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:世上最混蛋老爸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其实曹轩并不太喜欢安以琳,哪怕女人长得挺漂亮,但身为世界no1的职业杀手,曹轩有多少钱?玩过多少漂亮妹纸?包括名模,甚至明星!

    只不过。,他真心需要一个鼓起勇气的动力,又或者是发泄下心中的压抑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利益。杀手的动力全部来自于利益,但放逐世界哪有利益可言?

    男人的利益不外乎三个方面,金钱权力和女人,哪怕安以琳在曹轩眼中并不算什么,但……物以稀为贵嘛,安以琳是放逐世界唯一的女人。

    咦,这么一想的话,岂不是国宝?甚至大熊猫!

    有多少个夜晚。米勒和布莱德望着安以琳的背影垂涎欲滴,有多少个夜晚,徐博和格雷格拼命幻想着安以琳,强撸灰飞烟灭……

    突然间。曹轩有斗志了,他要把安以琳变成自己的专属女人,哪怕他并不好色,甚至他并不需要天天上,仅仅是抱在怀里馋别人也够爽的!

    于是,曹轩跑了过来,贱兮兮的朝我们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妹纸上吧?哥馋死你们!”

    我茫然以对,王行健目瞪口呆,这货吃错什么药了?

    其实吧,我并不在乎妹纸,像我这样的屌丝兼宅男,如果没有在放逐世界遇到芙萝拉的话,我估计结婚前是绝不可能摆脱处男之身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此刻的我。心中只有晴!

    而且我太忙了,不仅要努力变强,还要保护那些孩子,更有其他的同伴!

    “米勒左边,布莱德右边,蛟岛正司主攻,格雷格后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只四星虫子交给你们,楚云升自己去挑一只,不,凭你的水准得挑两只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李跟着我。王行健往后退一些,你负责掌控全局。”

    “徐博别跑,否则老子把你丢出去喂蟑螂,赛罗和金俊美,你俩带着徐博。”

    “别用脚踹,活用沸金属武器,别怕痛,多用几次就没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和血污,秒速思维飞快的计算着,不仅要分析自己的战局,还得兼顾所有同伴的战况,我只感觉连秒速思维都有些吃不消,一阵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我必须让这些同伴快速成长起来,否则一次小意外就损失一人的话,我们伤不起。

    不能总指望变异体打前锋,变异体已经……

    从两百只减少到一百只,再减少到四十只,最后只剩下十八只,加上大小李也不过二十。

    变异体的思维很迟钝,所以战斗中根本不懂得保护自己,一个个的减少,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我有一种感觉,变异体只是我们的引路者,总有一天会全部离开我们,到那时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已完成了我们的任务,接下来,就指望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每一个变异体的战死,都仿佛在对我诉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但我并不希望它们全部消失,曾几何时我很怕它们,很敌视它们,如今却已当成了不可或缺的同伴,此刻它们保护着我们,但总有一天我们会成长起来,反过来保护它们。

    它们不会死光的,顶多退休,当放逐者的实力足以接班后!

    杰森和卡瑞的离去,导致我们只剩下十二名放逐者,这十二名必须全部强到无可匹敌,才有可能对抗那几乎无法战胜的敌人,包括徐博,包括安以琳,甚至那些孩子!

    “宝宝别怕,跟着爸爸。”

    突然,我从安以琳怀中抢过了小汉堡,抱着他直冲战场。

    “陈萧,你别乱来,小汉堡才五岁!”安以琳发疯般的尖叫着,我却毫不理会。

    “爸爸,宝宝怕,怪物……鲜血……”孩子的哭声在我怀中响起,我却强挤出一抹笑容,一丝鼓励,我不指望他现在就能变强,但最起码,不要害怕!

    “宝宝,怪物想吃你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怕,宝宝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怕,也不是哭,更不是求爸爸,而是要战胜它们,懂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,好多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不让它们流血,宝宝就会流血,会很痛,爸爸也会流血,还会死!”

    孩子不说话了,蜷缩在我怀中瑟瑟发抖,我却猛一咬牙,狠心的将他举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怪物的血盆大口距离他不足三米,孩子整个懵了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那璀璨的沸金属长刀,轰得从空中斩下,那血盆大口瞬间崩裂,甚至粉碎。

    “爸爸厉害么?”我笑问道,孩子无法回答,表情呆滞。

    “看,其实怪物并不很可怕,只要宝宝变得和爸爸一样厉害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爸爸教你怎么杀怪物,砍掉它们的爪子,它们就不能动了,再砍掉它们的头,它们就不能再吃宝宝了,懂么?”

