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章:铁打的防线,血铸的城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天空阴沉沉的,还飘着鹅毛大雪,放逐世界竟也会下雪么?记得我们连下雨都很少经历,同时那雪是……深红色的。[

    大地也是红色的,鲜血的红。偶尔散发出一抹淡金,那是一堵高墙,从荒野中延绵出去数十上百公里,竟有些类似长城!

    沸金属真是种了不起的东西,可以拿来战斗,可以拿来当做仆人,甚至立花訚千雪当初的渡江战,曾让无数金属种架起桥梁,此刻又建成了长城。

    往山坡上一丢。就是座城堡,在荒野中一排,就是堵长城。虽然金属种曾是我们最可怕的敌人,但不得不说这玩意神奇极了,也方便极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亚洲,各大金属种城市已完全消失了,全部跑来了西伯利亚铸造城墙,那一道道铁血防线,虽然此刻的西伯利亚,那些城墙已崩塌了近半。

    一处残砖断瓦的缺口中,唐宋像条被打断了脊椎的癞皮狗,趴在那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有多少人还记得唐宋是谁?那个曾经陷害过立花訚千雪的精锐将级。

    唐宋并不是什么好鸟,那阴险的性格。不仅敌人讨厌他。就连同伴都不太喜欢他,当初他甚至让部下险些吃掉了立花訚千雪,当女人刚刚被我毒害时。

    但越是他这样的家伙,在战场中活得就越久,而且就连他这样的家伙,最终都没有离开天王,人渣性格和忠诚与否似乎并无关联?

    那句没有了王,帅也就再不是帅,就是唐宋说的。

    虽然此刻,唐宋已趴在地上几乎无法动弹了,又一名精锐将级走到了他的身边,还伸脚踹了踹他,唐宋都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连你都死了?”一声诧异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滚。你死我都不会死!”一声微弱的反斥。

    那将级撇了撇嘴,幽幽的坐在唐宋身边道:“那就……只剩下我们俩了吧。”

    只剩俩是什么意思?唐宋的心情有些下沉,艰难抬头四面环顾,他记得常昊就在靠南边的另一侧城墙上死守,之前还过来问他伤的如何了。

    “常昊死了,是巴顿!”

    那楚狂和雷鬼呢?那两个家伙的实力非常了不起,排名仅次于唐宋。

    “都死了。”一声有气无力的呻吟,或是哀叹。

    这些将级都从未出现过,但这些名字却并不陌生,还记得当初我用这些名字诓过因陀罗部下的一名哨兵,然而此刻都……

    这些都是天王麾下最强的几名精锐将级,如今却只剩下两名,唐宋和另一个名叫干将的家伙,至于普通将级?更是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唐宋环顾着那损毁数处的沸金属城墙,那些倒在血泊中的数具尸体,或是直接化为了鲜血和碎肉,心中,有一股绝望感在蔓延。

    “还有几个活着的?都吱个声。”

    “吱……”几声懒洋洋的回答,却只有一只手从废墟中伸出来挥了挥。

    “一群兔崽子。”唐宋笑骂,又眼珠转了转突然怪叫道:“王?您何时回来的?”

    唰!那废墟中,一大群‘尸骸’突然蹦了起来,那仿佛幽灵般的步伐,又层次不齐的排列成了队伍,气氛紧张且兴奋。

    虽然,天王并没有回来,当发现某混蛋只是在用王的名义忽悠大家时……

    “靠!你这混蛋,信不信老子吃了你?”

    “妈的,精锐将级了不起?大家分尸了他!”

    怒斥声连绵不绝,那些‘尸骸’又重新倒回了地上,城墙上再次只剩下唐宋和干将。

    那一幕很奇特,就仿佛大家都早已死了,但只要听到王,就会不顾一切的从地狱中爬回来,又或者只要敌人再次攻上来!

    荒野中,响起了脚步声,外来生物特有的沉重步伐,唐宋和干将的表情微僵,又连忙扶着城墙挣扎爬起,而身后的那些‘尸骸’则……

    就仿佛一滴滴水,在血泊中蠕动,又艰难的汇聚成河,哪怕再无浪涛,哪怕再不澎湃,只剩下那一双双满是血污的眼睛,闪烁着坚定和决然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王?”唐宋涩声问道。

    干将无法回答,他很想在死前见王最后一次,哪怕只是一抹微笑,一句鼓励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希望王赶来这里,毕竟敌人越聚越多了,此刻只是巴顿麾下的外来生物在强冲他们的铁血防线,可紧随其后,欧洲的王级就快赶来了,非洲那边怕是也快了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的王级啊!就连王都不可能赢吧?

    所以他们的这场死守,几乎是没有希望,也没有明天的。

    但没有谁后退,更没有谁放弃,哪怕他们耗尽生命,也只能为王多守住一点点的时间。

    哪怕战斗开始时,巴顿曾扯着嗓子大喊,投降不杀!

    “滚,你这傻缺竟想收编天王的麾下?脑子被驴踢了?”

    那一声声的斥骂,连王级的巴顿都涨红了面孔,但其实他是真心想收编。

    巴顿收编了好些因陀罗的部下,虽然那都是天王不要的,巴顿曾经是王级中势力最弱的,连贝尔蒂娜都能完虐他,但巴顿总感觉……

    有了因陀罗的一些部下,如果能再收编一些天王麾下,那他就一举崛起了!

