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三十九章:选王暂停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我没有理会徐博的话,我只是突然抓住了他的手,借着那片烟雾的掩护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我甚至跃过了no7,甚至跃过了那些飞在空中的将级封锁。瞬间脱困!

    这一刻的我,速度仅次于帅级,no7又尚未反应过来,怎也不可能再追上我了。

    "你做什么?"徐博诧异道,他誓必要杀掉no7的,可他又突然看到了我羽翼下,那些被紧紧包裹的孩子。

    "先冲出去再说!"我不动声色道,那天空中的驰骋。直扑王城外的一座小山坡。

    徐博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我那引起巨大风压的双翼。

    "你何时激发这种力量的?"徐博本能反问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主神空间之所以不惜一切代价,希望我踏入那片星空,就是想要这具现化的力量,哪怕他和我同样是源,但他并没有这种力量。

    "如果你没有做出这个选择,你现在也同样有了。"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当我第一次激发具现化力量,我立刻想到了徐博,因为曹轩和王行健不是源。因为小阮的实力级别还太低,只有徐博可以最快学会。

    甚至那时我还没有完善这份力量。就打算先一步教给徐博,可结果

    这一刻的心情,太难过了,甚至都快要崩溃了,虽然我并没有告诉徐博。

    等这一战结束再说吧,因为no7和那些将级已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"该死!绝不能放走他,这家伙竟毁掉了王城。"no7奥兰多咆吼道。

    他是个蠢货,自以为是的蠢才,他以为我想逃?我只是必须先安置好那些孩子罢了。

    山坡上,我直接用尾刺轰出了一个大坑,又用具现化羽翼拼了命的撕扯,这一刻的力量之强,那座小山竟被我撕出了一道夹缝,孩子们藏入其中。

    "别出来,很快,叔叔就带你们回家。"我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我扭回头望着徐博:"你选一个吧,是那个no7,还是其他所有的将级。"

    徐博当然会选择no7,但问题是

    天空中,那扑来的将级身影超过十个,其余的或是被岩浆淹没了,或是速度根本追不上我,所以一对十?徐博有些诧异,我却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十个将级是打不过帅级的,所以十个将级同样打不赢我!

    许是因为徐博的选择让我太难过。所以那一刻的心情都有些暴虐,捏了捏拳头,我咬牙切齿的踏入了战场。

    奥兰多本能朝我挥拳,可我看都不看的扇动羽翼,呼的侧移数百米,又猛地扇动另一片,甚至甩动尾刺,钟摆瞬步,我直接就绕过了他。

    "徐博才是你的对手。"我冷冰冰道,奥兰多尚未来得及反驳,徐博就迎向了他。

    至于我?仰望天空中那十名扑下的将级,甚至后面还有一些尚未赶到的将级,深深吸了口气,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心情好压抑,相比失去同伴,相比米勒和布莱德,徐博更让我压抑。

    我开始不明白了,自己拼了命的救援同伴,究竟是为了什么,我理解徐博那一刻的选择,他只能这么做才可以活下去,才有机会报仇,只是只是

    突然间,我无比的痛恨主神空间,我手中,正握着徐博刚刚交还给我的星空之匙,却咯吱吱的不断凝聚力量,甚至想将其捏碎!

    它感觉到了么?我陈萧,这一生一世都绝不会选择依附它,哪怕我在这场战争中,会无葬生之地,都绝不会接受某种永恒的奴役,更有那完全不平等的等价交换。

    天空中,第一个将级已落下来了,正呵斥我焚毁王城的暴行,正咬牙切齿的扑向我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,表情没有一丝变化,猛地扇动左侧羽翼!

    那就是一股狂风,陡然从场中席卷,那将级刚刚落入场中尚未站稳,身躯就

    轰,那扇形喷洒出去的鲜红,那被风压碾碎,甚至喷出去几百米的鲜红,他身后的所有将级都被染成了红色,愕然望着我。

    噗通,那第一个落下的将级,跪坐在了地上,他还没有死,只是上半身消失了,他还企图用本体恢复再生,却没想到我一把揪住了他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手腕上,几滴鲜血落入了他体内,手指又陡然刺入心口,一颗内核的挖出。

    我不打算让他再生了,甚至不打算让他重回主神空间了,我要彻彻底底的杀死他!

