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:轰塌洞穴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,居然不救我?居然躲在一边看!”

    基地里,血泊中,女人破口大骂,声嘶力竭。[

    “你不说要保护我么?不说要我做你女人么?就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而且。你居然不管这些孩子!甚至,这些怪物竟是你引来的?”

    安以琳眼眶血红,身躯颤抖。女人崩溃了,那满身鲜血,那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“不怪我,是陈萧这贱人让我这么做的……”杀手哥丝毫不知廉耻为何物。

    “好啦,区区丧尸兽而已,这不是撑过去了么?而且陈萧那贱人说让我尽量多引,我还刻意控制了数量呢。”曹轩继续出卖手足换取衣服的原谅,这货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方法真挺好的。”曹轩突然坏坏一笑:“你现在几星?”

    安以琳不知道,女人在战斗中根本顾不上,几千只丧尸兽啊,那峡谷中早就堆满了尸体,鲜血都快流成河了。

    女人只是在尸骸中乱爬,看到会动的就一刀斩下。女人只是在鲜血中摸索,力量耗尽就随便抓一颗内核吞下,那嘴角的鲜红。那恶心的味道,女人在战斗中完全顾不上。

    而当她听到曹轩的提醒,本能掀开衣服……

    “三星!?”安以琳傻眼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很懒,又怕死,还有点洁癖,所以直至昨天还是一星的水准,这一天一夜的厮杀,居然连跨两级?不仅是她,连那些孩子都不断的发出了惊呼声。

    虽然一个个坐在血泊中眼泪汪汪,但看着胸口浮现的星星图案,又激动的满脸通红,甚至有些年纪较大的孩子竟已二星了!

    “明白了么?”曹轩干笑着捏了捏安以琳的小脸,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女人明白了,但过程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万一她死了怎么办?万一那些孩子死了怎么办?她一个个悉心检查着那些孩子的伤势,真怕有一个伤重不治的。

    可,一个都没有!

    她不会死的。她只要一有些撑不住,曹轩就会在峡谷入口处堵住丧尸兽的潮水,让她有喘息的机会,只要她不倒下,孩子就一个也不会有事。系叉医亡。

    伤?如果连受伤都不愿意的话,那变强几乎是天方夜谭了。

    其实相比其他人的经历,安以琳这根本不算什么,这两天我做了很多令人发指的事。

    金俊美说他撑不住了,我就把他踹进了怪物群。格雷格说他不想熬了,我就拎着他衣领,扔到了几只五星兵蚁的面前,还拦住了所有企图救他的人。

    足足等了十分钟,我才把浑身是血的他给拎了回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咒骂我,我无动于衷,只是将下一个目标锁定向骂声最响亮的家伙,既然有力气骂我,那一定有力气继续拼咯?

    但当那兴奋的吼声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我四星了!”是蛟岛正司,他望向我的眼神突然复杂,突然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之前给他们的目标是,一个月五星,但这才几天?他就已达到四星了。

    好快,无法想像的快!

    “咳咳,其实大家都知道,陈萧也是为了我们好,只是做的太过份!”

    这话是布莱德说的,他本意是好心帮我打圆场,却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噗,我直接笑喷,过分?更过分的事还在后面,他们至今都不太明白,我们究竟面对着什么,我们究竟在经历什么。

    安以琳说,我们选错了生存难度,是的,为此我还和王行健聊过,将人类的生存难度分成了好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简单级,是指那些富二代官二代,啥努力都不用,生下来就有锦衣玉食专人伺候。

    普通级,是指那些平庸百姓,或是读书或是工作,做好就行,哪怕一辈子发不了财,但也不至于倒大霉,偶尔会经历点天灾人祸,但几率比中头奖高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困难级,是指那些相对穷苦,或是有天生残疾的人们,但他们依旧可以出人头地,只要努力战胜那些困难就行。

    噩梦级,这在和平年代很少看到,顶多在一些战乱国家,或是一些军阀统治的非洲地区,那里的人们才是真正的苦。

    呵,我们经常听到身边有人抱怨,零花少几百就说活不下去,买不起名牌就说生存艰难,为了辆破车甚至恨不得躺在床上卖!

    但和那些噩梦难度的人们相比,和那些生存在战乱中,或是饥荒瘟疫中的人相比……

    至于我们,连噩梦都不是,我们的生存难度是地狱级!

