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六十九章:本章懒得想名字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天空中,曹轩坠落了下去,眼中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地面上,王行健本能想张开双手抱住他,却连手臂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铠皇的半个身躯都消失了。被那些将级围攻,脑海中的声音始终在呼喊,逼迫他答应,可铠皇由始至终都

    "滚你丫的!"那一抹狰狞。

    "就这样结束吧,陈萧死了,希望已没有了,铁三角也不存在了。"

    "所以我们也结束吧。"王行健喃喃道,曹轩没有回答。只是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刻,他们甚至眼中都没有失落,只有那终于得到的解脱,因为从被放逐开始,他们真心太累太累了,几乎从未休息过。

    "陈萧你这混蛋,居然先跑了,跳出这囚笼了?"曹轩涩声道。

    是啊,其实死亡也是一种解脱,消失也是一种结局。只是太讽刺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场中,很多人都无法接受那痛苦。跪坐在地瑟瑟发抖,或是崩溃大哭。

    连楚云升都哭了,连王莉娜和李木箫都哭了,连!

    林莫瑞抱着周谷谕,哼唱着一首歌谣,那首歌是周谷谕姐姐最喜欢的,教给了弟弟,弟弟又在未来交给了林莫瑞。

    "真好听。"周谷谕笑道,却已枯萎在了林莫瑞的怀中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周,整整三十具尸骸,无论是将级还是士级兵级,只要踏入小雷神的结界中,就会齐齐的化为焦炭,那力量的可怕让所有外来生物都本能后退。

    但终归,小雷神还是倒下了,他已变得足够强大了。心中却始终有一丝不甘。

    "陈萧,我始终无法变成你,不是实力的问题,而是那种希望的象征。"

    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战场,立花訚千雪颓然坐在地上,她已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,因为连天王都没有了战意,何况她?更何况她的怀中

    "姐姐。"那一声凄迷,那如花瓣般凋零的小脸,是玛丽卡。

    姐姐和妹妹。是上一战中,立花訚千雪说出的话,玛丽卡记住了,所以最后一刻,当立花訚千雪被no2踩在脚下的时候,谁也想不到玛丽卡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"陈萧已消失了,最起码,姐姐不要消失!"

    那一抹决然的微笑,那小身影不顾一切的扑向了no2梵摩。

    立花訚千雪不知道女孩为何那么傻,那句姐妹,只是当时她以为自己死定了,随口说说的,可某个女孩的天真单纯,竟当真了,竟真的将她视为了姐姐。

    立花訚千雪不明白那一刻的心中,一股崩溃到几近破碎的感觉,究竟是为何出现的,她其实并不是人,她其实并没有心,她只是伸出了小手

    轰,那一场自爆,场中浮现的火云,什么都没有剩下,立花訚千雪竭尽全力,也只是抓住了一抹灰烬,玛丽卡同样消失了。

    今天,消失的人好多好多,有我们的敌人,也有我们的同伴。

    我至今都希望让玛丽卡见见小阮,她们好像,她们一定会成为最好的姐妹,只可惜最终,女孩竟紧随我之后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消失绝不会白费,那被炸到几乎濒死的no2梵摩,被立花訚千雪一把揪下了脑袋,又一拳轰碎了本体肉球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女人,仰望天空凄厉嘶吼,可惜没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"杀!杀光他们!"那是骨皇和海格里斯的狰狞咆哮。

    对于no2梵摩的死,他们根本视而不见,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死。

    "反正我们只是回归那片星空,只是等待任务重启罢了,所以怕什么?哪怕和这些家伙同归于尽都行,我们的生命是无限的!"

    是啊,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平等的战斗,敌人开着无限生命的外挂来和我们对抗,我们却消失一个就少一个,最终,注定会被淹没在那力量波纹的海洋中。

    战斗至此,沦陷的已不仅仅是岛屿外围了,整个白令岛几乎所有的沸金属城墙,都因为那如海如潮的外来生物进攻,而齐齐的崩塌了。

    哪怕贝尔蒂娜并没有来,哪怕只有那三名王级的部下,哪怕他们已一死两伤,我们依旧赢不了,整个岛屿上,此刻只剩下了那座孤零零的通天塔。

    孩子们爬上了那座塔,所剩不多的军人和天王麾下,也爬上了那座塔,只可惜他们能逃去哪里?那座塔并不是真正通往天空的,又或者!

