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:善良和愚蠢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"你的力量燃烧很强,几乎是一种无敌的异能,因为这异能的燃烧效果和你本身的强弱关系不大,反而视对手的力量值多少而定。"

    "你的力量燃烧几乎无解,哪怕你现在才lv1。因为在整个燃烧的过程中,你只负责扮演一个打火机的角色,只需要点着对手就行。"

    "当然,只有lv1的你,估计打火的次数很有限,四或五次?"

    所以这几天,晴一直在实验自己的打火次数。准确来说是五次。

    "其实这力量燃烧最可贵的一点是,它绝不会致命,只会让对手失去战斗力。"

    "甚至更可贵的一点是,这异能对普通人几乎无效,在战斗中绝对不会误伤。"

    "所以你不需要怕,尽管去释放异能,只要放躺下所有敌人,再由陈萧去决定那些敌人该不该杀就好了,啧啧,我真羡慕你这异能。"

    因为我并不太懂异能。所以这些话都是林莫瑞告诉晴的,我教了周谷谕三天,她教了晴三天,最后做出判断,或许晴才是最强大的异能者。在她面前连周谷谕都得绕道走。

    晴激动的小脸通红,女孩最害怕的是什么?她想跟着我,却又因为太弱而拖了我的后腿,第二害怕的是什么?她还不太懂善恶,还不太习惯去决定敌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可力量燃烧完全没有这些后顾之忧,所以无论这力量燃烧是否最强大,但都是最适合她用的异能,再加上林莫瑞说出这些话时,那脸上的羡慕表情

    "原来我这么有用?那我下次一定要跟着陈萧,一定要想办法帮他!"

    今天,我一对七,晴一对三,但这两场战斗并不能够相提并论,因为我的战斗经验太丰富了,与其说我是凭实力击败罗宁的,倒不如说我是用战斗经验和技巧在完虐他。

    而晴却丝毫没有战斗经验。只是听林莫瑞指点过几句。

    可女孩还是不顾一切的拦了上去,因为她也觉得,一对十的话,我很可能会被击败。

    哪怕那一刻,女孩紧张的浑身发抖,而敌人却在放肆大笑。

    "这丫头也是异能者?切,弱成这个鬼样子。"

    晴听不太懂,她还不习惯和外国人交流,英语口语渣暴,甚至那几人说的还是俄语!

    晴只是颤抖着举起小手道:"你们别过来,否则,我就要烧你们了!"

    那三名敌人也听不懂,因为女孩说的是中文,甚至因为紧张,说的还是方言。

    于是。一场几乎无法沟通的战斗开始了,那三名异能者满脸倨傲的扑向了晴,可他们想不到的,他们并不认识女孩,并不知道

    噗,晴的身上释放出一缕淡绿色火炎,刹那间,第一名敌人就被点燃了,甚至那敌人在战斗中本能会爆发力量,所以刹那间,干柴烈火?

    "是鬼火女!?"另两名异能者怪叫道,却已看到同伴跪坐在地痛苦哀嚎。

    鬼火女,是科技局给晴起的外号,科技局并不知道什么力量燃烧,只是从上一战逃回去的几名异能者口中,知道了我身边有个非常bug的lv1女孩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女孩,将七将军之一的爆炸王凯迪斯,一招秒杀,烧得那叫一个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所以那几名异能者被吓得连连后退,虽然已经有一人倒下了,在地上翻滚挣扎,却怎也扑不灭身上的火炎,同伴还拿来了地下基地中的灭火器,可!

    别说灭火器,就算把水妖王莉娜叫来,就算把冰王李木箫叫来,都照样无法扑灭晴的力量之火,这才是bug,这才是真正的鬼火女。

    那名异能者最终像滩烂泥般倒在了地上,而晴则傻傻的掰着手指计算,她还有三次。

    总共五次,一次用来击倒面前这敌人,一次在走廊中帮我烧倒了一名渣渣,那次是有些浪费的,但三次对抗两人,晴觉得esp还是挺充裕的。

    可当那两人突然加快了攻击节奏,突然开始不近身的游斗,晴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那漫天满地的刀光剑影,晴手忙脚乱,根本不知该怎么应对,很快女孩就被沸金属短匕割伤了肩膀,甚至刺伤了小腿肚。

    晴痛的满脸是泪,又踉跄坐倒,本能想要发出惊呼,但却!

    那一刻,刚好是我用流星陨落去拼命压制罗宁的时间段,也刚好是我被一声音波震得头晕目眩的时候,晴看了看我的方向,本能捂住了小嘴。

    "我可以做到的,我不能打扰陈萧。"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句话,我最终赢了,但也就是因为这句话,晴足足被砍了七八刀,才终于找到了敌人的一个空隙,那一刻女孩已痛的小脸变色。

    战斗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应该经历的,更何况女孩?看看安以琳平时战斗中的表现去吧。

    可晴硬生生的忍住了,死死咬着嘴唇,连一声呼痛都没有。

    力量燃烧,终于第三次开启,借着空档点燃了一名敌人,至此还剩两次打火的机会,至此还剩一名异能者,那人早已吓傻了。

    不是被晴,而是被外面的战况,那一刻我刚好说出那句

    "还剩两个!"

    只剩两个了?外面那怪物究竟是有多强,一对七的局面,瞬间干掉了他们五个同伴?

    输定了,那最后一名异能者本能做出判断,但他依旧没有放弃,只是将目标从战胜晴,改为了逃出去,因为晴至今傻乎乎的堵着门。

    "让开!"那一声暴喝,那异能者突然做了件很不要脸的事,他将第一名被烧倒的同伴,一脚踢飞,飞向了晴。

    晴手足无措了,大眼睛里带着恍惚,本能又浪费了一次异能机会,她根本看不清战斗中扑来的是哪名敌人,于是晴只剩最后一次,但却!