    我们比明天就要枪毙的死囚还可悲,我们比病入膏肓的老人还凄凉,他们至少知道死期将至,不需要拼命了,等着就行了,但我们呢?

    无休无止的拼搏,还是活不下去,每每看到一丝希望,就会被更强的敌人打破,刚觉得自己有机会爬出地狱,敌人的一只脚就踹过来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我不知道大家为何要抱怨幸苦,还说我过分,如果他们真正明白自己身处在地狱难度中,那他们就连一句抱怨都不敢有,一秒都不敢停歇的往前爬了。

    因为停一秒就会尸骨无存,像卡瑞,像杰森,像芙萝拉……

    所以我无视了所有人的废话,扭头看了看王行健,只有他和曹轩知道我想做什么,只有他俩是陪着我一路拼过来的。

    下一秒,王行健走向洞穴深处,我则走到了洞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已大致适应了此刻的战斗难度,那就再加大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王行健,去把洞穴轰塌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所有人怔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外面,巨型虫依旧如海如潮,成千上万,我们拼斗了两天两夜,数量几乎就没有减少过,还有越来越多的从蚁巢中涌出来。

    里面,大家仅仅坚守就吃不消了,虽然实力有提升,但那辛苦,那伤势,那崩溃的心。

    这时候轰塌洞穴,和找死有区别么?没有了洞穴,难道大家全部冲出去任由怪物吃?

    “陈萧你……太过分了,你这样等于送我们去死!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,你实力强,所以你绝对有信心在怪物群中活下来,你还有大小李帮你,但我们呢?我懂了,你又想抛下我们了,觉得我们拖你后腿?”

    “王行健你住手,不能任由陈萧这么闹,否则我们全都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,大家都在拼命,陈萧在做什么?躲在后面打瞌睡?随便下几个命令?”

    “大家别再听他的,他不就是比我们强一些么,但大家一起上,难道还怕他一个?”

    我有些诧异,这是要起义?我更诧异的是,本以为这些话将由徐博说出来,却没想到是格雷格,呵呵,看来我人品已经败光了,所有同伴都想和我翻脸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本能想要说些什么,却没想到王行健比我更快!

    拳头,狠狠砸在了格雷格的脸上,这货踉跄后退,一口血喷出,满嘴牙尽碎。

    “这些话,你再说一遍,我就弄死你!”王行健第一次展现出自己暴虐的一面,那眼神之凶恶,宛如厉鬼。

    只有他知道,这些天我拼命用秒速思维计算着,我们该怎么变强,我们该如何做才能活着,这些天我甚至都没有睡过。

    白天,我逼迫所有的同伴去拼命,杀死怪物,吞噬内核,加速消化。

    晚上,当他们终于有机会打呼噜时,我就一个人走出洞穴,昨晚,我一口气连吞了两百多颗内核,痛的浑身抽搐,痛的满地打滚……

    王行健知道,昨晚我一次次的突围,一次次的企图冲破巨型虫的包围,我在找今天的锻炼办法,我让王行健轰塌洞穴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说了。”我拍了拍王行健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不想解释,敌人来杀你的时候,不会和你解释,怪物来吃你之前,不会告诉你为什么,我们是在地狱中求存,不是在开茶话会,让大家嗨嗨皮皮的踊跃发言。

    我有秒速思维,所以我总能找到最合适的方法,大家不明白就算了,听我的就行!

    其实我不是没想过和大家慢慢商量,一个个的解释,但我没有时间,秒速思维最大的优势就是最快速度下决定,如果做出决定后不执行,那还有个屁用?

    在我慢慢解释的时候,敌人已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,我一把抱起了小汉堡,径自走出了洞穴,王行健咬牙扭头,一矛轰在了洞壁上,那咔咔咔的崩裂声,那轰隆隆的倒塌声,所有人面如土色的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,巨型虫几乎遮天蔽日,密密麻麻满地都是,四面八方围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我也搞不懂你想做啥了,这么多巨型虫,连我都不可能杀光的。”林莫瑞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要杀光啊,我只说让大家出来,今天不守了。”我面色古怪道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要带着我们杀怪么?”我眯眼笑着:“那接下来,就带着我们杀boss去吧!”

    手指向远方,昨晚我无数次冲进虫潮中,就是为了寻找那个方向,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地穴,蚁后的巢穴!

    '放逐黑岩'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