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:爷爷……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别怕,爷爷正在赎罪,别怕,爷爷很快就会来救你!”

    荒野中,老人仰天长叹。面对着那海潮般的金属种,老人视而不见,只是一脚脚的踹过去。踏下去,那些金属种竟被踏的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老人太巨大了,不,应该说他身边的那个物体太巨大了,由满地的碎石凝结而成,人形,高度竟超越了一些四星的巨型虫,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岩石巨人!

    老人并没有和其他的清洗者一起行动,因为他的战斗方式太夸张,很容易误伤到同伴,也因为他和其他的清洗者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年纪大了,不喜欢和一群傲娇少年打交道,他连开启异能的方式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所有的清洗者,都是被带进了科技局总部基地,在某个巨大的实验室中进行改造,只有他。是被带进了一座小黑屋。

    “我孙女在哪?”老人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原本是和妈妈和奶奶一起坐牢的,为何突然间消失了?”

    “我孙女性格单纯。什么都不懂,你们把她换去别的监狱,等于让她去死,她照顾不了自己的,她会被其他女囚欺负死的,所以老头子求求你们,让她回来吧!”

    自从孙女消失后,老人就不断的哀求那些狱警,甚至监狱长,可他得到的回答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孙女,在监狱里杀了人,她妈妈和奶奶并不知道,因为我们没有公布这件事!”

    “你孙女。已经被判死刑了,只不过暂时缓刑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老人勃然而起,他太了解自己的孙女,单纯到啥也不懂,整天嘻嘻哈哈的,别人坐牢是受苦,她坐牢却仿佛在享福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女孩,怎可能跑去杀人?又怎会不告诉自己的亲人?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这样。你不信也没用。”监狱长冷笑道。

    老人崩溃了,拼命求那监狱长再调查一番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老人甚至跪地哀求,不管让他做什么,只要能留自己孙女一命,哪怕用他的命去换!

    其实他孙女原本没有犯什么大罪,那所谓的贩毒,只是跟着爸妈爷奶罢了,甚至他们原本是不让小孙女加入的,只是某个傻丫头自己偷偷摸摸的爬上了船。

    “她不该死,该死的是我们,居然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跟着犯罪,跟着坐牢。”

    “求求您了,无论用什么方法,请让老头子赎罪,只要能换她平安。”

    可惜,老人的哀求毫无意义,只是被毒打了一顿,又丢回了监狱里。

    老人并没有因此放弃,从那时开始,就不断的找机会接近监狱长,不断的哀求,哪怕每次都只能换来一顿毒打,有时候甚至被施虐,老人也绝不反抗。

    终于,他得到了一个机会,监狱长主动见他,问他是否愿意赎罪。

    老人当然答应,接着就被带进了科技局,只不过,他并没有进入那巨大的实验室,他是和其他少年犯分开接受异能改造的,因为……

    只要老人进入那巨大的实验室,只要老人看到那玻璃柜中昏迷的少女,就会全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送你去一个满是怪物的世界,那是一项科学的研究探索,具体的告诉你也听不懂,反正让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,让你杀什么,你就杀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们满意了,等那研究探索成功了,我们就会放了你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,有可能赦免你全家人的罪哦,只要你对我们的贡献足够大!”

    什么怪物?什么研究探索?老人不懂,老人其实很害怕,但想到自己的孙女。

    也罢,反正他年纪大了,没几年好活了,他早已决定要赎罪,以命换命的救回孙女!

    所以那一刻,老人不顾一切的屠戮着金属种,却没想到下一刻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我落在了老人面前,开口第一句就是道歉。

    看着老人满脸的皱纹,我甚至能依稀辨别出他的轮廓,和那少女的血脉相连。

    老人怔了怔,却没有理睬我,那巨大的岩石人猛地抬起拳头,轰然朝我砸来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听,不需要看,不需要去管是人还是怪物,杀戮就好,赎罪就好!”

    那一刻,老人仰天长叹,他的能力很奇特,可以形成一股引力,吸引任何物体聚集在身旁,模拟出任何形状,并且操控其帮他战斗。

    岩石人?钢铁巨兽?甚至凹凸曼他都能模拟出来!

    包括那些金属种被他彻底踩碎后,一些淡金色液体还融入了那只岩石人的身上,那浑身散发着淡金,那宛如金色战神,那天崩地裂的一拳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坐在岩石人肩膀上的他,却显得很苍老,很落寞,也很凄凉。

    特别是听林莫瑞说了他以后的经历,我对他更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认识小阮的!”我避也不避的看着他,老人陡然怔住,那岩石人的拳头陡然僵住。

    他狐疑的打量着我,似乎在分辨我话中的真伪,应该是假的吧?毕竟我在他看来,只是一只怪物,还长着翅膀和尾巴,还是从天空中俯冲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荒谬,那些家伙说的没错,你们这些怪物果然喜欢骗人!”老人冷喝道。

    轰,那岩石人的拳头砸在了地上,地面竟浮现出一个大坑,几只金属种粉碎,液体四射。

    可惜,我早已消失,那陡然震颤的骨翼,我已高高跃起,又急速俯冲向老人。

    “小阮,她也在这里,至少曾经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些科技局的混蛋骗了你,就是他们把小阮放逐来这里的,之后又抓了回去!”

