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一十四章:科技局的终曲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"你们退下去吧,我一个人来对付他。"我突然扭头道。

    对周谷谕,甚至对想要再次扑上天空的曹轩,因为他们的飞行能力并不强,在空中的战斗太吃亏了。就连曹轩都飞不过雷文巴鲁克,甚至周谷谕能做到的仅仅是漂浮。

    "陈萧你"曹轩有些愕然,是因为我的太过自信?还是因为连他都看不懂,我背后那不断浮现的烟尘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是因为那战斗形态的不完善,是因为我之前的蜕变,突然被王行健给打断了一次,那次老巴特曾严厉警告我。但我依旧不后悔那么做。

    我相信,只要我可以成功蜕变一次,就可以有第二次,甚至有第三次!

    "等这一战完了,我再详细告诉你们。"我扭头对曹轩道。

    "很帅么?等这一战完了,我再教你们怎么做。"我又扭头对王行健道。

    两人有些发愣,两人看着我的身影早已痴了,但却同时!

    "好!"两人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铁三角,当一名伙伴对自己无比自信的时候,千万不要去质疑他。当一名伙伴想要寻求突破的时候,千万不要去打断他,这才是真正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,当雷文巴鲁克的光剑第一次被我抓住。他完全愣住了,猛地低头大吼了一句:"你们还在等什么,拼啊!"

    他在呵斥其他的科技局异能者,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还只会傻傻的看着他么?或是拼命,哪怕赢不了,或是突围,哪怕只能冲出去一个都好。

    科技局,今天只要不灭,明天就依旧可以崛起。

    我知道,所以我今天绝不会放走他,更不会放走科技局的任何一名高层。

    哪怕明天还会出现其他的科技局,但今天,仅仅他们,必须要斩草除根!

    "放弃吧,你们逃不掉的!"那是一声充满自信的轻笑。

    雷文巴鲁克本能想反驳。其实前一刻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强,但击退了王莉娜和李木箫之后,又砍伤了王行健和曹轩之后!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,和我同样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他值得拥有这份自信,哪怕被我抓住了光剑,但那力量的反震力之强,我的手不断发抖,那力量的狂暴或许能媲美之前的罗宁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只是强行激发的,只能持续很短暂的时间罢了,否则,雷文巴鲁克或许真能成为一代强者,一代超强的boss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他,区区一只跳墙狗罢了。

    狗在对我咆哮。狗又露出了獠牙和利爪,那光剑的横斩,漆黑羽翼更同时横扫了过来,那仿佛扑面而来的一阵狂风,那漆黑羽翼的延伸范围甚至超越了我。

    可同时,那布满鳞片的左手,那背后浓烟滚滚的双翼

    天空中,仿佛有两股最最纯粹的力量在碰撞!

    鳞爪和光剑的碰撞,灰色浓烟和漆黑羽翼的碰撞,那天空中的轰击力,甚至爆炸声,不断的翻滚着,仿佛有无数颗璀璨烟花在释放。

    我的爪,直接就能抓住他的光剑,但我的翼,似乎有些拼不过他的翼,毕竟我的翼灰化速度太快了,我拼命凝聚也仅仅只能拥有半截,剩下的半截怎也延伸不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一种生物想要蜕变形态,想要突破上限,究竟有多难?

    那从原生的细胞蜕变成鱼儿,又从鱼儿生出四肢变成爬行动物,再变成鸟类,变成哺乳类,那逐渐完善的生物体系,究竟经过了多少万年?

    而我,却希望一朝成就,这等于我需要付出几万几亿倍的努力!

    那天空中的拼斗,很快我就头晕眼花了,力量的消耗太快,本就在灰化,再加上对拼。

    咬牙,我几乎不断的咀嚼内核,一颗又一颗,口袋中的内核很快就所剩无几,至于内怀中那颗天王的,我始终不想动,那或许将成为我蜕变的最大关键。

    战场中,只有一个人观察到了我的艰难,是晴。

    "陈萧在吃什么?似乎不多了,你们谁还有?"晴本能惊呼,从王行健手中抓过一把内核后,女孩又不顾一切的朝天空中跃起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跃起身形很笨拙,就像个小笨熊,但那内核塞进我手中的同时。

    我和她的小脸上,同时浮现出一抹绯红,我还乘机捏了捏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"陈萧,你能赢的对么?"

