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七十一章:梦中的幸福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"萧萧,起床了。"有声音在耳边呼喊,还有一只手捏住了我的鼻子。

    唔,好难受,我本能挣扎。又连忙睁眼,看到了老妈那满脸的温柔。

    "昨晚又熬夜读书了?"看着我那熬黑的眼圈,老妈心疼道。

    "嗯,快要考试了嘛。"我揉了揉眼睛,又本能问道:"老爸呢?"

    "去上班了。"

    "这么早?"我略显诧异,才六点多就上班?而且老爸前阵子腰痛,医生嘱咐他要多多休息的,结果却

    老妈没有回答。只是叹了口气,我同样叹了口气,因为快要交学费了。

    大学生的学费要三万多,入学交六成,第二学年再交四成,也就是将近一万五。

    这笔钱在富裕家庭并不算什么,但对我家来说,却已相当于一笔巨款了,记得刚考上大学那会,爸妈激动的好几天睡不着觉。却又愁得头发都白了。

    开学那六成学费,是找亲戚借钱交上的。如今尚未还清又得

    "没事的,爸爸前一批工程的奖金快要结算了,妈妈也找了些家政的工作补贴下。"老妈柔声安慰道,我抿着唇半晌不答。

    老爸最近总是捶腰,医生说腰肌劳损的厉害,老妈那双手也越来越粗糙了,还一到阴天下雨就指关节痛,我知道,他们好幸苦,都是为了我的前途。

    我紧紧抱住了老妈的肩膀,一阵撒娇,老妈却只是笑骂了几句,就扭头做早饭去了,她似乎连一刻都闲不下来,年轻时为房子打拼,之后又为了孩子打拼。

    前几天去同学家做客。推开门的瞬间我好羡慕,因为同学的老爸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,同学的老妈和几个闺蜜打着麻将,聊着名牌。

    那同学家的房子,有我家十个那么大,那同学仅仅书房,就比我家大了一倍不止,那同学的卧室里堆满了电脑电玩和各种动漫收藏品。

    但我真正羡慕的,却又不是这些,只是

    那天。我如坐针毡的只待了一小会,就扭头跑回家了,因为我看不了那对父母的奢华享受,脑海中只是自己爸妈如何的幸苦劳作。

    回家,帮老妈洗洗碗也好,给老爸捶捶腰也好,或是再努力复习下也好,只要我这次的考试成绩能达到优异,就可以!

    望着老妈在厨房里的忙碌背影,我突然坏坏一笑,其实他们不用担心我的学费,其实我有一个小秘密没有告诉他们,我正在申请学校的奖学金。

    甚至,我的成绩很优秀,因为那没日没夜的苦读,连国外的名牌大学都留意到了,今天的这场考试还有一个很特殊的意义,只要优秀,或许我就能出国留学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而且是所有学费全免的留学,而且是连食宿都全包的留学,只要我愿意学成后归国效力,哈,毕竟我的理想是,成为世界一流的生物学家哟。

    到那时,爸妈就不用辛苦工作了,我会帮他们买一套更大的房子,我会让老爸也坐在沙发上喝红酒,让老妈也边打麻将边聊名牌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这么辛苦,全是为了我,所以我之所以这么努力,也全是为了他们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叫亲情吧,我坐在床上一阵傻笑。

    奇怪,我总有一种感觉,似乎这理想我已经达成了,但究竟是何时达成的?难道是昨晚做了个很奇怪的梦?

    挠着头,我从床上爬了起来,这件事我并没有告诉爸妈,当作一个惊喜好了,毕竟,过几天就是老爸的五十岁生日了。

    老妈的早饭永远是那么香甜可口,哪怕只是一碗白粥,但几片绿油油的蔬菜点缀其中,也能让我食欲大增,连吃了两大碗才罢休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叫幸福吧,哪怕只是一顿简单的早餐,但看着老妈的笑脸

    奇怪,我总有一种感觉,似乎这一幕已很久没出现过了,似乎已变得很遥远,似乎我经历了很多很痛苦的回忆,才终于回归到这份幸福之中——

    奇怪,今天的一切都是这么的奇怪,就连我告别老妈转身出门,也遇到了很多很多奇怪的事,还有些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小区门口,蹲着一老一少,一个慈祥的老爷爷和一个妙龄少女,少女还瞪了我一眼,问我看什么看!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看啥,我并不认识他们,却又觉得他们很熟悉,甚至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,他们姓阮

    小区外面的街道上,三个人肩并肩跑过了我身边,我本能避开了他们,为啥?我也不知道,只是总感觉他们很危险似得,似乎其中有一个职业杀手?还有两个是雇佣兵?

