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:未来的狼崽子们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放逐

    荒野中,一群小家伙溜溜达达的朝前走着。

    “大家注意要排好队,别走散了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整齐的队列,那一个个小家伙手牵着手的模样,乍一看还以为是小学生的郊游。如果这里不是放逐世界的话……

    远处,一些丧尸兽的身影浮现,孩子们立刻紧张了起来,女人却先一步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别怕。还记得上次我们打败了多少怪物么?”女人鼓励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记得,我还打败了两只呢!”

    听着孩子们那层次不齐的回答,安以琳微微一笑,只是眼神始终有些复杂,如果可以的话,她真不想让这些孩子出来捕猎。

    没办法,此刻没有一个同伴能站的起来,疗伤又需要内核。

    那一战的艰苦。让女人至今心有余悸,她至今不敢相信,我们赢了?

    先是对抗外来生物的袭击,再对抗上一次全灭了我们的清洗者,那连续两场不间断的战斗,最终居然都赢了?

    虽然,逝去的同伴令人惋惜,但大多数同伴都活了下来,孩子们也平安无事。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

    “多亏了你们,格雷格,还有塞罗……”女人喃喃道。

    丧尸兽扑上来了,安以琳是尽量不想让孩子们战斗的,可某个小身影却比她冲的更快!

    是小汉堡,手中还牵着两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伙伴,抬脚就踹向了一只丧尸兽。

    “大家跟着我哟,看看我是怎么打怪物的!”小汉堡微笑道。

    小家伙现在得意极了,他可是唯一和敌人战斗过的孩子,虽然只是被清洗者砍了一刀,根本连碰都没碰到敌人……但他至少敢冲上去嘛!

    身后,其他孩子看他的表情也满是钦佩,甚至崇拜,这是打算封他做孩子王?

    “小汉堡,你伤好了么?还痛么?你爸爸醒了么?”小伙伴们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早就好了。一点都不痛了。”小家伙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肩膀,但想到爸爸,小家伙又皱起了小脸,爸爸已沉睡两天了,至今没有醒过来——

    是伤重么?还是太过疲惫?

    “但没关系的,我们多带点内核回去,就能医好爸爸了。”小汉堡攥紧小拳头道。

    其实凭他们的实力,哪怕只是孩子,想要击败力量被a病毒限制住的丧尸兽也并不困难。通常一脚踹过去,那些张牙舞爪的家伙就口吐白沫了。

    就算遇到巨型虫,只要数量不多也问题不大,毕竟有安以琳,还有鸭子和定夏。

    真正问题是之后那些挖掘内核的工作!

    好恶心啊,孩子们一个个脸色惨白,连碰都不太敢碰那些既腐烂又浑身是血的怪物。

    安以琳也不想让孩子们手染鲜血,可王行健却说……

    “食草动物的孩子,断奶前必须学会吃草,食肉动物的孩子,断奶前必须适应血腥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放逐世界没有草可吃,他们只能食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连挖掘食物都感觉恶心,那就真的无法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我们是在养一群未来的狼崽子,而不是在养一窝待人宰割小白兔。”

    安以琳深深叹息,这道理她当然懂,只是……但安以琳又惊奇发现,这些孩子的适应能力比她想象中快,特别是在小汉堡的带领下。

    “爸爸说,这个不恶心的,不要去胡思乱想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说,对准那些有星星的地方挖下去就行,喏,就像这样。”小汉堡边说边趴在一只丧尸兽的身上奋斗着,很快手中就多了颗内核。

    小家伙又将小手在沙地里随便蹭了几下,干干净净……

    安以琳哭笑不得,她感觉这些小家伙越来越像蛮荒人了,一个个围着怪物挖肉,又一个个衣着简陋,甚至有些孩子还直接光着个屁屁。

    “琳阿姨,我想拉粑粑!”一个孩子突然举手道,说完也不等安以琳回答,就跑去一旁挖了个小沙坑,砰砰砰的挤出几颗小豆子。

    因为食物是内核的缘故,所以拉出来的也就是……

    拉完了怎么办?倒也简单,那孩子坐在沙地上用力蹭了几下,搞定收工!

