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:天王的叹息,棋盘外的手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南亚的某处海边,天王在叹息,还托着下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,就像个思考人生的呆萌小萝莉,但谁都知道。他一点都不呆萌,也一点都不萝莉!

    其实他刚刚战胜了因陀罗,应该很开心才对。但那一刻他表情的萎靡。

    "真是场无聊的游戏。什么时候才能结束?"

    不可能结束的,他们已入侵了上千次,还会持续不断的入侵下去,循环下去,制造那一场场末日,毁掉那一个个世界,以此增幅力量,同时给星空之匙积攒能量。

    那是一场无尽的征途。虽然他已很累了。

    从何时开始的?他竟已忘记了,因为什么而开启的?他竟也忘记了。

    他只记得自己刚开始时,很激动,非常兴奋,每一次的选王,当他登上顶点,自豪感无法形容,每一次的入侵结束,当他回到那片星空,尽情的吸收力量,尽情的享受一切。

    但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,他觉得有些无聊了,麻木了,不知所谓了。

    这就像我们刚刚大学毕业,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时。赚取第一份薪水时,总是最快乐的,但如果数十年如一日的工作

    "赶紧退休吧。"那会是我们四十岁或是五十岁时,心中唯一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他却不能退休,他感觉自己就像被命运的车轮拽着往前走,连一步都不能停下。

    当他完成第三百次的入侵任务后,他就觉得无聊了,当他第四百次选王成功后,他连那王位都毫无兴趣了,连所有部下的欢呼声都感觉沉闷了。系余扔弟。

    他足足入侵了一千次,足足登上王位五百次。甚至其中

    至少有两百次左右,是他觉得选王成功与否根本不重要,所以在最后关头刻意输给了对手,所以他如果认真玩这场游戏的话,胜率至少会超过七成!

    因为他是天王,因为他太强了,他和巴顿因陀罗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那些蠢货还在山坡上不断挣扎的时候,他早就登顶了,此后一直维持着领先姿态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赢到无聊了,所以才想要输个一两百次换换口味,只可惜每次输了以后,惩罚都让他很郁闷,所以无论输赢,他都找不到乐趣,也找不到前进下去的意义。

    "如果,能结束这一切就好了。"天王喃喃道。

    可惜他也明白,自己不可能结束的,那片星空是永远循环的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这样,他刚刚战胜了因陀罗,就得立刻站起,因为部下们目光灼灼的等待着他,去征服另外一股势力,去战胜另外一位王。

    "王,刚刚有哨兵回报,龙在亚洲西岸遇到了从北美过来救援因陀罗的巴顿,让我们立刻过去汇合!"部下如是说。

    "哦"他懒洋洋的站起身,溜溜达达的往前走去,却连方向都选错了。

    "王,我们应该往西北方走,龙在亚洲的西海岸,不是我们的西边。"部下狂擦冷汗。

    "哦"他无所谓的答应了一声,转了个方向继续溜达。

    部下们都快哭了,一个强大如斯,却又懒散到让人无语的王,真不知是跟着他好还是不跟着他好,但为了前途,为了胜利!

    "对了,我们已连续十次不败了吧?"他突然扭头问道——

    "是的!"所有部下异口同声,那表情满是骄傲,因为他们是天王部属,所以经常能创造连胜的记录,甚至曾经维持过三四十场选王都不败的记录。

    "那我们这次干脆输掉吧。"他又说道,所有部下崩溃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想法?为啥赢多了就想输?那惩罚来了怎么办?

    "王,一旦输掉的话,我们会有一些同伴彻底消失的,他们都很忠于王,跟着王经历了上千次的入侵和选王!"一名将级苦口婆心的劝说着。

    是啊,这就是他最郁闷的地方了,他背负了太多的东西,太多的部下。

    "龙,你当初放弃王位,是不是就因为这点?"天王叹息道。

    不能输,只能不断的赢,不断的循环下去,直到没有直到,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想在这场游戏中,尽量的制造一些意外,换取乐趣,比如那些幸存者?

    郑锋非常想杀掉我们,虽然反被杀了,龙也非常想杀掉我们,但天王却阻止了,他很期盼我们能做出点让他意想不到的事——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放在那每天看看我们闹出了啥事,也是一种别样的趣味嘛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让立花訚千雪跟着我们,甚至如果可以的话

    "不知道,他们能不能结束这场循环?"脑海中,突然出现了这种极为诡异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不是第一次了,第五百次入侵的时候,他也同样出现过类似的想法,所以他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,刻意培养了一批幸存者,只可惜!