    那座塔的终点,只是天堂,从地狱中爬往天堂。

    "你们害怕么?"安以琳搂着几名孩子微笑道,女人恢复了?不,她或许更加的绝望了,一次又一次的绝望,而当绝望到了尽头

    "其实,没什么可怕的。"女人喃喃道:"只是某种解脱罢了。"

    是的,解脱罢了,同一时间的天王,也抱着小汉堡如是说。

    "别怕,无论去哪,我都会陪着你的,以后永远。"天王微笑道。

    "我们是去找爸爸么?"小汉堡眼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明亮,望了望枯坐在一旁的晴,又望了望满脸微笑的天王。

    "是啊,我们去找你爸爸,或许我们找到他以后,发现他并没有消失,并没有死掉,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也说不定。"天王如是说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小汉堡眼中,竟浮现出了一丝期盼,另一个世界是怎样的?

    或许,那里没有纷争,没有残酷,那里美好的就像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又或许,去了才知道

    "但在这之前,我还有另一件事要做。"天王咬牙道。

    突然,他站了起来,拖着那几近崩溃的小萝莉身躯,跃向了战场的某个角落。

    那角落里坐着王行健,还有昏死在他怀中的艾伦李,还有刚刚从天空中跌落的曹轩。

    "怕么?"天王问道:"其实你真不该学会这力量,因为我必须毁掉那片星空所有的希望,哪怕我们结束了,也决不允许它"

    这是一种我不好你也别想好的愤怒么?不是的,其实只有天王才最了解那片星空,除了他以外,无论是龙还是骨皇他们,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【w ww.】

    一旦那片星空学会了具现化,它就不需要部下了,那将是一场所有外来生物的抹煞!

    所以天王扭头看了看骨皇和海格里斯,眼中并没有恨意,只有一份怜悯。

    天王决不允许发生这种事的,所以,他伸出了一只触手,遥指王行健的眉心。

    "来吧。"铠皇微笑点头,他本想自己结束生命的,可惜,他已战斗到连沸金属长矛都无法举起了,甚至那长矛,早已磨损殆尽了。

    望着天王的那只触手,王行健甚至迎了上去,其实这一幕我早就告诉过他,是他自己选择的,没有后悔么?未必,但他真正后悔的反而是

    "其实,应该由我拿着那颗炸弹,去和敌人同归于尽的。"王行健涩声道。

    "我欠了陈萧好多好多,最终却,什么也没有还给他。"王行健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天王深深叹息,天王再不多说,触手猛地刺了下去,终于,一切都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那一刻!

    突然,天王开始瑟瑟发抖,突然,天王身周剩余不多的力量波纹,轰得一声消散了,突然,天王伸出的那只触手,竟匪夷所思的融化了。

    "你"天王怔在了场中,他不是在说王行健,而是那片星空。

    主神空间做了什么?毁掉了天王?

    不可能的,它无法从那片星空中,直接杀死天王,它唯一能做的只是!

    那一刻的天王,突然间仿佛立花訚千雪中毒时,那身躯的本能发颤,软软跪倒。

    前一秒,几名将级企图拦截他,却被他用最后的力量击退了。

    后一秒,他的力量几乎完全散了?不!应该说他的力量

    天王开始变了,就像立花訚千雪曾经的那样,天王再不是外来生物,那片星空放开了他?是的,那座所谓的囚笼,天王离开了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是一种解脱,因为那一刻,几乎所有的外来生物都扑了上来,阻止他杀死王行健,甚至将他的背脊,肩膀,身躯,被一寸寸的轰碎。

    天王和那片星空的联系,中断了,这就是龙所说的惩罚?

    天王并不会因此死掉,也并不会因此失去什么,只是那突然中断的虚弱感,天王颤抖着跪坐在地,就像立花訚千雪曾经的那样,回忆下女人刚刚中毒时的反应?

    那一刻的天王,心情好奇特,他竟脱困了?可他马上就要死了!

    那一刻的天王,甚至不知该笑还是该哭。

    "但也好,用这种方式结束,其实也好。"天王喃喃道,可紧随其后,天王就颤抖的更厉害了,不是因为背后的攻击,而是因为他恢复后

    "怎么会?"天王表情愕然,那一刻他的脑海中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浮现,仿佛是一种记忆,一种曾经被那片星空抹煞了,又或者说阻隔了的记忆。

    而当他和那片星空的联系完全中断,天王回忆起了什么?

    立花訚千雪并没有那份回忆,因为女人是中毒,也因为女人的实力远不如天王,根本无法保持住最后的一丝记忆,或许只有天王才能!

    那份或许埋葬了几千年,甚至上万年,无数次入侵,无数次选王。

    那记忆已无比模糊,天王拼命在脑海中搜索,才终于抓住了一丁点儿的关键,天王陡然瞪大了眼睛,痴痴的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他,无视了所有人,包括王行健和身后敌人的攻击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他,说了句全场谁也听不懂,更谁也不敢相信的话。

    "原来,我居然是人类?"

    人类?士级和兵级是人类没错,但王级也是人类?

    "原来,我们入侵了一千次,又绕回了自己的世界?"