    靠,一定是昨晚做了太古怪的噩梦,像我这种普通人的生活中,又怎会出现杀手和雇佣兵这种诡异到无法形容的角色。

    拎着书包,我悠哉的走在路上,天气真好,那蔚蓝的天空,那晴朗的日光,直让我心中说不出的温暖。

    咦?天空很常见吧?为何今天的感觉与众不同?

    因为,那噩梦中的天空,是暗红色!我本能看了看地面,似乎是怕那街道突然变成荒野,幸好没变,我又扭头看了看身后,似乎是怕那小巷里突然冒出几只怪物,幸好没有。

    但今天我的真心好奇怪,一个劲的挠着头,昨晚究竟做了什么诡异的噩梦?

    "陈萧?"一个声音从我身后响起,我怔住了,那声音很悦耳,是个妹纸?

    扭回头,当那张可爱的小脸出现时,我几乎无法呼吸,哪怕她并不算特别漂亮,但那份可爱,还有那望着我的娇羞表情。

    "晴?"我本能说出了她的名字,却再一次怔住。

    我不认识她的,但我为何知道她的名字?我甚至拉住了她的小手,我甚至想吻一吻她的嘴唇,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的,我究竟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这种感觉都美妙极了,甚至幸福极了,哪怕我脑海中一阵诡异,但只要置身于这晴朗的天空下,只要握着那女孩的小手,和她一起上学。

    只要身边再没有鲜血,再没有残酷,只要我醒来后,能看到老爸老妈的温柔笑容,我就满足了,我甚至闭上了眼睛,张开双手去享受那份温暖,那份宁静。

    "你喜欢这样么?"脑海中,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"喜欢!"我毫不犹豫的回答,却又为之一怔,是谁在和我说话?

    "你想永远留在这份幸福中么?"那声音再问。

    我当然想!这本就是属于我的幸福,只是,只是在那噩梦中,不知道被谁给剥夺了,如果可以回归,我当然愿意了!

    "那就留下吧,只要你愿意,就可以永远永远的留在其中。"

    "我愿意!"这句话,我险些就脱口而出了,但突然

    "陈萧,别睡,快点醒过来!"

    "陈萧,快睁开眼睛,我们都在指望你,你是唯一的希望。"

    "陈萧,看看我,看看大家"

    脑海中,突然仿佛有一个炸雷,我本能睁开了眼睛,那一刻的我,额头上满是冷汗,我究竟在做什么?我究竟在哪里?

    昨晚,我真的做了一场噩梦么?亦或者,我此刻依旧在梦境中?豆阵厅弟。

    面前,那女孩消失了,我本能想要抓住,手却只是触摸到了一片虚无,天空也在消失,大地也在消失,我惊得连连尖叫,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我不想醒来,这一切都是这么美好,我不想失去。

    "那就说愿意啊!"脑海中,那声音已满是焦急。

    可我做不到,因为我看到了那张脸,满是鲜血,又满是期盼,他正在被我杀死,却依旧紧紧的抱着我,哀求我。

    不是求我别杀他,只是求我快点醒来。

    轰!又是一道炸雷,一切都消失了,我愕然望着四周,那是一片仿佛宇宙空间的虚无,那是在一片星空之下,我漂浮着。

    "哎"那是一声长叹,从星空中发出。

    我尚未来得及反应,身躯就从那片星空中脱离了,因为它不可以强求我待在其中,因为它必须先让我说出那句愿意。

    因为,那是它的制造者,给它烙印下的某种法则,它唯一需要遵循的法则。

    下一秒,我醒了过来,心情是惆怅的,我认出了叫醒我的那个人,是楚云升,我想不到最后用命唤回我的,居然是和我最不熟的他。

    "谢谢"我涩声道,虽然他已经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"我回来了。"我又道,可惜谁也听不见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"把身体,还给我吧,我已经醒过来了。"我望着那鲜血和残酷,我望着秒速思维疯狂屠戮身边的所有生命,疯狂吞噬力量的场面。

    可我怎也想不到的,那一刻的身躯,在发了狂的颤抖,又咬牙切齿的嘶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"我拒绝!"

    ?先两章?

    ps:

    (啊啊啊,狐狸已经醉了,那坑套坑的设定!)

    (其实陈萧已经消失了哟,只是主神空间挽留了他一点点的思维,之后等主神空间和他再一次沟通时,会交代这件事的。)

    (啊啊啊,感觉坑越来越多了,狐狸的脑子已完全陷进去了,脑细胞飞速变异ing!)

    (至于真空炸弹,那是另外一个坑,等结局的时候才会解谜。)

    (先去吃早饭,好饿……)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