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零五章:没事的,我在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那就像一只狼,瞪着血红色的眼睛在雪地中寻找。

    当伙伴出现眼前,狼整个愣住了,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身体好冷,虽然外表看起来没受很重的伤。但他知道,这身体的内部崩坏已

    脖颈上有个牙印,牙印周围的皮肤已腐烂了,最重要的是那伤口处,竟浮现出些许青黑色,呈线条状不断的往身体里延伸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他完全搞不懂,按理说新人类对毒素的免疫力已非常强。毕竟我们体内本就有很多的病毒元素,所以正常的毒素对我们来说已几乎无害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科技局总对我们用精神毒素?因为只有那玩意才能对我们制造一些伤害,甚至这次回来以后,我们就连精神毒素的抗性都大大提高了,可眼前这一幕

    雪地里,有一道散发着恶臭的腐烂黑线延伸了出去,看着那黑线,想着那罪魁祸首或许尚未逃远,他恨得牙根都痒痒,但!

    怀中。伙伴陡然一颤,似乎在忍耐极大的痛苦,他表情立刻变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杀手,哪怕对生命不屑一顾,哪怕他杀过的人根本不计其数。可唯有怀中这家伙,对他来说比一切生命都重要,包括自己的。来估名亡。

    "没事的,我来了。"那仿佛是一声狼吠,却带着无尽的温柔。

    他抱起了他,扭头奔往了直升机的方向,哪怕这一刻的西伯利亚正刮着大风雪,直升机很难起飞,他却只是将匕首架在了飞行员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"你再敢拖延一秒钟,我就割你一片肉,如果他死了,你全家包括所有你认识的人,全部都要给他偿命!"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时,他语气没有一丝一毫的严肃,就仿佛在笑,只是那笑容的扭曲。让飞行员连一丝拒绝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他就紧紧抱住了他,那一句句没事了,我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基地里,晴本能和我保持了三米距离,她甚至感觉自己有些不认识我了。

    那阴森的表情,那几近崩溃扭曲的面孔。

    老巴特就在我身边,我不知道这老头能不能救王行健,但赌一赌吧。

    老巴特还在不断絮叨我身上的问题,我却连一句话都听不下去,我没事,我至少活着,我根本毫无危险,但王行健却

    直升机刚降落,我就从曹轩怀中将铠皇夺了过来。那崩溃的身躯直让我目瞪口呆,甚至连老巴特都怔住了,这是什么症状?

    "腐烂的好严重,似乎是从身体内部开始的,似乎是从血管中渗入的。"

    为什么?老巴特也无法解释,他并不太了解实验体2号的情况,只是隐隐听说实验体2号被注入了很多乱七八糟又莫名其妙的药物,所以?

    实验体2号,此刻就是一个药物甚至病毒的结合体,他的身体有剧毒,鲜血有剧毒,甚至每一颗细胞都含有无法想象的剧毒。

    "可以解么?"我颤抖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老巴特摇头,因为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毒素,最关键的问题是,他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种毒素,几十?上百?甚至更多?

    如果我们中了蛇毒,那么注射血清就可以,如果我们中了化学污染毒素,那么找到相克的药物就行,但如果是蛇毒加上化学毒素加上n种说不出名字的毒呢?

    那伤口处的几条黑线,怕是仅仅研究出其成分,就得花掉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,按照此刻的医疗科学技术而言,更别提解毒了。

    可那脸色苍白甚至泛黑的铠皇,能撑多久?

    "找到的时间有点晚,带回来的时间也有点迟,他顶多还能撑十多个小时了。"

    仅一句话,曹轩就狠狠抽了自己几耳光,哪怕他已拼命赶去了,已是能力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"唯一的方法怕是只有"

    所有人屏住了呼吸静静听着,但所有人都没想到老巴特说出的方法是:"换血!"

    全身血液都需要换掉,一丝都无法保留,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手术,何况王行健此刻的身体状况极差,换血后他撑得住么?

