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:绝望中,最后的憧憬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有一种感觉,叫死亡!

    当兔子被恶狼咬住脖子,当角马被雄狮压在身下,都会有这种感觉,此刻的我也一样。

    背骨在一点点的裂开。我站不住了,一头栽倒却又手刨脚蹬。

    咔的一声脆响。我无法去看,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右腿消失了。

    砰的又是一声,似乎脊椎骨断了,我只觉得身体猛地僵硬,连爬都爬不动。

    可手指死死的抠紧地面,我知道背后是地狱,是深渊,我不想死,我绝不能掉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一种坚持,叫生命本能!

    上课时老师曾说过,人类的生命本能最强烈,因为人类高智慧,最珍惜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当其他生物遇险时,如果感觉反抗无效,就会彻底放弃,并且等待死亡。

    就像动物世界里经常看到的。当食草动物被猛兽击倒后,被活生生的撕咬吞噬时。那惨嚎声足足可以持续几小时,却连一次挣扎站起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是对天敌的惧怕,对死亡的臣服……

    我还记得,高中时有一位年轻的老师,为了让我们完全明白这一点,还在教室里连续播放了整整一节课的动物死亡画面,还因此险些被开除。

    被校长斥骂,被学生家长侮辱,说误人子弟,说教学不可以这么血腥。

    但那位老师却说,他只想让同学们明白生命的可贵,只想让大家知道,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放弃生命。不放弃就有活下去的机会,哪怕再渺茫,但一放弃就真的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当小鹿倒下时,哪怕腿骨断了。只要挣扎站起,就有可能跟上鹿群,如果软弱跪倒,就会被鹿群所抛弃。”

    “当羚羊被狮子咬住,如果奋力抵抗,哪怕被撕裂身躯,都至少有机会冲出去,凭借自己的奔跑速度逃脱,但如果只懂得发出悲鸣,那狮子是绝不会怜悯它的!”

    那节课,所有的女同学都因为画面太过恐怖而哭了,但所有的男同学,都死死记住了老师的话,甚至有些人将其视为了人生格言,比如我……

    不能放弃,不能对死亡低头,死神想要带走我?那就付出代价来吧!

    挣扎中,我猛地扭动肩膀,手臂直接扭曲成炮管状,直指身后。

    我已没有多少力量了,上一战储备的内核早就吃光了,身体几近枯竭。

    那就用意志力,甚至生命力,用我的鲜血去充斥能量炮,轰出我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哪怕,一只手捏住了我的胳膊,炮管在第一时间扭曲变形,但我咬紧牙关苦撑,一股鲜红在手臂中拼命汇聚。

    那天,我并没有能发出能量炮,只是爆出了一团红云,由鲜血组成的红,用整条被炸烂的右臂,所组成的血肉云雾,那人终于被轰退了几米。

    江边已经很近了,我狂吼着扑了过去,水色在眼前越来越近,可突然……

    吼声停止,因为背后传来砰的一声响,我愕然瞪视着身上,那从胸前惯出的狰狞利爪,我不甘心的扭回头,看着那只手臂竟已伸长到了数米。

    那已不是手臂了,就像一只狰狞扭曲的触手,连接着一个骨骼嶙嶙的利爪。

    果然,它就是外来生物,只是把那触手隐藏在了人类躯壳之中。

    空中的那蓬血雨,我摔下去了,终于掉落江中,但是死是活?连我自己都无法分辨,因为最后一刻,我看到那利爪中,捏着我的心脏,砰的握碎!

    从那天起,我就没有心脏可言了……

    胸腔里,只剩下几颗内核,勉强维持着身体机能。

    是活着还是死了?这问题,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回答。讨帅妖号。

    那肉球同样被抓住了,但它的运气比我好,因为它还有一些金属种的部下。

    并且它的金属种部下似乎比那人要多,硬是分了几只赶来救援。

    说来好笑,它是为了杀光我们,才不眠不休的制造了那么多金属种部下,此刻却用来对付自己的同类。

    这说明,外来生物并不是完全团结在一起的,它们也有勾心斗角,也有自己的私心和贪婪的欲望,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么?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江水翻滚,我沉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大小李也沉了下去,但他们很快就从江对岸爬上来了,大小李枯坐在江岸上,茫然对视,他们有些搞不懂此刻的情况,靠,谁又能搞得懂!

