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一章:战败后的惩罚,两个世界的幕后黑手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立花訚千雪暂时离开了,但这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"准备下吧,任务开启!"我扭回头望了望身后那些伙伴,下一刻,所有身影从甲板上跃下。跃向了岸边,冲向了荒野。

    "只找将级,但尽量别碰那些精锐级的。先找最普通的将级!"

    "分成两组。我和徐博各自带一组,不杀,只逼迫!"

    "两组间不要离得太远,打不赢就呼唤同伴。"

    我又想招收部下了?不,我要那么多将级没有意义,我又养不活,何况普通将级的作用并不大,太强的将级我又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所以先感染。再杀掉!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,杀死外来生物的方法。

    那天,我们运气不错,遇到了两名实力并不算很强,还受了伤的将级,正好一组对一名!

    那是两名在荒野中一逃一追的将级,明显是南北势力各一名,这就是立花訚千雪不在的好处了,我眯了眯眼,追影启动的瞬间,天崩直接就爆了出去。

    "你们是"那名将级怔住了,背后追他的那名也怔住了,却被一道雷轰得浑身乱颤。

    我们这一组的人数很少,只有我和大小李,加上曹轩和王行健。其余伙伴全部分到了另一组,毕竟那边的实力有些层次不齐。

    虽然某个小家伙并不这么看。

    "我一个人就能顶你们所有了!"周谷谕翻着白眼道,完全不知谦虚为何物。

    但当他真的劈下那道电,我赫然发现,周谷谕并不是单纯的傲娇,他真的可以!

    lv2了,那电柱落下来比之前粗大了至少一倍,那将级陡然被劈中,直接就失去了行动能力,半跪在荒野中,头顶在冒烟。眼口鼻耳全部在冒着青烟。

    "你们这些"一声暴喝,却尚未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那是第二道湛蓝,又是第三道,接连不断的释放着,周谷谕整个人都化为了湛蓝,那噼噼啪啪的电芒释放着,就像一道道电弧,化为了一根根钢索,竟完全锁死了对手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地面就凹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是地面上的沙石全部被一名老人吸引到了身周,却并没有化身岩石巨人,反而凝聚成了半圆形仿佛一个锅盖的形状,整个朝那将级的头顶笼罩了下去!

    在锅盖完全罩住的前一秒,数个身影扑了进去,围在了那名将级的身边,徐博在狞笑,手中拎着颗早已挖出的内核,轰!锅盖落下,阮擎天笑眯眯的坐在锅顶上。

    某个将级彻底逃不掉了,等着被煮熟吧

    而我们这边,战斗却又截然不同,天崩只是将那名将级逼退了几步,我突然停住了身影,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"喂,你好像受了伤?这么打不公平吧,毕竟我们是五对一。"系丽台巴。

    "所以,先吃个内核恢复下伤势呗。"我笑眯眯的将一颗内核抛给了那名将级,那上面还滴滴答答沾着血的内核。

    曹轩扭头,吭哧吭哧的怪笑,王行健也龇了龇牙,某人太坏了。

    那将级怔了怔,似乎很犹豫,但他伤的确实不轻,他扭头望了望南方,似乎有什么事必须去做,那一刻的决然!他张嘴吃下去了

    五秒钟,十秒钟,我们丝毫不着急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"可以了!"战场外围,那是难得跟着我们的安以琳,发出了提醒,星空之匙我暂时交给了她,星空之匙上,再一次出现了两个黑色斑点,只是比立花訚千雪的稍小。

    我感觉,星空之匙就像精心打磨后的钻石,上面有无数个横切面,几千几万?

    而每一个将级被扭曲力量体系后,都意味着一个横切面无法再释放光芒,都意味着一股力量和星空之匙失去了联系,这工具真不错,还能帮我们计算干掉了几名对手?

    那将级已跪坐在了地上,愕然望着我,那将级突然想将内核从喉中挖出来,可他张开嘴,却只是吐出了一截截血乎拉几的触手,内部已开始腐烂了。

    "动手吧!"我深深吸了口气,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的击败将级,不,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的杀死外来生物,以前的所有都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这一刻,究竟有多伟大?所有同伴兴奋的浑身发抖,曹轩眯眼笑道:"看吧,就算你不走那一步,我们还是有机会战胜他们的。"

    我笑了笑,并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那将级已崩溃了,趴在地上不断的呕吐着,沸金属长矛直接轰至面前,那将级发狂了,几乎立刻想自爆内核,可惜!

    他连自爆都做不到了,愕然瞪视着自己的身体,愕然被长矛贯穿了胸膛。

    "不行,我绝不能就这样死掉!"那将级陡然间狂吼道。

    是的,他这一次的死亡,就是真正的消失了,所以不甘心?

    但我们的死,一直都是真正的死亡,全世界所有的生物,那几十亿人类的死亡,全部都是实打实的,塞罗,杰森,还有未来的陈萧和晴,再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!

    凭什么外来生物可以不断的sl?凭什么他们拥有星空之匙,我们却

    "不甘心?还是得死!"

    "你放心,我们不会那么痛快的干掉你,会让你好好享受下真正死亡的痛苦。"

    我和曹轩肩并着肩,狞笑着走向了他。

    但那天,出乎我的意料,那名将级害怕的并不是死亡,而是他始终盯着远方,似乎有什么事必须去办,同时他口中还不断呢喃着什么。

    "王,不能败,那边就快来了,王只要再坚持一会,我只要能找到他们"

    他在说因陀罗?切,我对外来生物的选王已失去兴趣了,从知道他们只是用战斗来凝聚力量以后,这种游戏实在太无聊,却埋葬了我们整个世界!

