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:李木箫和里戈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老爸是个很憨厚很耿直的人,一生都秉承着与人为善,宁可自己受点委屈,也不愿伤害他人的想法,所以我这辈子从没见他和谁红过脸。

    曾经我那连鸡都不想杀的性格。就是遗传与他,但这一刻的老爸却!

    一只手,紧扣着对方持枪的手腕。另一只手。竟锁住了对方的脖子,老爸那血红色的目光中,是压抑了一辈子的暴虐?还是某种刻骨铭心的恨?

    老爸的身材很普通,只有一米七五,那名黑衣人却是个身高一米八五以上的白人壮汉,老爸的身体只是因为常年劳作而有些粗,并不壮,那名黑衣人却浑身肌肉高高隆起。

    老爸的两只手。都曾经受过工伤,所以每到阴天下雨就酸痛无力,我和老妈还经常笑话他,那两只手就是最最准确的天气预报,可

    就是那一米七五的身材,却将一米八五的壮汉掀翻在地,扭打成了一团,就是那两只受过工伤的手,竟将那名黑衣人脖子捏的有些扭曲变形,连呼吸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枪声始终响起了,但在前一秒,老爸竟咔的掰断了那名黑衣人持枪的手腕,硬生生将对准心脏位置的枪口,偏离到了肩胛骨处。

    砰砰砰的子弹不断轰射,每一颗。老爸的身躯都本能发颤,每一颗,都穿透了他的肩胛骨,又从后背穿出,那不断喷涌的鲜血。

    老爸却浑然未觉,还一言不发,因为他本就是个很沉默的人,那颤抖的嘴唇,连一句斥骂的话都不会说,只是用他的行动,去证明一位父亲对儿子最最真挚的感情。

    只是那些子弹。像钢针般刺入了我的脑海,那不断喷涌的血箭,仿佛巨锤般狠狠敲砸着我的心脏,同时,也敲砸着老妈的心,她怔住了——

    她今天不仅看到最疼爱的儿子被改造成了怪物,更看到最深爱的丈夫,承受着她从未见过甚至不敢想象的伤害,那一蓬蓬的血花,那一颗颗的子弹。

    老妈突然笑了,一种扭曲到极致的笑容,老妈前一秒还被另一名黑衣人反扣着双手,甚至揪着头发,但下一秒,她却不顾疼痛的反扑向了那名黑衣人,还张口就咬!

    老妈是个很温柔的家庭主妇,一辈子都和和气气的善待身边所有人,老妈还很内向并且很容易害羞,连买菜时和小贩多争几句菜价都会脸红。

    老爸说,他最爱老妈这种温柔的性格,老爸说,他只要一看到老妈脸红,心就会不自觉的融化,老爸说,女人是水这句话,就是为了老妈而存在的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的老妈,却用额头将那名黑衣人的鼻梁骨撞至粉碎,甚至扑上去咬住了他的咽喉,那扭曲的笑容中,那赤红色的目光中。

    女人是水,也是毒药,千万不要去碰触一个女人心中最最脆弱的部分,特别是她的孩子,否则,她会活生生的咬死并吃了你!

    那一刻,我的心在发抖,我不顾一切的扑回来,却没想到反而他们自己战胜了敌人,仅凭对儿子的爱,就战胜了那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敌人。

    虽然,老爸的脸色很苍白,手臂越来越无力,同时,老妈始终是个女人,哪怕她已咬的那名黑衣人脖子上满是鲜血,但当她被掀翻在地

    "fuck!"那黑衣人怒吼道,表情却陡然一僵,他看到了,某张阴森似鬼的脸,他感觉到了,那股子从未有过的暴虐。

    轰,尾刺直接轰碎了他的胸骨,他连异能都没有,连esp的防御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轰轰轰,拳头不断砸向他身上每一处骨骼,那黑衣人连颤抖都做不到,连挣扎都不需要,直接全身性崩碎!

    另一名黑衣人已完全傻了,他吓得拼命挣扎,可他至今没有脱离老爸那双手的束缚,他又吓得拼命求救,可谁能救得了他?

    我的背后,那两名所谓的将军,正不断爆发着异能,匕首如狂风暴雨般射向了我,甚至那冰雾中,一根根冰锥宛如利箭!