    接下来要做什么?他们同样不知道,本就没有思维的他们,这段时间完全是以我马首是瞻,我做啥他们就跟着做啥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知道,我绝不会害他们的,但如果我不在呢?

    那天,大小李在江岸上足足坐了一整天,休息了一整天,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曹轩和他们的情况完全一样,只是更惨一些。

    曹轩差一点点就挂了,被江水朝下游冲了好几公里才勉强爬上岸来。

    躺在江岸上,曹轩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该死的放逐世界,活着究竟有多难?那些该死的外来生物,究竟有多恐怖?”

    那一刻,曹轩几乎绝望了,他根本没有勇气站起来,没有力气往回走。

    索性,他躺在江岸上睡着了,甚至,他在想如果有只丧尸兽突然出现,趁他睡觉的时候吃掉他,也是一种解脱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好累啊,这样的放逐生活,老子真特么过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但有人没有放弃,在江水中足足翻滚了半小时后,一只近乎枯萎的手臂,陡然抓住了江岸,哪怕只剩下一只手而已。

    我在喘息,在攀爬,我连一刻都不敢停下,因为秒速思维的下一个指令又出现了!

    “爬起来,还没完,此刻才是最最危险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不能休息,不能倒下,放逐者已经被那些外来生物发现了,变异体也一样!”

    “更多的外来生物会赶来这里,它们已知道这世上还有最后一批人类活着,它们绝不会放过我们,会把我们全部杀光!”

    “还不仅如此,那个肉球也没死,它也逃掉了,它下一步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立刻回去,那些孩子,那些同伴……”

    荒野中,仅剩的一只手在拼了命的攀爬着,抓紧身前的岩石,不断往前挪动,那一道血线缓缓延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秒速思维算对了,真正的危险到来了。

    岸边,那个人形的外来生物,托着下巴沉思了很久,突然噗哧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这世上竟还有高智慧生物活了下来,竟能撑过病毒感染?又撑过了战争?还撑过了怪物侵袭?”

    其实他想错了,人类已经灭亡了,那一连串的末日打击,任谁都撑不过去的,我们只是放逐者而已,只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都绝不能让那些家伙活着,回去汇报下吧。”那人形怪物站起身来,快步朝远方奔去,他这一去一回需要多久?又会带来多少金属种或外来生物?

    不仅是他,最可怕的还是那颗肉球。

    当生物陷入死亡或是绝望,要么发狂要么放弃,而外来生物绝没有放弃一说。

    它发狂了,它知道那些同类就要找来了,夺回它的星空之匙,然后用最残忍的方式处决它,因为……它是叛徒!

    今天,绝望的不仅是我们,它比我们更绝望,今天,或许是它唯一的机会,如果再不能打通空间之门,再不能前往2015,它就再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所以它刚刚爬出江水,就立刻发出了沉闷的咆哮,召唤所剩不多的金属种部下。

    江岸上,那金属种之前的死战,有一半是它的部下,另一半则是那个人形怪物带来的,幸运的是它的部下较多,终于剩下了一些。

    是一个很巧合的数字,一百一十一只金属种,虽然这和它曾经千万金属种潮水相比,已经可悲到无法形容了,但!

    大小李不在,曹轩不在,我也不在,此刻的空间之门位置,完全是空虚的,只要它带着这一百一十一名部下赶回去,谁能阻挡?

    “最后的机会了,最后的一战了,成也好,败也好,都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的它,眼神中竟有一丝苦涩,一丝悲凉。

    “要么冲破空间之门。要么死在这个世界,再没有其他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它并非穷凶极恶的,也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一些家伙为了野心,为了梦想,去努力争取是没有错的,哪怕会给其他人制造伤害,但!

    在它眼中,我们算是人么?只是一些弱小到渣的可悲生命体罢了。

    在它眼中,只有那份坚持不懈的理想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跟着你们那些家伙,总是不断的入侵其他世界,都已经第一千个了,我早就累了,也早就烦了,我只想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刻它的眼中,竟浮现出了一丝憧憬。 '放逐黑岩'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