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四十一章:龙的故事,最终选择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"你会怎么做?"天王笑眯眯的问道,而他的面前,则站着龙——

    天王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我,反而遇到了龙?

    甚至天王和龙的中间,正夹着那已完全崩溃。不知所措的洛迦,龙至今没有杀他?

    洛迦始终在逃,龙也始终在犹豫,究竟要不要帮我?很巧,那份任务下达了。

    选王暂停,龙不会再杀掉洛迦了,甚至他开始考虑,要如何跟洛迦联手捕捉我。

    当然。在这之前他必须先问问

    "你又会怎么做?"龙直勾勾的盯着天王。

    "你该不会,还想帮助那小子吧?你应该知道,违逆那片星空意味着什么。"

    "怕什么?"天王怪笑:"反正我现在是任务中,反正那片星空无法将我强行召唤回去,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"

    "所以,这次任务我完全可以为所欲为。"

    任务中,无法召唤回去?不愿意的情况下,就不会被吸收进主神空间?

    这或许是主神空间唯一的缺陷,也是主神空间为何每一次想改造兵级和士级,都先要启用某些诱惑。亦或者逼迫。

    但为何会有这么个缺陷?因为是狐狸设计的,狐狸喜欢高兴爱。who管得了?

    这个理由简直太充分了,所以天王笑眯眯的看着龙。

    龙的表情却完全扭曲了,龙甚至发了狂的嘶吼:"但你别忘了,我们终归要回到那片星空中的,我们逃不掉的,一旦完全违逆它的意思,结局是什么?"

    "你别忘了,我曾经的遭遇,甚至你别忘了,我为何放弃王级的身份,做你的帅?"

    "天王啊,全世界的同类都不知道那件事,那唯有你不应该忘记的,因为,那次对于我的惩罚,就是你亲手实施的!"

    天王的表情微微变了。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忘记,其实第一个反抗主神空间的人,并不是他,而是龙。

    当然那并非反击,只是违逆,只是龙在某一次选王后,突然厌倦了,甚至腻烦了。

    "我们为何要不断的执行这狗屁任务?杀戮,入侵"

    龙问部下道,部下们茫然以对。【w ww.】这不就是他们的生存法则么?

    "但我们为何非要遵守这生存法则?"龙又问道。

    那时的龙,其实挺善良的,他并不喜欢入侵,甚至并不喜欢杀戮,他看着那一次次入侵战被屠戮的生命,甚至会有些怜悯,所以!

    "我们别回去了吧,那片星空,我们就留在这个世界吧。"龙喃喃道。

    那个世界,是一个和地球很相似的世界,或许没有那么多蔚蓝的海水,但植物更茂密,哪怕入侵战都没有被全毁,所以龙很喜欢那里。

    留下吧,不要回去主神空间了,就在这里建设他们自己的家园,哪怕不像主神空间中那么美好,哪怕需要他们付出很多的努力和劳动。

    但至少,那些不是幻象,而是真正属于他们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个决定,让龙深深后悔,甚至几乎崩溃,因为主神空间不允许。

    主神空间无法将龙和那些部下强行召唤回去,但主神空间可以在选王结束后,下达一个新任务,就是下达给天王的任务,把龙抓回去!

    只要杀掉,龙就会再次回归,任务重启,咳咳,这当然也是某狐狸的设定,不服咬?

    而那次惩罚,却并不是一个玩笑,而是残酷到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龙无法战胜天王,龙几乎被屠尽了部下,龙没有哀求天王放过他,因为龙知道天王的身不由己,只不过看着一个个部下惨死,回归那片星空后,还要再接受第二次惩罚!

    龙崩溃了,从那次开始,他就再不敢生出一丁点儿的反抗念头,因为。

    那次的惩罚,让龙原本的部下,损失超过半数,不是仅仅被杀死,而是回归后,被主神空间彻底抹煞了存在,就像因陀罗曾经遭遇的惩罚。

    龙痴痴望着那颗巨大水球,看着部下一个个的淹没其中,化为血水,甚至将那水球染成了深红色,于是,龙放弃了王位。

    于是,龙立下了誓言,永远不会再违逆主神空间,因为他不可能逃脱那囚笼的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的天王呢?