    我看都不看他们,对那些攻击我毫不理会,任由那些匕首和冰锥刺在了后背上。

    "老妈,没事了。"我只是俯下身,紧紧拥住了妈妈,用那怪物般的身躯替她挡风遮雨。

    "老爸,停下罢。"我又扶起了老爸,同样紧拥,那接近十米的双翼延伸开来,直接裹住了他们,至于那名黑衣人

    仅一脚,头颅已粉碎。

    怀中,我感觉到了,他们在抽泣,他们在发抖,那一刻反而他们变成了孩子,哆哆嗦嗦的伸手想要摸摸我的脸颊,我连忙挤出了一抹灿烂微笑。

    背后,攻击依旧不断,那刺猬头双目血红,几把匕首甚至想射中我的后脑,可他想不到的,那力量波纹的轰然释放!

    那是气势,力量的气势,宛如风暴般在身后盘旋,风暴中我扭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刺猬头的手在发抖,那几把匕首擦着我的肩膀射空,是因为颤抖而射偏了?还是因为那股风暴,仅凭力量波纹的释放,就改变了他攻击的轨迹?

    刺猬头只感觉头皮发麻,突然怪叫了一声,不顾一切的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"这家伙太可怕了,打不赢的,除非齐聚七将!"

    不,他没有齐聚七将的机会了,因为追影,我突然从他的身侧出现,刺猬头的表情已完全懵了,因为我依旧保持着紧拥老爸老妈的姿态,所以他甚至有一种错觉。

    我动了么?我没有动么?亦或是某种瞬移?

    刺猬头不用思考下去了,因为他的头颅,已被尾刺轰得粉碎,甚至他的大脑,已被那三叉戟般的尾刺,绞的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至此他才终于明白,之前挑衅我究竟有多愚蠢,他的实力和我比简直

    不,他挺强的,正常状态下我就算能战胜他俩,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,我刚刚吞噬王级内核不久,能量尚未耗尽,加上父母所受的痛苦,在心中不断的扭曲叠加,那是力量成倍成倍的爆发!

    最后那名控冰的家伙直接吓傻了,连逃走都不敢了,他突然做了件最最愚蠢的事,他拼了命的凝聚身周冰雾,一层层的覆盖自身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已变成了一个可笑的大冰雕,仿佛一座冰棺死死护住了身体。系边住弟。

    我在冷笑,一脚将那冰棺踹倒,那人摔得眼冒金星,我又一脚踏在了那冰棺上,力量依旧在释放,不断的释放,不断的叠加。

    那冰棺很厚,却发出了咯吱吱的诡异声音,不断崩碎,那冰棺中的家伙都懵了,因为他这种防御,曾不止一次试过,连导弹都轰不碎,连几千吨钢铁都压不碎他的冰棺。

    所以我这一脚的力量,究竟有多强?几万吨?几十万吨?

    但他却很幸运,因为我在冰棺崩碎的最后一秒,突然收回了力量。

    因为我怀中颤抖的老妈,突然涩声说了句:"萧萧,停下,别再杀人了,别杀他。"

    老妈始终是善良的,哪怕是面对一些人渣,也并不希望儿子手染太多鲜血,老妈实在太温柔了,她不想杀这家伙的原因只是

    在车上,当她和老爸被绑架时,这家伙曾经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"喂,对女人客气点。"

    就是这句话,救了那家伙的命,只是当冰棺崩塌,那人躺在碎冰中瑟瑟发抖,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"名字?"我冷冷喝问道。

    "我叫李木箫,刚才那家伙叫里戈,我们是"

    "我知道你们是谁,不用废话!"

    "只是记住,你的命已经是我的了,我今天可以饶你不死,明天也可以轻易捏死你!"

    "从今天起,你跟着我。"

    "敢反抗,我就杀了你,敢图谋不轨,我就杀了你,该动一丁点不该有的心思,我就杀了你,敢做出一件让我不爽的事,我就把你碎尸万段!!"

    "听明白的话,就去帮我弄辆车来,现在立刻马上!"

    "别企图逃,哪怕你逃到外太空去,我照样能把你抓回来捏死!"

    这个决定,我做错了么?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老妈说的话,哪怕会给以后带来很大的麻烦,我都照听不误,因为我无论变成什么样,都是他们眼中最乖最乖的儿子。

    更何况,我并不想杀光伊甸园所有的能力者,那数量有多少?几千几万?

    只要有一丁点儿理由,我都愿意放他们一条生路,当然前提是

    李木箫跪坐在地挣扎了很久,最终叹了口气,扭头走向了高速路旁的一辆车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