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:有只大猫叫定夏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我没来,王行健是主攻,因为他实力最强,我来了,王行健就只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上。我帮你挡!”

    一对二十,挡住所有的金属种。因为他是防御型!

    我并不知道王行健是否能做到,只是看了看他失去的左臂,还有那满身的伤痕。

    我只是坚信王行健的意志力。还记得之前那一战么?他硬生生冲破了金属种的海潮,到了我和八星的面前,更有那次在地下岩层的突击!

    论意志力,王行健可能是世上最强的,所以防御型真心很适合他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我看向了场中那颗肉球,它也在看我,并且在诧异,我究竟是怎么爬回来的?

    老实说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甚至不止我,身侧还蹲着个莫名其妙的大猫,竟是只猫?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老实说,我依旧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自己苏醒时,身边就多了这只莫名其妙的大猫,长得很巨大。脑门上还有两颗星星,正趴在我身上不断的蹭着,就像想要非礼我似得!

    知道银魂动漫里,那只整天跟在神乐身后的定春么?好吧,定春似乎是一只巨狗,但这只跟着我的大猫,就长成那德性,体型巨大不说,还各种呆萌囧傻。

    所以我决定,叫它定夏,而且我估计。以后还能遇到定秋和定冬……

    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里,定夏就没有离开过,而且我身边还满是丧尸兽的尸体,其中一只是被我咬死的,其他全都是它的杰作?

    咬死丧尸兽,吞噬其内核,甚至定夏将一部分内核分给了我,这也就是我之所以这么快醒来,并且还有力量一战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它是怎么喂我吃内核的?希望不是用舌吻。

    可我真不懂,它究竟想做啥?那呆萌大脸望着我时,就像在看一个宝贝,似乎它想永远跟着我这宝贝,甚至它愿意包养我!

    作为第一个被猫包养的人类。我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我更不懂的是,定夏究竟是个啥,此刻的放逐世界已没有正常生物了,不是丧尸兽就是巨型虫,或是一些体形奇怪的外来生物,可定夏……

    算了,我此刻并没有时间纠结这问题,立刻要赶回来支援大家。

    定夏是跟着我一起回来的,甚至它看我脚步踉跄,还愿意让我骑在它背上,那如风般在荒野中奔驰的身影,就是我能第一时间回援的原因。

    肉球此刻满脸茫然,因为它分不清定夏是个啥,但我比它更茫然好么!

    我只知道,当我扑向肉球时,定夏竟跟在了我的身后,一只企图拦截我的金属种,被定夏一爪子就pia飞了出去!

    虽然,定夏被刺穿了爪子,痛的满脸泪水,一只大猫居然会哭?我已经无法形容心中的诡异感觉了,它甚至还对那爪子吹了几口气……讨在尤号。

    战斗中,请不要卖萌好么?它知道这场战斗有多残酷么?

    从我出现开始,肉球的眼神就变了,绝望中的绝望,它突然不顾一切的扑向一只金属种,命令其撕开胸腔,然后还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金属种的瞳孔中已浮现出一抹狰狞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离开而已,为何将我逼到这一步?”那愤怒的嘶吼声响彻全场。

    这世上最可悲的事,并不是死亡,而是不断的伤害他人,被人反抗逼入绝路后,还觉得自己很无辜,所以我看向它的表情只有阴冷。

    有理想是好的,能想到保护美好而不是纯粹去破坏,说明它比其他的外来生物善良很多,可它为何非要开启最后一次的入侵?

    “陈萧,别和它废话,直接干掉!”王行健怒吼道,这就是我们的回答!

    王行健并没有能替我挡住所有的金属种,至少还有五只扑向了我,其中包括肉球寄生的那只,可五只中突然少了一只,嗖的一声就不见了!

    因为定夏……

    它其实不很强吧?两星而已,但它似乎很聪明的样子。

    它竟发现了金属种可以扭曲刀刃或是尖刺来伤害它,所以再一次的发动攻击,定夏已用大爪子抓了块岩石,足有百多公斤的大岩石。

    如果用一块小石子去砸金属种,那根本没用,用子弹也是一样,可百多公斤就……

    pia,那金属种像颗番茄似得稀烂了。

    那液体还企图流淌出来,再重新凝聚,可定夏那一通乒乒乓乓的乱砸,砸到一半还掀起石头看了看,发现金属种还在流淌,所以继续砸!

