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五十三章:暴怒和崩溃,绝对压制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°33333唐宋的身形很奇特,他的右臂突然间变得无比粗壮,所有触手从体内伸出,又包裹在了右臂上,甚至所有血肉在体内扭曲—— ——齐齐涌向了右臂。

    那一刻,唐宋的右臂已有水缸粗细,手却消失了,拳头都没有了,只剩……

    看过电钻么?并不是转动中的,而是停止状态的钻头,唐宋的右臂形态就像极了那种。他都不需要像王行健那样刻意螺旋,因为那钻头的尖锐,甚至那钻头周围的刀刃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唐宋的本体却缩小了,压缩到仿佛小汉堡的孩童体形。

    那一幕诡异极了,就仿佛唐宋把大半个身躯,都融入了自己的右臂中,凭外来生物的特殊体质?而那一幕又像是,一个孩子举着个水缸粗细的巨型钻头?

    那一幕,连立花訚千雪都有些吃惊。她没想到唐宋的实力有这么强,又或者说,拼到了这一步,那完全扭曲身体,扭曲躯壳的行为……

    后遗症怕是会很大的,哪怕唐宋能一击毙敌,他自己也会痛苦到几乎死去。他此刻已在浑身发颤了,眼中浮现出了强忍痛楚的神色。

    为何要拼到这一步?因为,大家都是这么拼的,否则又怎能死守数日?

    这一战,他们连王都没有啊,他们连充当炮灰的士级和兵级都没有啊!

    常昊就是这样死掉的,楚狂和雷鬼也同样是这样死掉的,还有那耗尽了所有力量,最终身躯化为了飞灰的尧舜禹,还有那不惜抱住巴顿自爆的干将。

    那一刻,唐宋痴痴的看着战场,脑海中却不断回忆着所有同伴,哪怕他们曾经并不和睦,甚至经常勾心斗角。就像他和立花訚千雪那样?

    但失去了,才知道其珍贵,才知道他们相伴了上千次选王的那段时光,并不是只有勾心斗角,还有那一次次的并肩作战,所萌生出的友情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友情怕是已结束了。下一次的任务重启,或许就没有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至少,陪你们拼到最后!至少,在那片星空中等等我!”唐宋涩声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最后的蓄力一击,轰然爆发了,那陡然出手就惊天动地的威势。

    连巴顿都怔住了,这一击的力量之强,竟让他感觉到了压力,这一击所爆发出的光华之璀璨,甚至灼伤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巴顿记得,他一次次被逼着不得不退却,就是因为这些精锐将级,一次次用生命和他硬拼,哪怕用死亡换取他区区的一次受伤都感觉赚了。

    巴顿至今,那被干将自爆所制造伤痕,依旧在隐隐作痛,哪怕那伤势早已恢复了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究竟有多傻?又有多忠心?这些家伙为何全都是天王的部下?他麾下为何连一个都没有?哪怕一个……

    巴顿扭头望了望身后,陈泽干得很漂亮,至今巴顿的部下,都没有赶到王的身边增援。

    可这让巴顿愈发的恼火了,他并不弱的,看看他在场中那神挡杀神的威势吧,他所欠缺的,仅仅只是一些优秀的部下罢了。

    巴顿真的太想要唐宋和干将他们了,甚至包括立花訚千雪,可最终……

    那轰击到了眼前,他们依旧是敌人,永远是敌人,哪怕天王反叛了那片星空,其麾下都绝无巴顿的份,就像干将最后的那句,天王麾下誓死不降!

    “那就,全部去死吧……”巴顿嘶吼道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恼火,他竟不顾一切抱住了唐宋的右臂,那满是刀刃的钻头。来庄冬弟。

    哪怕胸腔立刻被撕裂,肩膀上满是鲜血,但巴顿的暴怒却越来越深!

    特别是他看到唐宋眼中的决然后,特别是他听到背后立花訚千雪的嘶吼声后,为何,这些强大的将级统统都没有他的份?

    甚至他看到艾伦李和周谷谕再次反攻,甚至他看到曹轩和王行健咬牙站起。

    靠!巴顿甚至感觉连这些幸存者新人类,都比他那些部下有用很多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!巴顿突然感觉到后心一阵刺痛,那刺痛直接传入了他的脑海。

    出了什么事?巴顿愕然,刺痛传入脑海,就意味着本体肉球……

    巴顿始终是王级,那一刻的反应之快,竟猛地扭曲肌肉,硬生生将本体肉球在体内侧移了半寸,也就在那一刻,他看到一只肉乎乎的小爪子,从胸前贯穿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小爪子是从后背刺入的?贯穿了他整个身躯?巴顿本能扭头,看到了一双满是无辜的大眼睛,还嘟着小嘴略显郁闷。

    是小汉堡,他从战斗一开始就在摩拳擦掌,但他始终没有出手,毕竟对手是王级啊,他一点信心都没有,何况他还要保护妈妈。

    “妈妈不许乱冲哦,王级可是很厉害的!宝宝也不会乱冲的,只会……”

    偷袭,用天王教导的那些技巧,找准巴顿的本体肉球位置,一击必杀的偷袭!

