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零八章:冰柜中的女孩,病床上的我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冰柜中,她睡了很久很久,久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状态——

    活着还是死了?

    冰柜中,她曾偶尔睁开眼睛,但很快就闭上了。因为只要她稍稍苏醒,立刻就有一针精神毒素注射进来,那几乎永无止尽的痛苦。

    但就是那偶尔的睁眼,她看到了自己此刻的身体,借着那冰柜上的倒影。

    全身插满了针筒,脖子上,太阳穴上。甚至几乎每一处血管中,那些针筒日复一夜的撕扯着她的皮肤,甚至她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痛极了,她好想哭,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,因为在冰柜中,因为冰柜中装满了液体,只留了一根管子给她呼吸。

    也因为她太虚弱了,持续了几个月无法补充能量,甚至她太消瘦了。那宛如骷髅般的身体,还记得她以前有多漂亮多可爱么?如今却

    其实科技局并不缺吃的,哪怕她是新人类的体质,毕竟科技局在2号实验体身上,研究出了制造类似丧尸兽的怪物。虽然那种怪物体内并没有真正的内核。

    但血肉还是可以食用吧?那种怪物可能有点像,我们在放逐世界吃的海鱼?

    可惜,科技局不会让她吃饱的,因为怕她反抗,毕竟新人类的力量对普通人来说,威胁实在太大了,就算偶尔进食,也只是一丁点儿,足够维持她的生命力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除此之外,她的身躯仿佛花儿般的枯萎着,科技局不管,浑身血管都枯萎了,连一部分内脏都枯萎了,比如胃部,科技局依旧不管。

    那偶尔几次的睁眼时,她真想嘶吼一句:"杀了我吧!"

    还记得么?她曾经是一个怎样可爱的女孩?无忧无虑的乐天派。把坐牢当有趣,把放逐当旅游,那种粗神经的思维模式让所有人目瞪口呆,却又让所有人无比疼爱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的她,却已宁愿死去。

    但科技局不会让她死的,因为实验体1号太宝贵,哪怕她的小脑瓜根本想不通,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事,要接受这样的惩罚。

    又或者,人究竟可以残忍到何种地步?才会折磨像她这样的女孩。

    "陈萧,你在哪?你会来救我么?"

    "曹轩,王行健,你们知道我现在有多痛苦么?"

    那仿佛是一场梦,梦中的女孩一次次抽泣着,却没有一个人回答她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。她才突然听到了一些声音,一些期盼已久,非常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"小阮在哪?"王行健冲进苏州基地的第一时间,并不是杀敌,而是救援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我最关心小阮,最大愿望就是能救出小阮,其实他和曹轩也一样,曾经女孩被绑架的经历,几乎是我们三人共有的,最最刻骨铭心的痛。

    可惜,她躺在冰柜中,根本无法回答,更有!

    "这些放逐者怎么知道我们在这?该死,最后一个基地都被找到了?"

    科技局崩溃了,接下来该怎么做?拼命!不惜一切代价的死战!

    "杀光他们,保护我们,钱和权力想要什么就有什么!"那一声声的惊慌咆吼,一名科技局的高层甚至站在基地的屋顶上撒钱,那完全崩溃的表情和语气。

    没用的,科技局做了太多太多恶心的事,全世界有多少人在盼望今天这一刻?不杀他们,不足以宣泄整个世界的愤怒,不杀他们,我们就算死了都无法瞑目。

    所以王行健那一刻的暴走,他甚至连门在哪都懒得找,那沸金属长矛直接往墙壁上刺,一道道的刺穿,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最后的决战了,科技局不管还有什么底牌,都必须拿出来了,虽然他们暂时还没有发现放逐者的弱点,但营养液!

