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三十五章:窗里窗外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这个世界,为何是这样的?这么可怕!

    我只想平静的生活,只想抓住身边每一个小幸福,可

    我只是个普通人,从未想过什么权力欲望。在别人吃龙虾喝红酒时,我和朋友凑钱买一包小薯条就很满足了,在别人开派对办晚宴时,我坐在电视机旁看一部老电影就很开心了。

    但为何,连这么一点点的快乐都要被剥夺?

    我连被放逐,都能笑着面对,我连和怪物,都能和睦相处。我自问没有伤害过任何人!

    但为何。每一个人都要来伤害我?

    仅因为我太善良么?还是因为我太单纯?

    我好怕放逐世界,有这么多的怪物,但我更怕现实世界,那些人对我做的事

    我哭着求着,希望他们不要伤害我,可我背后的血洞,至今都无法愈合,甚至我的心!

    可能,我并不适合那个世界吧,我太傻了,所以我最终选择了回来,因为放逐世界至少还有陈萧,还有那些伙伴,还有那些孩子,更有爷爷在等着我!

    我很喜欢陈萧。虽然我并不知道那是友情还是爱情。

    我最喜欢爷爷,他永远是那么慈祥,总是坐在田埂旁抽着旱烟袋,给我讲着一个个有趣的小故事,总是在寒冷的冬天,拥着我入睡,总是在炎热的夏天,帮我打扇赶走蚊虫。

    “乖孙女,昨晚又被虫子咬了?来爷爷帮你抹点口水就不痒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傻蛋。今天又摔伤了?来让爷爷看看。抹点口水就不痛了。”

    爷爷的口水似乎是万能的,总是能治愈我身上的痒痛,但这一刻!

    爷爷,小阮好痛,身上,更有心里,爷爷快帮帮小阮

    可爷爷已站不起来了,我想扶起他,那枯萎的身躯却软软的瘫倒在地上,我哭着求他再看我一眼,那苍白的眼睫毛却低垂着,紧闭着。

    就连爷爷的口水,也已化为了鲜红色。

    我不懂,这个世界为何是这样的,我突然间迷惑了,自己究竟该待在现实世界?还是回归放逐世界?亦或者天大地大,早已没有我容身的地方了?

    那就

    爷爷一定会骂我的,因为爷爷总说,无论发生什么,都要去笑着面对,无论经历什么,都要恪守心中的善良,因为做人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无愧于心。

    爷爷又说,做人还要懂得责任,所以他无论伤得多重,都没有停下步伐,那些孩子就是他的责任,他的善良,他的无愧于心。

    可结果怎样?爷爷连再看我一眼都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爷爷说的话,全都是假的,又或者连爷爷自己都不懂,这个世界的可怕!

    陈萧懂么?他最聪明了,但却

    我已看不到他了,眼前漆黑一片,我已听不到他的声音了,耳中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其实懂不懂,根本就无所谓的,我只是突然好厌恶这一切!

    厌恶地上的鲜血,厌恶天空中的暗红,厌恶那杀死爷爷的怪物。

    厌恶权力,厌恶野心,厌恶怪物,厌恶死亡,甚至厌恶整个世界,所有的一切!

    那就毁掉吧!我笑着告诉自己,只要把一切都毁掉,我就不会再厌恶,更不会再害怕什么了,爷爷会骂我?无所谓了,陈萧会讨厌我?什么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反正,我已被世界给抛弃了,反正,我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我走向了那两只怪物,那披着人皮,体内却可怕到无法形容的怪物。

    他们在惨嚎?奇怪,我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,是老天对他们的惩罚么?还是我的心,突然间开始扭曲,连同我的思维意识都开始扭曲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也跟着扭曲?整个世界都开始扭曲?

    随便吧,我已不在乎了,我只是朝他们伸出了手,又或者利爪!

    好可怕,那喷涌的鲜血,好可怕,那体内密密麻麻的内核

    但没关系的,只要全部都毁掉,他们就什么也不是了。

    我捏住了他们的脖子,就像他们杀死爷爷那样,我挖出了他们的心,他们有心么?我一颗颗不断的挖出那些内核,又一颗颗的捏在手心里碾碎。

    心,突然安静了下来,脑海中的嗡嗡声也消失了,果然,只要把一切都毁掉,都杀死,我就什么也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兴奋?没有,痛苦?同样没有,我只是感觉静悄悄的,那似乎是一种麻木。

    陈萧正看着我么?这一刻的他,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?亦或者惧怕我?我不知道,但我已不在乎了,只是跪坐在鲜血中,双手机械式的落下。

    寂静,越来越深,甚至有一抹漆黑,突然从四面八方笼罩了过来,我很害怕,但我并不需要害怕,因为那漆黑只是一种保护。

    那片漆黑让我再也看不到鲜血,看不到残酷,看不到我所厌恶的一切。

    我笑了,我陷入了漆黑之中,虽然在最后一刻

    “小阮,停下来!”

