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零九章:我们回家吧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"小阮,我们回家吧。"我柔声笑道。

    家在哪?不是科技局,也不是这里的世界,而是放逐世界。

    哪怕放逐世界仿佛地狱般可怕,但对这一刻的我们来说。地狱反而比天堂更美好。

    因为在地狱中,至少我们可以笑出来,至少女孩的小脸上不会出现那两行鲜红。

    因为在地狱中,她是女王大人,所有伙伴对她都只有宠溺和疼爱,而这里却

    那消瘦到凹陷的小脸,那灰色的眸子。我甚至摸到女孩的背部有一个个圆孔,我愣住了,本能瞄了一眼,那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仅一眼,我呼吸就停止了,那是身体被洞穿,伤口又被金属固定住了,不允许再生,这样某些针筒和管子,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刺入她身体。抽取鲜血或骨髓。

    那一个个圆孔中,似乎已经流不出鲜血了,只有一些淡淡的粉色液体,可我不懂,人的肌肉组织要怎么用金属固定住?所以我本能捏住。用力拔出!

    那一刻,女孩痛的发抖,我背后的晴失声惊呼,又本能捂住了小嘴,那一刻,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,因为那不是单纯的金属,而是钉子!一根中空的钉子!

    由钉子刺进女孩的骨缝,再由钉子的中空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那些科技局的家伙,这一刻我甚至不知道,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不是人?

    我用力抱紧了女孩,不顾一切的将她朝后拖去,离开这里,哪怕回到那个只属于我们的地狱,也比这里好一千一万倍。

    女孩在挣扎,沸金属小刀不断刺入我的小腹。但我真正痛的反而是心。

    因为那小手上,凝结出的刀片太小太小了,对比我的沸金属斩马刀,再对比王行健的长矛,那小刀片根本就不成比例!

    因为那手骨中的核心,被一次次挖出,去研究制造那些异能者所用的沸金属短匕。

    "陈萧,植入沸金属核心太痛了,好在就一次,以后再不用经历这种痛苦了。"

    我还记得,第一次帮女孩植入武器时,她摸着眼泪如是对我说,但那一刻谁又能想到?类似的痛苦甚至更大的痛苦,她经历了不下几百几千次!

    植入时,那是颗婴儿拳头大小的金属球。此刻,却只剩下手骨中的一颗小豆豆,这究竟被挖出了多少?又被切开了多少次?

    女孩的手骨,已扭曲变形到无法想象,那并不是新人类自主变异的体质,而是一次次被切割,一次次被挖掘,我紧抱着她,我身体的颤抖更甚于她。

    "该死,拦住他们!"那是一声嘶吼,似乎想阻止我援救女孩,甚至有个家伙突然按下了手中的遥控装置,对准了女孩的身后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一刻,女孩的颤抖突然变成了抽搐,口中还发出嗬嗬的嘶吼声,瞳孔中的灰色越来越深,挣扎和反击陡然提升了数倍频率。

    那是遥控器?我不知道他们对女孩做了什么,我只是觉得

    一个人,被金属钉入了身体,又被芯片植入了脑后,这样的人还是人么?这一刻的女孩对他们来说,究竟是生命还是某种玩具?

    "曹轩!!!"那一声凄惨如厉鬼的嘶吼。

    杀手早已动了,在我的吼声之前,铠皇也早已动了,长矛不顾一切拦截那些扑向我的异能者,至于那个拿着遥控器的家伙

    一道弧光,虚影的弧光也是匕首的弧光,追影!狠狠斩在了那人的手腕上,一声凄厉的惨叫,一只手和身躯顿时分家,遥控器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曹轩怒极了,那一刻的追影速度之快,全场竟没有一个人能反应的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那人的眼中依旧带着狰狞,因为他不止一只手,甚至也不止一个遥控器。

    "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!"那人捧着断臂咆哮道,突然撕开衣襟,怀中,至少还踹着七八个款式一模一样的遥控器,每一个都能让女孩体会那生不如死的痛苦。

    可

    "杀了他!"我表情阴恻恻道,心中的一股恨意,从未如此刻般疯狂。

    这样的家伙,已不是人了,这样的家伙,哪怕堕入地狱十八层,也无法洗刷他的罪孽。

    又一次的弧光,又一次的追影,曹轩太快了,那瞳孔中早已浮现出一抹深红,红到极致的暴虐,匕首准确切在了那人的脖颈上,还不仅一次!