    “研究她,改造她,甚至可能解剖她,你的异能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怪物,我也是人,此刻的小阮和我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被科技局的混蛋给害了,将我们丢到这怪物世界感染病毒,再抓回去研究我们身上的病毒,以此开发出能让人获得异能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我们,还有两千多名囚犯也都是一样,但他们都死了,只有我和小阮活了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只有我和小阮彼此相伴,我当她是妹妹,她却想叫我未来老公,她很可爱,很单纯,只可惜……对不起,是我害了她,害她被科技局给抓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原本是想抓我的,但之后又说,小阮傻乎乎的最容易控制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我说的很乱,拼命想用秒速思维冷静下来,却怎也做不到,当我知道他是小阮的爷爷时,我心就揪住了,脑子就完全混乱了。

    我对不起小阮,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悔恨,无法弥补的悔恨,所以哪怕老人想要杀掉我,我也毫不介意,但前提是,我必须让他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老人已完全惊呆,我说的很快,他一时间根本无法理解,但却又……

    老人曾坚信,自己只要赎罪就好,那些科技局的黑衣人曾告诉过他,不需要去听,不需要去想,做科技局最忠诚的工具就好,但这一刻他却不得不想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再赎罪都没有用的。”我又一次苦笑。

    因为,哪怕我不说,老人也会在2016年的时候,偶然发现了真相,可科技局的高层依旧用小阮威胁他,就像曾经威胁我一样,逼迫他必须听话,否则就杀掉小阮!

    所以,老人一辈子都在赎罪,老人在放逐世界豁出命去拼,屠杀了很多怪物,也包括不少外来生物,甚至那场针对帅级的袭击,他也参加了,他也战死了。

    老人死前,曾哀求科技局,说他已赎罪够多了,说他只希望能换回孙女。

    但那时的小阮已经……林莫瑞说,科技局以后会成立一个兽化兵团,小阮就在其中,被剥夺了意识,被变成了傀儡。

    林莫瑞说,当科技局彻底放弃对放逐世界的探索后,兽化兵团就会被斩草除根!

    老人叫阮擎天,死于2017年10月,而兽化兵团,则灭于2017年12月。

    爷爷死后,孙女紧跟着就死了,再没有人知道曾经有一位老人,为了救自己的宝贝孙女,而在放逐世界拼了命的赎罪,拼命用那苍老的身躯对抗怪物。

    “爷爷,停下吧,没有用的。”我跃到了老人的身边,眼中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只有对他,只有对小阮,我……

    “咦?你们这些家伙在做什么?”一声冷冽突然从身后响起,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哈!你们这些幸存者还真奇怪,怎么自己和自己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是郑锋!那潮水般的金属种分开,郑锋迈大步走了过来,阴森的面孔,急速跃起的身形,话音刚落就到了我和老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,不管因为什么都好,你们全部去死吧!”郑锋狞笑道,又是一拳轰向了我们,又是那宛如闷雷般的拳头。

    他太骄傲,太狂妄,他很少愿意用沸金属武器,因为在他眼中,无论是我还是这老人,都是渣,都是些几乎被灭绝的弱小生物,而他则是全宇宙最高等的。

    可他料错了,这一刻的我,和之前已截然不同!

    沸金属长刀在第一时间凝聚,下一刻从场中爆发的是……天崩!

    这和一个月前的一击几乎同出一撤,他扑上来了,我尽全力阻挡,而一个月前我曾被他一拳轰得差点挂掉,今天呢?系系估技。

    天崩,和那闷雷般的拳头轰然相撞,那一股翻涌的气血,那手臂上爆射的血花,我再一次被重创,但这次却不仅是我了,郑锋的拳头上也爆出了一团鲜红。

    两个身影,几乎同时朝后方倒射了出去,郑锋有些惊愕,我则咬紧了牙关!

    尾刺,暴风雨般的连刺,身形在后退的同时,尾刺却不顾一切的追击。

    我竟还有余力追击他?郑锋直惊得掉了下巴,虽然他并不在意,身形微颤就躲开了所有的攻击,落回了原地,而当他再次抬头看向我……

    “小子,成长的好快啊!龙说的没错,你们这些幸存者一定要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,只是当他再次扑来的前一刻,一把抓住老人肩膀,骨翼震颤,倒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郑锋那紧随其后的一拳,骇然是对着老人,因为老人操控的那只金色战神实在太恐怖,几乎单方面的屠戮着金属种,而老人的本体则相对较弱。

    能力者的缺陷,体质只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不仅成长的很快,还多了些莫名其妙的能力?”郑锋的眼神越来越阴冷。

    他不懂,他并不知道清洗者的存在,所以他本能以为我和老人是一伙的,之前的对抗,仅仅是因为某些误会罢!

    但老人又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“你!为何?”老人有些诧异,不是我和郑锋的实力,而是我为何要帮他救他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

    “曾经的小阮,也是这么救我的。”我望着他,脸上一抹灿烂的微笑。

    信也好,不信也好,我都已当他是爷爷了,为了小阮! '放逐黑岩'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