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章:龙的悔悟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其实天王忽视了一件事,他从未被晴烧过,所以并不知道这燃烧过程会有多难熬。

    我也是第一次知道,那并不算是痛,只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煎熬。刚刚有一点力量,晴的火苗就窜上来了,我就像瘫烂泥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恢复?继续烧,不断恢复不断吞噬?燃烧也从不间断,所以从那天开始,我除了开口说话外,几乎变成了无法动弹的植物人,连勾一勾手指都很艰难。

    幸好,在这份煎熬中。晴始终温柔的陪着我,甚至抱着我。

    感觉,我们好难得才能亲密一次,哪怕她跟我来到了放逐世界。

    所以依偎在她怀中,我心里说不出的温暖,已仿佛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后悔了么?跟我来到这。”我柔声问晴道,女孩摇了摇头。叼大来血。

    晴是不可能后悔的,因为她比我更了解这份感情,更知道一份感情越是艰难就越是炽热,就像她喜欢了我整整十年。

    这十年中,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对我的喜欢,而此刻,至少我已经知道了,至少她在想着我的同时。我也在想着她,这样就足够了!

    感觉,女孩的愿望真心太小也太简单,又太容易满足了。

    所以。我真有些对不起她,本能扬起了脸,期盼看着女孩那红艳艳的嘴唇,我无法动弹,只能渴求她主动落下那一吻,来填补我心中的空白。

    女孩羞红了小脸,但最终,女孩还是低下了头,那让我完全沉醉的温柔。

    虽然我很快就无比哀怨了,因为我想伸手搂住她的腰,或是脖子,可那胳膊刚刚抬起就无力的垂了下去,晴噗嗤一声笑喷,我狂翻白眼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啊!无论我此刻有多强。都再不可能征服晴,只有被她逆推的份?

    所以我哭丧着脸望着她。那表情似乎在说:“来吧baby,强上我吧!”

    那一刻,连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很不要脸……

    晴很纠结,她可不是那种喜欢逆推男人的女汉子,更何况我们的第一次,难道要在这种诡异的情形下进行?晴明显不乐意。

    并且,晴还有另一件更纠结的事,我们的未来。

    自从跟着我以后,晴的生活就变得极其压抑了,虽然她并不介意,因为她知道我比她更压抑,甚至一旦我们找不到希望,全世界都会陷入某种绝望中的压抑。

    所以逐渐的,晴已经不想思考未来的事了,只是把一切都交付给了我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,我来负责赚钱养家?她只负责貌美如花?

    但作为妈妈,晴却不得不考虑小汉堡的未来,如果我们败了,孩子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我们败了,能不能在最后一刻,将小汉堡送回现实世界?哪怕只剩几年的时间也好,哪怕失去我们后,小汉堡会痛苦到……

    小汉堡已经历过一次痛苦了,被未来的陈萧和晴冰封时,所以每每想到这件事,晴就难过的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送回去么?我从未这么想过,甚至我曾经的打算是!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失败了,就让小汉堡进入主神空间吧,以后跟着天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前提是,天王还能够回到主神空间。”

    跟着天王?晴的表情陡然一变,她想到了小汉堡看向天王时的那种诡异眼神,甚至想到了天王那恐怖到无法形容的身躯,还有那不男不女的妖孽性格。

    把儿子交给一个妖孽,这岂不是等于把孩子推进了火坑?

    等小汉堡长大后,他会不会和天王嘿咻嘿咻?又会用什么方法嘿咻嘿咻?那重口味到无法形容的各种触手,晴只要一想到就会崩溃。

    但其实,晴想多了,外来生物根本就没有嘿咻一说,而且天王根本不搭理小汉堡。

    “你总跟着我做啥?”天王扭回头闷闷道,小汉堡揪着小脸不回答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要做啥,反正他老爸和他老妈跑去地下宫殿里待着了,美其名曰锻炼实力,但其实连他都能想到,我们一定在没羞没臊!

    小汉堡还太小,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做啥,但他只要一看到我抱着晴,就本能想要!

    下一秒,小汉堡握住了天王的一只萝莉小手。

    但紧随其后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天王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色,突然,那小手咔嚓一声裂开了,伸出了几只触手,小汉堡顿时黑了脸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锻炼实力对吧?嗯嗯,很不错。”天王微笑点头:“那我就揍你一顿吧。”

    哎,感觉我儿子的感情道路还很长啊,关键不是他是否懂得了感情,而是天王……

    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,天王是个很呆萌的家伙,他很聪明也很睿智,但他的脑子里除了如何飞出囚笼,再不会考虑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小汉堡的未来,真心是一件让人纠结的事情。

    同时小汉堡的此刻,他又被天王给sm了,那种痛并快乐着的锻炼。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伙伴都在苦练实力,和巴顿的那一战之后,几乎所有伙伴都笑不出来了,我的成长速度很快,但除了我之外,所有人的差距都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城墙上,周谷谕表情挣扎的坐在那,其实他的实力成长最快,那一战就连巴顿都说,周谷谕给他制造的伤害非常大,那天空中的雷电暴雨。

    但仅仅这样是根本不够的,周谷谕还想要更强,因为林莫瑞!

