血。

    突然,那内核的颜色变了,逐渐浮现出一抹淡金色,越来越闪亮的淡金色!

    原来,沸金属核心就是这么制造的?仅凭黏液和鲜血?或是它体内还有些人类无法得知的特殊物质?外星生物的专有物质?

    核心被丢在了地上,越来越闪亮,那周围的地面竟开始发抖,沙尘飘散,岩石崩塌,沙石中的所有金属成分全部被吸收到了核心上,紧紧依附覆盖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,越来越大,就像一颗磁石在吸引铁屑,最终凝结成了一个圆滚滚的球形物体,那球形物还猛地抖了抖身躯站了起来,金属种制造完毕!

    前后仅有一分钟,一个我们竭尽全力才能杀死的金属种就诞生了,速度快的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虽然,它每制造几个就要趴在地上喘息片刻,它伤的太重了,体力的消耗也很大。

    而且,这样的速度对它来说还不够,它太着急,恨不得立刻把我们全部撕碎!

    它的时间不多了,它抬起头看了看天空,真不知自己还能撑多久,更不知自己的这座菊花城市还能存在多久,一旦……

    它并不想和变异体为敌的,没必要,虽然外星怪物都想毁掉这世界的所有生物,但它不同,从它想要开启空间之门,前往另一个世界的时候,这里的变异体就和它毫无关系了。

    可它太倒霉,谁能想到当初选择空间之门的位置时,正好在变异体巢穴附近?

    当然,那时还不是变异体,只是这世上最后一群苟延残喘的人类。

    就是那些人,在它建造空间之门的时候,不顾一切的阻止了它,不惜变成怪物也要和它拼命,就是那些人,将空间之门毁掉了一半,导致它至今无法前往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计划全部落空,全部因为变异体,但其实……

    只有它明白,变异体弄错了一件事,这世上并不止它这一个外星怪物,其他怪物怎么想的它不管,但它只想要离开罢了。

    时间真不多了,再不走的话……它深深长叹。

    那些人躲在地下遗迹中,只是在苟延残喘,其实它在这座菊花城市中,又何尝不是在躲避?又何尝不是在苟延残喘?一旦被找到,一旦被发现!

    必须立刻打通空间之门,必须立刻清理掉那些给它不断找麻烦的变异体,否则,它就没有希望可言了。

    在整个世界中,变异体的领地只有巴掌大小,但其实它的领地又有多大?

    这里是末日之前的杭州地区,变异体领地只是杭州郊外的几座小山坡,而它的领地也仅限杭州地区罢了,外面呢?更远的地方呢?

    曹轩和王行健,始终没能冲出去太远,始终没能看清整个世界,只有它才知道。

    这里,只是一个小战场罢了,外面才是最最可怕,连它都不得不离开的恐怖地狱!

    这座地狱困住了我们,但同时也困住了它,这就像个不断循环的死局,我们谁也搞不定对方,所以我们永远只能待在地狱里。

    仅仅休息了片刻,它就再次开始制造金属种,它不能再拖延时间……

    因为它怕,怕自己永远也走不掉,更怕那些变异体,特别是那些新来的放逐者,一旦不断的变强以后,它的希望将彻底被埋葬!

    其实它最怕那些放逐者,变异体虽然不弱,但毕竟没脑子,可放逐者……

    鬼知道那些家伙为何能保留思维,虽然实力还很弱,但硬是一次次的偷袭算计它,险些就干掉了它,如果让那些放逐者再成长一段时间,它是铁定会完蛋的。

    所以,它要拼命了,但其实,它已经来不及了,我们的成长速度太快!

    咔,那刀光急速延伸,一只金属种拼命往后退,可当它感觉自己退出了攻击范围时,那刀光的剧烈颤动,那力量哪怕耗尽却依旧在延伸!

    咔,刀光从胸口划过,淡金色液体喷出去老远,连再生都不可能,连核心都直接砍碎!

    蛟岛正司这货太bug,燕返这招太禽兽,惊呆了场中所有人。

    他才刚刚提升到二星,就能干掉金属种了,回忆我二星的时候是啥样?被巨型虫追得四处乱窜!算了,丢脸的事不回忆也罢。

    不过这家伙就一招,而且每次用完后都得喘息很久,我和曹轩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货是力量型的,而且是蓄力型的。

    但凡这种家伙,其实单挑的能力渣暴了,总不能每次只砍一刀,砍完就任人宰割吧?所以蛟岛正司必须有同伴配合,才能发挥出真正的用处。

    一双手,从背后抱住了蛟岛正司,拖起就跑,几道金属种的刀光狠狠劈下,却硬是没伤到他们分毫,于是,我们又发现了一个很奇特的家伙!

    格雷格,放逐者新人之一,这家伙的身份很牛掰,意大利黑手党,但这货在黑手党中的地位极其低下,他只负责……偷钱给老大当零花,这货是个扒手。

    其实偷窃并不是大罪,但这货太倒霉,一不小心偷了个政府高层,包里还正好装着机密文件,甚至那政府高层还正好有心脏病,发现机密文件丢失后!