    安以琳哭笑不得,女人都快被这放逐世界的生存方式给逼疯了。

    其实适应了就好,其实这些孩子比安以琳更早的养成了某种习惯,毕竟孩子最好教,何况这些孩子早已经历过末日,甚至有些年纪小的,就是在末日中长起来的。

    但最不习惯的始终是队伍最后那两位,阮擎天和周谷谕。

    看着孩子们挖内核,周谷谕早已脸色惨白,看着那孩子拉豆豆和蹭屁屁,周谷谕感觉自己都要疯了,这些真是人类的孩子么?

    “我始终觉得,他们就像是一只只的小怪物。”周谷谕嘀嘀咕咕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,他们管自己叫新人类。”阮擎天微笑道,老人倒是并不介意这些,反而觉得这些孩子更淳朴,也更可爱。系丰团弟。

    远离了社会上的勾心斗角,又远离了某些物质欲望,这未必就是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是,这些孩子以后怕是很难回到人类世界中了,当然,他们从未想过要回去,对他们来说,放逐世界就是自己的世界,2015?和他们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呢?以后也不回去了么?就待在这里做新人类?”周谷谕皱眉道。

    老人没回答,他必须得回去救小阮,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不可能!”林莫瑞如是说:“等陈萧苏醒后,再把那些事详详细细的告诉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等我苏醒,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了,疲惫倒还是其次,关键我发现此刻的身体一旦受创过重,就会陷入某种类似休眠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足足三天三夜的休眠,我才终于睁开了眼睛,只是那伤势……依旧未愈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之前的战斗,让内核濒临枯竭了吧。”我叹了口气,看着自己依旧骨骼嶙嶙的手脚,肌肉倒是有一些了,只是皮肤的再生非常慢。

    身侧,一名少女正瑟瑟发抖的望着我,奥菲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……出去捕猎了,让我……留下来照顾你。”少女结结巴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怕我?”我本能反问,少女连连点头,又突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怕我,但她连怕这个字都不敢说,她真心太胆小了,但这也说明了另一件事,我和她,我们和阮擎天包括周谷谕,都并非同一类人。

    他们本质上依旧是人,我们却已变异或是进化了。

    我不由自主的开始想,如果有一天我真回去了,遇到晴,她看我的目光会带着惊恐么?

    我自己倒是无所谓,关键是我怕有一天,但小汉堡遇到晴,当小汉堡哭着扑上去叫妈妈,晴是否会尖叫着推开他?那样就太可悲了。

    小汉堡很快就回来了,身后跟着一些小伙伴,还有定夏和鸭子。

    那成堆成堆的内核,都是他们的捕猎所得?真了不起,那最后的十八名变异体,应该可以安息了,呵,生命就是这样,上一代逝去,下一代成长。

    看到我醒了,小汉堡不顾一切的扑进我怀中,那抽泣的表情,那红肿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爸爸还痛么?”小汉堡戳了戳我那尚未痊愈的伤口。

    说不痛是假的,但真正痛的不是身上,而是心里。

    那天,哪怕战斗结束以后,我都强撑着没有晕过去,而是先在荒野中挖了两座坟,一座给塞罗,一座给格罗格。

    我并不太喜欢格雷格,这家伙前几天还想反抗我的压迫,还想要起义呢,但直到他永远的离去,我才知道自己有多舍不得,那扒手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模样。

    最最不舍的始终是塞罗,这一战之前我想过很多次,如果必须有牺牲的话……

    不可能没有牺牲的,连续的两场大战,连续的两拨强敌,其中更有缪斯和洛伦塔这样的开挂强者,更有郑锋那恐怖的将级。

    一个同伴都不失去?那真心是梦想,甚至只失去两名同伴就拿下了敌人,我都觉得是放逐世界的老天爷第一次开眼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可以的话,我宁愿死的是我,甚至我宁愿用其他同伴的两条命去换塞罗的一条命,我知道这么想对其他同伴很不公平,但塞罗……他太努力了,他真不该离开我们。

    林莫瑞对我说,其实我们不亏,失去了两名同伴,却换来了三名同伴,阮擎天,周谷谕,还有那个有点胆小又有点害羞,但长相非常可爱的少女奥菲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扭头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“同伴,不是用数字来计算的……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