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:加速消化方式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王行健对力量的追求远超所有人,包括我,包括曹轩。

    王行健对力量的触觉也非常敏锐,他早就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力量在流淌了,其实我们如果仔细点也能感觉到。只是从不在意。

    王行健没事就坐在那闷声不说话,我还以为这货闷骚,却没想到他是在感应力量。

    我们的力量都是通过内核得到的。我们的力量都储备在内核中,可一旦战斗呢?力量就会从内核中释放出来,流淌在身躯中,血管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们的力量系统,和esp值完全是两回事,就有点像……

    斗气和魔法的区别?汗,这不是一本玄幻小说好么!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这和斗气真的很像,否则我也无法解释,为何能量炮能引发龙卷。大小李的沸金属刀刃还能劈出风暴。

    王行健早在学会使用能量炮时,就已经感觉到体内的力量流淌了,记得么?他还曾告诉过我,只可惜当时我根本没在意。

    倒也难怪,我们对力量的把握,几乎都是从大小李那学来的,大小李……他们懂个毛的力量,只会胡砍乱劈!

    虽然王行健早已放弃能量炮的技巧了,他感觉这玩意太浪费,除非能像我这样无限吞噬内核,否则谁会把自己所有的力量一瞬间轰光?

    所以,他开始研究其他的使用方法。还记得他手臂不断的逆时针扭曲么?足足一百圈的扭曲,这当然是因为变异的缘故,沸金属的缘故,但紧随其后的攻击释放!

    王行健又给我们演示了一遍,这次我们完全看清了,那螺旋般的力量波纹轰然释放。随着手臂的回旋,轰出去老远……

    对了!力量波纹?靠,我们早就发现这玩意了,却总是没想明白因为什么,力量波纹不就是我们体内的内核在释放力量的象征么?

    倒也难怪,我只是个大学生,但曹轩也没反应过来就有点奇葩了,他可是职业杀手!

    那一刻,曹轩闷声不语,他其实……有点懒。而且他只追求速度感,对其他的一切都漠不关心,他只要能用追影绕到对手背后就行,那匕首切出的力量强弱,有所谓么?

    反正沸金属专克生命,怎么砍都能拿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但如果你那一刀不仅仅是砍掉脑袋呢?”王行健皱眉道,他突然将长矛灌入了地面,那一刻的地面不仅被刺出一个窟窿,那窟窿周围的岩石还在崩裂,还在爆碎!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最近刚想出来的攻击效果,力量的使用效果。”王行健如是说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我和曹轩扑上去了:“你这混蛋居然不教我们,不告诉我们!”

    “额,我以为曹轩已经懂了,另外陈萧有秒速思维,居然想不到?”王行健尴尬道。

    这关秒速思维什么事?我早就说过了,秒速思维只能对我了解的那些事进行计算和判断,可问题是,我根本不了解王行健说的这些。

    闷闷的坐在地上,我摆了个内功高手常用的盘腿打坐poss,仔仔细细的感觉着体内某种力量的流淌,唔……还是感觉不到!

    “非战斗时,力量储存在内核里,你要将其引导出来才行,就像使用能量炮那样。”

    战斗中,力量会自动从内核中流淌出来,而且凭借战斗的激烈程度,流淌速度也会有变化,擦,内核居然还是智能的!系匠呆号。

    但不战斗的时候,内核就根本不会搭理我们了,我费了好大劲才能勉强抓住感觉。

    那就像水,就像静静的湖面,丢一个石子就会溅起水花,刮一阵狂风就会引发波澜,挖一个缺口就会汹涌而出,逐渐的,我的表情变了,脸上满是喜色。

    倒不是这力量有多强,而是这感觉太奇妙了,就像置身于汪洋之中,可以随意控制浪涛,就像自己是一个冲浪者!

    “这感觉很爽吧?”王行健问道,我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感觉在战斗中经常会出现,只不过战斗结束就会消失,大家也就不在意了。”

    我再次点头,当那感觉越来越明显,我回忆起了和郑锋的一战,那斩马刀轰然爆发时,我确实感觉到了体内的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浪涛却被郑锋一击轰碎,所以力量的强弱始终是关键,操控方法只是让攻击多点变化罢了,比如……

    一丝力量凝聚在指尖,我轻轻按在了一颗小石子上,啪的一声碎裂。

    这并不算什么,但问题是,我的手是沸金属的,沸金属原本对非生命物质是无法构成伤害的,此刻却震碎了小石子?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什么,金属种的攻击对地面完全无法构成伤害,但外来生物强者的攻击,却仿佛山崩地裂般可怕。

    金属种只是工具,金属种没有内核,没有所谓的力量系统!

    哎,如果早点想明白的话,金属种算个屁啊?就像林莫瑞说的,金属种连炮灰都不是!

    哎,如果变异体也能明白这点就好了,那样就不会死伤惨重了,甚至晴也不会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,为何外来生物入侵这世界的第一时间,就要剥夺所有生物的思维?因为他们不想让某些高智慧生物,发现其中的奥秘!

    但发现了又如何?就算知道了自己的身体里有一种力量系统,力量不强还是没用吧?

