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:问答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tsppppp船舱里的床上,我唱着童年的歌谣,哄着小汉堡进入了梦想。

    孩子的小脸上还留着斑斑泪痕,那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水滴,那微肿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才半个多月没见罢了。他就在我耳边嘟囔了不下一百句,宝宝好想爸爸,甚至还说了番让我非常诧异的话。

    “爸爸是不是又受伤了?爸爸是不是又遇到危险了?爸爸如果回不来的话,宝宝会难过死的。爸爸以后再受伤之前。要想想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孩子只是在撒娇罢了,但这番话却惊得我浑身冷汗,又突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至今没有真正做父亲的觉悟,我顶多觉得小汉堡是未来陈萧留下的,并不真正的属于我,但我却没想过他有多依赖我,他可不管什么过去未来,我就是爸爸!

    一旦失去了爸爸,对一个孩子的打击究竟有多大,何况是连续两次?

    他会崩溃的,他会疯掉的,那一刻我的心中竟有些内疚,我再不是之前那个大学生陈萧了,不能只凭着一股血性横冲直撞,做傻事从不考虑后果了。

    我的生命。承托着两个人的未来,我和宝宝。

    我在替其他伙伴断后时,至少应该先想想,我已经是有儿子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我揉弄着宝宝的小脸蛋,深深一吻,孩子已睡着了,却依旧浮现出了一抹笑容,甜腻腻的笑容,同时……

    吱呀,船舱门被推开了,我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极快的钻了进来,轻轻呼喊了一声:“主人?”

    我没理会。只是闭上眼睛装睡,她却不死心。又悄悄将小汉堡从我怀中抱出,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,可怜的小家伙还根本不知道,自己已从舒服的大床上,沦落到了硬梆梆的椅子上,还在继续打着小呼噜,甚至流着口水。

    “主人?”又一声轻呼,同时一个软软的身躯已挤进了我怀中。

    外来生物并不懂得这种事,它们连雌性都不分,但却!

    别忘了外来生物在融入躯壳时,会吸收一部分该躯壳的记忆和思维,也就自然而然的明白了一些男女之间的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的躯壳是岛国人士。

    全世界的女性中,某岛国女属于经验最丰富的那种……

    所以她甚至抱住了我的脖子,嘴唇也印了上来,小手还一阵乱摸,似乎想寻找某种最最重要的东西,那一刻我额头上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我一把推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,又想吃你了。”立花訚千雪腆着脸道。

    噗,这句话简直太邪恶了,她究竟想吃我哪里?上面还是下面?

    同时她想吃我,却又觉得我不会白白的让她吃,所以就想先勾搭我?

    这货真是越来越不像外来生物了……

    只可惜,我对她毫无兴趣,哪怕她此刻和人类越来越像,已失去了大多数外来生物的特征,连体内那密密麻麻的内核都消失了,但!

    她身体空空荡荡的,连内脏都没有,就像个空壳,更像个充气娃娃。

    汗,这本书不是末日风暴,我也不叫曹阳,所以我对充气娃娃毫无兴趣!

    而且我不可能天天挖内核给她吃的,那样没两天我就得力量枯萎而死了,更何况我不能啥事都顺着她的意思,谁是主人谁是仆人?

    需要战斗的时候,我会喂饱她的,但平时的话,三天一颗内核就是极限了,这样也能同时限制下她的实力,免得她一旦想要将我绑架的时候,我连反抗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立花訚千雪的小脸苦下来了,舔了舔嘴唇还想哀求,我却眼珠子一转。

    “不如,你回答我几个问题,我就考虑让你多吃一颗?”我眯眼问道。

    立花訚千雪本能点头,却又有些挣扎。

    她可以叫我主人,但却不可以叫我王,她的王只能是天王,她可以回答我的问题,但必须是在不损害天王利益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“行,如果你觉得损害了天王的利益,那就不回答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第一个问题嘛,星空之匙究竟有什么作用?该怎么用?”

    立花訚千雪晒然,这个问题我知道也没有用,我是无法操控星空之匙的,只有外来生物才可以,准确点说,只有外来生物的力量体系,才能启动星空之匙的某些功能。

    星空之匙的功能多极了,完全出乎我的意料,所谓的时空之门,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罢了,只是利用一种力量的极限操控,强行扭曲时间序,从而穿越到过去或未来罢了。

    果然,我默默点头,星空之匙的力量非常强!

