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:死战,铁流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那是一张不再年轻的面孔,侧着脸且低着头,似乎始终不想放下手中的工作。

    由于过渡操劳和疲惫,那张脸仅仅三十多岁就爬满了鱼尾纹,头发也略显花白,但大家依旧一眼就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同名同姓,就是完完全全的同一个人,陈萧!

    只不过,那张脸的表情和我截然不同,他更加的成熟了,所以哪怕再艰难,脸上也始终洋溢着微笑,很温柔的微笑。

    可我却因为某些经历,脸上只能浮现出笑容扭曲的表情,或是淡漠到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哪怕是看到那张脸时,我心中的颤抖无法形容,脸上都依旧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“关机,先关上电脑,保留电量等到这一战完结再说,等晚上大家一起看!”

    我突然大吼道,那电脑里的储备电量有多少?我不知道,我只是连一句话,连一帧的画面都不想错过,那可能是解答所有秘密的关键。

    塞罗这才恍然,连曹轩都佩服我的冷静,但其实,我此刻的心情比任何人都震撼,他们只是发现视频中有我,可他们并不认识艾伦李。

    在2028年的未来,哪怕没有一起经历过放逐,我和艾伦李依旧认识,依旧是朋友,我陡然扭头看向了遗迹中昏迷的八星。

    似乎,我明白了什么,那双子星般的它们,那除了十字伤疤外,一模一样的面孔。

    真好,我和艾伦李无论经历过什么,都会成为同伴,甚至朋友,这缘分已无法用巧合来形容了,那一刻的脑海中,两个身影竟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我竟无法再分辨谁是艾伦李,谁又是八星,谁是我在未来认识的,谁又是和我在放逐中相遇的,那种感觉矛盾极了,却又……很美好!

    当我知道有一个朋友,无论过去怎样,未来又怎样,我们都会成为朋友,都彼此相伴,都生死相依,都一起去研究末日,了解放逐世界的秘密。

    那就像一股暖流融入了我的心中,我本能看向八星和艾伦李,他们还没有苏醒,我要竭尽全力的保护好他们。

    不!我不应该再叫他们八星和艾伦李了,他们根本是同一个人,只是来自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空间,彼此平行?却又交叉走到了一起!

    应该叫大李和小李,或是叫大艾伦和小艾伦。

    第一次,我嘴角勾起了一抹不算太扭曲的微笑,双足猛踏地面,人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束今天这一战,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研究他们留给我的未来信息。

    可惜战斗至此,那潮水般的金属种连一丝遏止的迹象都没有,反而我们的防线……

    轰,那是围墙的倒塌,被潮水直接冲垮了,我表情微变。

    轰,连那钢板都塌掉了,哪怕沸金属不会直接击穿钢板,但那股潮水的硬冲!

    一整夜建立起来的防线,竟这么快就彻底崩溃了,曹轩拉着我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退,退到地下遗迹里,凭那道铁门死守!”曹轩大吼道。

    我们退了回去,可当我们想关上铁门,却被那潮水冲的前仰后翻,那无数只金属种将身躯化为液体,从门缝里强行往里流,往里挤!

    咔,蛟岛正司的燕返又一次启动,极其准确的从门缝里劈出,那淡金色液体被劈的粉碎,可他仅仅能阻住一瞬罢了,刀光可以挡住流水么?当然不!

    “快关门,强行关门,往外推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在大吼,米勒和布莱德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扑了上去,两个魁梧的大汉,两副宽厚的肩膀,同时撞在了门上,哪怕筋断骨折的反而是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狂吼声中,一只只手按在了铁门上,外面那潮水的冲击力,加上里面那拼了命的推力,钢铁大门竟咯吱吱的扭曲了,弯成了弧形!

    门缝更大了,王行健眼珠子都红了,竟将自己的身躯挤进了门缝里,凭那身防御力硬挡,可只有他一人的话,能挡得住么?

    门每隔一会,就会被轰得撞开一些,我们拼了命的往外推才能勉强稳住,突然,有个身影从门缝里冲了出去,是只变异体,我们都不认识它,只知道……

    外面的潮水太恐怖了,那变异体连一分钟都没有撑住就被撕成了碎片,但当门再次被撞开,又一只变异体冲了出去!

