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五章:真空炸弹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"退回去,快,所有人往回退,那座城堡!"

    天空中,我发狂大吼。【w ww.】此刻的白令岛外围已完全失守了,我们唯一能依仗的,就是那一次次不断加固的新人类城堡,那座城堡此刻已仿佛通天塔般雄伟了。

    强如王级,也无法一举摧毁吧?

    但退回去又谈何容易?当那如海如潮的外来生物扑上城墙,那些死守的军人根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,瞬间屠戮。

    甚至连一些将级都逃不掉,当他们被数倍与自己的敌人包围。唯一能做的只有自爆。

    战场中,那一团团不断爆发的火云,我直看的眼眶通红,我和那些将级并不熟悉,但我知道那是天王最后的部下了,已所剩无几了。

    可我顾不上他们,我甚至顾不上那些伙伴,我看到王行健跪坐在血泊中,一名高瘦宛如竹竿的家伙冷冷望着他,王行健那浑身的具现化已经

    灰化到几乎消失了。他尚未完全练成具现化,他根本无法抵抗王级。

    那名王级就是海格里斯。我本能就想扑上去,却又突然听到了尖叫声。

    是林莫瑞,是周谷谕,她们正在和李木箫王莉娜联手,对抗另一名王级科比雷奥。

    幸亏有周谷谕,否则他们瞬间就会被屠尽,因为上一战他们所有人加在一起,都无法对抗王级的巴顿,何况此刻只有四个人?更何况那周围如海如潮的全是敌人?

    轰轰轰,周谷谕身周的雷球不断炸开,小雷神此刻的身周,已围聚着数百上千颗小型的雷球,那雷电结界已完全纯熟了,因为

    小雷神的身体在发抖,浑身鲜血覆盖,那并非是被敌人伤到的。而是那种揠苗助长。

    小雷神已连站着都艰难,可那浑身的雷芒却又无比狂暴,潜能的极限激发!

    此刻,因为科技局早已消失,所以我们已很难计算异能者的esp值是lv几了,但如果还在的话,或许就能发现,周谷谕已经lv4!

    他何时升上去的?王莉娜和李木箫连lv3都还不到吧?他已经跳上了巅峰?

    可惜,他依旧无法撼动王级,那雷球布满身周数米范围。可敌人根本不需要靠近他。

    轰轰轰,仅仅是力量波纹在场中肆掠,那雷电结界就被完全引爆了。

    战场中,周谷谕的表情已难看到了极限,谁能告诉他,究竟要如何战胜对手?

    "了不起的小家伙!"那是科比雷奥在夸奖,虽然是敌人,但周谷谕的力量和那份拼搏的决然,真心让他很佩服,可惜。

    "虽不知道你们的力量是什么,但真心很强,或许等这一战结束后,我们就也能拥有了吧。"科比雷奥舔着嘴唇道。

    外来生物拥有异能?是的,只要进入那片星空,只要被主神空间得到异能的秘密,所有外来生物都会拥有,下一次入侵战时,这种能力就会被当作外来生物的某种任务奖励了。

    敢想象么?王级拥有异能的场面

    虽然这已不重要了,如果我们拼不下他们,这一战结束后?呵,我们根本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周谷谕已跪坐在了地上,林莫瑞发狂般想要冲向他,抱住他,哪怕再消耗几次九死也好,可惜女人根本冲不破科比雷奥那力量波纹的封锁。

    甚至科比雷奥距离她好几米的距离,仅仅是力量波纹就阻隔了她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,但我究竟应该先帮谁?王行健还是周谷谕?我根本来不及思考,更有!

    天空中,一声惨嚎,艾伦李飞起老高,又宛如断线风筝般坠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击飞他的是骨皇,那仅次于天王的强大实力,骨皇根本看不起艾伦李,任凭那刀刃风暴在身周砍了半天,纹丝未动,骨皇只是不耐烦了,猛地挥动那骨骼嶙嶙的利爪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仿佛有狂风席卷,那一刻,我们中实力排名最靠前的艾伦李,就像颗棒球般被轰飞了出去,还是本垒打!

    天空中,那不断飘散的血雨,艾伦李的惨叫声只发出一半就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地面上,曹轩和楚云升也完全疯了,不顾一切的想要救援铠皇。

    我僵在了空中,我连该做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瑟瑟发抖,却又陡然大吼。

    "陈萧,在这!"

    那一声,仿佛闷雷在场中席卷,包含着力量释放,竟蔓延到了整座白令岛上。

    所有目光看向了天空中,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捕获陈萧,尽量屠戮他的伙伴以为威胁,主神空间的任务是这样下达的。

    捕获陈萧才是最最重要的,杀戮伙伴?等捕获之后再进行也不晚,所以?