    今天的基地里,科技局的主管亦或高层,还剩十名,整十名。

    其实我真心搞不懂,这个组织的运作规律,他们的高层太多太多了,好像只要有一点权力或财富,只要愿意无条件的支持科技局,都可以称之为高层。

    同时那十名高层,齐齐灌下了营养液,虽然下一刻的痛苦,十个人仿佛恶鬼般嘶吼了起来,还不仅他们,外面那些伊甸园的异能者们,人手发了一瓶营养液。

    "不要,我不喝这东西,这东西和毒药没什么区别!"一名异能者尖叫道:"喝下去会减少寿命的,喝下去会很痛苦的。"

    是的,但不喝下去立刻就会死,绝境中别说减少寿命,就算切他们小弟弟,也必须一拼了,因为大家都知道,走到这一步的科技局,已经不可能被饶恕了。

    没有审判,没有囚禁,无论是科技局的高层们,还是那些至今跟在他们的身边,企图分到一些权力和利益的部下们。

    死亡,是他们唯一的结局,连求饶都没有用,他们的罪名或许比那些国际战犯甚至恐怖组织更可怕,因为国际战犯仅仅开启了一两场战争,恐怖组织仅仅针对某一两个国家。

    咳咳,其实针对某国家的恐怖组织,我们还是很喜欢的,比如登哥?

    但科技局呢?他们祸祸的是整个世界

    所以他们已没有退路可言了,最后一刻,那不顾一切的嘶吼,齐齐喝下营养液的模样,那丝毫没有悲壮,只是一些丧家犬的临终吠叫罢了。

    可同时,他们的底牌并不仅仅一张,当他们听到王行健那不断呼唤的名字时。

    "想救那个实验体丫头?"那一刻,几名科技局高层的眼中满是狰狞。

    下一刻,冰棺中的女孩,仿佛中邪般的颤抖了起来,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,只是突然好痛,身体的疼痛,仿佛在撕扯,甚至脑海中的疼痛。

    "爸妈,爷奶,救救小阮,好难受"

    那一声声的抽泣,却换不来一些禽兽的心软,反而愈发狰狞。

    女孩崩溃了,她只感觉大脑仿佛被撕碎了一般,她拼命呼喊爸妈爷奶,拼命呼喊陈萧和王行健的名字,却突然,她开始忘记,开始失去那些记忆。

    女孩怔住了,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,仿佛有一股电流在脑海中肆掠,仿佛有一丝病毒在驱赶她曾经拥有过的那些美好,那些伙伴的身影。

    林莫瑞说,未来的小阮会被抹煞意识,会被科技局利用完以后,就当作垃圾般丢进兽化军团中,而且女孩的实力比一般的怪兽要强,所以会成为兽化军团的boss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刻,科技局对生物的抹煞意识又操控意识的研究,并不算完善,但今天,他们不顾一切了,反正他们不会吃亏,反正他们不在乎女孩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于是冰棺中的女孩,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,伴随着那声音,连冰棺都开始破碎,那枯瘦的小身影跌落在地,不断的颤抖,又不断的抽搐。

    但紧随其后,她又站起来了,那迷茫的表情,那灰色的瞳孔。

    她并不明白自己的状态,只是有一个声音不断在脑海中呼喊:"去,杀光外面那些家伙,别怕,反正他们不敢杀你的。"

    为何不敢杀她?因为她是我们最喜欢的妹妹,最可爱的女王大人。

    因为我们之所以不顾一切的冲进来,全都是为了她,但那一刻的女孩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很强的力量,她的进化从被绑架时就中断了,所以她至今四星还是五星?

    但就算是王行健和曹轩,在面对她的时候,敢还手么?

    就算林莫瑞和周谷谕不认识她,但王行健和曹轩,允许有人对她出手么?任何人!

    王行健也不知道,只是当他冲破一面墙壁,在几名异能者包围中奋力厮杀的同时,铠皇突然咦了一声,那声音有诧异,有惊喜,也有紧随其后的震惊。

    轰,那墙壁的崩碎,铠皇倒飞了出去,哪怕他的实力已有九星,却连碰都不敢碰一下眼前的女孩,那虚弱的小身子。

    眼中,满是崩溃的泪水,还有对科技局发了狂的恨意,和我们战斗就好了,为何非要伤害她?那个单纯到什么都不懂的女孩,甚至单纯到!