    于是,盗窃机密文件,外加谋杀政府高层,格雷格被判了个无期。

    当格雷格满脸郁闷的诉说往事时,连不苟言笑的王行健都笑到满地打滚,这批新人太奇葩也太另类了,感觉他们根本不是放逐者,根本就是一群耍宝卖萌的存在。

    米勒,布莱德,安以琳,徐博,蛟岛正司,塞罗,格雷格。

    至此,十大奇葩新人已经有七个被我们熟知了,但还不止,还有三头奇葩没有交代自己的往事,那一刻大家都有一种感觉,这三头货一定比以上七人更奇葩也更诡异。

    那三人分别是美国人杰森,英国人卡瑞……

    还有个来自韩国,却又不是黄种人。

    名字叫金俊美,一听就很奇葩,但其实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甚至我们都看不出他是个男人,只知道他是站着撒尿的。

    这十大奇葩新人,我曾经一点都不喜欢他们,此刻却又对他们抱有了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但就目前来说,战斗主力始终只有我和曹轩,那两道不断在场中窜梭的虚影,据曹轩自己说,追影是他自创的,且是号称杀手界近年来最强的绝技之一!

    我还没有能完全领会追影的精髓,只是速度勉强跟上罢了,而曹轩却能在高速奔跑中,让那虚影弯曲成弧线,无论对手往哪躲,他都能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真难啊,看来我就算是全能型,某些技巧也远不如他们,以后必须要苦练了。

    但凭借秒速思维的我,却可以预知到对手的躲避动作,可以突然做出折返动作先一步阻截,所以和曹轩的搭配,我俩在场中几乎神挡杀神。

    四星的变异体,可以对抗一只金属种,充其量两只,而我和曹轩因为思维没有消失,而且比变异体多了个特长,所以可以同时对抗两到三只金属种,但联手的话!

    面前,超过十只金属种组成的人墙,场中,两道虚影相互辉映,相辅相成,硬是让那十多只金属种无法前进一步!

    可那潮水般的金属种又何止十只?而那十大奇葩新人的战斗就……

    “开枪开枪!”徐博在乱吼。

    “快跑快跑!”安以琳尖叫。

    哎……!

    幸好,有身影从地下遗迹中走了出来,两个人同时,从看到他们的那一瞬,我就长吁了一口气,不管明天会怎样,今天都一定能撑过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王行健和楚云升!

    两个人的身形都有些摇晃,王行健是伤势尚未痊愈,楚云升则是因为,他刚刚同化了沸金属核心,痛的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,表情有些尴尬,其实他们是同行,但郭德纲说的好,同行都是冤家,而且幽暗天堂之前被王行健揍得极惨,王行健的暗鸦又是被幽暗天堂团灭的。

    曹轩感觉,这俩货根本就不该站在一起,他们之间的仇恨太大了,可……

    “联手?”王行健眯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楚云升咧嘴干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雇佣兵,一种我们很难理解的职业,战斗中为了各自的任务可以拼到你死我活,战斗完却又可以在同一个酒吧里吹牛打屁,或是互相挖苦。

    一个团队覆灭了,幸存者就和另一个团队联合重组,哪怕曾有过很大的仇恨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说他们不讨厌或是不仇恨彼此了,只不过在雇佣兵的心目中,战斗任务永远是最最重要的,哪怕是杀父仇人,都必须先联手搞定了战斗任务再说!

    王行健的沸金属铠甲再次凝结,淡金色长矛随手轰出,一名金属种被瞬间刺穿了胸膛,甚至胸口的窟窿还咔嚓嚓不断龟裂,裂纹急速延伸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此刻才是我们中最强的!”连曹轩都说出了这句话,哪怕他有点不服,但毕竟级别比王行健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楚云升和王行健截然相反,他没有那么多沸金属内核,我和曹轩竭尽全力,也不过暂时给了他一颗而已,只同化了右臂而已。

    楚云升也没有凝结出刀剑或是长矛之类的正常武器,而是那右手不断的扭曲,不断的膨胀,乍一看仿佛依旧是人类手臂,但却……

    恶魔之手,比正常人类粗壮了数倍,比变异体还扭曲狰狞了几分,那手竟直接抓向了一只金属种的脖子,楚云升的眼神满是狰狞和暴虐,那金属种的颈骨竟咔嚓嚓作响。

    单凭这份力量,哪怕仅有一星,我们也判断出了,楚云升一定是力量攻击型的,他和王行健的搭配作战,或许会异常精彩。

    虽然,他突然扭头问了王行健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跟我联手?不去找你的女主角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行健茫然以对,当楚云升用手指了指某人的背影后……

    唰,王行健的脸黑了,阿嚏,我打了个喷嚏,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那一刻,秒速思维突然告诉我,有人在诅咒我,甚至有人想干掉我!

    但也就在那一刻,地下遗迹中突然发出一声兴奋到极点的怪叫。

    “开机了,电脑开机了,里面有好多资料,还有视频信息!”那是塞罗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身形微僵,毫不犹豫的抬脚踹开了一只金属种,又急速后撤,朝地下遗迹中瞄了一眼,我知道此刻是在战斗中,但我根本压不住好奇。

    那古怪的光华,此刻已不仅仅是投影在石壁上,而是凭空出现在地下遗迹广场的正中央,竟是全息投影,而且那全息投影的身影,我仅一眼就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嗨,大家好,这是一段我们在末日中录制的信息,哈,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先做个自我介绍吧,哥叫艾伦李,是这世上最最牛掰不解释的外科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身边那个只懂得埋头工作的傻缺,是个虽然不如我,但却同样牛掰不解释的生物学家,他叫陈萧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刻,全场怔住,所有目光汇聚到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,为何?

    我竟会出现在一段未来视频中,我竟是生物学家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