    三道目光同时盯紧了我,那阴恻恻的笑容,三个身影齐齐扑向了我。

    距离老远,我就感觉到了那扑面而来的压力,几乎崩溃的压力,我在空中竟无法稳住身形,特别是骨皇那个方向,那压力甚至将我推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那骨骼嶙嶙的身躯,我仅仅看着就有些头皮发麻了,猛咬牙!

    轰,具现化双翼疯狂挥舞,我俯冲了下去,对抗恐惧感最好的方法就是,将其击溃!

    我不可能一对三的,最起码要先将其中一名王级重创才行,但豆乒匠巴。

    "你就是陈萧么?"骨皇望着我那具现化如彩虹般的双翼,嘴角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"确实很强,确实了不起,怪不得那片星空想要得到你。"

    "只可惜,仅这样就想挑衅我?你还差的太远了!"

    身形在扭曲,几根骨骼不断朝头顶汇聚,朝着那头上仿佛犀牛角的玩意,甚至包括他背后的那两根象牙,都扭曲延伸到了头顶上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骨皇,就仿佛一把人形三叉戟,下一刻的骨皇,没有触手,没有拳头,没有利爪,他就这么硬生生朝我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轰,天空中那一声恐怖到极限的轰鸣声,地面上至少过半强者,包括几名对方的士级和兵级,全都跪坐在了地上,仅仅因为那压力?那震荡力?

    "陈萧!"晴愕然望着那一幕,只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因为空中的我

    我倒飞了出去,那一刻的我只感觉,自己简直蠢暴了,硬拼拿下骨皇?我究竟为何会有这种蠢到极限的诡异想法?

    那一刻的我被反抛上天空至少上千米,双翼根本无法维持平衡,甚至脑海中嗡嗡作响,连秒速思维都险些停顿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骨皇么?最接近天王的王级强者?我甚至觉得他真的弱于天王么?

    "今天的战场,如果骨皇来了,我们就稳败了,连你爸爸都不可能战胜他。"那一刻的天王,也不知道为何,突然对小汉堡如是说。

    或许他感觉到了,战场中心那无可匹敌的力量波纹,哪怕他还距离很远。

    我赢不了的,飞出去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了,具现化没有粉碎,但却因为秒速思维那一刹那的几乎停顿,具现化猛地颤了颤,就仿佛要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我吓得连忙稳住心神,却紧随其后,又一个身影扑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他好高好瘦,就像只蚂蚱般跳了起来,他距离我还老远就挥出了一只胳膊,那胳膊化为触手,极限延伸,距离我还有百多米就一把抓住了我。

    羽翼被抓住了,海格里斯狂笑撕扯,却微微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"好强的玩意,这究竟是什么力量?"

    其实,他并不在意这是什么力量,撕不掉?那就摔死好了!那胳膊猛地反甩,我刚刚被抛上天空,就嗖得落了下去,而下方

    科比雷奥正在等着我,那不算高大却异常敦实的身躯,那简单而直接的挥拳!

    唐宋说,我一定有办法对抗三名王级的,可他错了,天空中的我,根本什么也做不了,就像皮球般被那三个家伙拍来拍去。

    "陈萧!!"那一刻,有多少伙伴在注视着我,眼中满是期盼,但我除了拼命嘶吼外,竟然连稳住身形都做不到,该死,我这半个多月的苦练,究竟为了什么?

    天王帮我,杨阳洋帮我,晴帮我,所有的伙伴都在帮我,将我视为了希望,可我最终却丢脸到,让所有人的眼中都浮现出了失望?

    哪怕我已尽力了,但尽力就有用了么?有时候一句尽力,是根本不足以抹煞失败的。

    我发狂了,我不管不顾的轰出了天崩,却突然刹住,那是一双手臂,竟然一把抱住了天崩,抱住了天空中陨落的流星。

    骨皇真的坚不可摧,那天崩居然只让他的胸口部位,骨骼发出了几声脆响,裂开了一小道细缝,可我呢?那反震力

    噗的一声,我喷了骨皇满脸鲜血,这是我今天对他造成的最大伤害。

    "陈萧,你什么都不要管,一切都有我!"天王曾笑着对我说。

    是的,一切都有他,但如果他不在呢?就像今天,我居然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?

    那一刻的不甘心,我望着骨皇,又望着身后同时夹攻上来的两名王级。

    我突然低下了头,我似乎放弃了,那一刻骨皇哈哈大笑,这就算捕获成功了么?这未免也太简单了点,倒也难怪,毕竟是三名王级的联手啊。

    可他们想不到的,我只是等他们的距离在近一些

    手心已满是冷汗,手骨已隐隐作痛,那颗圆球都快被我捏爆了,只等距离拉近,再近一些,只等他们全部围到我身边!

    这一击之后,我有机会逃走么?周子煜说,这爆炸一旦开启,我连最基本的逃离都做不到,必死无疑,但我总有一丝侥幸,因为具现化!

    我突然不顾一切的将双翼裹住自身,逃个屁,老子硬扛!