    同时,星空之匙不仅可以时间穿梭,还可以空间穿梭,外来生物就是用这种方法入侵各个世界的,空间的穿梭比时间要难,立花訚千雪倒也没有仔细解释,反正……我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那星空之匙究竟是什么?某个宝石?还是某种空间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立花訚千雪没有回答,只是死死咬着嘴唇,其实我已猜到了,其实她也知道我猜到了,但明说的话,就会损害到所有外来生物的利益了,包括天王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是无法对星空之匙做什么的,因为星空之匙是不灭的!”立花訚千雪突然坏笑道:“所以我们才明知星空之匙在你手上,也不急于夺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选王结束之后,再挖地三尺寻找好了,终归会找到的,哪怕你拿着,也伤害不到星空之匙分毫,你根本不知道那东西究竟有多强大!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。”我默默点头,突然从枕头下面把星空之匙摸了出来,那一刻立花訚千雪咕咚咽了口吐沫,却始终没有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力量,难道都来自于星空之匙?既然这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我突然做出了一个想要吞噬的动作,又坏笑道:“如果我吃掉这东西的话,又能否得到其中的力量呢?”

    那一刻,立花訚千雪的表情很复杂,复杂到我几乎想立刻吞下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女人突然坏坏的笑了起来,主动抓住了我的手腕,将星空之匙送到了我的嘴边道:“主人可以试试看哟!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她不怕我吃掉星空之匙?我有些茫然了。

    之前我本能感觉,小汉堡那五星宝石的力量,是来自于星空之匙的,甚至我本能觉得,小汉堡和我一样无法操控这玩意,唯一获得力量的方法就是……直接吃掉?

    吃掉了,消化掉了,力量自然就获得了嘛,但看着立花訚千雪的表情,难道我猜错了?

    “就像我说的,星空之匙是不灭的,随便主人对它做什么,其实如果主人真的吞掉了它,或许对我们还有好处也说不定哟。”立花訚千雪咯咯的笑着,我表情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“虽然,我并不想让你这么做,因为那就意味着,我以后无法再吃你了。”立花訚千雪叹息道,皱着小脸蜷缩在我怀中,再不多说。

    她已经说出够多了,我脑海中已经有一些最基本的判断了。

    这可能就像我感染她一样,b病毒让她变得不再是外来生物,难道星空之匙会让我反变成外来生物?很有可能,否则她不会说出方才那番话的!

    我犹豫了,我挣扎了,我歪着头想了很久很久,才又问出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帮我感染其他的同类?无论任何势力?因为我每感染一个,星空之匙的力量就会减弱一些?因为你们的力量来自星空之匙,同时星空之匙也是由你们的力量所组成的?”

    立花訚千雪闭嘴不答,这个问题太敏感了,那我就换一个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一个叫玛丽卡的外来生物,我可以去感染她么?”

    “唔,她是什么级别?这名字我没听说过,所以不是将级咯?”池估见巴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士级和兵级的话,那就随便你。”立花訚千雪懒洋洋道。

    士级和兵级是不同的,士级和兵级没有将级那种技巧和力量,甚至连脑子也不如将级,当然更不如帅级和王级。

    所以那一刻我看着立花訚千雪,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很诡异的想法!

    “士级和兵级,难道并不是真正的外来生物?”我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道。

    不,这个问题应该换一种说法,士级和兵级,难道和星空之匙的力量组成无关?

    甚至,士级和兵级,会不会只是一种类似于金属种的东西,被星空之匙制造出来的?

    这个问题,立花訚千雪依旧不回答,只是死死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我有些气闷了,我突然追问了一句:“罗罗洛尔是什么级别!”

    “罗罗洛尔?他只是个士级罢了,只不过曾经贴身跟随过王,可他竟敢盗取星空之匙,活该死掉!”立花訚千雪恨声道。

    是死掉,不是回去,罗罗洛尔不是将级,所以他是回不去那片星空的!?

    在入侵中,在选王中,将级不会死,王级和帅级更不会死,死亡只是回到了那片星空中,所以他们才积累了一千次的入侵和选王经历,才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。

    而兵级和士级,他们有那一千次入侵的记忆,但他们却没有那一千次入侵后,应该获得的战斗经验,这又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“士级和兵级,只是复制品对吧?是你们的复制品!”

    “为了将这场入侵和选王的战斗规模扩展到最大,为了凝聚最强的力量!”

    “不,或许他们不仅仅是复制品,或许他们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生物!”

    “只是因为星空之匙的能力,他们被你们同化了……”

    咔,一只小手突然抠住了我的脖子,那一刻,立花訚千雪的表情极为阴冷。

    “主人,问答已经结束了!” '放逐黑岩'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