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七十五章:名为天启!

作品:《放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放逐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第二个醒来的是谁?不重要了,这一战已结束了——

    那天的白令岛上,留下了很多很多的尸骸,是敌是友?

    连天王也分辨不出,他只是站在高塔上。痴痴的望着天空,连他都无法去解释,这一战的混乱,和这宛如童话般的结局。

    小阮来了,一切就结束了,连秒速思维都崩坏了,连主神空间都无法掌控局面了。

    荒野中,小阮始终依偎在晴的怀中。甜甜的睡着,连天王都搞不清这少女究竟算什么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这一战的结果让天王满脸微笑。

    有时候,我们并不需要去纠结过程,只需要关心结果,而这一战的结果是?

    我们赚大发了!

    我们赢了,这世上只剩下一个王级,贝尔蒂娜,她却连踏上这座岛都不敢。

    八王已死了六王,四帅全部阵亡。十将除了杨阳洋和立花訚千雪外,再没有一个活着。

    此刻的那片星空中。已能开好几桌麻将了,虽然谁也没心情打麻将,那份崩溃和愤怒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要任务重启了吧,但不管怎么说,这一次的任务我们终于赢了,这可能是主神空间上千次的入侵战,唯一失败的任务。

    并且!天王之所以笑出来的原因,是他终于想起了真相。

    "天启啊,你终归败了一次,第一次。"天王仰天长叹道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当伙伴们醒来,赢了?是的,但开心?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血泊中,那一只遗落的恶魔之爪,让王行健和曹轩浑身都在发抖。连楚云升都走了。

    伙伴已所剩无几,虽然铁三角还在,但也只剩下铁三角了。

    更有另一段让人无法接受的告别,王行健痴痴望着立花訚千雪身上的血迹,那崩溃的表情,那鲜血不是立花訚千雪的,而是玛丽卡的。

    "姐姐。"随着那一声呼唤,玛丽卡自爆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?王行健无法接受,他其实

    "你喜欢我?可我只是一个怪物,我配不上你的。"记忆中。女孩面对铠皇的告白,瑟瑟发抖的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王行健真心是个闷骚,那段告白竟谁也不知道,连我和曹轩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在上一战结束后,从海里游回岸上后,王行健对玛丽卡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哪怕铠皇被拒绝了,因为玛丽卡有一种天生的自卑感,她似乎身为人类时就很自卑,做了外来生物后依旧很自卑。

    但铠皇并不介意,他不强求女孩和他做什么,只要把心中的那份喜欢说出来就行,铠皇和曹轩是截然不同的人,他对感情有点

    然而铠皇无法接受的是,女孩离开了,永远永远的,那就像在他心中挖走了一块肉,再也无法愈合的伤口,他不强求女孩,他只要偶尔能看到她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他连一眼都看不到了,望着天空,铠皇的眼中只有空洞。

    最最空洞的是,当铠皇和曹轩走向我时,他们竟认不出我!

    那仿佛瘫在地上的一堆烂泥,烂泥还散发着灰烬,连晴都认不出我,连小汉堡都瞪大了眼珠子,连天王都双眉深锁。豆呆匠技。

    "陈萧这模样,算是什么?"艾伦李本能问道,却谁也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我依旧没有醒来,许是那思维剩余太少的缘故,连秒速思维都没有醒来,许是小阮的那一击,有多半都是针对他而发动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刻,秒速思维已快要崩毁了,而没有了秒速思维后,我要如何维持具现化?

    甚至这一刻,我仅余的思维也应该崩毁的,但却

    许是主神空间又做了什么吧,它真心太想得到具现化了,所以我是最后一个陷入昏迷的,所以我才能在秒速思维崩毁后,挣扎朝小阮发出了那一声呼唤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主神空间弄错了,它真正想得到具现化的话,其实并不该找我,而是应该去找秒速思维,因为我根本无法操控这玩意。

    甚至失去了秒速思维后,我对具现化的操控,可能还不如王行健!

    场中,铠皇第一次不再灰化了,他又提升了?是的,这一战的艰难,这一战的终于结束,让几乎所有活下来的伙伴,力量都再次提升。

    铠皇的具现化完善了,曹轩也终于十星了,虽然暂时还没有机会学习具现化。

    那我呢?这是件很羞耻的事,就像秒速思维说的,我之前对具现化的操控,完全是因为它,我本身并不习惯于这种操控,就好比

    我们习惯了计算器,一旦失去后,我们就连最简单的乘除法都算不出了,连加减法都要掰手指了,这就是一种习惯性的依赖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刻,我不仅是在灰化,甚至还嘴歪眼斜,就像中风了似得,甚至还浑身如烂泥,王行健本能想将我抱起来,我却仿佛液体般从他怀中流淌了下去,继续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的额角满是黑线,连天王都用力揉着太阳穴,我回归了,他很开心,但我此刻的模样,却怎么看都不像是希望,都快让他们绝望了。

    "不管怎么说,先把陈萧收回吧。"天王龇牙咧嘴道。

    等等,不是抱走,而是收回?可要怎么收回呢?难道要找个脸盆把我装进去么?