    "对!"我毫不犹豫的点头。

    "那需要我帮帮你么?"晴的指尖早已凝聚出一点淡绿色火炎。

    "不用。"我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"那好,我相信你一定能赢,那我帮你挡住其他敌人,绝不许他们打扰你。"

    晴落下去了,就站在我的正下方,痴痴的仰望天空,她并不懂我在做什么,只是,她爱极了此刻表情专注的我,仿佛变回了之前那个,夜夜在灯下苦读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句话,那天,没有一个人再加入战场,无论地面上打的多激烈,天空中,都只有我和雷文布鲁克,那最后最强最终极的对决!

    当然,也因为王行健和曹轩,曹轩甚至盘旋在我的身下,王行健又站在了曹轩的身下,那仿佛某种金字塔的形态,想要爬上金字塔的顶端,必须要踩着他们的尸体才有可能!

    科技局已是在困兽死斗了,而他们我不知道,我已没心情去看别人了。

    "我不会输给你的,陈萧!"雷文巴鲁克突然狂吼道。

    他真的疯了,他居然还有营养液,同时数个针管从兜里拿出,又狠狠刺进了心口位置,那一刻完全疯狂的咆吼,天在震动,连大地都在抖动。

    "科技局可以败,但绝不可以败给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废物,区区大学生?"

    是的,败给我很讽刺,但今天,有些事已注定了。

    哪怕雷文巴鲁克接下来的攻击发狂暴走,那光剑的劈砍犹如着了魔,那漆黑羽翼已不仅仅在飞行,而是在从肩膀两侧往前延伸。

    旋转,仿佛齿轮机般的旋转,每一根羽毛都仿佛利刃,拼命想要扯碎我的身躯。

    背后,那两股浓烟紧随其后的反击,浓烟中有光浮现,力量具现化出的光晕,哪怕还不完善,但当我吞下第一百颗内核后。

    "吼"

    一声咆哮陡然在天空中炸开,没有语言,只是单纯的生物在咆吼,想要蜕变和进化的咆吼,那背后的两股浓烟,突然变淡了颜色,是减弱了?不,是增强了!

    是翼在增强,是灰化速度的降低,是翼的延伸终于超过极限,五米,十米,还在延伸!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那一刻的形态是怎样,只感觉自己仿佛化为了光,身体就是光源,背后更射出了两道光线,在天空中疯狂肆掠。

    当那距离达到二十甚至三十米时,我猛地扭动身躯,那光翼轰得横斩向了对手。

    雷文巴鲁克惊呆了,他完全不懂得力量,充其量了解一些esp,他甚至以为我突然激发了什么能力?变成了异能者?

    可当那光轰在身上时,雷文巴鲁克才感觉到,那什么esp都没有,只有最最纯粹的力量重压,咯吱吱挤压着他,甚至挤压着天空。

    雷文巴鲁克发了狂的吼叫,企图将两片漆黑羽翼裹住身体防御,又企图脱离那光的笼罩范围,可惜他逃不走了,因为他的光剑

    咔,再一次被我牢牢的抓在手中,甚至手骨上,那鳞片的缝隙中,沸金属陡然伸出,却已经不是什么刀刃形态了,而是数把钩子,紧紧勾住了我和他。

    天空中,那股重压的力量,雷文巴鲁克必须硬抗了,但他做得到么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只是地面上的战斗突然停止了,所有人齐齐仰望天空。

    又所有人同时发现,雷文巴鲁克的吼叫声越来越低迷。

    科技局的异能者傻眼了,剩余那些几乎做出了同一个举动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那一刻!

    天空中的光翼,突然裹成了一个球,仿佛流星在轰击地球,狠狠撞在了雷文巴鲁克的身上,那是天崩,那是进化后的流星陨落!