    小汉堡真心了不起,小汉堡今天只出手了一次,却就是这一次,让巴顿和死神擦肩而过,只要那反应再慢0?01秒,小汉堡的小爪子就能捏碎那颗肉球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巴顿直惊得浑身都是冷汗,为何这小家伙能一击偷袭他的弱点?

    因为……又是天王,全都是天王,小汉堡是天王的弟子,唐宋是天王的部下,所有的一切都是天王的,和他巴顿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借着小汉堡的偷袭,唐宋又一次咆吼,和立花訚千雪同时咆吼,那力量的急剧增幅,他甚至开始燃烧生命力,想要压垮巴顿那魁梧的身躯。

    唐宋做到了,那一刻的巴顿竟开始颤抖,甚至那颤抖中,他似乎缩小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强如巴顿都扛不住他们的联手夹攻了?似乎是的,所以立花訚千雪和唐宋的脸上,猛然大喜,可他们想不到一声惊呼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,快逃!”曹轩声嘶力竭道,他可以窥视人心,所以只有他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缩小的,并不是巴顿那魁梧的身躯,而是他身周的力量波纹,那也并非缩小,而是仿佛吸气般,将力量波纹暂时收回了体内,然后……极限喷发!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家伙,不要太得意忘形了,老子是王!”

    轰,场中爆炸了,那是某种声音的爆炸,却又并不是异能。

    而是那音波蕴含着力量,疯狂喷发,全场所有人被震得头晕眼花,甚至几个距离较近的,直接被震毁了耳膜,耳朵里一道鲜红流下,更有几个实力很弱的军人……

    他们连惨叫都没有,连痛苦都感觉不到,他们僵在了场中,他们距离巴顿至少还有几十米的距离,却眼口鼻耳,齐齐的喷涌出了鲜红,又仰天而倒。

    一旁,陈泽都快疯了,他此刻正坐在一台高射机关炮上,却突然调转了炮口,对着巴顿疯狂扫射,可他想不到的……

    那声波并不是瞬间消失,而是仿佛笼罩在场中,不断的激荡,不断的来回肆掠,他的子弹尚未轰上去,那声波就先一步笼罩了过来。

    声音,又不仅仅是声音,因为那声音里充斥着无法想象的力量波纹,那声音陡然碰触,那台高射机关炮就四分五裂了,陈泽都懵了,纯钢的机关炮,被声音撕碎?

    如果不是一只手突然拽住了他的衣领倒抛出去,那天,陈泽也死了,刚来放逐世界就挂掉了,那可悲的副总司令跑龙套。

    然而救陈泽的那货却……是曹轩,他被那音波笼罩了,他只感觉耳膜里的震荡力直冲脑海,甚至瞬间扩散到四肢百骸,那一刻的曹轩连连颤抖,突然!

    身周,血管仿佛爆开了,曹轩愕然倒在了血泊中,最后一刻,他看到立花訚千雪同样被震得满身鲜血,怪叫着朝后退去,小汉堡跑的更快。

    可宝宝边跑边吐血,步伐越来越慢,又越来越软,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场中,仿佛被台风肆掠过似得,附近几十米范围内,几乎所有强者都或逃或倒,再没有一个人敢轻易靠近巴顿,这就是王级?这就是实力的绝对压制?

    有一个人是无法逃走的,因为巴顿至今紧抱着他的右臂,唐宋。

    唐宋的身躯仿佛枯萎了,最近距离接受了巴顿的那一声咆吼,那音波和力量波纹的疯狂轰击,唐宋几乎粉碎了,低垂着头瘫软下去,又被巴顿一把揪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的巴顿,已狂怒到仿佛猛虎,咬牙喝问了一句:“最后一次问你,究竟愿不愿意投降,做我的部下?”

    噗,唐宋朝他脸上呸了口吐沫,用最后的一丝力量说了句:“滚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,唐宋并没有说完,因为巴顿已用力捏住了他的脖子,那完全暴走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那老子就活活的吃了你!”巴顿怒吼道。

    外来生物是决不允许吃同类的,这并非那片星空定下的规矩,而是他们自己,毕竟同类吃同类的事情太残酷了,但那一刻的巴顿竟不管不顾?可想而知他的愤怒。

    虽然,这愤怒只持续了几秒钟就烟消云散了,因为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突然从场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!要吃了谁?”

