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一十三章:新人类的先驱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空中,有两个身影刚刚扑上,就紧随其后的倒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第一个是王莉娜,女孩上一次就受了伤,一直养到最近才好。却

    倒不是再次受伤,而是被吓到了,看着天空中的那条冰龙。

    第二个就是李木箫,那条冰龙是他们共同创造出来的,此刻却失去了头颅,不是被斩断,也不是被轰碎。而是融化掉了,在一瞬间!

    王莉娜操控着一条水龙,一口就将雷文巴鲁克吞噬了下去,又紧随其后的朝李木箫呼喊了一句:"帮我封住他!"

    因为水加上冰,简直就是一种最强的囚笼,拿来封印强敌是再好不过了,李木箫当然答应,却没想到那冰刚刚开始凝结,冰龙的头顶就反刺出了一把光剑!

    冰,瞬间融化。水,急速蒸发,两人完全懵了,那光子剑还去势不减的刺向了王莉娜,幸亏李木箫用力推了她一把。否则

    光子剑的威力很强么?其实他俩都不知道,只是本能扭头望了望之前被刺伤的林莫瑞,女人前一秒还好好的,后一秒却突然仰天就倒。

    捂着伤口,痛的在地上拼命翻滚,那伤口处焦黑一片。

    光,有几种很强很可怕的特性,首先是聚集后的爆炸力,其次是凝聚后的切割力,人类科技也早就学会了用激光射线去切割某些坚硬物体,效果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所以那光子剑不费吹灰之力就洞穿了之前那条冰龙。

    其次,就是很多人并不知道的,光的热能之高,比火炎更高?所以才能瞬间融化掉冰,又蒸发掉水,所以林莫瑞被刺中的第一时间根本没感觉到?来尽鸟亡。

    因为温度太高。林莫瑞甚至被烫懵了,过了好几秒才感觉到那剧痛。

    那一刻,王莉娜和李木箫的额头上同时浮现出几滴冷汗,他们不敢再上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李木箫,他本就不想和雷文巴鲁克交手,因为他刚刚扑起,对方就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"李木箫啊,你是不是忘记了,当初将你一手捧上七将军位置的人,是谁?"

    那算不上恩情,但至少是某种提携,哪怕脱离了科技局,李木箫依旧没有忘记这件事,这说明他很重感情,也说明他很难做——

    难做就不要做了。今天的敌人很多,换一个又何妨?那一刻我刚好飞过李木箫身侧,本能拍了拍他的肩膀,眼中一抹笑意,一抹鼓励。

    李木箫怔了怔,他似乎看懂了我的眼神,后退的同时还说了句:"多谢。"

    这句多谢,不是所有人都能说出来,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获得的,那一刻我和李木箫同时感觉,未来,对方或许会成为一个很不错的同伴。

    于是,空中还剩下三个人,同样服用了营养液,刚刚突破实力的周谷谕,还有震颤骨翼拼命飞起的曹轩,手中还拎着王行健。

    杀手连一句废话都不想再说,从雷文巴鲁克絮絮叨叨没完的时候,他就咬碎了牙,谁有空听这白痴放屁?不赶紧的解决了,将小阮送去医院,还等什么!

    所以杀手猛地将力量灌注双臂,嗖,铠皇被抛向了敌人。

    同时杀手的追影瞬间启动,绕向了敌人的背后。

    在天空中的双向夹击,更同时夹击,这或许是只有曹轩才能达到的超速度。

    可他俩的这一击,同时落空了

    天空中,有一对漆黑的羽翼,虽然已因为营养液的缘故,羽翼扭曲,并且膨胀到浮现裂痕了,但依旧改变不了其的高速度。

    或许比曹轩的骨翼更快,那陡然挥舞,天空中仿佛出现了风压,雷文巴鲁克瞬间下沉,两人同时落空,那羽翼再一次扇动,那风压竟锁住了两人,光剑轰然反劈。

    曹轩的骨翼,或许并没有完美,或许得等他到九星甚至十星,因为他的翼至今没有生出血肉,更何况羽毛?而对方打的翼却

    那是一种异能,不仅可以飞,还可以增幅力量和速度的异能。

    在地面上,那漆黑羽翼没半毛钱作用,扇烂了也快不过曹轩,但空中的话,速度感就截然不同了,那连曹轩都应对不及的突然反击。

    光剑,斩在了铠皇的身上,谁也无法理解防御力无敌的铠皇,胸口为何突然浮现出裂痕!甚至他早已准备好防御了,右手成矛,左手成盾,那攻守一体的沸金属形态。

    可就连沸金属,也被那光剑轻易撕裂,沸金属克制生命体,那光剑却似乎,克制所有坚硬的物体?激光的切割能力之强,根本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那光剑斩裂了铠皇的防御后,又去势不减的反劈曹轩,杀手哥本能反应是用沸金属短匕格挡,却突然,那短匕消失了一截,杀手完全怔住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一只手,猛地拽住他衣襟朝后抛,杀手就要吃大亏了。

    被抛飞出去,从空中坠落在地,杀手还不忘呼喊一句:"小心,这家伙的武器很可怕!"