    不!有用,我深深吸了口气,体内的力量流淌速度加倍,再加倍,继续加倍,突然!我身周开始浮现出烟雾,淡金色的烟雾,那猛地一声咆吼……

    “靠,你做啥?”曹轩倒射出去老远,他感觉我整个人突然炸开了似得。

    不是真正的爆炸,而是我的所有毛孔都在喷发着力量波纹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?把内核力量全都喷出来做啥?”曹轩愕然道。

    我笑眯眯的望着他,这还不明白么?喷出来以后,力量就空了,然后应该做什么?

    曹轩怔了怔,抱头苦思,眼中突然爆出两团精光,他懂了,进食!

    其实我们的变强方式,就是不断的吸收内核力量,消耗掉,再吸收,再消耗掉,以此循环来不断的加固自身内核,直到强化出越来越多的内核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吃掉一颗内核后,我们需要多久才能消耗?不,在这里最好用消化这个词更为妥当,这就像进食一样,胃部消化最少需要两三个小时,可我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就把力量喷出去了,就消耗掉了,完全消化掉了!

    这样就可以继续吃了,不断的吃,不断的加速消化!

    当然,用能量炮也能加速消化,但那种技巧的反作用力太大,一击而已,轰退对手的同时,我的手也几乎炸成碎片了,又要再生,又要休息,太麻烦。

    但只是引导力量喷发出去的话,这种消化方式根本毫无后遗症。

    “走,捕猎去!”曹轩怪叫着奔向了远方,我紧随其后,又让王行健把其他同伴也叫上了,我们终于明白了变强的真正方法,不,这是一种加速变强的方法。

    只有安以琳被留在了基地中,照顾孩子,女人茫然的问我们去哪,我们笑眯眯的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刷经验去!”

    就是刷经验,而且是让林莫瑞这个小boss带着我们刷经验,我完全可以想象到,接下来这几天大家的实力会如何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当然,有几个是例外,比如大小李,他们可不会像我们这样加速消化,哪怕我再怎么解释他俩也听不懂,哎。

    定夏和鸭子也听不懂,它们依旧维持着老一套的进化模式,吃饱就睡……

    这让我想到了小阮,目光有些涩涩的,其实当林莫瑞说出小阮此刻的遭遇时,我心中的内疚感又出现了,她是因为我的愚蠢才被抓走的,以后有机会救出她么?

    算了,先顾眼前吧,在救援同伴之前,至少要保证此刻身边的同伴别再失去。

    另外,这个刷经验的方法对我自己也毫无意义,我本就是无限吞噬内核的体质,是否能喷出力量还有所谓么?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只要你们能加速变强就行了。”我笑着拍了拍王行健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始终崇尚着团队强才是真的强,一两个人的实力强弱是无所谓的,一个人再强都没有意义,未来的小汉堡就是例子。

    而当我说出这句话时,林莫瑞有意无意的瞄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挺喜欢和你们待在一起的,感觉,你们和清洗者截然不同。”林莫瑞如是说。

    “清洗者什么样?”我本能反问。

    “除了少数家伙外,其他全都是……人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我听不懂,本来就是人,当然应该是人的模样,但秒速思维又让我猛地恍然,林莫瑞说的应该是,人类的劣根性,勾心斗角的本性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也是人,只不过,危险逼迫我们团结在一起,不得不为整个团队着想。”我笑着解释道,林莫瑞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也要看人的,有些人哪怕置身危险,也只想着让同伴先去死,自己能够苟活。”

    我……没有搭腔,我……有些脸红,其实我也做过类似的事,其实正常人都会做这样的事,只是一些变故改变了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曹轩说这就叫成长,我却将其称之为内疚,悔恨,甚至赎罪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们了,你呢?又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我眯眼问道,我感觉林莫瑞应该也是个不错的人,哪怕一出场就忽悠我们,但只是因为害怕我们敌视她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?”林莫瑞自嘲:“只是个混蛋,只是个人渣!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做过很多昧良心的事,我就算知道了科技局有多恶心,也没有想过要退出,反而置身其中乐此不疲,因为有利益,有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未来做了科技局的副主管,并不是因为我很强,而是因为我最听他们的话!”

    “那十年中,我甚至用赚到的钱买了一座小城市,只管自己享受,毫不在意其他人的死活,哈,我甚至还包养男宠!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很恶心的女人,这次回来,并不是单纯想要挽救末日,也是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在死前,总会回忆自己这辈子做过什么事,我也一样,可那些事只会让我后悔内疚,甚至恶心,所以我想试试,能不能变回曾经的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十九岁的我,还是挺单纯的,可二十九岁的我,已经肮脏的不像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幸运,我回到了十九岁,只希望,我的心也能变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莫瑞的表情很苦涩,我也不知该怎么劝她,只是叹了口气,其实她能说出这些话,已经很不错了,已经在改变了。

    其实她完全不需要回来,十年后会发生末日又如何?她还能再享受十年,结束后再次重生,再次享受十年,她的异能是bug,完全可以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回来了,来企图改变自己,来尽量帮助我们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我在心中默念了一句,哪怕她听不到。

    同时,我们已到了,那个心目中最完美的刷经验场地,那个成千上万只巨型蚂蚁的巢穴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