    那一击,是她轰在王行健胸口的,但那一刻,先流泪的反而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那是两道鲜红色的液体从眼眶中流下

    "我怎么了?"女孩呆呆的问着,却没有人可以回答。

    女孩看了看她的双手,那手心沾染着鲜血,脑海中的声音告诉她,那是敌人的血迹,但又有一丝抵触的声音在告诉她,那是伙伴的鲜红。

    "好难过,好痛苦,杀了我吧。"女孩仰天悲鸣。

    病床上,我突然坐了起来,吓了晴一跳,又紧随其后,那一声本能惊呼:"小阮!"

    病床上,我同样梦到了一些事,女孩站在血泊中瑟瑟发抖,不断的祈求我们杀掉她。

    但我们怎可能这么做?

    "王行健呢?曹轩呢?"我连忙询问,晴想扶我再次躺下,我却奋力挣扎。

    "他们,已开始和科技局的决战了。"

    "那小阮呢?她救出来没有?"

    晴无法回答,她又哪里知道?她甚至都不认识小阮,只是发现我的声音满是紧张和关切。

    晴并不吃醋,因为我早就告诉过她,这趟回来并不是为了杀戮,也不是来看望爸妈的,就是为了小阮,那个被我视作珍宝,视作亲生妹妹的女孩。

    所以晴咬了咬牙,突然柔声道:"不如,我扶你去看看?但你千万不能乱来,一定不许参战,陈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差。"

    我知道,其实我就算去了,估计也做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此刻的皮肤已不是吹弹可破了,而是碰一碰就会龟裂,此刻的身体状况差到

    其实我很奇怪,因为我的力量依旧在,我甚至明显能感觉到内核能量在血管中流淌着,只是我又觉得,自己根本不可以使用这股力量,至少现在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我去了究竟能够做什么?

    苏州基地的大门口,之前那排山倒海的攻势突然停止了,所有人都在往后退,几名杀手还想悄悄的潜行过去,却被曹轩一个耳光抽飞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"不许动,谁也不许出手,谁也不许伤害她!"

    那一刻,曹轩和王行健发了狂的咆哮道。

    那一刻,科技局的那些高层却得意大笑,他们这个决定实在太正确了,只要女孩堵在门口,他们就绝不会有危险,甚至只要女孩朝任何人出手,那人都绝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我也一样,当看到这一幕以后

    "小阮?"我本能呼喊女孩的名字,虽然她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"是我,陈萧啊!"我涩声道,女孩依旧充耳不闻,只是那身躯,突然开始本能的发颤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完全忘记了,她只是被脑海中的电流,逼迫压制着那一部分的记忆,她的后脑勺里,那让人恨之入骨的金属芯片。

    眼中,鲜红又一次流淌了下来,她怎可能忘记的?她的军师曹轩,她的将军王行健,她的贴身保镖兼男宠陈萧,她又怎可能忘记的?曾经在放逐世界的生死相伴。

    那扭曲的表情,似乎想笑,又想哭,可最终她什么也做不到,只是站在那挡住了基地的大门,用她那枯萎消瘦的小身子。

    "陈萧,你怎么爬起来了?"曹轩和王行健又本能问我,我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哪怕我仅仅站着,仅仅被风吹拂到身上,皮肤都痛的仿佛会撕裂。来估吐扛。

    但看着面前的女孩,我无视了所有人的关心,突然迈步走了上去,甚至甩开了晴的手。

    "别管我,仅仅今天,仅仅这次,谁也别管我!"我咬牙嘶吼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我已抱住了她,哪怕那小手猛地一颤,化为沸金属狠狠刺进了我的小腹。

    我咳血了,咳得她满脸都是,我却毫不在意的擦了擦,又拭去了她脸上的血渍。

    "痛么?"我反问她,哪怕痛的人其实是我。

    "别怕,没事了,大家都来救你了。"

    "别怕,我们就在你身边,我们永远都陪着你。"

    "还记得曹轩和王行健么?还有金俊美。"

    "还记得放逐世界的那些事么?你离开以后,我们又救了好多好多的孩子,你回去以后,他们都会叫你女王大人。"

    "还记得我么?我是陈萧,我是你的保镖,你的男宠,也是你的哥哥!"

    ps:

    (今天结束,最近是不是大家都开学了?本就凄惨的订阅又掉了一些啊。)

    (虽然无所谓,明天继续加油,吼吼!)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