    "原来,主神空间就是我们自己创造的?"

    "原来"

    这番话,最终也没能说完,因为天王倒下了,王行健一把抱住了他,却怎也无法阻止背后那如海如潮的攻击,那段记忆又要被再一次埋葬么?永远永远的埋葬!

    不,因为那一刻的场中,突然发生了一件事,吸引了所有外来生物的目光,无论敌我。

    那就是在之前的爆炸中,那直径百米的凭空消失中。

    王行健他们距离那里并不远,所以一眼就看到了,那原本消失殆尽的大坑中,突然浮现出了一点光,越来越璀璨,越来越明亮,甚至其中包含着某种七彩光晕!

    那光的旁侧,骨皇和海格里斯就坐在地上,骨皇正企图再生,海格里斯则不知从哪找了具战死部下的躯壳,正企图将本体肉球寄生进去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他们齐齐望向了那点光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但所有人都听到了,那点光的中心,似乎有声音浮现。

    "不能死,绝不能就这么消失"

    "只要我还在"

    "具现化!只要力量还有"

    "重组!恢复!"

    那声音诡异极了,那声音都仿佛不是人,而是某种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,又仿佛是某种思维意识。

    那光越来越膨胀,那光线中的七彩色竟开始凝结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。

    "不够,力量不够,还不能"

    那一声声嘶吼,让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?豆坑欢圾。

    连骨皇和海格里斯都瞪圆了眼珠子,不可能吧,那之前的爆炸,连科比雷奥都被毁掉了,什么都不会剩下的,但此刻的场中,出现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知道答案了,那光的中心点,一道七彩色的具现化羽翼陡然伸展开来,伴随着那声力量还不够的嘶吼,猛地裹住了海格里斯。

    骨皇怔住了,他甚至来不及抓住海格里斯,某王级就从他眼前消失了,被那羽翼裹住,又被猛地扯进了那团光华之中。

    那一刻,海格里斯尚未寄生成功,直吓得拼命咆吼。

    下一刻,咆吼声停止,那光再次涨大,伴随着一声终于成功的喘息声,呻吟声。

    轰!那光竟炸开了,那气浪将周围的外来生物,齐齐掀飞出去老远,连只剩半个身体的骨皇都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天空中,浮现出了两道彩虹,一左一右的悬挂着,彩虹中间,有身影浮现。

    "陈萧?"王行健怔住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他,只是扫视全场,那目光之冷冽,甚至那表情之狰狞。

    "还不够,依旧不够!"

    "我要成为,那片力量的海洋!"

    天空中,有吼声响起,地面上,小汉堡和那群伙伴齐齐望着那两道彩虹,望着那彩虹中心的我,那夺眶而出的眼泪。

    "爸爸,真的回来了?!"小汉堡声嘶力竭的呼喊着。

    但唯有晴,愕然看着天空中的我,听着我口中那诡异的吼声。

    回来的,真是爸爸么?真是她所熟悉的陈萧么?

    为何她一点都感觉不到激动,只是心中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惧感!

    而那一幕,惊呆了场中所有人,那一刻天空中的彩虹之璀璨,甚至七彩光晕的无限扩散,笼罩了几乎整座白令岛。

    更连岛外的一些家伙,都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贝尔蒂娜就看到了,虽然她不敢靠近,但那个正在杀戮其部下的黑化女孩也看到了,茫然望去,眼神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这一幕,究竟意味着什么?这一幕几乎是放逐世界诞生以来,最最匪夷所思的一幕,彻底消失的人还能回归?还能复活?

    那一刻几乎所有人,都争相扑向了那两道彩虹,想要弄清楚真正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当先的一个人就是,楚云升!

    楚云升激动的满脸是泪,楚云升同样拼到重伤濒死了,却不顾一切的往我这边爬。

    "陈萧,你没死?你回来就好,我们就有希望"

    那是一句没有说完的话,因为一根尾刺,猛地轰碎了他的心脏,甚至直接挖出了他的内核,吞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楚云升怔住了,全场都怔住了,战场中只回荡着那句话。

    "还不够,力量,我还要更多的力量!"

    那个人,似乎并不是我,又或者说,那只是个用力量具现化出的我。

    秒速思维!

    ps:

    本章懒得想名字……咳咳。

    接下来会越来越匪夷所思的,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今天有几大关键,第一,天王倒下前说的话,第二,秒速思维具现化出的陈萧,第三,小阮过来了,遇到陈萧后会发生啥?

    而最最关键的是,天王对小汉堡说的那句话!那句我们去找你爸爸,找到后……

    那才是真空炸弹的秘密!

    当然,这句话会到大结局才解谜的。

    今天结束,求支持,另外预祝大家国庆节快乐,放假要嗨嗨皮皮的玩耍哟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