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七十三章:那一声咆吼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你这该死的怪物!”那一声嘶吼。[.]

    怪物?是的,此刻的具现化陈萧在外来生物看来,都是该死的怪物了,因为他活生生将骨皇咬碎吞噬了下去,甚至嘴角还挂着鲜血。牙缝里还有半片没有吃完的碎肉。

    那是骨皇的本体肉球……

    那片星空中,骨皇正在发了狂的咆吼,他居然被吃了?敢信么!堂堂王级居然被吃了?那家伙不是怪物又是什么?

    可惜,他们的发狂毫无用处,那羽翼轰得一声扫出。

    羽毛如刀刃,整个羽翼就像一把具现化的斩马刀,两百米长度的那种!

    扑在第一个的将级,直接秒杀,那下半身的粉碎。那上半身尚在抽搐。就被一只利爪给抓到了面前,狞笑中,张口咬下!

    虽然数名将级的攻击同时到了,齐齐轰在了具现化羽翼上,那羽翼一阵颤抖,仿佛要虚化,仿佛要消失不见似得,因为力量的减弱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但!吃掉那名将级后,力量迅速恢复,具现化陈萧再次狞笑。望向了下一名将级。

    有句话,叫双拳难敌四手,但这句话在此刻的陈萧身上,是几乎不成立的。

    他一次只能杀掉一个敌人,却会被所有敌人狂轰,力量瞬间消散。但只要吃掉那一名敌人,力量就瞬间回归,这简直比信春哥还要bug,这也就是那片海洋的汇聚方法。

    第二名将级到了,可具现化尾刺的连击,瞬间轰碎成血雨,第三名将级到了,可那血盆大口甚至直接咬住了他的脑壳,同时两只利爪又抠进了他的胸腔。

    太暴走了,那场战斗简直惊呆了所有人。再没有人将此刻的具现化陈萧,当作是真的陈萧了,那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怪物。

    甚至这怪物的可怕……因为身躯全是具现化的,所以操控起来更加的简单直接,那手脚的动作,仅仅需要力量的流淌罢了。

    甚至那具现化还在不断的增幅,因为水滴汇聚成海,因为秒速思维无论吃什么,都能立刻掌握吸收其力量,再具现化出其形态。

    刚刚吞噬了骨皇的象牙和牛角,立刻就具现化了出来,刚刚咬死了几名将级,下一刻,那身躯上甚至具现化出了数只触手,在场中就像钢鞭般抽打着一名名几乎崩溃的将级。

    那些将级都懵了,他们究竟在和什么样的敌人战斗?

    其实,那根本就不是敌人,根本就不是人,只是一团力量的结合体。

    然而,那力量的结合体难道是无敌的?是,但也未必是,其实只要场中还剩下一名王级,能稍稍挡住此刻的具现化陈萧,那些将级再围而攻之,就能瞬间将其轰碎。

    但却,今天的战斗太莫名其妙了,贝尔蒂娜至今没来,龙被晴和天王联手杀戮,那三名王级又被真空炸弹轰得一死两伤,这一切的一切都导致了……

    剧本已经崩溃了,导演都被绑架了,编剧都被暗杀了,谁也控制不了这剧情的走向和混乱发展了,包括主神空间。

    而那一刻它唯一能做的只有……

    艾伦李很聪明,带着大家远离了具现化陈萧,主神空间很笨么?当然不!

    又一个任务被下达了,场中,突然所有的外来生物都有些发怔,他们得到的任务命令只有一个字,逃!

    只有今天,绝不要踏入具现化陈萧的发狂范围,绝不要靠近他。

    艾伦李会逃,外来生物同样会逃,下一步具现化陈萧会杀戮谁?

    答案很简单,谁离得近就杀谁。

    场中,那些将级的减少速度之快,匪夷所思,顷刻间就有一成被屠戮了,剩下那些在场中挣扎犹豫,真要逃么?这还是第一次啊,他们接受了这么憋屈的一个命令。

    但……!

