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:同生共死的伙伴,某NO2的苦逼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阿嚏!”荒野中,我哭笑不得的揉着鼻子,那天,我足足打了几万个喷嚏,打的鼻子都快烂掉了。某些家伙究竟有多惦记我?

    其实我也知道,此刻该立刻和他们汇合,但我却有点找不到路了,孤身一人游荡在荒野中。甚至我也遇到了两名兵级。

    幸好,他们认识我,知道我曾和玛丽卡待在一起,但可惜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,被主人抛弃不要了?你们这些连狗都不如的幸存者。”那两名兵级冷笑道。

    我望了望他们,这一刻我的伤势不算轻。内核也被立花訚千雪吃了好几颗,并不想和他们战斗,但那句连狗都不如的话。我眼中浮现出了血红。

    “滚过来。看看谁特么才是连狗都不如的渣!”我朝他俩勾了勾手指道。

    “噗,哈哈!”两名兵级笑喷,其实他们知道我的实力很强,否则玛丽卡不会那么重视我的。但此刻我的伤势……

    双手双脚的再生尚未完全,八颗内核被立花訚千雪足足吞噬了五颗,虽然她给我吃了一些兵级的内核恢复,但依旧没有完全,六颗内核,就是我此刻的实力境界。

    心口那八颗星星,有两颗的颜色都黯淡到看不清了,说明我此刻的身体极为虚弱,这样还敢挑衅兵级?他俩都要笑疯了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只是钟摆瞬步陡然开启,身形如电般跃了过去。

    左右的摇摆,虚影不断浮现,力量不足又如何?我的实力境界还在,战斗技巧还在!

    外来生物的战斗是没有多少攻击技巧的,又或者说,他们的技巧仅限于那触手扭曲后的攻击释放,只要能极限发挥力量就行。

    速度的技巧?躲闪的技巧?他们都没有,因为他们感觉不需要这么麻烦,因为外来生物对抗任何敌人,都是力量上的纯粹压轧。

    但当放逐者越来越强,他们已很难压轧我们了,所以技巧一旦跟不上实力……

    嗖,我到了一名兵级的身侧,他尚未来得及攻击,我尾刺的连续击就启动了,狂风,暴雨!甚至斩风直接笼罩向了另一名兵级。

    一对二,我毫无惧色,通过和玛丽卡的相处,我已了解大多数外来生物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别以为兵级有多厉害,甚至别以为士级有多厉害,外来生物的真正实力起步,似乎是从将级开始的,只有将级在各方面实力都很均衡并且全能,其余呢?

    兵级和士级,几乎除了选王和入侵外,其余时间全部在睡大觉,因为王几乎不需要他们发挥多强的作用,只要有数量就行。

    可我们呢?每天都苦练到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,这就是差距!

    那尾刺的连续击,逼得一名兵级踉跄后退,那斩风刚刚释放,另一名兵级的身上就浮现出了鲜红,浮现出了裂痕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!”那兵级狂吼,几根触手本能释放了出来,企图轰击我,或是卷住我。

    但那钟摆瞬步的虚影……对于立花訚千雪的鞭子,我是几乎躲不开的,但区区一些兵级的触手攻击,对此刻的我来说,他们太慢太慢了。

    嗖,虚影消失,我已回到了原位,那两名兵级尚在发愣,我又一次做出了准备跃起的姿态,那两名兵级本能以为我想跃入天空逃离。

    可他们又一次错了,蹲下并不一定是跃起,也可以是冲刺,是追影!

    我越来越觉得,兵级的战斗意识很弱,曾经我们的实力很渣时,还感觉他们非常可怕,可一旦平级,某些缺陷就完全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和王一起入侵了上千次么?为何丝毫没有战斗技巧可言?

    我可以压制他们,曹轩可以压制他们,就连之前的塞罗,也曾经偷袭干掉过他们。

    不对,区区的一次选王,他们就死伤无数了,那下次入侵时出现的兵级呢,难道是新生的?又不对,玛丽卡也说她已参加选王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困惑了我很久,对于外来生物的生存和繁衍方式,我始终无法弄清楚,但算了,先搞定他俩再说吧!

    身形弓起又猛地弹直,那两名兵级本能想跃起拦截我,却想不到,嗖!追影已到了他俩的身后,抬手就是一道天崩。

    那两名兵级怔住了,我的实力级别已退化到六星了,还能释放天崩这样的强力技能?

    虽然仅一击,我就感觉的心口一痛,一阵空虚寂寞冷的感觉传来,内核能量始终不足啊,我怕是只能轰出这一击而已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一击,一名兵级的背脊咔嚓一声裂开,惨嚎连连,另一名吓得拼命往前冲,却依旧被轰碎了半边肩胛骨,天崩的力量压轧太强了。

    只是仅一击,我就踉跄了几步,深呼吸,再次发动的攻击只能是斩风,杀不了他们了,只能不断的重创,逼迫他们自己逃走罢。

    但那一刻连我都没想到,远处,那陡然而起的风暴,由远及近,极快的冲到了我身边。

    真空,刀刃,风暴!

    斩风,和那风暴几乎汇聚在了一起,一前一后的夹攻,完全封死了那两名兵级闪躲的路线,那惨嚎声更凄厉了,那两名兵级都忍不住想要自爆了,但!