    我突然将那颗圆球抛向了天空,那陡然爆发的光晕,瞬间笼罩了我们。

    具现化,能扛得住接下来的这一击么?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就算毁掉了三名王级,这一战依旧败了,因为仅仅是他们麾下的将级,大家就扛不住了,甚至还有那名no2,此刻立花訚千雪已倒下了,被他一脚踩在背上。

    "王在哪?"女人涩声道,那昏暗的眼眸瞪视着天空。

    "王,究竟在哪?"那一声声悲鸣,一声声崩溃的呼喊,可紧随其后!

    "王在!"那通天塔上,一声虚弱,却咬紧牙关的咆吼,是天王。

    小汉堡那一刻的决然是无法想象的,最终还是带着他脱困了,当然,这其中大部分的功劳都在唐宋,只可惜

    远处,龙依旧追了过来,拎着唐宋的头颅。

    高塔上,天王视而不见,只是盯着下方的战场,只是诉说着两个字:王在!

    哪怕,他已没有力量战斗了,但只要王在,那就仿佛给所有部下打了一针强心剂,那一刻几乎所有的天王麾下,都在仰天咆吼。

    只要王在,他们就什么都不怕了,虽然他们并没有发现,高塔上的天王,已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更没有发现,天空中扑下的身影,那誓杀天王的龙。

    晴发现了,晴在发抖,晴死死盯着小汉堡那崩溃的身躯,那浑身的鲜血。

    "宝宝?"晴几乎认不出小汉堡了,晴猛地扭头望向了天王。

    "是谁!"晴咬牙嘶吼道。

    小汉堡是晴心中最最脆弱的部分,晴很温柔,但只要这一点被伤到,晴就会不顾一切的暴走,无论敌人是谁,哪怕敌人是龙!

    虽然天王并没有回答她,那枯萎的表情,仅仅是站在那都无比艰难了。

    "是谁!!"又一声咆吼,晴的眼眶已在滴血,也就在那一刻,龙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"我今天绝不会放过你的。"龙森然望着天王道,哪怕逃到通天塔上又如何?根本没有谁能帮得了天王,对抗得了龙,但

    "我在问你们,是谁?将我儿子伤成了这样!!"

    背后,那一声仿佛厉鬼的尖叫,天王这才扭头,龙也本能扭回了头,可他们什么都看不到了,只看到那铺天盖地的淡绿色火炎,瞬间笼罩了全场。

    火炎中,那是一张完全扭曲的小脸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,我们今天的敌人太多太多了,场中的王级就有三名,更有贝尔蒂娜,她和no1的战斗谁赢谁输了?

    不,那一战谁都没有赢,就在天王逃走后,龙追上去后,那一战突然停止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贝尔蒂娜,竟连连后退,那一刻的no1杨阳洋,竟想都不想的跃入了海中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突然觉得好痛,脑海中,思维中,意识深处的痛苦,那仿佛被撕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为何?仅因为那海岸边,走过来一名表情冷漠的少女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走来了这里,竟恰好遇到了贝尔蒂娜?

    其实她无所谓遇到谁,无论是贝尔蒂娜还是no1杨阳洋都一样,少女只是抬起了小脸,一抹残酷到极致的狞笑。

    "杀光你们所有!"

    黑化小阮真心太暴走,直接挑衅no1和王级?甚至挑衅此刻北美洲所有的外来生物?

    但这依旧不重要,今天的战局,全都不再重要,当场中那一点璀璨陡然升起后。

    连天王都怔住了,连晴都怔住了,全部扭头看向了战场中心。

    那是一点光,轰然扩散,却又仅仅扩散了几十米就立刻开始收缩,产生了一股无法想象的吸力,那光点的周围,我和那三名王级,包括一些距离我们较近的外来生物,无论敌我,全部被那吸力给拽住了,硬生生的往那光点中心拉扯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爆炸?我们不懂,爆炸又怎会出现拉扯力?我们更不懂!

    只有立花訚千雪,痴痴的看着那一幕,表情陡然大变。

    "真空炸弹?陈萧为何会拥有真空炸弹!?"

    也包括天王,那一刻的表情无比惊愕,他竟无视了龙,他竟竭尽最后一丝力量,不顾一切的想要扑过来。

    "陈萧你这蠢货,你怎会有这种武器?你怎么敢用这种武器!"

    "陈萧你这蠢货,绝不能死啊,哪怕我死了,你都不能死的,否则"

    我已听不到他的话了,那光点的最中心,我突然感觉自己

    仿佛消失了!?

    ps:

    (看到这,是不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?)

    (但看到这,怎么对抗敌人应该知道了吧?)

    (陈萧扛不住真空炸弹威力的,那种终极武器非常可怕,然而!)

    (只要他别挂掉就行了,因为前几章都在描述陈萧睡着后会发生啥事……)

    (再加上黑化小阮的突然出现!)

    (这一战的局面完全大崩溃,谁也控制不住了,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。)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