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四章:两百孙儿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爷爷”那荒野中,那一声声孩子的哭喊,捶打着老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爷爷在这。”那一抹慈祥和宠溺,老人紧紧抱住了那些孩子。却只有四名。

    剩余的一百九十六名?老人的眼眶仿佛在滴血,望着那茫茫大海,那白令海峡。

    他已追到岛屿边缘了,却始终晚了一步,他只救出了四名孩子,剩下的全部被抓走了,那北美洲外来生物的领地。

    其实到了这一刻,大部分的战斗都已结束了。伙伴们或是逃走了,像曹轩和王行健,或是直接就放弃了,像徐博,但唯有阮擎天不同!

    两百个孩子,对他来说全部都是小阮,是在他失去小阮的这段时间,唯一的陪伴,唯一的心理慰藉,他又怎可能逃?怎可能放弃?

    “乖,你们去找个地方藏好,千万别乱跑,爷爷去救了其他孙儿,就回来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荒野中,老人柔声安慰道。又用异能将沙石凝聚,造出了一个小土包,将孩子们塞了进去,哪怕他的sp已快要枯竭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老人望了望那茫茫大海,还有那北美洲的怪物领地。

    猛咬牙,老人跃入了海中,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海岸的另一端。一名名外来生物从海中走出,一只只金属种将一百九十六名孩子从海水中拖出,那一刻的桀桀怪笑,那一张张惨白的小脸。

    每一个孩子都会被供奉给王,因为幸存者的内核,吃掉?这或许比杀死更可悲。

    所以那海水中。那翻滚的海浪中,老人不顾一切的往前游,哪怕那佝偻的身姿,那疲惫的表情。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浪涛吞没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爷爷很快就会来救你们。”老人涩声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在哪?”岸边的小阮瞩目远眺,她始终晚了一步,海岸边已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女孩只感觉爷爷简直

    怎么敢?冲入那滚滚浪涛,怎么敢?冲向那怪物领地!

    此刻所有人都在逃,可爷爷反而冲向了敌人的老巢?

    这一路究竟有多危险,那十死无生的局面,女孩痛苦极了,扭头看了看定夏和鸭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去找陈萧吧,我自己去追爷爷。”女孩柔声道。

    她好善良,她短短的相处就将定夏和鸭子视为了伙伴,她竟从鸭子的背上跳了下来,又一把推开了鸭子,扭头扑向了大海。

    哪怕她连游泳都不太会,在海浪中挣扎着不断喝水,又连连咳嗽。

    哪怕定夏和鸭子哭笑不得的望着她,同时追了上去,鸭子背起了女孩,定夏趴在鸭子的背上拼命拍打海水,速度极快的朝海峡对面游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哟。”女孩娇笑道,却不知道这可能是她,这辈子最后的笑容。

    北美洲,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踏上这片大陆,这里比亚洲或许更可悲,那荒野都是焦黑色的,连黄沙都找不到多少。

    因为在那场末日中,北美是战争最早开启的大陆,那第三次世界大战中,几乎所有国家都第一个将炮火指向了这里,甚至核武的第一次使用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连空气都散发着焦糊味道,这里连暗红色的天空都找不到,根本没有天空!

    这里的一幕幕,让老人深深叹息,又迈步疾奔。

    “乖,你们待在这,等爷爷救了其他孙儿,再回来找你们”

    老人的身后,又多了三名孩子,还有一百九十三名。

    老人的身后,还有一名兵级和几十只金属种,虽然只剩下鲜血和尸骸。

    老人的身上,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,孩子放声大哭,本能想要拉住爷爷。

    别再追了,爷爷已很疲惫了,爷爷已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又至少,等汇合了其他的同伴,再想办法救那些孩子。

    小阮就在身后的海浪中,我就在身后的天空中,可,老人连一刻都不能等!