    嗖,追影退了回去,就在自爆的刹那,秒速思维早已算到了他们想做什么,那火云白白的浪费了,同时两场,那内核的自爆丝毫没有伤到我。

    同时,我还一把抓住了那风暴中伸出的一只手,骷髅般的手,带着他急速远遁。

    那手上,有一道十字形的裂痕,那眼睛正痴痴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“陈萧……”他满怀欣慰的呼喊着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发过誓的,每一次遇到他,都会告诉他的名字是艾伦李,都会告诉他曾经有多了不起,但我没想到,有一天他已不用我说了,甚至会反过来叫出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欣慰,甚至兴奋,我一把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真好,哪怕我已不是当初跟在他屁股后面打酱油的小笨蛋了,但我们之间的友情永远不会变的,我永远永远,都崇拜着那个有些变态的死灵切割者。

    对了,他是怎么找到我的?而且来的只是小李,大李呢?其他人呢

    “那边……战斗……”

    和谁战斗?我不知道,只发现小李的眼神很焦急,我一把拽住他的手,再次启动了追影。

    至于那荒野中,那两个自爆后的兵级,那两个失去身体只剩肉球的蠢货,我连管都不想管,连踩碎它们的肉球都懒得做了。

    现在,谁特么才是连狗都不如的渣?

    奔跑中

    他们是一起遇到了那名强大无匹的对手,但却,就是因为那两名兵级对我的挑衅,他们发现了我的身影,立刻让小李过来找我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同伴,他们根本脱不开身,那对手的实力之强大……人妖!

    “真是一群自己作死的蠢货,招惹了我过来,对你们有任何好处么?全都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空中,人妖狞笑道,他竟在空中?外来生物的身体重量有多少,竟能飘起来?

    林莫瑞也说过,天王是可以漂浮在半空中的,只是那人妖的高度明显不如天王,在空中的身影也很不灵活,但对付我们还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天空中,那漂浮的身影陡然下坠,一只岩石巨人被压得浑身崩裂,发狂般反击,却依旧碎成了满地石屑,阮擎天在喘息,这已是他第二只岩石巨人了。

    天空中,雷芒正四处轰射,周谷谕眼眶都红了,他不相信林莫瑞的话,他不相信自己哪怕lv4甚至lv5,都无法撼动排名最高的那几名将级,但事实是……

    “咦?又多了几个力量很奇怪的幸存者?”

    “啧啧,居然能操控电流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,只是那一千次的入侵,我倒是也遇到过一些和你类似的生物,但!”

    轰,天空中的力量波纹和电能彼此碰撞,竟完全炸开了,刹那间那漆黑的波纹和湛蓝的电芒疯狂肆掠,可那天空中坠落的身影是……周谷谕!

    “别发疯了,你现在不可能撼动他的。”林莫瑞咬牙道,必须大家联手才能搞定某个no7,只不过,那名no7可不是郑锋,他可不会傻到只带几名部下过来。

    远处,那数只兵级和士级已赶往了战场,林莫瑞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米勒,布莱德,金俊美,徐博,正咬牙切齿的打算阻截,可他们能拦住多少?

    “陈萧呢?找到了么?”林莫瑞在战场中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陈萧到底是谁?”某人妖歪了歪头:“区区一个幸存者,也值得你们全都死在这?”

    是啊,这样做值得么?其实我也想问问大家,远远的看着那战场,我尚未赶到,眼眶已红了,我看到那些伙伴不顾一切的攻向将级,又悍不畏死的拦截兵级和士级。

    “陈萧呢?找到了么?”每个人的口中都在呼喊这句话。

    值得吗?只为了我?

    那天,王行健一语道破天机:“换成任何同伴的话,陈萧也会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是的,任何人都会这么做的,我们都是同伴,不,我们此刻已是同生共死的伙伴了,最好的兄弟,姐妹,我们不想再失去其中的任何一个!

    我们要一起去征服这个放逐世界,要一起去对抗哪怕无法战胜的敌人!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那一刻,我人未到,声音已远远的传了回去,所有伙伴的脸色都浮现出喜色,哪怕他们的身上,更多的还是被鲜血染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我回来了,但就算加上伤势未愈的我,依旧无法撼动某个人妖吧?no7的将级!

    但那天……

    “喂

    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,就在我踏入战场的前一秒。

    我扭回头,身后站着那身形几乎枯萎,那双目无神到几近死去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必须来找我,她只能来找我,再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!

    “给我血……”立花訚千雪涩声道,那颤抖的身躯本能想扑过来,我却皱眉闪开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”立花訚千雪已快跪下了,那份哀求,那份悲戚。

    “只要给我血,我就帮你干掉他,甚至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只要给我血,让我做你的部下都可以!”

    未来的晴,某个想法实在太毒辣了,最毒女人心?未来的陈萧和艾伦李,这么做实在太贱也太狠了,但我……简直太喜欢了!

    她已完全抛弃了外来生物的身份,她已恨不得跪在我面前哀求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跪下唱征服?

    其实她完全有实力强行捕捉我的,以后永远带在身边养着,吃着,但这一刻的她,却已连捕捉我的勇气都没有了,那眼泪汪汪,那鼻涕眼泪横流的苦涩模样。

    眯眼望着她,那天,我终于知道一个毒瘾者的苦逼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no2的立花訚千雪么?

    不,她已不是了,她胸口连一颗宝石般的星星都没有了,反而那纹身般的星星……

    足足十二颗!

    '放逐黑岩'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