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八章:咬人的狗,嫌恶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一双手,从背后抱向了龙,那比龙更加扭曲的表情。【w ww.】

    她的幸福已完全毁掉了,她的爱人已凭空消失了,唯一剩下的。或许只有小汉堡。

    可龙居然还想毁掉小汉堡?哪怕孩子和他毫无关系,只为了刺激天王?只为了泄愤?

    但生命,并不是拿来宣泄恨意的,当我们将刀刺进某人的心脏时,有没有想过那一刻崩溃的,并不是他,反而是他的母亲?

    那是一种骨肉相连的情感,那是一种孩子死掉。母亲也同样会绝望会心死的情感。

    那份情感在一瞬间就扭曲到了极限,晴没有发疯,没有崩溃,只是带着一种极为扭曲的笑容,一把抱住了龙。

    龙怔了怔,龙本是想避开的,可他受了伤,而且晴那一刻的决然,速度竟比他想象中快了数倍,仿佛在他出手攻击小汉堡的前一秒。晴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"你这死女人!"龙勃然大怒,毫不犹豫的朝晴挥出了利爪。

    可就在那一刻。龙感觉到了身躯中力量的急速消失,速度五倍十倍?或许更多!

    晴是燃烧了自己,再去抱住龙的,燃烧了所有的esp,甚至燃烧她的生命,她的身体,更有她的心,那一刻的燃烧倍率,是根本就无法计算的。

    龙刚刚抬起了手,力量就完全失控了,几乎是刹那间,晴就烧掉了他八成以上的剩余力量,就连体内的内核都没有崩裂粉碎,只是因为燃烧而急速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晴,或许依旧不足以点燃整片海洋,但这一刻的晴。已足够燃烬龙了,并且她烧掉了龙八成以上的力量,自身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,反而火炎有更烧更旺的趋势!

    因为晴突破了,lv2?lv3?谁也无法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女孩那一刻身周的淡绿色火炎,突然开始泛白,炽热到极限的白!

    龙几乎崩溃,龙拼了命的挣扎想要脱困,毕竟他是帅级,但那一刻的背后

    "放开他吧。"一声阴冷突然响起。是天王。

    当天王扑回小汉堡的身边,孩子已完全崩溃了,无论是身体还是心中,那枯萎般的倒在血泊中,那小身体本能的抽搐,那眼中始终挂着两行血线。

    "爸爸没有走"孩子始终在抽泣。

    天王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俯身吻了吻孩子的小脸,天王又想拭去孩子脸颊上的鲜红,可那鲜红却越来越多,眼中,甚至口中。

    放开他,是因为天王不希望晴毁掉龙的同时,也烧尽自己,放开他,是因为天王想要亲手结束那段根本不值得珍惜的友情。

    "我说过,我很护短的!"天王喃喃道,眼中的那一抹狞笑。

    他几乎站都站不住了,但依旧朝龙抬起了一只手,在晴后退的刹那!

    轰,那恐怖到极限的能量炮开启了,王级的能量炮。

    前一次,是因为天王的重创,而龙则实力完整,所以那一击才并没有毁掉龙。

    这一次,龙同样重创,并且被烧尽了八成以上的力量,天王呢?

    那一刻完全崩溃的心,连希望都没有了,连明天会怎样都不知道了,甚至!已没有明天了,所以天王体内的内核,在一瞬间就崩碎了近半,那只小手同样粉碎了。

    那是他有史以来最强的一记王级能量炮,那力量裹上去的瞬间,龙就开始了急速的灰化,他还想抬手抵挡,可手臂齐肩灰化,他还想扭头逃走,可双足紧随其后的灰化——

    "救我!该死,随便谁,快帮帮我!"龙崩溃嘶吼。

    距离龙不远处,就站着几名将级,都是天王的麾下,虽然曾经也是他的麾下,但

    那些将级冷冷的望着他,脸上已没有任何表情,就仿佛他们从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因为龙的手中,至今拎着唐宋的头颅,又随着他一起灰化。

    "帮我,快!"龙又向骨皇和海格里斯求救,可惜,那两头货暂时性的根本无力再战。

    龙又向他们的部下求救,比如no2?可惜,骨皇摆了摆手,连海格里斯都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"这样的家伙,不救也罢!"骨皇阴恻恻道。

    因为在骨皇的眼中,龙就是一条狗,并且是一条会咬主人的狗!