    “逃吧。”不知道是谁叹息了一声,那些将级扭头了,此刻的战场,甚至此刻的白令岛,都仿佛化为了修罗地狱,进入者死,无论对任何人而言。

    但同时,主神空间又一个任务命令下达了,那些将级在逃离的同时,又绝不许幸存者逃走,不许艾伦李逃,不许曹轩和王行健逃,不许晴和小汉堡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!”具现化陈萧的脑海中,我几乎疯掉了,主神空间的意图太明显,它依旧在逼迫我,说出那句我愿意。

    此刻的战场中在厮杀,而此刻的具现化陈萧脑海中,同样是一场厮杀,我和秒速思维的厮杀,我和主神空间的厮杀,然而我……赢不了!

    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将级在后退,我眼睁睁的看着具现化陈萧,不受控制的望向了那座通天塔,他满脸狞笑,他甚至在舔嘴唇!

    “逃啊!”我发狂嘶吼,可我的意识根本发不出声音,谁也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我看到那座高塔的顶端,两个身影跃了下来,只有他们能挡住具现化陈萧,他们是此刻场中唯一还有力量战斗的,那是杨阳洋,还有立花訚千雪。

    但,没有用的,他们依旧不是王级,no1杨阳洋也不行了,再接近都只是接近。

    只要他被具现化陈萧咬住一口,他力量减弱的同时,具现化却在变强,那根本就是个此消彼长的最无解bug。

    甚至,我又看到了一个身影跃下,那是晴?

    “妈妈,别去,爸爸发疯了。”小汉堡崩溃大哭道,晴却笑着摇了摇头,哪怕女孩此刻已很疲惫,哪怕女孩已虚弱到浑身发抖,但!

    “妈妈是唯一能挡住爸爸的。”晴微笑道:“妈妈哪怕赢不了爸爸,至少也阻止他屠杀自己的伙伴,否则,爸爸哪怕在天堂,都不会安心的。”

    是的,只有晴能挡住我,但那一刻,我却惊得脑海中一阵眩晕,因为我感觉到了,当秒速思维望向晴的时候,那一抹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秒速思维居然痛恨晴?因为,每每我睡着后,他都想发狂,却每每被晴阻止,烧灼到浑身连一丝力量都没有,那连续十多天的经历……

    “别过来啊!”我已快疯了,因为我看到具现化陈萧,甚至绕开了立花訚千雪和杨阳洋,只扑向晴,那利爪距离她的脖子只剩下几厘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晴没有后退,反而浑身爆发出了力量燃烧的火炎,甚至张开双臂想要抱住我。

    那就像我们第一次在荒野中见面时,她紧紧抱着我,那就像我回去找科技局算账时,她认出了我,哪怕我当时是怪物,她都紧紧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绝不能伤害晴,可我要怎么办?那独立后的秒速思维,根本就不理睬我的命令。

    天王呢?天王还活着么?天王快醒醒,只有他能阻止我,甚至,我都希望他毁掉我的具现化身躯,只要别伤害晴,再杀我一次又如何?

    “这,就是我脱离你的原因,陈萧啊,你太重视感情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的秒速思维,突然发出冷笑,那一刻的我完全手足无措,那一刻的主神空间再次发出了引诱,答应吧,只要我说出那句我愿意,它就帮我。

    它就命令那些将级,哪怕死光,都要帮我挡住具现化身躯,挡住晴。

    我该怎么做?我还能怎么做?又一次,我几乎脱口而出了,那句我愿意……叼坑休弟。

    但又一次,我被人打断了,一声声突然从远处传来的惨叫。

    今天,主神空间是注定要疯的,它有两次机会能骗出那句我愿意,第一次被楚云升打断了,第二次则是……谁也不知道那是谁。

    只是突然,那些原本撤出战场的外来生物,扭头往回疯跑。

    做啥?他们良心发现了?当然不!