    足足砸了一分钟,那金属种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的撒尿和稀泥一般,定夏这才满意点头,屁颠屁颠的扑向了第二只金属种。

    全场所有人,脑海中都有一种世界观崩坏的感觉,包括那外来生物。

    那一刻,它竟有些怕定夏,倒不是因为实力,其实定夏此刻的实力还不如一只最普通的变异体,只是……那诡异到不知是啥的生物,那诡异到不知因为啥的行为模式!

    肉球的心中满是恨意,操控着那只金属种身躯,只扑向我,毕竟我的伤势挺重,可它完全计算错误了,我的实力才是此刻最强!

    被王行健挡住了十多只,又被定夏连pia了两只,它此刻的身边只剩下两只金属种了,一左一右的包夹,可我看都不看,身形急速后退,又陡然前冲,还突然侧移。

    那是秒速思维早已计算出的行动轨迹,仅仅几个动作,那两只金属种就完全被我抛开,下一刻我已和它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刀刃风暴轰得启动,同时两股在场中浮现,我是不顾一切的拼命了,它竟也一样,为了心中那最后的坚持。

    金属种很强,之所以总被我们挡住,是因为其并没有智商,只是机械工具,可一旦它的肉球大脑寄生于其中,一旦完美操控!

    那一刻的两股刀刃风暴,竟拼了个旗鼓相当,几乎每一秒,那咔咔咔的劈砍声都会浮现数次,最后甚至连成了某种诡异的乐曲。

    乐曲中,还夹杂着它的愤怒咆哮,不顾一切的让其他金属种立刻回援它,因为它挡不住我,哪怕我们都操控着同样的两把沸金属长刀,哪怕我伤势尚未痊愈。

    但那秒速思维的计算,几乎摸清了它每一刀的攻击轨迹,包括下一刀,下下刀!

    我又开始摆棋谱了,一瞬间就计算出了整盘棋的终点,第二十九次对拼后,它会被我砍掉胳膊,第七十七次对拼中,它会被我劈倒在地,第一百零一次,它就再也无力挣扎。

    这种摆棋谱的战斗真心奇妙,我根本不需要思考,只要贯彻身体本能。

    至于身后的那些金属种,我连理都不理,哪怕其中有一只绕过了王行健,咔的一记刀光砍在了我背上,但……

    强忍着剧痛,我必须将那肉球先斩杀再说,反正背后有同伴,不止王行健,而是所有所有的同伴,那些不顾一切连滚带爬的身影!

    “快,去帮陈萧!”王行健又一次泪崩,他感觉自己今天丢脸极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我悍不畏死的攻击,而是因为那些早已重伤,甚至多半昏迷的同伴。

    可他们却苏醒了,甚至站起来了,当场中浮现我的声音,当希望终于降临。

    咔,那是燕返的刀光,哪怕蛟岛正司立刻狂喷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轰,那是恶魔之爪将一只金属种抓个正着,又狠狠的惯倒在地,哪怕楚云升的那只胳膊早就已经骨折,甚至都骨碎了。

    连米勒和布莱德都彼此搀扶着爬上了山坡,同时抱住一只金属种,硬是用那魁梧身躯将其掀翻在地,更连格雷格和赛罗都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近身肉搏拼不过金属种的,干脆就各自搬起了一块大石头,往场中乱砸。

    因为我来了?其实不是,只因为希望降临了。

    更因为等待希望的这段时间,地上的那具尸体,十大新人第一个逝去的同伴。

    “杰森,我们记住了,所有人都记住了!”

    血泊中,杰森早已睡着,但脸上却洋溢着满足的微笑,他似乎听见了,所有同伴那震耳欲聋响彻云霄的回答。

    那天,我的秒速思维始终还是算错了,不需要一百零一刀,仅仅在第四十五刀,那金属种胸口就咔的浮现出一道裂痕,那裂痕甚至延伸到了肉球的身上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咔咔咔的又是三刀,哪怕我口中已在喷血,但那裂痕再也无法恢复。

    那血线从肉球的眼前一直延伸到了脑后,它僵住了,金属种的身躯也僵住了,全场所有的剩余金属种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它痴痴的看着我,感觉着身体上的剧痛。

    眼中,竟有泪水浮现。

    其实相比身体,心中的痛苦更甚。

    它想要凝结出最后一只触手,去抓住些什么,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砰的一声响,那梦最终还是碎了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