    咔,那是一声清脆从空中浮现,雷文巴鲁克的身形僵住了,艰难抬头看了我一眼,从那漆黑羽翼包裹的缝隙中,嘴角,有一抹鲜红色的血线。

    "结束了?"我歪着头望了望他。

    雷文巴鲁克没有回答,其实他很想说,自己还能再撑一会,撑到我内核消耗殆尽?

    其实他很想说,自己并没有完全败给我,只是因为那身躯

    那一声咔嚓,是他破碎的心脏,因为流星陨落的重压,也因为那二十多瓶营养液的注射,让他连最后的几小时都撑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"我赢了?"我又问他。

    雷文巴鲁克的脸上陡然浮现出一抹鲜红,又很快灰败了下来。

    "你,究竟是人还是怪物?"他突然反问我道。

    是人么?是的!因为当他的生命走完,当我终于松了口气,那之前具现化出的光翼和鳞片,突然齐齐的开始剥落,就仿佛脱下了一层战甲。

    战甲之下,浮现出了那仿佛初生婴儿般的皮肤,我再一次变回了人类。

    雷文巴鲁克的眼中满是嫉妒,他们不断将囚犯放逐,又绑架小阮,不就是想获得一种无可匹敌的力量么?去称霸世界

    可他们分割出了b病毒,制造出了异能者,却依旧没有无敌。

    "为什么?"雷文巴鲁克不明白。

    很简单,因为力量并不是依靠某种残酷手段去偷取的,也不是从实验室里研究出来的,力量是在一次次生死之战中,一次次增强蜕变中,磨砺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无法明白的,因为他连放逐世界里究竟有什么,都至今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无法明白的,因为他只是躺在温暖的大床上,喝着名贵红酒,叼着雪茄香烟,抱着美女明星,等着部下将那些研究成果双手奉上。来尽鸟技。

    甚至他今天,只是第一次真正的战斗吧?

    "如果你能赢我,那才是有鬼了!"我揉了揉鼻子轻笑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蜕变的力量,也不是我独自努力获得的,而是所有放逐者拼死奋斗的结果,哪怕他们并没有成为新人类的蜕变先驱,但却为我铺垫出了一条鲜血的道路。

    艾伦李,芙萝拉,卡卡鲁

    "如果我赢不了你,还有什么脸去见他们?"我喃喃自语道,那微酸的鼻尖。

    雷文巴鲁克听不懂我在说什么,只是最后一次深呼吸,最后一次咬牙,瞪视着我问出了最后一句话:"你赢了,很开心么?但"

    但什么?他已没有机会说完了,那从天空中跌落的身躯。

    开心么?似乎并没有,因为我早就说过了。

    "你们从来就不是我真正的强敌,我的敌人之强大,你们是根本无法理解的。"

    "科技局?只是我变强道路上的踏脚石罢了。"

    "只是你们自以为是的,将自己视为了最终boss。"

    "一群连力量都不懂的boss?呵呵"

    天空中,我干笑连连,哪怕双翼已消失,却至今没有落下来,那仿佛用某种力量抓住了天空,抓住了空气,强行固定在了天上。

    原来,天王就是这样飞行的,这一刻,我的实力距离他还有多远?

    真想立刻就回去见见他

    至于科技局?就此结束吧!

    就像空中那跌落的雷文巴鲁克,尚未落地,身躯就不断的崩裂,化为了血雨。

    但最后一刻,突然,雷文巴鲁克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"你是谁?你在哪里?你是在对我说话么?"

    "等等,再给我几秒钟,让我听清楚,你究竟在说什么?"

    "什么想不想获得力量?什么想不想继续生存,我已经要死了。"

    "什么是想不想进入那片星空?"

    可惜,那天的最后,没有人看到他的表情,也没有人注意到他,最后一刻突然发出的几声呢喃,就连我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那声音太萎靡了,那些话尚未说完,雷文巴鲁克就化为了漫天血雨。

    这一幕,似乎意味着科技局的终曲,但这一幕,又似乎意味着

    今年,才2016年而已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这是一个坑,以后再解释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