    "我也知道不可能啊,但我始终有一个希望,重获自由的希望。"天王苦笑道。

    "但从我们踏入那片星空开始,就再没有自由可言了!"龙愤怒反驳。

    "没有了自由,连希望都不可以有了么?"天王皱眉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会失去自由,或是在战争中被敌人捕捉,那些俘虏,或是在现实中被囚入监狱,那些犯罪者,或是那些被陷害的人们。【w ww.】

    但失去自由不可怕,他们在囚笼中,依旧可以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蔚蓝天空。

    他们在囚笼中,依旧有一份希望,如果某天可以离开囚笼的话。

    有了希望,生存才有意义,没有了希望,天王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活着,只为了帮主神空间不断的执行任务?那样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所以天王的选择是!

    轰,全力一击,洛迦粉碎了。

    那躯壳还在颤抖,那触手还企图恢复再生,但本体肉球却已粉碎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王,哪怕强如洛迦,在他面前都只是一击了事,当然洛迦伤的已经很重了。

    "这就是我的选择了,所以,我要去找陈萧了。"天王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临走时,他还扭头望了龙一眼。

    "你呢?还愿意跟着我么?"那一刻的天王,眼中满是期盼,他和龙相处了很久很久,他们几乎是最好的搭档,他们一同战胜了所有王级。

    那一次次选王的成功,甚至如果不是天王偶尔刻意的失败几次,他和龙的联手,几乎可以雄霸王位,其他王级连一丝机会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天王很喜欢龙的,他们之间的感情,或许比我和曹轩王行健还要更深刻,因为那无数次的生死与共,甚至经历了几千几万年!

    天王迈步走了过去,那小萝莉的身躯,紧紧抱住了龙,那小萝莉的面孔,还扬起脸痴痴望着龙,哀求着龙。

    可惜,那天的龙无动于衷,一句话都没有再说。

    天王叹了口气,天王最终走了,龙并没有跟上,只是默默的站在荒野中,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选择,这就是他们以后,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    "你一定会后悔的。"龙涩声道。

    "但如果我成功的话呢?那份快乐,你应该会懂,全世界所有的同类,就只有你才懂。"天王微笑道,却再没有回头,再没有对视一眼,那曾经的天王与龙。

    一个,选择了希望和自由,一个,选择了对命运低头。

    谁也不能说他们的选择错了,只是那完全不同的想法,超越了曾经的友情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轰,徐博咬牙给了我一拳。

    "连这样你都不愿意么?那片星空,甚至愿意帮我们复活曾经死去的同伴,甚至愿意帮我们再开启一座空间之门,让我们去任何想去的世界。"

    "回到那没有发生末日的世界,回到我们曾经幸福的生活中,你还在犹豫什么?"

    我没有犹豫,只是坚决反对,我苦笑的看着徐博。

    "其实你懂得,那只是幻象罢了"

    "如果主神空间可以复活生命,甚至凭空去制造生命,那它根本不需要我们,它完全可以凭空制造另一个我们,它连兵级和士级都不需要引诱,随便制造就是了!"

    "主神空间,应该有一个极大的限制,它无法控制生命,这世上或许没有任何存在,可以完完全全的掌控生命,哪怕是神明!"

    "因为生命是最伟大的,所以它说复活我们的同伴?仅仅只是幻象罢了。"

    是的,如果我做出这个选择,那么进入主神空间后,我就会看到米勒和布莱德的幻象,甚至芙萝拉和卡卡鲁,甚至塞罗那个可爱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我好想念他们,我好想再看一眼他们,但!

    他们已经死了,复活?只是幻象罢了,没有一个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"但如果你相信那是真的,那就是真的,这世界上的真与假,只要我们不去刻意分辨,只要我们"徐博突然崩溃嘶吼。

    可我摇了摇头,我有秒速思维的,它不会允许我相信那些幻象。

    秒速思维太强了,它几乎可以分辨这世上一切事物的真实性,所以我甚至开始怀疑,主神空间之所以想得到我,未必仅仅是因为具现化的力量。

    更因为秒速思维!因为具现化的力量,完全是由秒速思维帮我创造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所谓的空间之门,我更是哭笑不得,那并非是一种美好,那只是另外一场残酷。

    每开启一个空间之门,都意味着一场残酷的战争,甚至最最血腥的杀戮。

    就像罗罗洛尔开启的那座空间之门,引来了科技局,引来了放逐者。

    主神空间不知道罗罗洛尔的所作所为么?不可能!