    哪怕他的速度,已缓慢如蜗牛,仿佛在荒野中攀爬,就连他身边那只岩石巨人都快追不动了,但老人猛地咬破了嘴唇。p不够了,就用生命力去填补吧,齐齐注入了岩石巨人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岩石巨人仿佛消散了,又在老人的身周急速凝聚,下一刻,老人仿佛融入了那只岩石巨人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似乎能休息下了,但这样一来,老人那每一步的迈出,都仿佛重若千钧。

    荒野中,那轰隆隆的声音,不断朝远处延伸。

    北美洲已没有什么敌对的势力了,那名叫贝尔蒂娜的王级,早已统一了这片大陆,所以那荒野中,每隔一段距离,就有一座金属种化为的城市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孩子并没有被带进去,他们是王的食物,只有王才有资格享用他们,所以他们的目标是北美洲的王之主城。

    王之主城有多远?那距离怕是很难算清,老人最先踏入的,是美国的拉斯维加斯洲,穿过后进入加拿大,再穿过整个加拿大,进入美国的华盛顿地区,再穿过

    那距离之遥远,恐怕已无法去计算了,而王之主城的最终地点,则是在美国的黄石公园附近,这距离怕是都超过了从哈尔滨到海南岛!

    老人什么也没说,只是在荒野中一步步的艰难行走,拖着岩石巨人那伟岸的身躯。

    每走出一段距离,老人就会遇到一些外来生物,他并不会傻乎乎的直冲上去,只会先隐藏在岩石巨人的体内,观察那些怪物是否押送着孩子。

    没有?那他就直接绕过,反正隐藏在石头中,那些怪物还以为他只是座山?

    有!老人深深吸了口气,无论敌人有多少,无论敌人押着几名孩子。

    荒野中,岩石巨人那恐怖的咆吼声响起,敌人的惊呼声响起,孩子们的哭嚎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爷爷”那一声声在绝望中,终于看到曙光的欣慰。豆女在技。

    “乖孙儿,爷爷来了”那一抹慈祥,又陡然化为冷酷迎向了敌人。

    三名兵级,加上数之不尽的金属种,这已完全超越了老人的实力上限,可那天!

    岩石巨人的怀中,紧紧抱着那几名孩子,岩石巨人的身上,那石屑漫天飞舞,而岩石巨人的体内,老人的脸色越来越灰败。

    可陡然,老人脸上又蒙上了一抹潮红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昏暗的眼眸睁开,却突然爆发出一抹无法想象的璀璨,场中的岩石巨人在扭曲,在异变,下一刻已再不是巨人,而是一只恐怖到极限的怪兽!

    浑身岩石,岩石中又夹杂着一些无力挣扎的金属种,老人的异能太强了,而且他突破上限了!老人的异能对金属种最最克制,竟将那些兵级的部下当作武器。

    那天的战场中,满地都是淡金色的液体,竟改变了大地的颜色,那三名兵级竟被自己的金属种给绞杀了,哪怕他们临死前拼了命的将利爪刺入怪兽体内,想挖出老人。

    心口,一道道血痕,甚至那心脏部位,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。

    只差一点距离,老人的心就粉碎了,鲜血顺着岩石的缝隙流出,几名孩子哭的几乎崩溃。

    爷爷,歇歇吧,别再拼了

    “还有,一百八十九名。”老人喃喃道。

    爷爷,停下吧,别再追了

    “还有,一百八十四名。”老人欣慰道,拍了拍一名孩子的小脑袋,微笑扭头。

    爷爷,放弃吧,追不上的,那些孩子已有很多被押进了王之主城

    “还有,一百八十名!”老人咬牙道,那逐渐枯萎的身躯,却愈发璀璨的瞳孔。

    王之主城又如何?他哪怕直冲进去,他哪怕葬身其中,也要在最后一刻,将那些孙儿揽入怀中,最后的一抹慈祥。

    那天的岩石怪兽,突然疯狂奔跑,速度提升了数倍。

    但那天的岩石怪兽,又突然间仿佛烧着了,每奔出一段距离,身周就会产生一些灰烬,像极了我曾经那浓烟滚滚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只是因为力量不足以维持战斗形态,而爷爷呢?