    "呀,没有esp了。"女孩突然一声惊呼,瑟瑟发抖的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那人开始狞笑,他依旧听不太懂晴那莫名其妙的方言,但仅从女孩的面部表情变化就猜到了,毕竟是lv1,异能的释放又岂会无限?又岂会真的无敌?

    发出一声桀桀的怪笑,那人步步紧逼,晴吓得险些钻进了桌子底下,但只要熟悉她的人,就会发现那满是惊恐的大眼睛里,同时又带着一抹狡黠。

    晴太聪明了,第一次战斗就懂得算计敌人,她看着敌人走来,等着敌人靠近,那一刻女孩的表情,拿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绝对够资格!

    最后一次,最后一名,晴一击必中!

    那一刻的女孩简直想欢呼,那一刻的对手完全崩溃,跪坐在火炎中连挣扎和反抗都放弃了,同时他又突然开始哭嚎。

    "放过我,求求你不要烧死我,我不是什么坏人,我加入伊甸园只是被逼迫的!"

    他终于开始说英语,晴对英语依旧不熟悉,但她是大学生,终归还是能听懂一些的。

    "你的家人,也被伊甸园抓起来了?"晴本能想到了之前我父母被绑架,晴甚至想到了,之前我在战场中放过的那名异能者少年。来女肠才。

    科技局抓了不少异能者的亲人家属,威胁他们为之效命,晴很善良,很同情这些人。

    "是的,所以求求你。"

    晴犹豫不决了,虽然女孩依旧在摇头:"这个火炎烧不死你的,顶多让你失去力量,等陈萧那边的战斗结束后,由他来问你吧。"

    "不行,我太痛苦了,我要死了,我会活活的痛死。"那人竟开始浑身抽搐,甚至吐血,他确实受了不轻的伤,在地下基地中,本就因为我和罗宁的对拼,而被震伤了一次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是显而易见,并且很让人无语的。

    晴这辈子怕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狂吐鲜血,晴完全是手忙脚乱又手足无措,晴本能将小手贴在了那人的后背上,想要帮他解除一点痛苦,毕竟连她都感觉,被火烧实在太难熬了。

    "但你不许乱来哦,你已经败了!"

    就在这句话刚刚说完的同时,那人眼中浮现出一抹暴虐。

    就在那火炎散去的瞬间,一道刀光陡然闪现。

    晴其实之前并不太懂要如何收回异能,所以她第一次做,成功后还惊喜异常,可那惊喜的同时,刀光狠狠斩在了女孩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不要说她蠢,我们每个人在第一次战斗时,都做过一些蠢事,甚至我们平时和人打架时,胜负的决定根本不是谁强谁弱,而是看谁下手更狠一点。

    我们经常拿着刀,却不敢捅对手,我们经常拿着棍子,但在砸向对手的时候,先想到的却是他会不会死?会不会骨折?会不会脑震荡?

    那刀子捅下去,那棍子砸下去,会有多痛?

    但凡正常人,但凡心存善念的正常人,在搏斗中都会犯下一些致命却又让人可怜的错误,不仅是晴,曾经的我也一样,只可惜我们的对手却

    好人永远打不赢坏人,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吧。

    那沸金属短匕,切开了女孩的脖子,那狂喷的鲜血。

    那沸金属短匕,还险些斩断了女孩刚刚用来救他的那只小手。

    那沸金属短匕,甚至刺穿了女孩的小腹,那一刻的愕然,那一声终于无法克制的痛呼,加上那一声卑鄙到无法形容的:你死定了!

    女孩的那一声陈萧,并不是在求救,她至今想要捂住嘴,至今都不敢打扰我的战斗,只是那一句喃喃自责:"我还是没做好,我太笨了,对不起,陈萧"

    接着,她就看到那短匕朝她的心脏刺来。

    女孩痛苦极了,不是因为身体,而是因为心中,她已决定要跟着我了,她天天在想小汉堡会有多可爱,她天天在想踏入放逐世界后要如何变强。

    可她始终没机会么?她始终只是个没什么用的普通女孩,又不漂亮,又有些蠢,所以始终配不上我么?所以这就是她这么多年都不说出心中那份喜欢的原因么?

    但再接着,她就看到一只利爪,不顾一切的由远及近,一把抓住了那短匕的刀刃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女孩的视线已模糊了,因为泪水,也因为血水,她已看不清战斗画面了,只是听到那不间断的惨叫声,是我还是敌人?

    只是感觉到下一秒,场中仿佛下了场暴雨,铺天盖地的到处都是鲜血,甚至碎肉。

    "求求你,别"

    那声同出一辙的求饶,晴相信了,但在我面前却连说完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晴苦笑了起来,又是一句对不起,她实在太笨太笨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有些小聪明,但骨子里依旧很笨,或者说很善良

    我已听不清她的话了,我甚至听不清那名异能者的求饶,只感觉耳畔嗡嗡作响,只感觉眼前金星乱冒,是因为力量透支还是因为心中的剧痛?

    我不知道,我只是一把抱起了她,发了狂的从地下基地中冲出,振翼飞起。

    "别死,你绝对不能死!"

    "撑下去,你还要去看小汉堡呢,你还要陪我"

    同样的一些事,我再不想经历第二次了,怀中的那个女孩,我再不能又失去一次了。

    虽然我刚刚飞起,浑身骨骼就发出了一阵泣鸣声,几近崩裂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