    "看他的意志力了,听天由命吧。"老巴特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其实老巴特并不懂得医术,但问题是,任何医生都无法治疗王行健这样的新人类,甚至就连最基本的换血,当医生做了最基本的检查后,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分辨不出王行健的血型是什么,abo?早就不是了,从我们被感染的那一刻起,我们的血型就和正常人类毫无关系了。

    甚至就算能找到和王行健同样血型的人也不行,因为人类血液是没有a+b病毒的。

    一旦输血给王行健意味着什么?这绝不仅仅是力量不足的问题,甚至那没有力量的血液,都无法维持铠皇身体的最基本运作。

    "我可以么?"我试探性问道,我是源!

    王行健就是我制造的,我的血型百分百和他契合,我的体内要什么有什么,a+b+c。

    但老巴特看了我一眼,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之前给我解释身体状况的原因了,我此刻的身体状况很奇怪,说是在蜕变,不如说在异变,我的身体正企图自我改造,我的身体正经历一个去芜存箐的过程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中,我是非常虚弱的,恨不得把全世界的营养品都拿来补充,这个过程中,我几乎不断在消耗能量,所以才会有四肢无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我体内每一颗细胞,都在企图寻求某种突破,如果这时候抽走血液,使得细胞失去养分和活力,结果怕是连小学生都知道。

    "那我可以么?"曹轩又问道,答案是否定的,曹轩不是源。

    医院里静悄悄的,谁也说不出话来,晴皱眉看着我,本能想劝劝我,因为就算我身体状况合适,但仅凭我一个人的话

    老巴特说了,全身鲜血都要换,也就是等于把我的血全部送给王行健,一点都不能保留,失去鲜血后可以存活么?这根本就等于是把命送给了王行健。

    当然,我是新人类,我经常在战斗中几乎流干了鲜血,每次都撑下来了,但每一次,不代表这一次,甚至就算成功了,王行健依旧得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"老子去干了那病毒怪物!"曹轩咬着牙扭头就走,却仅仅几步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不怕罗宁,他只是担心这一走,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铠皇。

    蹲在走廊上,曹轩抱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我们三人是铁三角,我们三人由最初开始,就一直在放逐世界相依为命,特别是小阮离开后,就只剩下我们三人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拼异能者,我们一起战外来生物,我们甚至一起去拼将级和帅级。

    有多少次伙伴们支撑不住的倒下了,就只有我们三人站在那,肩并着肩。

    "陈萧"曹轩本能抬头看了看我,那句话却始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可以活着,另一个人可能会死,变成两个都可能会死的局面,值得么?

    我不知道,我呆呆的看着天花板,我下面要做的决定可能很对不起爸妈,很对不起小汉堡,更对不起一直爱着我的晴。

    所以我搂住了她,亲了亲她的小脸,这几天我很快乐,自从我变成仿佛初生婴儿的皮肤后,晴就整天腻在我怀中,摸摸这捏捏那的,那感觉简直舒服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但

    "我支持你,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我都支持你。"晴柔声笑道,只是那小嘴扁扁的。

    我用力点头,迈步走向了手术室,无论是重伤还是蜕变还是走火入魔都好。

    甚至那一刻秒速思维不断的警告我,一旦我此刻的身体变化被打断,以后是否还有机会?会不会永远维持在一种无法战斗的状态中?

    我不知道,我只是紧紧握着王行健的手。

    "没事的,有我在!"

    这句话,成为了我和曹轩加上王行健的生存格言,无论我们中的谁倒下,只要听到这句话,这句'没事的,有我在',就会不顾一切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这句话,仅仅是听到,铠皇的眼眶就红了,哪怕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天,我昏迷了,老巴特说估计要好几天才能醒过来。

    同时那天,我跌回九星了,秒速思维说,再想突破到十星,再想重启某个蜕变的过程,怕是需要很久很久,甚至会很难很难。

    又或者,需要用生命去换取某种机遇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一个人玩网游练到了满级,正准备飞升,却突然被打回了原形

    虽然我一点都不后悔,因为王行健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