    但那名将级却不这么认为,他几乎站不起来了,他竟在荒野中爬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线,延伸向远方,那生命力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其实那天我猜错了,他并不是什么很弱的将级,他是因陀罗座下的no20,只是他伤的实在太重,才让我们误以为实力普通。

    同时那天我始终在奇怪,他究竟为何要爬过去,爬往南方,甚至爬往南方的海岸线上,我皱眉看着那片蔚蓝的大海,那里面有什么?

    no20边爬还不断的呢喃着:"不能再败了,上一次的失败,上上次的失败,这一次如果再败,惩罚将会"

    选王失败了还有惩罚?我挑了挑眉,默默记住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沸金属斩马刀已凝结出来了,天崩蓄势待发,同时我很想再追问几句,那些立花訚千雪不愿告诉我的秘密,但却

    远处的海面上,陡然浮现出巨浪,浪花中,一股股力量波纹疯狂喷涌了出来,我怔住了,我突然想到了立花訚千雪曾对我说过的一些话。

    南方的因陀罗势力,并不是全部聚集在南亚的,有些在印尼,有些还在澳大利亚。

    选王之战开启前的几个月,是准备时间,王级会将各自的部下凝聚到一起,怎么来?从海底,就像潜水艇一样的渡海而来,从那几千上万米的海峡中。

    所以那海浪中,是因陀罗的另一批部下赶来了?明显不是!因陀罗的部下早已完全汇合了,所以那海浪中是另一批外来生物的势力?

    "退,全部后退!"我突然拽住曹轩和王行健的手,急速后撤,那no20其实管不管都无所谓了,他已经不是将级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一刻,海浪轰得炸开,被某种力量波纹轰散,海浪中一群黑压压的身影浮现了出来,为首的,是一名金发男子,那粗壮的身形,那刀削般坚毅的面孔。

    "因陀罗在哪?"男子发出了一声喝问,扫视着海岸线上的所有。

    "这家伙真是愚蠢,竟被天王逼得向我们求援,但!"

    "联手就联手吧,我们同样连败了几次,这一次如果再败的话!"那金发男子扭头扫视着身后的部下,那一个个面色惨然的外来生物。

    "惩罚"

    仅仅两个字,所有的外来生物色变,甚至有一名吓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"联手!绝不能再败!"那一声声咆哮,说的是英语,口音又明显来自于北美大陆。

    我并不知道这一幕意味着什么,似乎,天王要倒霉了,那魁梧的金发男子,似乎是另一名王级?那恐怖的力量威压,我已第一时间躲远了,他并没有看到我。

    但我却浑身冷汗,仅是看着他,我就无法克制那额角浮现的汗水和身体的本能颤栗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,我才第一次遇到王级,那种恐怖的威压和气势,直让我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不敢,但当他带着部下往南方行去,我又本能想要跟上。

    "你疯了?跟去做什么?"曹轩一把拽住了我。

    "你不好奇么?这些家伙加入后,因陀罗和天王的胜负?"我皱眉道。

    曹轩真心一点都不好奇,他只知道自己跟上去很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"那你就不好奇,王级的真正战斗么?"我又问道。

    曹轩深呼吸,我们已能轻松击败兵级了,士级也不难,我们甚至可以凭借一些小伎俩,或是围攻,或是偷袭,或是趁着选王之战,双方厮杀到天昏地暗之余,去搞定几名将级。

    但王级的实力,王级的真正战斗,我们连想象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去看看吧,哪怕有些危险,但我们至少要弄清楚,敌人的boss究竟有多强大!

    虽然我突然感觉,就算知道了天王的实力,也未必有用,他真是敌人的最强boss么?

    那一刻,我看着那名金发男子的背影,我竟发现他的身躯有些僵硬,有些颤抖,他不顾一切的从北美横渡太平洋来到南亚,为什么?

    他不能再败,也不敢再败,那可怕的惩罚!

    可那惩罚究竟是谁施加在他身上的?是某个生物?还是星空之匙的力量系统?

    我想起了昨晚的梦,那句等价交换,那个星空中浮现的声音,其实那并不仅仅是梦,而是秒速思维在帮我模拟一些画面。

    那天,我们最终跟上去了,只有我们五个,我和曹轩,王行健和大小李。

    其他同伴离得较远,而且战斗并没有结束,我们也就懒得叫他们了。

    我们会看到什么?

    同时那天,其实还发生了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,并不是放逐世界,而是在2015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巨大的基地,那是一群浑身鲜血的年轻人,各自端着冲锋枪发狂般扫射着。

    可惜,对方的火力更密集,可惜,对方甚至能发出异能的攻击,那漫天火光,那一个个宛如鬼魅般的能力者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分每一秒,那些年轻人都在死伤,但眼中那不顾一切的决然!

    "撑下去,我们不能败,不能任由这些家伙启动战争,武力征服世界!"

    那是一名首领模样的青年,那一声声怒吼,身后所有的部下都悍不畏死的拼杀着。

    那名首领的怀中,还抱着个很奇怪的黑色箱子,他也不知道那箱子里装着什么,具体有没有用?但!

    他有一种感觉,自己带着部下不惜一切代价的冲进这里,找到的东西一定有很大用处,否则这场牺牲就毫无意义了。

    "赌上反抗军的尊严,绝不能死,绝不能败!"

    那天,两个世界的两场战斗,似乎都被逼急了,2015是因为科技局,而放逐世界呢?

    又或者两个世界的战斗,幕后黑手始终只有一个

    ?今天两更,停电抱歉,明天补。?

    ps:

    (今天停了一天的电,狐狸也没办法,这种自然灾害的问题就不道歉了,反正明后天会补上今天欠的章节。)

    (另外陈萧最后的梦,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一些事了。)

    (是不是很像一些玄幻小说的设定?)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