    女人正在一旁掰着手指计算,自己的九死剩余次数,那揪着的小脸……

    周谷谕的心中很痛,林莫瑞已消耗掉一半的机会了,那越来越疯狂的战斗,说不定哪天女人就跑去重生了,甚至!

    真能无限重生么?谁也不知道,说不定这次林莫瑞耗尽九死后,就是彻彻底底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继续变强,我要强到足以为你挡住任何敌人!”周谷谕发誓道。

    那一刻他的身周,那雷电结界已密集到几乎看不清他的身影了,可还不够,永远都不够,和他的成长速度相比,他的理想更大。

    “来吧,用那种揠苗助长的方法!”周谷谕咬牙道。

    林莫瑞的那个方法,至今还没有使用,因为李木箫和王莉娜,刚听到这方法就直接跑掉了,被吓得,因为这方法太痛苦。

    这方法需要两个能力者,其中之一收回esp不做防御,另一个运用全身的esp,去刺激对方的身体,甚至直接刺激对方的神经,最最痛苦的那些神经线。

    用刺激,用痛苦,去强行激发对方的esp值,林莫瑞就是这样冲到5800上限的。

    其他人呢?周谷谕试了试,直接就晕死了过去,并且在昏迷中那刺激依旧不停,所以他继续躺在地上挣扎翻滚,甚至本能抽搐。

    逐渐的,周谷谕浑身血管都仿佛龟裂了,皮肤下都渗出了鲜血,染红了整个身躯。

    一旁,林莫瑞什么也没说,只是闭着眼睛,她甚至不敢看周谷谕的惨状,只是眼角有泪痕浮现,因为周谷谕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变强,但大家都做不到那种用痛苦激发力量的变强,就连我,虽然被烧尽了力量,但过程也只是难熬而不是剧痛。

    可周谷谕……

    少年已昏迷了,昏迷中的他,口中依旧在不断诉说着那句誓言,他已失去了一个最宝贵的人,姐姐,他再不能失去另一个,林莫瑞。

    “我值得你拼到这一步么?我并不是什么好女人。”林莫瑞叹息道。

    周谷谕似乎醒了,什么也没说,只是挤出了一抹微笑,其实那份喜欢,并不用在意对方是不是好女人,其实在他心中,林莫瑞就是世上最好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份感情,关键并不是对方好不好,而是我们本身的某种真挚。

    那天,所有伙伴都在企图突破自己的实力,只可惜太难了,周谷谕的方法虽然痛苦,但他至少还有方法,其他人呢?

    艾伦李双眉深锁,他就没有办法,他甚至无法学习具现化。

    艾伦李始终不是新人类,只是变异体,世上唯一仅剩的变异体,让他学具现化就好比……让一只汪汪去学喵喵叫。

    一旁,突然传来了一声兴奋到极致的怪叫,是王行健。

    我已把具现化的方法教给他了,当然只是他一个,其他人再想学的话,都去找铠皇好了,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一个个的教。

    而王行健很难学的,王行健始终没有秒速思维,所以他想操控那具现化是非常困难的,但却……那一刻的铠皇,身周浮现出了灰烬。

    他已开始灰化了?这至少说明,他正在不断的进步,因为灰化并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他连灰化都没有,那浑身的鳞片根本就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那一刻,曹轩和楚云升嫉妒疯了,又抓耳挠腮,他们连十星都没有达到。

    那一刻,艾伦李则深深叹息,所有伙伴都在拼命成长,他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哪怕他此刻比曹轩和王行健更强,因为那两个艾伦李的彼此融合,但融合之后,他却找不到继续变强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个人也在变强,谁也猜不到的人,立花訚千雪!

    外来生物其实是无法自主增强实力的,因为他们的成长被固定了,只能去完成主神空间的任务,再由主神空间去增幅他们的实力。

    所以天王和no1杨阳洋是不需要锻炼的,练了也没用,他们的力量是和主神空间紧密相联在一起的,但立花訚千雪!

    第一次,杨阳洋看向立花訚千雪的表情满是嫉妒,因为女人脱离了主神空间的掌控,这是一种可悲,她以后再得不到力量奖励了,但这也是一种幸运。

    哪怕她成长的速度很慢,才刚刚熟悉自己此刻的身体,才刚刚开始尝试变强。

    但从这一刻开始,立花訚千雪的实力就完全属于她自己了!

    杨阳洋真心嫉妒极了,但他又毫无办法,百无聊赖中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我去巡视下吧,看看那些王级何时攻过来。”杨阳洋闷闷道。

    亚洲方向,没有任何反应,欧洲和非洲的那三名王级都齐齐的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但美洲方向,杨阳洋突然怔了怔,那白令海峡的对面,似乎出现了人影?似乎有人在战斗?是谁?贝尔蒂娜?但她又是和谁在战斗?

    杨阳洋死死盯着那边的战场,几秒钟后,他突然惊呆了,那是一个熟悉的身影,浑身是血又瑟瑟发抖,但双臂始终张开着,死死挡在了贝尔蒂娜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已不是天王的部下了,我已没资格做他的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大家说的,失去了王的帅,就什么也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至少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刻,杨阳洋几乎哭出来,那一刻,龙咬牙切齿的瞪视着贝尔蒂娜。

    离开天王,是龙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,所以在最后一刻,他想再为天王尽一份力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