    一只小手,突然抓住了巴顿,就是他捏住唐宋脖颈的那只胳膊。

    巴顿怔了怔,本能想要挣扎,可那只小手看似瘦弱,估计只有巴顿的大拇指粗细,可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恐怖到……巴顿本能想到了什么,那一刻的表情之骇然。

    虽然那只手,并没有直接攻向他,只是逼迫他放开了唐宋,下一秒,又一只小手拥了上来,紧紧抱住了唐宋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王来了。”那一句轻声安慰。

    唐宋已看不清了,他估计连眼球都被震碎了,唐宋也听不见了,耳膜早就毁了,他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丝温暖,一丝熟悉。

    “王?”唐宋怔住,突然崩碎似得大哭,他终于等到王了,哪怕让他立刻死掉都行。

    “歇歇吧。”天王叹道,又环顾战场,那满地的鲜血和尸骸,那崩塌数处的铁血长城,更有那无数张早已消失的面孔。

    天王的心中在滴血,可他的语气又始终温柔,或许,这就是唐宋愿意为了他连命都不要的原因,但突然,天王又狠狠给了唐宋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只是休息,不许睡着!”

    因为在战场中睡着,就意味着死亡,哪怕这是一句呵斥,却包含着无法想象的关怀,唐宋满脸是泪,又拼了命的点头,哪怕他现在连勾一勾手指,都可能会活生生疼死。

    但没事了,王终于来了,哪怕等到王的,最终只有他一个,其他同伴都……

    战场中,天王站了起来,朝早已哭疯的立花訚千雪微笑点头,又俏皮的朝小汉堡吹了吹口哨,擦,那一刻的小汉堡居然脸红了。

    他是杨过么?他当天王是小龙女么?

    最后,天王才扭头看了看巴顿,眼神重归阴冷。

    巴顿已不见了,突然间扭头就跑,从天王出现的瞬间开始,他的战意就急速消失了,无论他之前有多强势,这一刻却只剩下崩溃。

    “不能战,我受了伤,不能和巅峰状态下的天王战斗!”

    借口罢了,天王同样身上带伤,并且那万里疾行的体力消耗。

    “不行,如果天王和那些将级联手,我又没有强大部下!”

    放屁,天王杀他需要和部下联手?

    其实,全部都是借口,其实,巴顿只是不敢和天王硬拼罢了,他怕极了他。

    其实,巴顿为何没有那么多强大的部下?答案很简单。

    巴顿对抗将级,那实力是绝对压制,但天王对抗巴顿,那实力依旧是绝对压制!

    巴顿可以让全场将级崩溃,天王同样可以让他崩溃,巴顿可以让全场强者吓得踉跄后退,连靠近他都不敢,但天王出现后呢?巴顿同样在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嫉妒天王,他也根本没资格嫉妒天王,哪怕都是王级,但却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而那天,巴顿是逃不掉的,那魁梧身躯在荒野中四处乱窜,可一个小萝莉始终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“巴顿啊,这几天我不在,你究竟杀掉了我多少部下?”

    声音清脆,煞是悦耳,可巴顿却觉得是恶魔在呼喊他,恨不得用手捂住耳朵。

    “巴顿啊,你还记得么?我一共放过了你多少次?”

    “在海边,我放过你一次,之后你跑来挑衅我,我又放过你一次,还仅仅只是这一次的选王,上次呢?上上次呢?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想干掉你的,因为你这家伙……其实也挺倒霉的,身边连一个有用点的部下都没,整天被夹在各大王级的势力中苟延残喘,被贝尔蒂娜赶到亚洲,又被我赶到印度。”

    “但巴顿啊,你真不该杀戮我的部下,你想过么?结果是什么!”

    结果是,天王怒了,他并没有像巴顿那样发狂咆吼,只是瞳孔中的阴森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结果是,巴顿那天在荒野中发了狂的奔跑,连窜带蹦,甚至连滚带爬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背后的一扇地狱之门已打开了,一只恶魔之爪,又或者是一张厉鬼的血盆大口,已缓缓咬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甚至那厉鬼的嘴里,已经咬住了一颗头颅,巴顿扭头看了看那头颅,直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那是南美洲的王级,莱因哈特的本体肉球,此刻却已完全枯萎,被天王捏在手中随意把玩着,莱因哈特已死了?被天王轻松干掉了?

    八王四帅,只剩下七王三帅了。

    不!因为一只小手,猛地捏住了巴顿的脖子,竟将他那魁梧身躯直接拎到了空中!

    今天之后,就只剩下六王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我才说,一个月后让我单挑天王?滚他娘的蛋去,直接杀了我吧!放逐黑岩机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