    那些幸存者最终功亏一篑了,最终也没有达成他的心愿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愿是什么,反抗命运的车轮?

    郑锋说,我们的存在可能会带来麻烦,龙也说,我们的存在或许会影响选王的最终结局,所以郑锋和龙都说,我们必须死!

    但只有他不这么想,麻烦?他恨不得麻烦多一点才好玩,他根本不在乎选王的最终结局,他表面上对龙说,可以让我们去给因陀罗制造点麻烦,实际上他是在想

    "一盘棋,如果想结束的话,棋盘中的棋子是做不到的,只有棋牌外的一只手,才会有某些可能,哪怕那只手还很弱小,根本掀不动棋盘!"

    我们就是那只小手,只可惜我们今天

    "王,又有哨兵传来消息,龙和巴顿已经开战了,但中途突然出现了幸存者,甚至出现了星空之匙!"部下又汇报道。

    天王怔了怔,天王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难堪,那原本懒散的步伐,陡然加快,前一秒他还慢的宛如蜗牛,后一秒已变得风驰电掣。

    荒野中,就像有一道闪电在急速延伸中。

    "龙,你这家伙别又毁掉我的乐趣啊!"天王咬牙道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龙了,他知道龙一旦发现了我们

    轰,龙和巴顿突然间分开,阴沉着脸,同时瞪向了我们,巴顿倒还无所谓,只是在判断我们的身份,但龙!

    那一刻阴森的目光,我们距离老远,依旧感觉到了杀意。

    他不会立刻扑过来吧?他的首要敌人依旧是巴顿吧?大敌当前的,没必要搭理我们这群小蚂蚁吧?我们在他眼中应该就和蚂蚁没两样。

    可惜,我想错了,龙突然扭回头看了看no1。

    "帮我挡住巴顿一会。"

    no1苦笑挠头,却真的点了点头,他有本事挡住王级么?

    "按照这个世界的时间观念来说,十分钟我还是可以做到的,再久的话就"

    "一分钟足矣!"龙冷森道,那身形陡然如大鸟一般跃起空中,他连羽翼都没有,但那一刻的高速俯冲,直朝我们扑来。

    "靠!"我只感觉头皮发麻,秒速思维玩坏了也算不出的,龙这家伙竟然无视了巴顿来找我们?这家伙究竟有多讨厌幸存者?这家伙被幸存者杀了老爸老妈么?

    不是因为星空之匙,因为立花訚千雪说过的,王级根本就不会刻意去寻找星空之匙,反正等一切结束后,慢慢的挖地三尺就是咯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单纯的讨厌我们,甚至他痛恨我们为什么?

    没时间思考了,我一把将曹轩和王行健朝后推去,又抓起安以琳抛给了曹轩,大小李这俩呆货还想硬拼,却被我揪着肩膀倒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"跑,所有人跑,不能拼!"我咬牙嘶吼道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个莫名其妙依旧在开枪的蠢货,他该怎么办?他究竟是谁?

    那是个年轻男子,似乎之前正在战斗,似乎杀晕了,根本对周遭的情况视而不见,只是在发狂,同时他手中还抱着个黑色的箱子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放逐者吧?他明显没有异能,那一刻我的本能反应是,先感染了他再说,这样至少有了一丝自保的能力!

    所以尾刺,直朝那男子的肩膀扎了过去,鲜血随时准备注入,可我想不到的,当他看清我们这些放逐者后。

    "怪物!"男子怔住了,男子望着那寒光闪闪的尾刺,根本无法躲避,他只是个普通人,所以他只能,突然从怀中摸出颗手雷。

    "我就知道,伊甸园隐藏着一些很可怕的秘密,可惜我已经呵呵,杀了我吧,但你们也好过不了的,同归于尽吧!"男子咬牙道,猛地拉开了保险栓。

    我都气懵了,谁要和这蠢货同归于尽,他想死为啥不死在2015?跑来放逐世界闹啥!

    同时,什么是伊甸园?箱子又装着什么?他究竟是什么身份?知道些什么?2015此刻怎样了?我想问他的事情太多了,这蠢货绝不能死。

    所以那尾刺突然改为横扫,砰的抽飞了手雷,同时抽断了这家伙的手腕骨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痛的仰天嘶吼,又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靠!别晕啊,我们还

    嗖,背后有风声响起,龙已到了,他距离我们足有几公里距离,几秒?

    那一刻龙的目光中,满是阴森,那一刻我的额头上,满是汗水,我只来得及将那男子一尾巴抽飞出去,飞向了王行健,但紧随其后!

    暴雨,从身后浮现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