    我知道,我看到了,铠皇胸口的裂痕,那鳞片甚至那沸金属,似乎被那光剑的高温烫化了,铠皇虽没有发出一声惨叫,却痛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同时,那光剑又紧随其后的劈向了我。

    "小心!"周谷谕在惊呼,这一刻的天空中只剩下我和他,少年毫不犹豫的一道电芒反劈,甚至想要挡在我身前。

    "陈萧快退,你的伤!"少年咬牙道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,周谷谕在战斗中拼命想要救我,可能是因为之前我教过他很多技巧,可能是那份伙伴的感情,终于深入了少年那颗傲娇的心。

    我很感激他,但我却推开了他,少年愕然。

    更愕然的是,我突然反手抓向了那把劈向我的光剑。

    全场,所有人眼珠子瞪得滚圆,疯了?傻了?脑子被虫咬了?那玩意连王行健都挡不住,仅凭我那只连鳞片都没有的手,能抓住么?

    甚至我此刻只剩下一只左手,因为右手在救小阮时,已经炸断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,只是秒速思维让我这么做,又浮现出那无法遏止的求胜心后,我再一次进入了某种状态之中,无论秒速思维让我做什么,我就毫不犹豫照做的状态。

    就像之前对抗罗宁时,甚至早先对抗很多名强敌时,秒速思维绝不会害我的!

    那手,刚刚碰触到光剑,我就感觉到了那光的温度,好难想象这异能的强大,或许雷文巴鲁克不用营养液刺激力量,他都依旧很强。

    那光并不是随意操控的,只是凝结成了剑,幸亏是这样,否则这家伙如果凝结出一把激光枪胡乱轰射,谁能战胜他?谁又敢靠近他?

    但有些时候,武器并不是越现代化就越强的,其实冷兵器的凝结,恰恰意味着雷文巴鲁克的异能力量,达到了某种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那把剑中的光能,凝聚甚至压缩到了何种状态?才能无坚不摧又温度滚烫?才能完美维持住一把剑的形态而不消散?

    "小心,光一旦凝而不散,就意味着这异能"林莫瑞一声沙哑的呼喊,证明了我的推断没错,她最了解异能,哪怕她并不太了解雷文巴鲁克,更不了解此刻的我。

    连我自己都不了解,那手抓在光剑上时,发出的一声咔嚓!

    仿佛是硬物在碰撞,仿佛那光剑被夹住了,雷文巴鲁克愕然瞪向我,却发现我比他更加的茫然,为何能抓住?我手中有什么硬物?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,手心空空荡荡,只是抓上去的前一秒,那手似乎开始冒烟!

    刚刚凝聚就立刻灰化的冒烟,但凝聚和灰化的又是什么?是鳞!

    从手心到手背,甚至整个左臂,突然浮现出一片密密麻麻的鳞,就和我背后的烟尘同出一辙,但那一刻,我的皮肤又丝毫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无论是鳞还是翼,生长出来后都应该有所感觉的,因为那将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,所以没有感觉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鳞不是生长出来的,意味着那是

    雷文巴鲁克的光剑不可能斩断我的手,因为光剑再强,也斩不断某种力量,那是由力量包裹的左手,由力量凝结出的鳞,由力量具现化的鳞!

    空中的我,呼吸陡然粗重,或许我明白了什么,新人类最终的战斗形态是什么。

    鳞,翼,尾,我们并不需要,因为那都不是人类原本该有的东西,生长出来只是为了,让我们提前习惯那种战斗的身躯,那种形态。

    一旦实力达到甚至超过某个上限,那些东西就没必要存在了,反而会返璞归真!

    只要我们有力量,我们就有一切,鳞,翼,尾,全部可以由力量去具现化,想要就凝结不想要就消散,这才是最适合新人类战斗的技巧和形态。

    可这形态为什么会有?发明b病毒的未来陈萧,知道这一幕的发生么?

    不,他不知道,他并没有想到新人类的出现,他甚至将变异体当作了失败作品。

    那么天王他们呢?也不知道,外来生物甚至将新人类当作了伪觉醒者,力量上限很低的废物渣滓,其实他们并没有错,新人类的力量上限确实不高。

    应该,撑死了九星或者十星,那么我又怎会继续突破?还出现了这种形态?

    秒速思维说,是因为我,因为我是冲在第一个的新人类,因为我一直在寻求新人类实力的某种突破,某种进化,某种蜕变。

    这个战斗形态,是由我为蓝本而进化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战斗形态,是为了我而诞生的!

    那永远走在第一个的,新人类的进化先驱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刻的我,眼中甚至有泪浮现,因为我终于不再依靠什么病毒,也不再依靠什么源,甚至不再依靠未来的陈萧。

    第一次,我自己成就了某种伟大创举,第一次,我仅凭自身的努力和拼搏,达成了新人类对力量上限的突破,对怪物体形的蜕变。

    以后无论谁再想要蜕变,都只是

    在追随我的步伐!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