    "小心点,别来阵风把陈萧刮走了。"曹轩的一句话,全场崩溃。

    哎,算了,或许等我仅剩的思维意识苏醒后,能解决此刻的诡异状态吧。

    至于岛上那些剩余的外来生物,他们也苏醒了一些,但这一战已不用继续下去了,天王望了望他们,只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都滚吧,让主神空间重开任务吧,他们已连一个王级都没有了,甚至士级和兵级有好多都直接崩溃了,因为黑化小阮的强大,也因为士级和兵级的思维,本就是被强加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战的最终,就仿佛有一股精神思维的风暴席卷了全场,能够站起来的人竟寥寥无几,不足原本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那些士级和兵级全部死了?天王摇头,在他看来,那些士级和兵级只是脱离束缚了。

    其实最值得开心的是,天王脱离束缚了!

    那一刻,主神空间之所以切断联系,是因为它觉得天王必死,已倒在了地上,并且被切断联系后,天王会陷入虚弱,甚至力量的恢复速度极慢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,哪怕天王站起来了,依旧浑身鲜血,他的触手已融化了,他的躯壳伤势极重,再生起来非常困难,为何?

    依旧和我的具现化形态差不多,曾经天王的再生和恢复,都是由主神空间操控的,他只是棋子,只是被下棋者捏在了手中随意摆放。

    一旦脱离了棋盘?棋子怕是需要很久很久才能习惯自己新的身份。

    就好比曾经的立花訚千雪,她花了多久才习惯了自己的身体?

    哪怕天王并不在意这份虚弱,他只是张开双手想要环抱天空,他终于能够自由翱翔了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知道,下一次任务会立刻开启,甚至下一秒,一份战书已下达!

    贝尔蒂娜终于了踏上白令岛,哪怕仅仅是看到小阮,这王级都会本能发抖,那份恐惧她再也无法摆脱了,哪怕小阮依旧睡着,哪怕小阮此刻已不是黑化。

    贝尔蒂娜是来下战书的,因为主神空间的任务命令。

    "你自以为脱困了?其实,你只是快死了,你应该明白的!"

    "我们之所以无法脱离那片星空,是因为整个世界都是它的棋盘,我们就算切断了和它的联系,也无法逃出世界这个最大的囚笼。"

    "其实你依旧深陷其中,所以!那片星空让我转告你"

    "从今以后,只有七王四帅,再没有一个叫天王的家伙。"

    "当我们再次从那片星空里走出来的时候,天王,将是我们第一个要铲除的目标!"

    "你逃不掉的,你永远永远,都无法脱出那个囚笼的。"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贝尔蒂娜的眼中有恨意,痛恨天王,但同时她的眼中又有沮丧,因为天王的命运,也等同于她的命运,她难道不想逃么?她只是逃不掉罢了。

    可谁也想不到的,天王突然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"贝尔蒂娜,你曾经的名字叫什么?"

    名字?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,叫什么东东西西南南北北,反正念起来巨拗口。

    "不,我是问你,在进入那片星空之前,叫什么?"天王又道。

    贝尔蒂娜愣住,她不理解这句话,她生来就是在那片星空中,何来进入一说?

    士级和兵级是被骗进去的,可王级帅级和将级,他们的生存本就是在那片星空中,他们的家乡就是那片星空,来自于那片星空。

    至少,贝尔蒂娜是这么认为的,然而

    天王在摇头,这只是因为贝尔蒂娜根本就不理解,而他呢?

    "我原本的名字,叫林修。"

    一句话,全场怔住,这明显是一个人类的名字,甚至是个中国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句话,小汉堡傻眼,因为这竟是个男人的名字?

    "贝尔蒂娜你忘记了么?那片星空也有名字的,它叫天启!"

    又一句话,全场鸦雀无声,天启?这名字意味着

    "其实,天启就是我们创造出来的,其实,天启就是一种人工智能。"

    "只是我们都忘了,那场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的,世界末日!"

    "那场名为天启的末日!"

    ps:

    (说主神空间就是陈萧和秒速思维的,可以自杀以谢天下了。)

    (谨以此剧情,祭奠狐狸那本唯一没有写完的小说,末日天启……)

    (虽然并不完全一样。)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