    虽然那一刻的龙发狂哀求,只要救他,只要能杀掉天王,他愿意投靠骨皇,甚至海格里斯,他可以投靠任何人,他曾是最强的帅级。

    但一条会咬主人的狗,实力强又如何?谁也不想要的

    最后一刻,龙想到了贝尔蒂娜,他和那女人曾演过一场算计天王的好戏,他和那女人其实有过约定,只要灭了天王,龙甚至愿意追随贝尔蒂娜。

    洛迦加上龙,再加上no7奥兰多,贝尔蒂娜下一次的选王实力将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所以,贝尔蒂娜当时是答应了,可惜,贝尔蒂娜至今没有赶来。

    为何?no1有这么强么?能拖住王级这么久?

    错了,其实就在龙消失的前一秒,no1杨阳洋已经回归了,就站在战场外围,眼睁睁看着龙的消失,眼中那一抹畅快。

    贝尔蒂娜不是被no1拖住的,那一刻no1不顾一切的跳海,游回白令岛,但贝尔蒂娜却依旧在美洲大陆上发狂。

    "你究竟是什么东西?"女人咆吼道。

    她的面前,站着某个思维完全黑化的女孩,那狰狞的笑容,她的身边,密密麻麻的跪着无数名部下,却连一个都站不起来,甚至有些实力较弱的士级和兵级。

    噗,口中喷涌出黑血,那是连本体肉球都崩裂的黑血,贝尔蒂娜惊呆了。

    本体肉球就是外来生物的大脑,可某个黑化女孩的能力,究竟是有多强?

    又或者说她这段时间在北美大陆的疯狂屠杀,变强的速度究竟有多快?

    思维扭曲,意识扭曲,甚至连一些实力较弱者的大脑,都在一瞬间被扭曲到崩裂。

    贝尔蒂娜惊得踉跄后退,场中,唯有她还能勉强站着,毕竟是王级,可连她都无法反击那女孩,因为意识的混乱,也因为一丝胆怯。

    其实按照黑化小阮的实力来说,贝尔蒂娜是完全有可能杀掉她的,哪怕那很可能是某种同归于尽,但黑化小阮的可怕,却吓得贝尔蒂娜

    她突然做了一件事,扭头就跑,她甚至放弃了那些倒在战场中的部下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贝尔蒂娜,只感觉自己丢脸极了,而那一刻的龙,谁也不会来救他了。

    消失前的最后一秒,龙崩溃嘶吼,又狰狞狂笑,他想问问天王,毁掉他的同时,开心么?其实他真心只差一点点就毁掉天王了。

    天王是无法撼动的,只有他才可以,所以哪怕战死,龙心中都有着某种骄傲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天王连看都不看他,只是扭头看着小汉堡,甚至龙消失的同时,一抹灰烬落在了天王的肩上,天王皱眉。

    一只触手伸出,啪的弹落了那一抹灰烬,仿佛是某种嫌恶。豆坑欢巴。

    那天,龙同样消失了,虽然他只是回归主神空间,还有再次出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那天,龙几乎懵了,跪坐在那片星空中,所有的王级和帅级都愕然望着他,龙视而不见,脑海中只有天王在最后一刻,脸上的嫌恶表情。

    感觉龙的心,会更加扭曲的,他甚至望着那片星空中的某颗水球大吼。

    "你为何还不毁掉他?还不惩戒他?"

    "你难道还想将他抓回这片星空么?"

    鬼知道他在瞎吵吵个啥,只是那颗水球,突然颤了颤,似乎有一抹挣扎。

    它可以毁掉天王么?它是无法强行将天王拽回去的,但它还有别的办法么?

    虽然,它始终不希望这样做,因为天王的力量很强,如果将他杀死,带回主神空间再惩罚的话,天王的力量就能吸收回来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直接惩戒?天王的力量就白白浪费了。

    或许对那片海洋来说,一滴水根本就不算什么,但唯有天王!他身上的水太多太多了,就连主神空间都有些舍不得,只可惜那天

    天王和主神空间,已彻底不死不休了,天王对主神空间,忤逆的已不是一点半点了。

    甚至,天王突然扭头看向了王行健!

    "陈萧,你最好不要将那些能力教给其他的伙伴,否则"

    "一旦我们失去了希望,一旦我们无论怎样都无法违抗那片星空!"

    "我们失去了希望的同时,我也会毁掉它的唯一希望!"

    "谁懂得具现化,谁就必须死!"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