    但它依旧没有反对,甚至我怀疑,就是主神空间在诱导罗罗洛尔,去开启那座空间之门的,否则凭区区一个士级,哪有可能操控星空之匙?

    所以那座星空之门,是按照主神空间的意愿开启的,为了引发更大更强更可怕的战争,为了更多的吸收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就连我们放逐者,从根本上来说,都是因为主神空间而诞生的。

    只是连主神空间都没有料到,我们最终会强成这样,因为生命终归会找到出路。

    其实,当罗罗洛尔死后,主神空间早就可以关闭空间之门了,但它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它巴不得现实世界的人们蜂拥而至,加剧这场战争。

    其实,未来的那次战争,清洗者对抗天王,甚至包括小汉堡对抗天王,都是主神空间暗中操控,或者说默许的,因为原本两年就会结束的选王,硬生生持续了十多年!

    五倍的时间,五倍的厮杀混战,两个世界的共同混战,它能多吸收多少力量?

    我唯一无法明白的是,主神空间为何需要那么多力量,又或者说那么多生物的基因,那么多力量的体系,我只是确信了一点!

    "你还不懂么?无论我们怎么选择,只要踏入主神空间,我们就完了。"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徐博懂得,他太聪明了,但就像天王和龙那样,我和徐博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天王和我,选择了自由和希望,而龙和徐博,则选择了向命运低头,我们谁也没资格去斥责对方,但我们以后,会走上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    徐博再不多说,只是他总感觉,我一定会后悔的,因为全世界的王级都在赶往北美洲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,仅仅这一刻,徐博突然朝我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"你走吧,带着那些孩子。"徐博喃喃道。

    "我会替你挡住那些家伙。"徐博望着场中那八名将级,甚至远处,那源源不绝的赶来,那些没有被岩浆烧死的外来生物。

    "这是最后一次了,我帮你。"徐博涩声道,或许我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如天王和龙,甚至不如曹轩和王行健他们,但那一刻我看着徐博的背影,心中只有感动。

    "谢谢。"我朝徐博点了点头,同样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我扇动羽翼,从那山坡的夹缝中,救起了那一百七十九名孩子,爷爷看到了么?我终于做到了,只是这一幕谁也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"徐博叔叔不走么?"一名孩子问我道,我默然无语,徐博本能扭头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望向孩子们的笑容很灿烂,但依旧是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我振翼而起,飞向天空,飞向自由,哪怕我明天就会被全世界的怪物追杀。

    下一刻,徐博咬牙扑向了那些将级,他不怕死,他已不会死了,只会永远待在囚笼中。

    我们的命运,究竟谁更可悲一些?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远处的小山坡上,一个欢蹦乱跳的小萝莉正在朝我招手。

    擦,他究竟知不知道此刻的局面?他还有心情卖萌?但他的笑容又是那么真挚。豆刚私才。

    "谢谢。"天王如是说。

    谢谢我选择了这条路,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,是绝对无法走下去的,因为他也在囚笼中,而我则象征着囚笼外,向他伸出的一只手。

    "真的谢谢你。"天王喃喃道,竟张开双臂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那一刻某小萝莉的眼中,甚至有泪浮现。

    哪怕明天,我们就会对抗全世界的王级,那股连他都无法抗衡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甚至明天,那些亚洲军团的外来生物,又会如何选择?

    那一刻,望着辽阔的太平洋,不仅是龙,还有某no1脸上的表情,全都复杂极了。

    一方,是他们誓死追随的王,另一方,是他们无法违逆的命运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(撒花,今天终于恢复四更了。)

    (后面的状态回归后,会加更弥补之前的,但今天怕是不行了。)

    (战争白热化了,天王和陈萧要明目张胆的联手了,虽然至此,他们依旧没有逃出主神空间,只是一步步被逼着往前走,是绝路还是生路?)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