    是谁在叫我?我不知道,我已被那片漆黑包裹了,永远永远的封印了。

    “小阮,快停下!”我发狂嘶吼,女孩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小阮别怕,我还在的,其他的伙伴也还在的,还有楚云升,还有徐博,还有安以琳,你没有失去全部,你别陷进去!”我声嘶力竭,女孩充若未闻。

    其实,我也不知道女孩陷入了什么,只是本能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甚至,我不知道自己的脑海中,那突然传来的眩晕感是什么?又仿佛是某种撕裂,思维意识的撕裂,连秒速思维都无法对抗,甚至!

    秒速思维停滞了,我惊得浑身发抖,自从我拥有秒速思维开始,这能力就不断的帮助我,这一刻却停了?

    连本体思考都停止了,连思维都快要粉碎了,我趴在地上呼呼的喘息着,看着女孩跪坐在血泊中,把那两名将级给

    那两名将级似乎和我一样,大脑眩晕,甚至思维撕裂,所以他们根本无法挣扎,哪怕女孩的实力和他们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女孩的小手,很艰难才能撕开将级的身躯,女孩的手指甲反而先一步崩碎了,甚至女孩手中的沸金属刀刃,磨损的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哪怕将级无法抵抗,女孩杀起来都非常艰难,但这也是一种另类的残酷。

    那天,女孩杀掉了那两名精锐将级,足足杀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连续五分钟的惨叫嘶吼,连我都快要崩溃了,可女孩那麻木的表情

    一名将级企图从血泊中爬走,一只小手却猛地刺入他的后心,将他一点点的扯回来,又继续撕扯,继续杀戮,女孩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女孩站了起来,迈步走向了荒野,她似乎什么也看不到,更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想去哪?是因为爷爷最后的那句话,那一百七十九名孩子,女孩想去救么?

    似乎不是,那漫无目标的行走,女孩就像一只迷途在地狱中的小羊羔。

    又或者,是因为那一刻思维的扭曲崩溃,女孩想找点什么继续杀戮?

    我不知道,连秒速思维都无法思考了,我只是本能觉得

    不能让她走,否则,我就会永远永远的失去她了,所以我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轰,拳头砸在了女孩的后脑勺上,女孩怔了怔,扭头望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是想打晕她,先平复下她此刻的崩溃心情再说,可我想不到!

    “陈萧?你怎敢!!”

    那一声宛如厉鬼的嘶吼,我愣住了,愕然看着小阮,我竟已认不出她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小阮么?那扭曲到极致的表情,是在哭还是在笑?那瞳孔中的漆黑血线。

    同时,我猛地咳了口鲜血,那一刻的脑海仿佛炸开,仿佛思维被什么东西引爆了,那一刻的眼口鼻耳,同时喷涌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我一连踉跄了数步,一头栽倒,无论我此刻的实力有多强,在这一刻的小阮面前,哪怕她的实力非常弱,我却根本无法抵抗?

    我晕死了过去,最后一刻,我看到女孩朝我举起了利爪。

    但就在那利爪落下来的前一刻,女孩又本能颤了颤,表情浮现出一抹痛苦。

    虽然,我已看不到了,只是昏迷中,我仿佛做了一场梦。

    梦中,有一扇漆黑的窗户,窗帘拉开,露出了一张怯生生的小脸。

    荒野中,她朝我走来,收回了利爪,改为了拥抱,又低下头深深一吻。

    可当那一吻结束,她再次起身,扭头走向了荒野中。

    梦中,那扇窗户又关上了,仿佛再不会打开,仿佛那一吻,意味着某种告别

    窗户里面,是一座小屋,美好的仿佛童话世界。

    窗户外面,却永远笼罩着漆黑,仿佛某种封印。

    窗里窗外,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窗里那怯生生的小脸,和窗外那扭曲到极致的面孔,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!

    “爷爷走了,以后,就由我来保护你。”豆木讨圾。

    窗外,出现了一个女孩,咬牙切齿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,就由我来恪守爷爷所说的善良。”

    窗里,另一个女孩喃喃道:“但我,永远也不会再出去了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