    可惜,他脑子真心是被驴踢了,但凡外来生物都知道,天王麾下的忠心程度,是其余王级势力无法比拟的,更何况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有句话叫人往高处走,外来生物也是一样,天王那一场场几乎不败的战绩,跟着他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,跟着巴顿能搞毛?

    巴顿怒了,毕竟他是王级,却带着部下攻打那道铁血防线,足足三天都毫无收获。

    特别是对方连士级和兵级都没有几个,只有一些将级,特别是对方连王都没有,连帅都没有,根本就是一群无头蛇。

    “fuck!今天再拿不下那道长城,老子跟天王姓!”巴顿跺脚发誓道。

    可结果……

    这句誓言,巴顿已说过好几次了,第一天他就应该跟天王姓了,第二天同样,第三天亦如是,所以当这句誓言再次说出,连他自己的部下都低着头,惭愧的不想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但巴顿真心尽力了,这三天他带着部下攻打那座铁血防线,前后十八次,均被打退,巴顿都懵了,他感觉那座防线就算真是铁打的,此刻也该完全崩毁了。

    甚至起初,巴顿还觉得自己不需要亲自上阵,因为对方没有王,如果他跑去欺负一群将级,会不会很丢脸?可自从第十次被击退开始,巴顿就压不住火了。

    最后的八次,巴顿咬牙切齿的踏入战场,可就连他都……

    第十一次,一名叫尧舜禹的将级,用生命逼着他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第十五次,是一名叫常昊的将级,第十七次,是两名叫雷鬼和楚狂的将级,甚至最后的那次,对方连精锐将级都没有了,只是一群群的普通将级扑向了他。

    王级和普通将级差多远?可巴顿想不到的,那些家伙直接扑上来抱住了他,自爆!

    其实那座防线,并不是铁打的,而是用生命来堆砌的,但即使再怎么拼,到了这一刻也应该结束了吧?毕竟连巴顿都感觉到,那城墙上还能站起来的将级,已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甚至这一刻,那些将级也该绝望到无法战斗了吧?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投降不杀!”巴顿再次喊出了这句话,他始终不想放弃收编这支天王的铁血部属。

    城墙上,唐宋在呸口水,所有将级都在发出嘘声,那怕有些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但唯有干将眯了眯眼,突然迈步跃下了城墙。

    “喂,你去哪?”唐宋愕然,难道真想去投降?难道连干将都撑不下去了?

    干将什么也没说,只是迈步走在荒野中,他不想去看身后同伴那些诧异的目光,只是幽幽的说了句:“再见了兄弟们,哦不,应该是永别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或许不会再见了,因为反抗那片星空的缘故,他们一旦回归或许就会被直接抹煞。

    所以才撑不下去?所以才终于投降?

    那天,干将走到了巴顿的面前,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巴顿则惊喜的几乎蹦起来,虽然干将并不是十大将级,但!

    干将在天王麾下的排名极高,不是全世界的,只是天王麾下的,杨阳洋是no1,立花訚千雪是no2,唐宋则是no4,那no3呢?就是干将!

    “欢迎欢迎。”巴顿眉飞色舞的走了上去,如果不是怕身后的部下吃醋,他都想和干将立刻拜个把子以后做哥们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败军之将而已,呵呵……”干将连连后退,却又本能伸出了手,期盼的看了看巴顿,这是一种最起码的礼仪。

    如果将级投靠王级,如果王级愿意赋予他一些比较高的权力,而不是仅仅俘虏的话,那么王级就会和那名将级双手交握。

    巴顿当然乐意,他部下的精锐真心不怎么多,何况干将这种排名极高的。

    可当那双手彼此交握的时候,巴顿根本想不到的,干将突然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天王麾下,是誓死不降的!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巴顿已无法思考了,因为干将的身周突然爆发出璀璨,那是全身内核的自爆,甚至干将一把抱住了他,那连王级都无法挣脱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只因为,那句誓死!

    那天,巴顿所在的荒野中,陡然升起了一团蘑菇云,那天,如果干将不这么做的话,仅凭他和唐宋,是再也无法抗住王级的猛攻了。

    那天,唐宋站在城墙上,痴痴的呢喃了一句:“永别了……兄弟。”

    那天,重创的巴顿仰天咆吼,再次命令部下发狂猛攻,可那天,巴顿又跟天王姓了。

    那道防线,并不仅仅是铁打的,也是血铸的!

    然而第五天呢?第六天呢?当那道铁血城墙上,连唐宋都再也站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大概,也就这样了吧,只可惜,最终也没能再见到王。”唐宋叹息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的心愿很简单,只要在最后一刻,天王能回来看看他们就好,哪怕只有一眼,哪怕他们立刻就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天王赶不及的,从南美赶回亚洲,实在太远太远了,那荒野中快如闪电,却始终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,那小萝莉的眼中已在滴血。

    但有人赶得及!

    那天,荒野中突然出现了一些身影,从他们的背后。

    就在唐宋崩溃到再也站不起来,绝望到想要自爆的时候,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还欠我一些帐没算呢!”身后有阴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居然来救我?”唐宋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因为他背后赶来的人是,立花訚千雪。

    更有那仿佛狂风暴雨,瞬间席卷了全场,那宛如排山倒海般的轰击,在战场中轰出了一朵朵巨大的蘑菇火云。

    那一刻连巴顿都懵了,那是炮弹和导弹?这世上,竟还有这么多的人类幸存者?

    那天,是人类和外来生物,第一次联手作战!豆役吉号

    '放逐黑岩'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