    那人连脖子都来不及捂住,心口就洞穿了,那人连血洞都来不及堵住,肩膀就分家了,两个肩膀同时,那一刻的曹轩如风如电,又专注的仿佛在雕刻某种艺术品。

    就用那人的身体去雕刻,谁也不知道杀手想雕刻什么,总之,绝不能保留人类的外貌。

    因为,他不配!

    "闪开!"又一声咆吼同时响起,是王行健,是那扭曲了上百次的沸金属长矛,轰然如雷霆般射出,准确惯入了那人的心脏。来台华圾。

    轰,他竟飘飞了起来,轰轰轰,那长矛上又生出了数道尖刺,刹那间将他由内而外刺得仿佛仙人球,更有!

    那人不断的后退,因为那一矛的力量之狂暴,恨意之深刻,身后的基地大门被撞得粉碎,紧随其后的一面墙壁也粉碎了,直接撞塌了三四堵墙壁才终于止住退势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堵墙壁上,那人仿佛被钉子钉在了上面,浑身抽搐着,鲜血滴滴答答的,敲打着每一名管理局高层的心。

    曹轩退回来了,站在了我左侧,王行健则站在右侧,三个人呈品字形护住了小阮。

    老子倒是想看看,还有谁!?敢当着三位哥哥的面,欺辱我们的妹妹?

    虽然,场中的狞笑声并没有停止,又一名主管突然越众而出,阴恻恻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"带走她啊!有胆子就带走她啊!看看她还能不能活!"

    "只要离开我们百米范围之内,这丫头就会自爆而死,只要你们再敢乱来一次,我们同样可以让这丫头自爆而死。"

    自爆?我瞳孔一阵收缩,不仅芯片,小阮还被植入了炸弹?

    那一刻,我本能望向曹轩,杀手用力点头,下一刻,曹轩死死盯着那人,眼中的光晕仿佛星辰般璀璨,那窥视人心的能力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仅一眼,曹轩就闷哼了一声,鼻腔里流出两道鲜红,是某种精神能力的后遗症?

    但紧随其后,曹轩就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,缓缓写了几个字:"心脏右下,五厘米。"

    那一刻,王行健本能挡在了我和小阮的面前,挡住了那些科技局主管的视线,下一刻,我猛咬牙,右手狠狠刺入了女孩的心口。

    "对不起,让哥哥再伤害你一次,最后一次。"

    "别害怕,有三个最厉害的哥哥护着你,以后,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一丝伤害。"

    我呢喃着,我摸到了,那是块火柴盒大小的金属,我猛地拔了出来,哪怕连接着女孩的血管和神经,女孩再一次抽搐,我却终于舒了口气,但

    "小心!"曹轩突然惊呼,我又本能发现,那金属块刚刚离开小阮的身体,就爆发了一抹璀璨的光晕,我连丢掉都来不及,我只能不顾一切的握紧。

    所有的力量,九星的力量,全部包裹了上去,那就像在一颗星辰的外面,强行裹了一层保护罩,下一刻的爆炸声无比沉闷,就像一颗爆竹。

    但那保护罩内部的爆炸力量,却庞大到无法想象,前一秒,我的手高高举过头顶,下一秒,我的手齐腕消失,那至少是两百毫米口径大炮的轰击威力。

    如果这威力在女孩的体内炸开

    "陈萧!"数个身影奔向了我,晴冲在第一个,一把扶住了我,又心疼的看着我那断手,我却毫不在意,反正早已重伤虚弱,再重一些又何妨?

    我只是拥着小阮,女孩失去了那遥控器的操控后,终于恢复了一些,似乎昏昏欲睡,我又本能吻了吻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"没事了,睡会吧,现在是真的没事了。"我挤出一抹笑容道。

    女孩听到了,也听懂了,挣扎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"陈萧?"

    "是,你认出我了?"我惊喜莫名,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喜色。

    女孩没有回答,只是露出了一抹灿烂微笑,用力往我怀中挤了挤。

    "我们回放逐世界吧"

    "好!"

    "回去以后,你还要和我生小猴子,你是我的男宠"

    "!?好"我尴尬点头,王行健和曹轩的表情古怪。

    但没有人怪她乱说话,因为她始终只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终于解脱了痛苦,终于可以撒娇,可以玩笑

    ?先一章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