    那天,钢铁大门每次被撞开一些,就有只变异体悍不畏死的冲出去。

    我们突然明白了,它们是在用命,替我们争取喘息的机会!

    哪怕它们无法思考,一切只出自本能,死守遗迹,死战金属种,死死护住同伴的本能。

    那天,铁门被撞开了十一次,于是,十一朵漫天喷洒的血花,十一个凋零的生命,所有人看的双目充血,至此,再无人讨厌或是害怕变异体了,包括安以琳。

    当一只变异体没有死绝,被我们拼命从门缝里拖回来后,安以琳竟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,为那变异体治疗,哪怕只是手脚笨拙的包扎。

    有一个想法很早就出现了,但直到此刻大家才完全坚信,变异体就是人类!

    丧尸兽可能是人也可能是动物,但变异体没有一个是动物,无论它们的模样有多夸张,面孔有多扭曲,它们曾经都是人类。

    那天,战斗的最后已不能称之为战斗了,就是两股铁流在绞杀,隔着地下遗迹的钢铁大门,外面是淡金色的铁流,而里面,则是我们用血肉组成的铁流。

    米勒的双肩完全被撕碎,依旧不退一步,胸骨被刺穿,依旧不退,直到咔的一声腿骨被砍断……可他的手,始终抓着那钢铁大门的缝隙,想要仅凭手臂的力量支撑起身躯。

    布莱德想将他抱离铁门,米勒却拼了命的摇头,他趴在布莱德耳边说,如果他死了,就用他的尸体去塞门缝!

    那天的最后,我们每个人都用身体去塞门缝,包括格雷格,他只是个扒手罢了,却发了狂的拿着把刀对着门缝乱劈,口中还骂着我们根本听不懂的脏话。

    徐博又一次躲到了角落,但这一次,我们没有一个人怪他,因为他伤的太重了,那鲜血模糊的脸庞,那没有一根完整的肋骨。

    我有十足的信心,第一天是绝对能撑过去的,我猜对了,但那过程的残酷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不知道何时,潮水终于开始减弱,但我们没有一个人敢放松,依旧死死的堵在门口,不知道何时,天色开始黑了,金属种逐渐后退,但我们依旧不敢离开。

    门口,蛟岛正司昏迷了,就这么趴在门上,用身躯顶在门上,站着昏迷了。

    地上,横七竖八的也不知是伤员还是尸体,每一个都在倒下的最后一刻,依旧用身体堵着门,直到很久很久,直到金属种退的一个不剩,直到外面彻底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地下遗迹里,同样一片死寂,我们说不出话来,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地上那一片血红,那鲜血甚至汇聚成了河流,往地下遗迹的低洼处流去。

    “明天怎么守?”曹轩问道,我无法回答,自来到放逐世界以后,每一战都比我想象中更残酷,秒速思维不可能计算到那么准确的,不可能什么都预知的。

    而且仅仅一天,我们储备的那些丧尸兽内核,就耗费了将近八成……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先看看那电脑里的信息吧。”我叹息道,哪怕战死,至少也搞清楚所有的秘密,别死的不明不白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于是,塞罗挣扎着爬了过去,全息投影再一次开启。

    一切真相,都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,详细至极,从末日的开始到结束,从世上出现怪物和病毒,只是这其中的可悲,我们根本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曹轩和王行健曾发现过一座废弃的人类城市,可那城市是被导弹和炮弹毁掉的,是被人类自己毁掉的,所以……

    这世界的毁灭,并不仅仅是因为怪物,也是因为人类自己。

    这世界之所以满是荒野,那暗红色的天空,还有那诡异到自己会燃烧的大地,都是因为第三次世界大战,核战争!

    当然,罪魁祸首是那些外星怪物,它们利用了人类自相残杀的本性……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在那天夜晚,由未来的艾伦李转述给了我们。

    至于未来的我,不不,是未来的那个陈萧,他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,只是低头忙碌着手中的工作,一些我们根本看不懂的实验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很牛哦,正在研究一种能够解除全世界变异病毒的药物,还有可能让我们全都变身成超人。”视频中的艾伦李怪笑道。

    所有目光,再一次投向了我,我表情依旧淡淡的,心中的颤抖却早已……

    b病毒,竟是由我制造的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