    “宝宝别怕,爸爸会保护你,但等你长大了也要保护爸爸,懂么?”

    “宝宝别怕,这不是残忍,这只是生存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,对一个五岁孩子说这些,就是残忍!

    此刻的他,应该待在幼儿园,每天读读唐诗,或是学学最简单的加减法,稍稍努力就能得到老师的夸赞,还能换朵小红花佩戴在身上。系私爪圾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应该对着父母撒娇,因为不喜欢吃青椒而耍小脾气,因为看不到动画片而抹眼泪,应该依偎在父亲那温暖的怀抱中,应该听着母亲那动听的儿歌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他,却被我高高的举在空中,面对鲜血,面对死亡,面对怪物的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“陈萧,你是这世上最混蛋的老爸!”安以琳怒气冲冲的咒骂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,但我必须这么做……

    一朵花,如果被寄养在温室中,那么幸福快乐是理所当然的,但如果被丢弃在荒野中,不学会坚强,就根本无法生存,会凋零,会枯萎。

    我也想把小汉堡养在温室,但我做不到,我只能逼迫他坚强,逼迫他成长。

    我不想把他变成凶徒,满脸狰狞的去斩杀怪物,毕竟小汉堡才五岁,但至少在怪物扑向他时,要懂得自保,懂得反抗,别只知道躲在我怀中哭泣。

    “宝宝,握住爸爸的手!”我语气严肃道。

    那一刻,小汉堡瑟瑟发抖的抱住了我胳膊,下一刻,那手臂在扭曲,猛地凝聚成刀,灌入了怪物的头颅,那漫天的血雨,那喷洒的黏液。

    “看,这样它就无法再伤害我们了,懂了么?”

    全场,所有目光盯着我们,有复杂,有愤怒,有叹息,小汉堡的目光也盯着我,有茫然,有苦涩,也有终于浮现出的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我赞许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:“宝宝很厉害,但还要继续加油哦!”

    其实,原始人就是这么锻炼自己孩子的,现代人之所以觉得残忍,只是因为我们忘记了那份生存的艰辛,但当我们再次回到荒野中呢?

    什么都不教他,才是最大的残酷!

    而且我比原始人聪明百倍,所以我更懂得如何教导我的孩子,下一刻……

    “陈萧,小心!”有惊呼声从身侧响起,我没理会。

    “陈萧,背后!”王行健飞也似得扑了过来,包括大小李,包括定夏,我却摆了摆手阻止了他们,我知道,那是一只巨型蟑螂的利爪,直朝我背后刺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小汉堡也看到了,小手死死揪着我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我故意反问他。

    “宝宝不……爸爸……”小汉堡急的眼眶通红,连话都说不清。

    噗,利爪刺中了我的肩胛,又从前胸惯出,甚至擦着小汉堡的脸颊,那一道淡淡的血痕。

    小汉堡没有呼痛,只是怔怔的看着我,身上的那个血洞,那咕嘟嘟涌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我咳着鲜血,却依旧在问他。

    “跑,爸爸快跑,疼,爸爸别死!”小汉堡已完全崩溃。

    “但跑不掉怎么办?爸爸会死的,宝宝快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语气陡然严厉,唇角满是鲜红,小汉堡已说不出话了,伸出小手想拔出那怪物的利爪,又想堵住我身上的血洞,可惜他的手太小。

    小汉堡突然颤抖的更加剧烈,那红肿的大眼睛里,一抹决然浮现。

    他再一次抱住了我的胳膊,那早已扭曲成刀的沸金属。

    “杀掉怪物!不许伤害爸爸和宝宝,敢伤害就杀掉它!”

    呼,我长吁了一口气,身躯猛地前冲,将怪物的利爪拔出,又陡然返身扑回。

    天空中,那一道璀璨的弧光,小汉堡终于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怪物死了么?怪物不会再伤害爸爸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口含鲜血用力点头,心中却在默默感叹。

    “晴,这么教我们的孩子,对么?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某大学里,某个抱着课本的妙龄女大学生,茫然的打了个喷嚏。 '放逐黑岩'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