    他们吓傻了,相比具现化陈萧,他们身后突然出现的家伙,明显更可怕。

    “嗨嗨。”少女在笑,笑声很甜美,甚至可爱,但那狰狞的表情,甚至那疯狂的杀戮,比具现化陈萧更暴走。

    面对具现化陈萧,那些外来生物至少可以反击,可面对那名少女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软倒在地,抱头嘶吼,却一个个连站都站不起来,那意识的撕扯,甚至崩溃。

    “嗨嗨。”少女始终在笑,小手却猛地刺进了一名将级的心口,直接挖出了内核,混着鲜血就往嘴里塞,那鲜红黏液顺着嘴角流下,那一幕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少女似乎更强了,突然间仰天嘶吼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吼声,有一股意识的撕扯力,突然膨胀了,再不是区区一百米,而是越来越扩散,甚至扩散到了半个战场,甚至扩散到了通天塔下。

    具现化的利爪,距离晴的身躯怕是只有一厘米了,但突然!

    砰,具现化身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,表情愕然,出了什么事?是什么东西在撕扯他的意识?那是秒速思维的意识啊,居然险些消散了?

    本能抬头,具现化望向了那名战场外围的少女,哪怕他们中阻隔着无数名外来生物。

    说起来,那些外来生物还真悲催,他们逃走的方向太巧合了,居然正好被具现化和那名少女包夹在了其中,左也逃不掉,右也走不了。

    然而,无论中间隔着多少外来生物,他都一眼看到了少女,少女也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那一刻,秒速思维回忆起来了,少女在刚刚变异时,曾经给他制造的伤害,甚至那一次,他同样让我立刻杀掉少女,我却又一次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我究竟拒绝了秒速思维多少次?怕是我自己都数不清的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秒速思维咬牙切齿,突然放弃了晴,嗖得扇动羽翼从她头顶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嗨嗨!”少女也跃了起来,她自从黑化后,还从未怕过谁,王级都被她吓跑了,何况区区一个秒速思维?所以那双翼扇动着!

    天空中,仿佛有两道闪电在彼此对轰,那具现化羽翼的狂暴,那力量波纹甚至爬满了天空,可另一股无形的力量却在制衡着,那是一股意识思维的扭曲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那力量波纹刚刚扩散,就仿佛被压制了,那两道彩虹看似无所匹敌,却只有秒速思维自己才知道,他飞的好艰难,他仅仅能维持着前冲的姿态,就仿佛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又一次,他身后出现了灰烬,具现化的灰烬,他已完善了具现化,这一抹灰烬是不该出现的,可具现化完全是由意识操控的,当意识陷入了崩溃和扭曲……

    轰!天空中的两道闪电终于撞在了一起,谁胜谁负?

    又或许,这一战根本没有胜负,因为他摔落了下去,灰化的速度极快,少女也倒飞了出去,口中那一道血剑喷出。

    这一战的关键并非胜负,而是……

    “嗨嗨。”少女依旧在笑,那完全黑化后的扭曲表情。

    她尚未站起,就仰天发出了一声咆吼,那一句!

    “全都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就是那一句咆吼,就是那一股恨意,瞬间扩散到了几乎整座白令岛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一声之后,整座白令岛,几乎没有一个人还能维持清醒,无论怪物还是人。

    轰,那仿佛是天空中打了道炸雷,雷霆直接冲进了所有人的脑海中,意识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一声之后,一扇窗户被推开了,一名表情娇憨的少女,仿佛被雷声惊醒了,从那窗缝中,从那只属于她自己的美好梦境中,朝外面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一眼的天真无邪,和外面的血腥残酷,形成了天差地别的对比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一眼,吓得她本能朝后缩去,外面太可怕了,她根本不敢回来。

    哪怕她身处的只是梦境,哪怕外面才是现实。

    可她又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呼喊她的名字,那声音的亲切,那声音是她失去爷爷后,心中唯一的牵挂,唯一的不舍。

    “小阮……”我艰难抬头,借着秒速思维意识崩溃的瞬间。

    但仅一秒,我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阮听到了么?我在呼喊她的名字,小阮感觉到了么?那份牵挂,那份不舍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