    那仿佛是一种力量在燃烧,生命在燃烧,心中那一抹决然在燃烧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,小阮怎样了,也不知,陈萧有没有帮我救回孙女。”老人叹息道。

    那是某种约定,由我救回小阮,由他照顾孩子。

    那怕这约定,只是为了劝他留在放逐世界,哪怕这一刻的小阮,距离他已经很近,但女孩突然间停下了步伐。

    远处的天空中,飘来了烟尘,是石屑在燃烧的烟尘,这一幕意味着什么?女孩不理解,只是伸出小手接住了几片石屑,但那燃烧已结束,温度好冷。

    燃烧,可以最大程度的增强,但燃烧结束后

    荒野中,老人跪下了,整只岩石怪兽都跪在了地上,匍匐着,发出哀嚎。

    面前,站着两名将级,从王城中赶出来,迎击老人的两名精锐将级。

    因为老人距离王城已很近了,那些外来生物根本想不通,他怎么敢冲到这里?

    岩石怪兽被撕裂了背脊,老人被强行拽了出来,那满是鲜血又枯瘦萎靡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是在找死?”一名将级冷笑道。

    老人没有回答,只是低垂着头,只是用那最后一丝力量,改变了那只几近崩毁的岩石怪兽形态,那是一个半圆形的防护,裹住了一名满脸是泪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还有,一百七十九名!”

    “爷爷”在岩石闭合的最后一秒,那小女孩拼命想将小手伸出来,又将小脸蛋贴了上去,从缝隙中痴痴的望着老人。

    “是小阮?”最后一刻的老人,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,或者,那小女孩像极了孩提时期的小阮,甚至连声音都像极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,那不仅仅是幻觉,因为背后的荒野中,陡然出现了一只猫和一只鸭子。

    老人已看不清了,只是本能感觉到一丝温暖在靠近,他想伸出手去触摸,却发现距离还远,他想挤出一抹微笑,却突然!温暖变成了阴寒,冰冷刺骨的寒意

    小阮怔住了,奔跑中的定夏和鸭子也怔住了,鸭子突然不顾一切的想要抱住小阮,定夏甚至用那巨大的身躯阻挡上去,想要挡住女孩的视线。

    它们好聪明,它们的善良可能已超越了人类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女孩已看到了,那鲜血弥漫的一幕。

    女孩突然伸出了小手,颤抖着指向了前方,那名表情狰狞的将级,那扭曲的利爪正抓着爷爷的脖子,甚至捏下!

    女孩张开了小嘴,本能想要惊呼,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,女孩的瞳孔中,突然浮现出一抹极黑的深邃,黑色又顺着眼眶流下,滴落尘埃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一刻,两道彩虹从天边浮现,只可惜太晚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一刻,一个声音传入了我耳中:“还有一百七十九名孙儿”

    我知道了,我发誓一定会做到的,无论他们在哪,王城?无论那王城中有什么!

    但也就在那一刻,又一个声音从场中响起,那是声宛如厉鬼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你们全都去死!”

    轰,天空中仿佛打了个炸雷,仿佛那雷芒直接钻入了脑海深处,那一刻的场中,无论是两名将级还是我,身躯都发了狂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两名将级甚至跪坐在了地上,抱着头痛苦嘶吼,我更是直接从天空中跌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?我不知道,只看到场中,爷爷已倒在了血泊中,只看到场外,小阮颤抖着走过去,抱住了爷爷,只看到小阮的脸上!

    仿佛笼罩着一抹漆黑,仿佛那眼口鼻耳中,都在流淌着漆黑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定夏和鸭子,已倒在了女孩的身后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女孩,终于生长出了鳞,尾,还有翼,甚至直接化羽!

    但那一抹漆黑始终笼罩着她,甚至那翼上的每一根羽毛,都散发着漆黑。

    “全都,去死吧”

    荒野中,女孩抱着爷爷,那一声悲鸣。

    (今天就两章)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