    内核,塞进了那将级的躯壳,他已连头都没有,嘴都没有,所以那内核是直接塞进血肉中的,但下一刻,惊呆的反而是我。

    毫无反应,那将级依旧再生中,我的内核被他吸收后,力量体系毫无变化。

    毒性无效了?我愕然扭头,望了徐博一眼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看到这一幕,只是在和no7奥兰多奋力拼杀中,可他究竟知不知道,因为自己的选择,而让我们唯一能对抗主神空间的利器,彻底消失了锋刃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心情,已压抑到了极致,那一刻的羽翼,发狂般轰向了那名将级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风压,那上半身尚未再生恢复,下半身就再次化为了血雨,那力量之狂暴,惊呆了场中所有将级,甚至惊呆了一旁的奥兰多和徐博。

    可我脸上,连一丝愉悦的表情都没有,因为这样的杀戮已毫无意义了。

    心中突然浮现出一股绝望感,又引发了更深一层的暴虐。

    "你这蠢货!"我发狂大吼道,我无视了之前手骨中沸金属核心的粉碎,再次启用了天崩,哪怕那一刻我的手骨,痛的几近崩碎。

    "你知不知道,我得到这力量后最先想到的就是你,你知不知道,我回来后最想找到的就是你,为何不再等等我?"

    轰,天崩砸在了另一名将级的脑门上,流星陨落,那头颅到肩膀的瞬间粉碎。

    精锐将级又如何?赢不了我的,他的攻击对我毫无作用,他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压制我心情的暴虐,那份失去同伴的苦涩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我,眼中竟有泪浮现,连米勒和布莱德的死,我都没有哭出来,却因为徐博

    我对他寄予了太多的厚望,却全部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场中,其余的八名将级围了上来,我看也不看,任凭那些触手发狂般轰击着我,我表情狰狞的回望,又一把揪住了一名将级。

    "滚过来!"我将他拽到了身边,更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,直接吸食鲜血,我一拳轰碎他的胸腔,竟直接挖掘内核吞噬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情形很奇特,八名精锐将级,几乎每一次攻击,都能将我的具现化力量轰至底限,但每一口吞噬,力量就再次复苏。

    再轰至底限,再吞噬,那种仿佛在走钢丝,却就是不倒下的诡异情形

    那些将级已完全懵了,至于我,再次咆吼,将那将级活生生撕成两半的同时,又再一次抓向了下一名将级,那无限的暴虐和愤怒。

    我不怪徐博的,至今,我依旧能理解他的,我只是恨疯了主神空间。

    它算准了我拿它没办法,它算准了我杀光所有的外来生物都没用,它甚至挑衅似得将星空之匙还给了我,就是算准了我不敢丢掉,因为和2016的联系。

    它甚至还想逼迫我投靠它?甚至惦记我刚刚得到的具现化力量?

    这简直太可笑也太讽刺了,它真以为自己是神?谁也无法反抗?

    "我陈萧,总有一天会将你捏的粉碎,我发誓!"

    那一刻,我咬牙嘶吼,那一刻,我手中正拎着一名胸骨粉碎的将级,但我真正在诉说的,却是另一只手中的星空之匙,它听到了么?

    或许吧,所以那一刻的星空之匙,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,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其中瞪视着我,那一抹愤怒。

    下一秒,场中所有的将级都怔了怔,甚至全世界所有的外来生物都怔了怔。

    包括天王和龙,包括贝尔蒂娜和洛迦,包括远在欧洲非洲的其他王级,甚至包括玛丽卡。

    "咦?"女人愕然道,她和王行健才刚刚从海中爬出来。

    "出了什么事?"王行健茫然反问。豆刚向巴。

    "我我也不知道,只是那片星空刚刚下达了新的任务,全世界所有的同类,立刻不惜一切代价的捕获陈萧,并且不惜一切代价的杀死我们,逼迫陈萧做出选择。"

    "唯一的选择,就是踏入那片星空"

    "同时,选王暂停!"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